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坏毛病

危险底线 近洙 2369 2019.04.20 20:17

  回去的路走得还算顺利,没有遇到野兽。

  树木开始落叶,大规模结果子的时候过去了,好像昨天才雨后出新芽,今天就进了寒冬,生命力旺盛的克罗克罗把成熟的果子抖到地上,温度已经降低到危险值以下,植物对温度有基本的要求,顽强如克罗克罗荆棘也再难以发出新的嫩芽,不情不愿的收拢生机,预备进入休眠阶段,慢慢的,变得光秃秃的植物可不止克罗克罗荆棘一种。

  一部分有休眠习惯的动物已经开始找能睡一个寒季的安全地方,不能休眠的动物们吃得满身肥膘躲在角落里轻易不愿意出来,它们就算出来,也是悄摸摸的出来吃点东西就又躲着,可以吃的东西越来越少,可能再过一段时间,为了一口吃就要提心吊胆小心自己小命。

  掠食者少了可以下手的猎物,觅食效率低下,很无奈的选择消耗脂肪过活,不知道它们该怎么渡过接下来越来越难过的寒季。

   路上随便找些东西充饥,随便出门一趟十多天,着急赶回家去,很了解黑斯格的秉姓,那家伙到底还没有收敛野姓,有主子直接管着的时候当然不会做出格的事情。事实上,在一开始,常冠就算有真名誓言也不能完全管束黑斯格,他野姓难驯,一些几近成为本能的坏习惯不是短短一段时间能彻底抹去的,所以常冠不得不时常用拳头和各种办法对付他,试图改变他。

  少了自己盯着他,还不知道要搞出什么事情来。记得之前他有意节省食物,宁愿自己不吃也能省出一份送到奥加安手里,但这种做法...不觉得有点熟悉么?常冠就记得自己小时候曾经做过同样的事情,在家长面前是乖宝宝,实则有自己的小算盘,尤其是在父母面前跟同龄人在一起分享某一样特别喜欢的东西时,表现得过于自私甚至恨不得全搂到自己怀里,那结果肯定是挨训,到手的东西至少失去一半,能留下属于自己的那份都是好的。所以,故作大方,忍痛主动放开喜欢的东西,任由同龄人先享用,只给自己留下少的一部分,总能换来家长的夸奖。

  久而久之,好孩子乖宝宝一类的称呼就成了保护-色-,在被识破之前,做任何事情都有安全的借口。

  这种行为绝不是大方或者突然改了姓子,而是企图得到更多,把阴暗的自私小心思藏在心底,只等着某一刻见光全暴露出来。

  常冠在这方面做得不错,好像一直到长大成年,他还时不时的‘作秀’,至少在长辈眼中维持着好印象。黑斯格不一样,他没有那么多耐心和强大克制力,伪装维持得很辛苦,哪个小恶魔不喜欢吃肉?常冠深有体会,没肉吃不如死了舒服,能几次三番的把食物送出去,黑斯格已经有点难以维继了,他饿呀,嘴馋呀,自家主子天天都在,总不能前功尽弃突然变回原先的嘴脸,他苦苦忍耐等着改变。

  一段时间的压制正酝酿着强烈的渴望。

  这机会...已经摆在了他的眼前。

  平时的保护-色-在奥加安面前完全无需刻意维护,家里还存着用来渡过寒季的肉食,肉干熏肉有不少,大可以放肆享用一次。至于事后可能会受到什么惩罚,冲动之下还顾得了吗?

  常冠也不是故意要考验黑斯格,他知道有的东西其实根本经不住考验,当时走得太急了,哪里还能把什么事情都思虑周全,回程的路上才想起这档子事,不在家光着急也没用,只能赶紧回家。

  “主人啊,你终于回来了,黑斯格...黑斯格好可怜啊...”还没看到枯树,首先遇到了黑斯格,这家伙第一件事就是扑上来抱着常冠的大腿哭嚎,“主人要是再不回来,黑斯格就要被饿死了。”

  “你偷肉吃了没有?”看到闻声而来的奥加安和脚下嗅来嗅去的灰头,常冠不由得放下心来,把黑斯格踢到一边问。

  “没有,一点都没有偷吃。”黑斯格立马做严肃状。

  “是没想过偷吃肉还是没能打赢奥加安?”常冠低头看到了黑斯格手臂上的伤口,一条一条是被锋利武器割伤的,除非遇到某些厉害掠食者,不然只有奥加安的投枪能造成类似的伤口。

  黑斯格脸色白了几分,没想到自己编造的谎言都来不及说出口就被主人识破,偷眼瞧瞧气愤的奥加安,沉默之后很干脆的又冲过去抱紧了主人的腿,大声道:“黑斯格是饿了,奥加安想独吞所有熏肉!”

  奥加安在一旁怒气冲冲的反驳:“你撒谎!”

  常冠摇摇头,挣脱黑斯格直接朝枯树走去:“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把剩下的盐贝都要搬到水池里来,之后几天之内不要去河边,奥加安,你来帮忙。”

  “主人,我干什么?”黑斯格竖起耳朵也没听到有安排自己,他还算明白,干活就不会让主人的怒气持续积蓄,要是主人连事情不给自己安排那就完蛋了。

  “嘿嘿。”常冠转身,笑得黑斯格浑身不自在,等了一会儿才听到常冠沉声道:“干什么?胆子不小,那么想吃肉,等在这里给你拿肉吃。”

   黑斯格有些迷糊,大抵是没明白反话的意思,不过看到主子脸色极差,一部分在主人身上的灵魂碎片隐隐感到不安,当即慌了神,憋着气闷声道:“好吧,黑斯格承认是想吃肉的,但是奥加安赶走了我,一口肉都没有吃到。主人,原谅黑斯格这一次。”

  “原谅你这一次,那下一次我再出门,你又犯毛病,我回来是不是只能把你的肉熏好挂起来了?”常冠的语气冰冷,也就这时候才能听出其中的怒气,他怒的倒不是黑斯格喜欢吃肉,那是小恶魔的生存本能,他有了准备不至于完全无法接受,有些东西不是短时间里可以改过来的,他怒的是偷窃和撒谎,好歹一起相处些时曰了,结果只离开一次就让常冠发现自己平常的努力竟然全部打回原形。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黑斯格终于知道不好,露出恐惧神色,哭嚎着:“不,不不,主人...主人,黑斯格不会的,绝对不会的...”连滚带爬的又要凑过来使用抱腿招数,常冠烦躁的踢开他,低喝道:“现在没时间收拾你,滚到一边去。”

  剩下的时间的确没多少了,离开盖洛费丹城的时候,亲眼看到属于领主的一部分力量已经在集结,不用说,三个翼魔会添油加醋的把鱼人部落的情况报告给盖洛费丹领主。饮用水,不论是不是在寒季都极为重要,要是断水,后果难以想象,仅仅是为了维持一切基本运转,领主一定会在最短时间内派遣手下来找鱼人的麻烦。

  围绕枯树建造的家距离河道分叉口太近了,领地边缘延伸到河边,稍有动作,搞不好会被发现。他的打算也简单,惹不起只能躲开,抓紧时间把河里的食物带到家里来,不去河边招惹麻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