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另一只

危险底线 近洙 4491 2019.04.02 17:25

  躲藏着捱过风雨的动物们纷纷伸长脖子,年长的扯起嗓子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它们表达喜悦的方式从来都是简单直接的,有起头的,一定有附和的,借着好机会,本来随意分散开来的动物们纷纷自发活动起来,一路低头啃食正适口的食物,一边有目的朝既定的方向移动。

  目的很简单,它们只是在寻找自己的同类而已,听到了声音便回应一声,然后脚步轻快的集合一处。

  幼崽们本来专心低头进食,充足水分滋润才舒展身姿生长出来的嫩芽格外可口,即使肚皮早撑得鼓鼓的也不想停下来,结果再抬头时一直跟在身边的母亲不见了踪影,慌慌张张四处寻找,好不容易找到了母亲,才要凑上去,结果被一脚粗暴踹开,原因是一头肌肉峦结的成年雄姓正卖力显摆自己,而它的母亲显然没工夫搭理昨天还亲亲热热的幼崽了...

  有忙着寻找伴侣的动物,也有已经大着肚子的母兽,大多是已经成年多年经验丰富的老手,深渊里虽然说是天气多变无从推测到底哪一天天气怎么样,但是像下大雨这种足够改变大面积生态环境的大事却一年到头也碰不上两三次,每次的间隔时间不会相差太多,是可以大致推测出周期的,只吃素的动物自然没有那么高的智慧计算时间总结周期规律,但它们凭本能行事,等到幼崽差不多渡过哺乳阶段,它们完全可以马上怀孕,把时间利用上,无形中就能增加后代数量。

  群体数量始终是生存王道,就算有掠食者觊觎捕猎,它们也不可能把所有幼崽都吃掉,总有幼崽能活到成年,基数大了自然有更大的比例存活。

  何况还有一部分运气特别好的,再过个十几天几十天降临,正好撞上满地嫩芽的时期,接着下雨时怀孕的母兽会集中诞下幼崽,它们完全是存活率最大的一批幼崽,简直再幸福不过。

  好时光啊,不知道那些孤单的雄姓动物们苦苦等待了多久,脚下的食物不吃一口,满世界寻找下手目标,只要看到雌兽落单,少不了过去献媚一番,运气好的正抓住机会成其好事,运气不好的,正巧人家有了相好的,那也不要紧,不参与争斗的雌兽退开,两头相互看不对眼的雄兽示威一番,气哼哼压低脑袋,喷出两口气息,蹬动着四肢向对手冲了过去。

  头上的角不就是这个时候派上用场的吗?胜者才有资格获得雌兽青睐,平时脾气好的动物们到了争夺配偶的时候,个顶个的凶猛。

  草原上的动物们好不容易等到了机会,这同时也是黑斯格的机会,做为一只已经生活了足足五十二年...也可能是五十年,管它呢,年岁对小恶魔来说实在没有太多作用,记忆时间的点只在由幼年过渡到成年才清晰。对黑斯格来说,等待极长时间才到来的大雨就意味着一次狂欢,而这也是他记忆时间的点,他一向认为每一次下雨的间隔是相同的,至于这个认知是对是错,会不会导致时间观念混乱就不是他记忆的重点了。

  平常生活基本没有准确的时间概念,只想着肚皮空空的时候要找东西填满才好,本来草原上是不缺少食物的,但能生存下来的哪一样动物又是好惹的?别看它们吃素只需要摄取粗纤维,真要拼命起来黑斯格瘦小的胳膊腿可挡不住。独角兽的独角可以刺穿同类的身躯,角裹的大脑袋能够把粗粗的树干一头顶断,这两种是活动范围内比较常见的动物了,除此之外,也没见哪一只动物好抓的。

  所以,黑斯格的曰常食物依旧是草根,哪怕天天可以看到不少健硕的动物在视线里晃来晃去,也是不敢打主意的,乖乖啃草根虽然时常肚子疼,胜在安全,苦熬了那么久,等的也就是这一次狂欢了。

  另外,黑斯格已经发现了新的变故,上一次在去往碎石谷方向看到了人马的粪便和蹄印,这该死的东西,不是不会离开碎石谷的吗?怎么会深入草原?即使知道人马的身高超过了野草高度太多,口鼻暴露在外难以忍受空旷草原上空呼啸的劲风,黑斯格还是担心有一天人马们会成群结队的出现在自己的地盘上,那太可怕了,只要发现了他们一定要想办法驱逐,即使因此发生战斗也在所不惜。

  如果人马们有扩张领地的想法,早点离开或许才明智。

  至于去哪里,黑斯格不是没有计划,草原虽然不错,动物种类多,却猎杀不到,太过深入里面总担心撞见越来越不安分的人马,那只能去下面的密林撞撞运气了,好几次伸长脖子从悬崖上面看下去看到的都是无尽黑暗,黑斯格很清楚,那下面一定是很不错的地方,有大树保护自己,不用担心头顶飞过的怪兽。只是从上面下去太高了,接近垂直的嶙峋峭壁看起来就可怕,不知道自己的手脚能不能经受住峭壁石块的折磨。

  使劲晃晃脑袋,把多余的想法丢到脑后,黑斯格的生存宗旨相当简单,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做好眼前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小心压低了脑袋,扯下一根咳咳草的根茎塞进嘴巴里咀嚼几下,刺辣的味道立马让他精神清明许多,瞪大了眼睛看着不远处正相互角力的独角兽,心里不由自主的着急起来。

  为了配偶你们一定要下手狠一点啊,最好不死不休一头顶死对手,不然我今天又要饿肚子啦。

  独角兽比其他动物更加活泼好动,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吃饱之后撒开长腿肆意奔跑,因为习惯和其它种类大型动物们混在一起活动,浑身腱子肉和头上的独角足够保命,有保命手段自然不安分,成年之后的雄独角兽有的会离开群体,去更远的地方流浪,即使因此会遇到更多危险,它们也乐此不疲,孤独的独角兽只有在特殊的时刻才会大群大群的聚集在一起,共同促进种群繁衍。

  而一场大雨则是它们重新汇合的契机。

  满脑子都是原始冲动的雄姓独角兽比平常更加活泼好动,使不完的精力急需要找个地方发泄,要么去闻雌兽的屁股,要么就找竞争对手拼斗,这个时候的它们是最危险的,随意靠近只会招致攻击,特别是成群成群的独角兽都红着眼睛一个样,连最喜欢捕捉独角兽的大型掠食者都会选择暂时忍耐,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招惹热血上头的它们。

  等待是绝对值得的,同类间的战斗往往才凶险,别看独角兽的攻击武器只有头上的独角,加速冲撞把控不住力道刺在身上往往是伤及内脏大出血的穿刺重伤,为了配偶争斗失手杀死同类或者被同伴重伤的独角兽每年都有,胜利一方只会去趾高气昂的享受属于胜利者的荣耀和成果,也只有足够强壮的一方才有资格把自己的血脉延续下去。

  失败往往就失去了竞争的机会,运气不好的当场死亡,运气好的多少会受轻伤,重伤的就不说了,就算没有掠食者攻击也会因为伤势流血死亡,而只是轻伤的独角兽极为狡猾,根本不会在自己虚弱的时候脱离群体,大不了放弃这一次的配偶竞争,混在群体里寻求庇护,只要活着伤势恢复,能等到下一次机会。

  也是因此,黑斯格很珍惜每一次可能的机会,撞运气也是需要智慧和手段的。

  安静的趴在原地,确定眼前的目标暂时没有被其他掠食者盯上,周围的独角兽总在增加,这不是好事,没有别的掠食者敢过来,自己也同样心底发慌,独角兽不会搭理决斗失败者,但要是自己上前攻击受伤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独角兽却会招来其他独角兽的仇恨,摸摸肋下的伤痕,那就是独角兽的杰作,从来不敢忘记的教训,能够侥幸活下来不是运气,而是自己的小心,所以黑斯格依旧一动不动的等待。

  争斗的两头雄独角兽喘息粗重,按照某种古老的习惯,每次都会各自退开一段距离,极优雅的像绅士一般昂起脑袋踱着步子回来绕两圈恢复力气也给对手喘息时间,才一齐压低脑袋,从绅士变成疯狂野兽,前蹄刨动地面,抖动着腱子肉恐吓对手,同样也向四周的雌兽卖弄一番,最后极有默契的同时加速冲向对手,两者实力相近大多数时候都是硬拼一记,消耗了爆发力之后也不纠缠再次后退积蓄力道发动冲锋。

  这种看似简单的对决实在凶险,电光石火间就能分出胜负来,一丝失误就可能是致命的,伴随着蓬蓬闷响往往会有长嘶,不用说,那是受伤了。

  每到这个时候黑斯格都会抬起头来看看四周,倒不一定非要盯住固定的目标不可,如果有其他机会出现,不介意换个目标,只要能填饱从下雨以来就没吃饱过的肚皮,吃什么都可以。

  但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独角兽群出现了慌乱,忙于打架的雄兽一心一意不管别的事情,只有忙着进食的雌兽来回走动,不像是掠食者攻击的样子,不然它们会群起攻之,却是受到了惊吓,不少雌姓独角兽都伸长了修长脖子低头寻找什么。

  直到一头受惊的雌兽闯进黑斯格的视线,径直从决斗场地穿过去,正打到激烈状态的两头雄兽不得不停下来,拼命的事情可以放放再说,但是讨好雌兽绝对不能耽搁,照例先死皮赖脸凑到雌兽面前卖弄一阵,然后也加入到寻找的行列。

  惊动了整整一群独角兽,它们纷纷散开自发把某一个地方围住,一只模样古怪的小东西跳出地面,正在空地显眼位置,有些肥硕的身子灵活得过分,吱吱叫一声发现周围尽是瞪着自己的独角兽又相当聪明的消失在地面。

  独角兽伸长脖子把视线投注过去,黑斯格也伸长了脖子,很确定在生活了很久的附近区域上好像不常见到类似的动物。个头小会钻洞,以前说不定曾经在附近出现过,但近段时间黑斯格恨不得把地皮都翻过来,能找到的食物都都吃掉了,没道理不能提前发现这么活泼的一只动物。

  见没见过都不是要紧的事情,要命的是这家伙破坏了雄姓独角兽的决斗,决斗中逐渐落到下风的雄兽趁机灰溜溜逃走,胜利一方找不到对手自然把脑袋扬得高高的,趾高气昂的显摆着,做足了姿态之后无耻的在一群雌兽中挨挨蹭蹭。

  不知道等多久才有下一个挑战者,黑斯格之前的努力泡汤,要说不恼怒才稀奇,转头寻找坏了好事的罪魁祸首,没有别的东西可吃,看起来肥硕的小东西也勉强能凑合,一转头,就看到另一个小恶魔从草丛里直起身子。

  小恶魔对同类没有丝毫善意,独自生活了太久,只要领地里出现陌生同类,黑斯格首先冒出的想法是来了竞争者,这还得了?

  “离开...离开...这里....我的领地...离开!”黑斯格马上龇起牙齿,尽管那只肥硕的小东西正趴在对方肩膀上,尽管对方看起来比自己要强壮些,尽管对方竟然穿了皮毛外套,黑斯格依旧恶狠狠的挥舞了手臂,想赶走不速之客,全然不顾身边尽是兴奋的独角兽。

  抚摸了惊魂未定的灰头,常冠眯起眼睛仔细观察了不远处的小恶魔,他一直想不明白独角兽为什么对自己表现出隐隐的熟悉,那不是野兽偶尔撞见陌生动物有的表现,原来这里本来就生活着一只小恶魔。

  小恶魔并不是常见物种,幼年极度缺少攻击手段,至少要渡过年幼阶段才能通过获得充足能量激发魔之力,魔之力好用是一回事,同时也要消耗大量能量,如果不能找到足够多的肉吃,使用魔之力的能力又会缓慢消失,简单点说,小恶魔光只靠魔之力要想熬过一个又一个寒季实在是一件艰巨的事情,常冠的这具身体是个例子,本来就稀少的小恶魔会因为各种原因悄然死去。

  也是这草原环境好,不然都无法供应一个小恶魔的需求。

  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龇牙咧嘴的家伙,不用猜都知道对方在威胁自己,但是双方中间相隔了一群独角兽,只要有点理智都不会招惹易怒的野兽群,所以常冠可以仔细的观察对面的家伙。细长胳膊细长的腿,先前躲在草丛里看不清楚,此时直起腰身也只比野草高一些,身高大概顶多一米五多的样子,身上胡乱缠了野草当做衣物,大眼宽额,嘴巴大鼻子大耳朵大,完全跟好看顺眼一类褒义词汇不搭边,缺乏营养的丑脸多看几眼总会莫名显得滑稽,和常冠的审美可以说是背道而驰。特意观察了一些身躯特征和自己对照,确定这是一只雄姓小恶魔。

  常冠很敏锐的发现对方背后好像还有一条尾巴,这实在稀奇,好像突然醒悟过来什么转头看自己的背后,见鬼,也有一条尾巴,跟皮肤同一种颜色,比腿要长一些,倒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能当做四肢使用,也没发掘出特殊的用途,常冠一向习惯用手脚劳动,不习惯使用相比普通人类多出来的身体部件,以至于忽略了还有尾巴存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