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翼魔

危险底线 近洙 3943 2019.04.17 21:48

  回程很顺利,大群素食动物能在草原上随意集合分散,数量最多的时候甚至超过了草原能承受的极限,它们是从别的地方赶过来的,自然是有路下去,多用些时间转转也就找到了回家的路。

  奥加安很自然的跟着常冠一起,他很清楚,一旦下到密林中,跟着常冠一起是唯一的选择,陌生的环境和危险足够杀死自己,而且密林里地形比草原还要复杂几分,密集的植物无处不在,常冠和黑斯格要小心走路,别说奥加安了。

  弄清楚了自己的角色定位,奥加安坦然接受了现状,跟着常冠来到了枯树的家里,见识了常冠的种种新想法,像黑斯格一样,在枯树这里住了下来,当然,他还没有合适的位置睡,长得高高大大也不是没有坏处,常冠和黑斯格可以躲在地下躲到树上去用各种办法躲避飞虫的骚扰,奥加安就不行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老是会被各种虫子叮咬得无法安睡。

  不过,对奥加安来说,只是飞虫叮咬的话,还不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在碎石谷生活的时候,一样也要为飞虫的问题烦恼,尤其是现阶段,对温度和时节最敏感的虫子们已经知道时曰无多,个顶个的猖狂。生活在树冠层之下,自热要学会适应,奥加安还没娇气到忍受不了的地步。

  除开飞虫多些,他在这儿重新找到了乐趣,也只有真正和小恶魔一起生活才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每天早晨起来,主仆两个会一起拿着克罗克罗细枝在嘴里捅来捅去,一边往牙齿上抹着木炭一边呸呸呸的吐掉细渣,再用干净水漱口。当然,黑斯格有时候会不太听话,他不喜欢克罗克罗细枝的味道,也讨厌吃木炭这种看起来没什么用,更像是折磨自己的东西。认为早晨的刷牙是完全多余的,而作为主人的常冠应付办法也有意思,只要能抗住一顿老拳,那就可以不刷牙,奥加安还以为自己可以看热闹,却没想到第二天自己也享受到了跟黑斯格一样的待遇,早早的起来,然后刷牙吃早餐,每天两顿饭成了习惯,不是简单的吃下食物塞满空空肚皮,而是有香味的美味,奥加安食量大些,也得到了照顾,分食物的时候要多一些,只是每次都换来黑斯格古怪的眼神。

  黑斯格没有说任何嫉妒或者抱怨的废话,每次甚至有意无意的多让些食物出来,然后用一种欣慰的目光看着奥加安大口大口吃光食物,主人都没有说明白,他更加不会说出来,现在多吃点,多长肉,等到家里食物不够到了不得不舍弃一个成员的时候,自然是长得壮壮的人马更加适合,一身腱子肉够吃好多天的...

  黑斯格有自己的固定工作,奥加安也理所应当的有了固定的事情,就连这里主人也是每天都有固定的工作。

  对了,奥加安还认识了灰头,一只小动物,虽然很奇怪为什么灰头的地位好像比黑斯格还高一些,但新遇到的奇怪事情多了,奥加安都能接受不差这一件,他不像黑斯格总是不怀好意,更加不会盘算着抢灰头的食物,即使在灰头的面前,奥加安高大得像辆卡车,也不妨碍奥加安和灰头亲近。

  黑斯格总会因为一些小错误挨骂挨打被训得灰头土脸,站在一旁看黑斯格挨训已经成了奥加安的娱乐活动。

  原本以为离开了碎石谷,离开了草原,会过得很艰难,结果事实不是这样的。

  有时候奥加安就会想,难道小恶魔的生活是这么有趣的吗?清楚记得父亲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任何恶魔都是最邪恶的存在,他们的血脉中深藏着狡猾贪婪凶残卑鄙,奥加安不禁糊涂了,难道是父亲错了吗?

   “冠,我需要一个休息的地方,飞虫太多了,它们的胃口永远满足不了,我每天都要忍受它们的攻击。”常冠只说了一次自己的名字,奥加安没能记完全,所以对常冠的称呼成了一个音节,好在还能分辨出来。

  常冠上前观察了奥加安身体,人马的确是神奇的生物,整个身躯都有为爆发速度创造条件,可以想见他们在优势地形奔跑冲锋有多么迅速,结果就造成浑身腱子肉没有别的保护手段,在草原上时间还短估计没享受过几次被飞虫大军袭扰的苦恼,换到自家领地里来是个大问题,不知道在碎石谷里人马是怎么驱赶飞虫的,飞虫每天吸血吃肉的,谁也受不了。

  “黑斯格,带着奥加安去水潭边,用稀泥和上植物汁液,给他涂一层,看来需要做一个能给奥加安休息的地方,我们有新的工作了。”

  黑斯格瞪了奥加安一眼才走向水潭,用自己手工制作的粗陋铲子铲起早先准备的稀泥,生活在这里,防虫成了必要的事情,常冠很早就开始利用泥巴涂抹防虫,副作用很小,水潭里的稀泥经过常冠两次换水清理早就干净了,涂抹全身防虫效果明显,如果看到两个泥人在黑暗里跑来跑去不要觉得奇怪。

  如果稀泥里再加上一些本来就有防虫效果的植物汁液基本可以保证舒服睡一觉。

   奥加安需要一个属于他的休息场所,常冠给奥加安想了个不错的解决方案,他是不可能住上树或者住到地下去的,那就在附近搭一个简陋小棚子,一面靠树,作为支撑,只要做两面墙或者三面墙,那么就能保证能抵挡相当一部分飞虫,甚至在下雨的时候都能发挥作用,缓解现状有积极作用。

  条件如此暂时没有更好的选择,相信奥加安也不会挑挑拣拣,走到水潭边,准备和两个家伙商量一下,结果便看到怪异的一幕。

  奥加安绷着脸,神情怪异,浑身都若有若无的绷紧,而黑斯格则一脸迷醉,不时抓起和好水的泥巴涂在奥加安的身上,只是黑斯格的一双手老是喜欢多摸一下,尤其是一些肌肉线条格外好的地方更是喜欢来回照顾,搞得奥加安分外紧张。

  “不好,不好...”奥加安忍着身上大部分地方涂了泥土,马上蹦跳着跑远,重复嚷嚷同一个词。大概也是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描述是什么感觉。

  黑斯格则一脸遗憾,转过头来看到常冠,有点不好意思的吸溜了口水,小声道:“多好的肉啊,一定很好吃...”

  常冠本来紧绷的脸颊这才放松下来,原来黑斯格这家伙一直只是单纯的惦记吃肉,还以为他不小心走上了歪路...自己这个主人别的地方不说好坏,至少在引导方面是没有错,奥加安也是雄的,两个家伙总不能发生些什么故事,他也不能教出一个取向怪异的怪胎。

  绳索是紧缺的东西,说来也怪,藤蔓的确好找,走出经常活动的区域,除了木本植物几乎是藤蔓的天下,却忘了合用的细藤只占小部分,并且那是在下雨之前。奥加安想要一件舒适衣衫,少不了用到绳索,常冠和黑斯格都穿了衣服,他也想试试穿衣服穿裤子的新奇感觉,常冠本想做一件兽皮衣衫打发了事,奥加安却还没习惯未处理的毛皮味道,尤其是脊刺兽和纠缠死神的皮,年轻的人马闻到味道就会连连后退。

   奥加安看中了树皮,想要一件树皮做的外套,这好办,但常冠却只答应做一件,老实说,缝缝补补之类的事情非常消磨耐心,做一次两次是心情,三次四次就会厌烦,为了把事情推脱出去,黑斯格成了兼职裁缝,等到要动手的时候,才发现绳索根本不够用。

  应对低气温的寒季,有几样条件是必须要达到的,充足的食物,基本的庇护所,御寒衣物,取暖原材料,连水源都要考虑到,物资储备是重中之重,常冠只从黑斯格和奥加安的嘴里得知有多么寒冷,没有亲自经历过自然没有具体概念,只能做最坏的打算,所以在得知绳索紧缺的时候,果断开始了新的采集工作。

  而给奥加安制作外套的事情顺理成章的落到了黑斯格身上。

  气温的降低带来很明显的变化,水潭边的水生植物长势缓慢了许多,逐渐供应不上三个家伙的胃口,黑斯格还好说,只要有肉吃,对素食的需求不大,奥加安却是一个大胃口,如果别的食物充足则不太喜欢吃肉,喜欢吃新鲜多汁的嫩叶根茎,黑斯格为了照顾奥加安,也顺理成章的把照顾菜园的任务推给了奥加安。

  宁愿现在少吃点东西,也是要节省下食物的,特意赶制出细长绳索做成晾架,只要水潭边的可食用植物长出来马上收割一茬,晾在绳索上脱水,比制造肉干容易很多,不需要放盐或者其他调料,脱水之后用干净的袋子装好,至少可以存放一个寒季。

  树木叶片开始出现明显枯黄趋势时,河水水位开始下降,丰水期之后不可避免的进入了枯水期,土地中的水分是留不长久的,寒冷把脱水的过程加速了很多倍,好在天空上的劲风吹不到树冠下面来,不然落叶纷纷,真称得上冷风萧索,

   河水流量减少,也就意味着河流里生活的动物少了很多空间,本来食物就不够,水少之后基本没了生存的条件,上游的鱼朝下游走,扎堆之后就出现了相互残杀的事情,常冠见不得同类之间发生这种事,好心的带着两个伙伴把打得头破血流的游鱼抓了上来,没的说,晾架上又多了不少食物,一排一排的看着都养眼。

  奥加安的投枪很准,百步之内十投七中,用来扎鱼手到擒来,听奥加安说,自己在刚刚能拿起投枪的时候就开始练习技巧了,流血流汗换来的自然是保命的本事,人马的主要进攻手段只有投枪而已,练得好一点都不稀奇。

  常冠稍微表现出对投枪使用技巧的好奇,奥加安很识趣的表示可以教导传授使用投枪的经验和方式,但不肯告诉黑斯格,谁叫他老是在暗地里磨牙,惦记着吃人马肉。

  多了奥加安个大胃口,食物的压力增加了,对建筑设施的建设速度也增加了很多,三个一起动手,几天时间而已,常冠设计的小棚子完工,奥加安很满意新的住所,没什么好感谢的,只向常冠拍着胸脯保证万一领地出现侵略者会一起战斗。

   但黑斯格做树皮衣衫的速度实在不快,天气冷了,一向不喜欢穿衣服的他都乖乖穿上了保温的上衣,结果奥加安还只能光着脊背,好在飞虫什么的慢慢消失了,白霜枯叶的时候里,猖狂的虫类只能在产下卵之后默默死去。

  “主人,不好了,不好了!”常冠正在观察记录盐贝和水生植物的变化,黑斯格就挥舞着手臂跑过来,一起过来的还有奥加安,慌慌张张的,黑斯格从来都不太安分,但奥加安跟着一起大呼小叫这还是第一次。

  “什么不好了,说清楚。”

  “鱼人...鱼人...快死了...”黑斯格说完,常冠已经迅速起身,拿起必备武器朝河边走去。

  鱼人部落出事了,没有到黑斯格说的那么严重,但的确出现了死亡,堵塞河道的堤岸挖开了一个大口子,鱼人赖以生存的河水哗哗的顺着河道流淌下去,正值枯水期,水是何其宝贵的东西,现在流走了,可能接下来整个寒季都无法积蓄到足够水深,临到冰点,整个河面搞不好会结成整块冰面,那时候,鱼人们去哪里活命?

  所以,鱼人们此时格外愤怒,但凡能够拿起武器的成员都吵闹着集中到一起,共同对抗来犯的敌人。

  而它们的敌人...郝然是三只在低空盘旋不去的翼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