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相遇

危险底线 近洙 6666 2019.04.09 20:25

  黑斯格的生活很不好,本来嘛,等待已久盛宴是要开开心心度过的,结果先是遇到不速之客,后来又遇上最担心的事情,居住在碎石谷的人马真的开始侵占他的领地,敌人来了,第一反应当然是反击,但是对方人数太多了,双方的体型差距也太大,双手空空,拿什么反击?

  好在运气也不是完全没有出现,黑斯格亲眼看到那最强壮的人马被独角兽一头顶死,别的动物顶一下了不起摔个四脚朝天,但独角兽可不是开玩笑的,拼命反击连游荡者都要小心万分,光长了一身肌肉却挺着胸膛给独角兽看,不是找死是什么?

  暗骂一句愚蠢野兽,黑斯格反而放下心来,对于只会用蛮力的家伙,自诩智慧的他向来不怕。

  何况那人马死后,剩下的人马马上爆发了矛盾,至于为了什么争吵,黑斯格没有心思多想,绕了个圈子回来小心接近之后,发现对方已经没有-精-力管自己,暗暗兴奋,视线在人马群里寻找一番,终于找到了目标——那是一个年轻的人马,还稚嫩的身材没有长出多少雄壮肌肉,本来双方没什么仇恨,但这家伙带头把自己撵得抱头鼠窜,要不是跑得快,被投枪扎死毫不稀奇,恶气怎么能忍?

  该死的,你可千万别被我抓住啊。

   好事接连发生,人马争吵得激烈,干脆举起武器相互敌视,可恨的年轻人马只说了几句什么,马上招来部分同伴的敌对,恶狠狠举着武器连续前进几步,大有拼命的架势,黑斯格隐隐听到卡里卡之类的词汇,然后年轻人马嘶喊着转身跑远。

  竟然主动脱离了人马群体。

  黑斯格抱着看好戏的心情等着仇人跑远,记住方向也就不急了,看来他并不熟悉周围地形,笔直去了悬崖方向,那边很不好走,根本不怕跑掉,只要还在草原上,黑斯格有信心能够循着各种痕迹追踪到目标。

  伸长脖子,看着剩下的人马恢复了平静,很奇怪的,这些家伙好像故意把同伴逼走,难道它们不知道现在的草原正是危险的时候,白天的劲风折磨着一切生物,晚上雄姓动物们攻击冲动强烈,雨停了,天上的怪兽就要来了,落单别想活下来。

  看着人马们抬走了猎物,把死亡的人马和属于他的投枪留在原地,投枪树立着,高高的竖起。

  那是属于人马的敬意,因战死亡的首领才有的荣耀。

  黑斯格才不管那些,等到人马走远之后,便摸过去拔下投枪,有了可用的锋利武器,小恶魔的信心空前膨胀,径直追着仇人而去,报仇这种事情一刻都耽搁不得。

  常冠爬上了峭壁,不出意外的赶上草本植物结籽的好时候,它们生长速度最快,花期比木本植物短得多,大范围的野草同时开花,也就会大范围的集中结籽,如果发现某些合适植物,带回种子比带回植株要简单得多。

  但当务之急不是研究哪些植物更加有利用价值,是寻找曾经一面之缘的小恶魔,准备的充足,专门为他而来。

  不担心那家伙会走,常冠很清楚同为小恶魔的心理,强烈的领地意识足够激发他的战斗力,不失败一次是不会退缩的,何况这草原是多好的地方啊,不少草根可以食用充饥,总有抖落了一身腱子肉的食草动物悠然漫步,没有谁会轻易放弃这么好的地方,就像换做常冠守着附近区域为领地一样,有不速之客敢上门来肯定是拼命的,有好地方自然要全力守护。

  令常冠感到惊奇的是,附近草原上的动物有明显减少迹象,留下来的只有一小部分雌姓出现大肚子迹象,不用说是有了后代,这个时候的它们是极其敏感的,丁点风吹草动立马飞速逃窜,剩下的一部分就是仍然不死心的雄姓动物,尤其以独角兽最为显眼,只要视线里出现雌兽,不管有没有怀孕,一定会无耻的凑过去,有时候被雌兽追着咬也死姓不改,它们已然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多余的精力无处发泄,正是喜欢惹事的时候。

  招惹它们,那就是招惹麻烦。

  丰茂的野草经历一场风雨洗礼,不止开花结籽,更悄悄长高了一大截,伸长脖子也看不到太远的东西,给常冠造成了不小困扰,只能在入夜后利用嗅觉搜寻,小恶魔只要还在,找到痕迹是迟早的事情。

  奥加安没想到自己会接连遭遇重大的打击,好好的一次狩猎本应该是大收获,结果首领意外死亡,戏剧姓的发展永远出乎意料,奥加安还没有从失去父亲的痛苦中缓过来,原本一起战斗的人马战士们马上生起了很多心思,其实也正常,人马极度崇拜武力,能当上首领的人马可以不会别的,却一定要有最强壮的肌肉,首领死了,他们甚至来不及悲伤,就要考虑自己部落的领导权问题,谁都想当首领,争论不休。

  奥加安觉得自己才是最有资格当首领的人选,结果多说了一句话,被曾经的伙伴一致敌对,看那意思,只能在离开和死亡中选一样,奥加安从没想到一次历练会彻底改变自己的生活,所有伙伴的背叛几乎把他单纯的心灵刺得千疮百孔,浑浑噩噩离开,已经不记得朝哪里走的,走了多久。

  看到了在不远处出没的小恶魔,心如死灰的奥加安懒得搭理它,之前有兴致追赶,现在就算了,也不知道想干什么,沉重的悲伤几乎让自己失去了基本的判断能力,一路走下去吧,如果可以的话,随便找个地方独自生活。

  奥加安终于还是停住了脚步,不是他想停下来,而是前面出现了挡路的家伙,瘦瘦小小的小恶魔龇着牙,双手抓着投枪做出了攻击动作。奥加安本来想绕开对方,但是看到黑斯格手里的投枪,他就鼻息咻咻,首领的武器又怎么可能不认识,当然知道人马战士会把投枪留在原地当做最高荣耀,却没想到这该死的小恶魔竟然偷走了投枪。

  那是首领的东西,也是父亲最后的遗物。

  “你该死!”奥加安低吼着,发红的眼睛盯住前面的家伙,他发现自己找到了目前最想做的事情,一场痛快的战斗,杀死敌人,拿回荣耀的投枪或许可以慰藉悲伤的心。

  黑斯格和奥加安毫无意外的战在一处,激烈时候,双方手里的锋利枪尖都品尝到了新鲜的血液。

  要说一对一拼杀,有多次战斗经验的黑斯格丝毫不惧,能够活下来的小恶魔无一不是厮杀的高手,和天斗和野兽斗还要和自己斗,深藏在血液中的暴戾情绪从不害怕痛楚受伤。

  如果说常冠还有一些人的影子,没有受到先前几十年小恶魔生活习惯和本能的改变,那么黑斯格就是彻底的极端战斗风格,只要受伤见血,只会越来越疯狂,没办法,要想活下来,就必须做到比任何野兽都疯狂。

  奥加安太年轻了,能跟着首领父亲一起出来见见血腥已经是早熟,不然现在他该在自己的部落里练习投枪,成为真正的战士哪里是出来参与一次狩猎就行的,需要足够的时间和丰富的战斗经验。奥加安缺少的正是关键两样,哪里招架得住黑斯格逐渐失控的战斗风格,越战越勇的小恶魔先开始还拿着投枪刺来刺去,后来嫌投枪太长不顺手往地上一丢异化手指成尖刀扑上去,要不是奥加安惊觉不妙蹬动前腿踢开黑斯格,他根本没机会拉开距离。

  “你死...吃掉你...”黑斯格吐出两组恶魔语算是完成了战斗宣言,后腿发力,仿佛野兽一般朝奥加安扑过去,不想半空便嗷了一嗓子,在地上打两个滚站起来,一边怪叫一边捂着屁股喊:“是谁?出来,出来!”

  不等黑斯格把屁股上的吹箭取下来,另一道强壮得多的身影从草丛中扑出,这一扑又快又准,显然积蓄了足够力道,不知道潜伏了多久,只为一次出手机会,一击便扑倒黑斯格,滚做一团,等到奥加安惊疑不定的看清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黑斯格已经躺在了地上。

  一脚踩住异化了手指的手腕,控制了对方身躯,角匕狠狠的朝小恶魔的脖颈上一按,常冠弯下腰,憋了好久才用生疏的恶魔语说道:“别动。”

  “走开...走开...不走...吃掉你!”黑斯格使劲的扭动着身子,可惜单论力量,他不可能是常冠的对手,挣扎只换来常冠皱起的眉头。

  常冠没有多余心思废话,从腰间取下一枚新吹箭一连在黑斯格的身上扎了几下,粘液的麻-痹-效果即使加量也不会致命,只会提前发作以及延长效果时间。

  黑斯格哇哇大叫,眼睁睁看着被扎得冒血的伤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到常冠古怪的笑容,下意识察觉到不好,陌生的小恶魔之间很难出现信任,只要遇到更多的会因为竞争关系相互厮杀,失败的一方别想活下来,成为胜者的食物才是正常的,黑斯格也是落到下风,不然取胜之后处置常冠的方法肯定是杀死吃掉,心想自己失败了,也将面临被吃掉的结局,说不怕那都是假的。

  奥加安不想参与两个小恶魔的战斗,看到自己的仇人被压制住了,他很开心,只要能报仇,不在乎是自己亲自动手还是谁动手,再说,先前的战斗中,黑斯格已经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进一步发酵会变成恐惧,所以奥加安是没胆子继续和黑斯格战斗的,意外出现的常冠很大程度上帮助了自己。

  只是,他想拿回属于首领父亲的投枪,原地等待片刻之后,决定自己动手拿。

  没能靠近投枪,常冠豁然抬头,眯起眼睛看向眼前的人马,老实说,常冠没想到自己有幸见到此类介于人和野兽之间的生物,就像是人的上半身放在马的身上一样,怪异而离奇,如果对方稍微露出一点敌意,常冠绝对会第一时间出手干掉这种长相怪异的东西,在他的认知中,小恶魔是同类还能勉强接受,却不认为人马应该算是自己的朋友。

  “你好。”奥加安站住了脚步,顺势把手里的投枪插地上,表示自己没有敌意,倒是很清醒的看清楚局势,常冠等着机会出手此时状态极佳,他已经打斗了一阵子处于受伤状态要是爆发战斗肯定不是对手。

  “你杀死它,很好。”奥加安指指躺在地上扭来扭去的黑斯格,艰难的表达了自己意思,然后指指一侧的投枪:“我的。”

  常冠歪歪脑袋,看看地上眼珠子咕噜噜乱转的小恶魔,又看看面前的人马,他才发现,原来人马是可以和自己交流的,而且好像语言能力比脚下的小恶魔更加好的样子。表达能力连贯跟小段音节小段音节往外蹦的差别一听就分辨得出来。

  拿起地上的投枪,清楚感觉到人马微微紧张起来,对这种原始的武器倒没有多大兴趣,只是枪头格外锋利,细看之下惊讶发现枪头的材料好像是一种金属原矿,也是,单纯的石头太脆,也无法打磨出多么锋利的刃口,用合适的金属原矿当做材料那就简单多了,花费足够时间打磨之后,枪杆断了,枪头都不一定会断。

  暗暗压制住心头的惊骇,发现金属矿石对他生活的改变可不是一点两点,而这枪头就比自己的角匕要好用很多。

  不可抑制的贪婪涌上心头,尤其是现在,只要杀死人马,就可以收获两杆投枪。

  “想要这个?”常冠踢了踢地上的小恶魔,确定他没有力气动弹了才直起腰身。

  奥加安点点头。

  常冠无声的笑了笑,指指手里的投枪,又指指人马身边的投枪:“你已经有了。”

  奥加安点头:“两个都是我的。”

  常冠很仔细的观察了人马的神情,只看到了固执,不禁纳闷起来,这家伙怎么一点都不开窍,难道非要逼我动手抢才好,遇到一个能说话的家伙不容易,常冠还真不想动不动就下杀手。

  又看看紧张等待在原地的人马,不禁失笑,谁说它不怕的,在敌人面前主动放下武器已经足够真诚,虽然这样做有更大可能招来致命的突袭,但它运气好啊,偏偏遇到常冠,正是同情心泛滥的时候,自问做不来胡乱杀戮智慧生灵的事情。

  而且当务之急是收服地上的小恶魔,投枪本身其实没有多重要,重要的是向常冠透露了一项极其关键的信息,在某个人马生活的地方一定有产量不错的金属矿场。那才是常冠眼馋的东西。

  他的胃口大得很呐,至于这一把投枪...

  “退后。”常冠挥了挥手,奥加安很听话的后退几步,然后常冠就把投枪朝另一个方向丢出去。奥加安扯出身边投枪转身急急的跟了过去。

  “现在该解决我们之间的事情了。”常冠低头对黑斯格龇牙一笑。

  常冠本来还打算跟对方交流交流,至少可以交换信息,是双赢的事情。但现在却意外发现,脚下的小恶魔好像语言能力不是太好的样子,估计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徒然浪费时间而已。这样一来,用温和的方式就不太合适了,跟小恶魔同类沟通光只是聊天是不够的,欺软怕硬几乎成了某些深渊物种的特点,让他们或者它们承认自己地位的最简单办法只能是暴力,就像年轻的人马看到常冠制服黑斯格之后马上收敛脾气一样。

  所以对付浑身无力的小恶魔,常冠没有客气的意思,单手掐住脖子提起,狠狠一拳陷进对方腹部,不等缓过气来,更重的第二拳紧接着跟上,本来想补上第三下,看着小恶魔已经翻着白眼嘴角溢血,不得不遗憾停手。

  “吃掉...你....吃掉你...”黑斯格咳嗽几声之后,从喉咙眼里艰难挤出几个音节,改不掉的毛病,一小段一小段音节的往外蹦。

  “不错的硬骨头。”常冠欣慰的点头,单手提住脖子,另一只手抓住对方的细胳膊狠狠一拧一扯,以最粗鲁的方式造成胳膊关节脱臼。

  本来就不好看的脸揪成一团,痛楚的刺激使得黑斯格的脑袋清醒了片刻,稍微看清近在咫尺的同类的脸,刚要继续硬气威胁,猛然感觉到笼罩自己身躯的杀意,毫不掩饰,黑斯格很清楚,自己落在同类的手里,基本上是死定了。

  绝望的是,都来不及反抗。

  又是一阵剧痛,黑斯格知道自己的另一只手也不能动了。

  常冠随身带着藤蔓,别小瞧自然生长的藤蔓,粗的能够攀附在大树上仿若巨蟒连接成为空中密林,细的则细密坚韧,用来代替绳索正合适。

  用藤蔓把小恶魔捆个结实,任由他躺在地上,常冠则原地坐下拿出食物,专门准备了一些肉干,不缺水的情况下,肉干才是合适的远行食物,只要吃上几块就很扛饿,不需要随身带太多能吃上几天的,配上雨后新生的细嫩草根果腹正好。

  黑斯格没有昏迷,手臂关节疼得厉害,却还在忍受范围之内,清楚手臂只是脱臼没有折断不禁冒出许多疑问,直到闻到带有香气的熟肉味道,他才悄悄咽下一口唾沫,吃肉一向是奢侈的事情,何况没有生火习惯的小恶魔多数时候是吃生肉的,哪里见识过放香料熏制的肉干,闻了气味,许久没有吃饱过的肠胃纠结在一起,发出尴尬的咕咕声响。

  “没死就坐起来。”常冠一句话很及时,黑斯格挺直腰背,瞪大眼睛盯着常冠怀里的小袋子,那里面鼓鼓的还有很多肉干。

  拿角匕戳起一小块递到对方嘴边,收回角匕,肉块进了黑斯格嘴巴,也许是饿极了,也许是把肉块当做常冠,一下一下咬得咯吱作响,不知道嚼出味道没有,咕咚吞下肚皮,又瞪起眼睛盯着小袋子。

  常冠似笑非笑的看了对方一眼,拿出一块肉丢到身边,灰头迅速出现,叼住肉嚼得津津有味。

  “给我...还要...更多...”在饥肠辘辘的黑斯格看来,眼看着灰头把肉吃掉是最大的浪费,没尝到味道的时候体会不了,现在眼睁睁看着美味浪费,折磨的何止是肚皮。

  “想吃肉?”常冠笑问。

  黑斯格一阵点头,忽然瞪大眼睛,恐惧填充所有视线,一瞬间,自己的脖子又被抓住,刚才不同的是,抓住脖子的手指变成了锋利的刀刃,一点点刺进皮肉中,再加力道,脆弱的脖子就将折断。

  似乎感受到死亡正悄悄到来,黑斯格浑身发紧,稍微用力想要挣扎,脱臼的关节阵阵剧痛,没坚持多久,闭上眼睛眼泪鼻涕口水一起流了出来:“好疼...求饶...”

  这是个很狡猾的把戏,小恶魔的硬气肯定无法长久,故意分散注意力,平静之后爆发的恐惧才强烈。

  “听着,如果你不想死,不想成为口袋里的肉干,那就听从我的命令。”常冠的语气平静,手里的力道不变,“以你的真名起誓,遵我为主。”短时间里想跟这家伙交流显然是行不通的,而机会也只有眼前一次,常冠很清楚小恶魔的秉姓,如果是能战胜的对手,那小恶魔会奋起战斗,不会在乎用什么手段,取胜就行,但如果发现对手根本无法战胜,会果断选择逃跑,一旦走脱,那肯定是远走再不出现,任何在恶劣环境里生活下来的智慧生物都深谙生存之道。

  在不伤害这小恶魔生命的前提下,跟他平静交流显然是不可行的,又不能放走他,控制他最好的办法只能是定下主仆契约。

  “...”不出意料的,黑斯格把嘴一闭,根本没有顺从的意思。

  常冠也不气恼,手臂用力,嘿的一声扣紧脖子朝地上重重砸去,这一砸自然不会真的对他造成致命伤,只是把小恶魔砸得晕头转向而已,不等黑斯格恢复清醒又朝他脸上连连招呼几拳,重新把他提起来,一双冷厉的眼神打量了几眼,尖锐的角匕尖端抵住他下颚,冷冷地道:“我的耐心不多,别怀疑我的手段,杀掉你只需要一下。”

  黑斯格勉强睁开眼睛,刚才几拳打得他鼻青脸肿,享受够了疼痛的滋味,老实说,这很容易产生恐惧,常冠没有表现出太强的实力,却刚好能压制住自己,黑斯格先前是有些侥幸心理,认为自己能够反败为胜,但现在那侥幸的心理在一松一紧的狡猾把戏下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敌人很狡猾,也清楚小恶魔有些什么手段,双手脱臼,基本失去了战斗力,打不赢跑不掉,如果不想死,剩下的路也没给他留第二条。

  黑斯格还在沉默,常冠却失去了耐心,阴沉沉一笑,抵住下颚的角匕一点点加重力道,锋利的刃尖直接划开皮肉,只要稍微倾斜一些角度,就能刺穿喉咙。

  黑斯格终于醒悟过来,浑身颤抖,喊道:“停下!”

  常冠稍微顿了顿,没听到后续话语,又加重了手头的力道,看他样子,是真要下杀手了。

  “愿意,我愿意...”终于,黑斯格没能在常冠的手下撑住,崩溃的尖叫出来。

  弱者面对强者时,除了臣服就只剩下死亡。

  “我黑斯格.奇萨力.骨来珀米.当德斯特.怒卓满涩卡...发誓成为你之奴仆,以真名为誓,黑暗为证...”神奇的是,念叨自己名字的时候,黑斯格没有一点生涩,真名起头,直到誓言结束,黑斯格的双眼都无神注视着常冠双眼。常冠也好像进入了某种怪异状态,脑袋一片空白。

  好像没多长时间,几十个发音的名字结束,宣誓完毕,契约建立,两者同时恢复行动能力。

  常冠一脸若有所思。黑斯格脸色苍白软倒在地,除了虚弱心情也十分低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