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河流

危险底线 近洙 3283 2019.03.19 11:23

  游荡者走了,却给常冠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影响,接下来的夜晚再没办法安心休息,在原地将就一夜,忍着被蚊虫叮咬出很多大小红包,熬到天亮到来。

  本该轻轻松松回家去的时候,常冠皱眉苦思,他知道,自己被那受伤的游荡者盯上了,别以为它走远了,只要自己离开这里,它可以在半天之内重新追上来,千万不要怀疑掠食者的耐心和追捕能力,它们可以为了一顿食物蛰伏很久,很不巧的是,常冠这身板在游荡者的眼里是一顿大餐,值得耗费时间等待,更别说还因此受伤吃了小亏。

  成年游荡者有相当的智慧,狡猾,强大而且极富猎杀经验,常冠此时脑子一直反复回想游荡者离开时那看自己的一眼,那意思再明确不过了...你跑不掉的。

  此时返回枯树,钻进地下是最错误的做法,游荡者很可能在下一个夜晚来临时扒开枯树下的-洞-口,用尖牙利爪把睡熟的常冠叫醒。

  不能回去,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常冠思考之后,慢慢爬下树,背向回家的方向离开。

  不是毫无目的的在密林里行动,常冠想起了上次在夜晚看见的景象,那黑暗中的一片黑影,如果没有出乎意料的情况,带着明显弧度的黑影是新的地形,值得一探,反正不能回去,带着可能会追踪自己的游荡者走远些也好。

  生活在这里,一些本能似的直觉作用强大,之前常冠已经确定了方向,只要找一个参照物,他能在密林里准确找到想去的地方,而其中最明显的参照物,是好些天之前来烤过食物的空地。

  时刻发生变化的植物群落把空出来的地方彻底遮掩下去,空地不复存在,要不是地面还能找到黑色炭块,常冠都不相信,身边足有碗口粗细的树木是在近几天成长起来的,一棵一棵,把空余出来的地方占得干干净净。

  神奇的一幕,在原来的世界是看不到的。

  或许,也只有幽月的存在,才能创造出如此景象。

  常冠没有太多时间研究感叹,他这一路走得心惊胆战,虽然没有真的看到什么,他却一直觉得有个庞大的黑影跟在自己身后,离开水潭的安全地带之后,必须要保持一定移动速度,跟后面的游荡者保持足够的距离。

   所以,常冠只是确定了方向之后,马上向更远的地方出发。

  离开熟悉的活动区域是一样极大的冒险,就像寻找新大陆的某个伟大人物一样,没有人知道会有什么等着自己,接下来的处境可能更加糟糕,在更远的地方,只可能有更多的掠食者,路过它们的频繁活动区域,是极为胆大的冒险。

  好在常冠足够谨慎,他最需要担心的是别在黑暗里迷失,至于游荡者倒成不了威胁,就算是耐心最好的掠食者,也不会追着猎物跑上太远,那不值得,它有这多余的时间,直接去猎杀其他食物反而收获更多。

  这也是常冠不得不做出的选择,走出足够远,不管有没有新的发现,都可以绕个圈子回来。不一定能摆脱游荡者,却可以争取到很多时间。常冠愿意乐观的相信,那受伤的游荡者不是一个有仇必报的死心眼,躲过几天也就安全了。

   跋涉了一天,没什么新的发现,四周的景物重复单调,除了各种植物相互纠缠,就是烦不胜烦的各种虫子。

  快天黑的时候,常冠放慢行走速度,找到一颗足够大的树木爬上去,检查没有危险生物后,吃了一些食物闭上眼睛休息。只要今天晚上游荡者没有追上来,那么明天就可以考虑朝回走了,如果是之前,常冠完全不担心在外面待多久,现在一想到家里灰头还等着照看,心里隐隐着急,不知道这小家伙有没有吃光丢给它的食物,希望不要挨饿才好。

  想着心事睡得很不安稳,迷迷糊糊间好像听到重重的喘息声近在耳边,哗啦啦的,来来回回由远及近,猛然惊醒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四周的树木都在微微摇晃,没有别的声响,长出一口气,紧绷的身子反而放松下来。

  大概幽月的光芒正亮吧?

  呜...呜...呜...的怪异呜咽声时远时近,那一定是某种动物,而且数量不少,下意识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多双红色眼睛在黑暗中时隐时现。

  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不管那是什么东西,绝对不会生起好的联想,常冠照样心头一跳,隐约看清那红色眼睛是一种群体生物,灵活四肢加修长的身躯,是一群吃肉的生物,根本不敢做多余动作,第一件事情就是闭上眼睛,压制呼吸,以最缓慢的速度放松身体,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发现一群新的掠食者倒不完全是坏事,至少游荡者是不敢来这里了。

  常冠的做法没有错,他在树上,只要没有被发现,习惯在地面行动的掠食者极少会抬起头看树上有什么东西,它们习惯猎杀地面的食物,而且它们此时也是在觅食,恰巧路过附近,带着独特的呜咽声走远。

  常冠则保持原来动作,仿佛变成了死物,和黑暗的背景融合为一体。

  夜晚过去之后,常冠睁开眼睛便观察了周围环境,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舔舐了露水补充水分,马不停蹄的朝更远的地方前进,他才不会和群居掠食者待在一起。

  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继续朝前走,是更加艰难的路程,其实主要是出来三天了,篮子里剩余的食物一省再省也快宣告消耗殆尽,要是没有别的收获,回到枯树住所,第一件事情是马上找吃的,而家里的那个小家伙一定早饿得吱哇直叫了。

  如果半天时间没有新的发现,打转回去,不能再冒险。

  有了计划,常冠放慢了行走速度,不用担心游荡者的追杀,此时倒更多的是一种对未知的探索,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走这么远,甚至这具生活了几十年的小恶魔身躯也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足足近两天的路程,具体距离有多少常冠没有概念,他只知道,在没有充足食物供应的情况下,外出走两天已经是一样壮举。

  每多走一步,都是极大的冒险。

  冒险换来的却是一无所获,不知道这密林之大真的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常冠走的不够远,反正除了发现那水潭之外,不管怎么走,看到的只有密密匝匝的植物,有时候会看到几样陌生的植物,或者和某个小动物撞个正着,甚至常冠又新发现一个疑似生活了大头蚁的土堆,但那都远远不算是理想中的东西。

  他想看到改变,一座山,一片湖甚至一个地洞也好,那能让常冠觉得他有新的发现,这一趟冒险值得。

  结果什么都没有,始终都在树冠下面行走。本来打算找到先前定位的黑色曲线地形,走了这么远,竟然丝毫没有找到线索的迹象,常冠很确定方向没有错误,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还要沿着这个方向继续走下去才有机会证明自己的推测是不是正确的。

  具体需要走多久,常冠没有答案,他也实在不敢浪费时间了。

  “还好,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摆脱了游荡者,回去之后,一定要更加小心一点。”常冠安慰了自己,打算放弃继续前进的想法,本能习惯般的观察四周之后,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他不会直接走来时的路,而是选择绕路走弧线返回,以保证它就算坚持不懈追上来也只能跟在后面不会迎面撞上。

  看似多余,实则极为必要。

  大概是小半天的时间,首先感觉到地形的变化,越往前走,越感觉地面有了一定坡度,很奇妙的变化,并没有参照物证明地形发生了改变,只是来自脚下的感觉。

  常冠起先没有多想,直到挡在面前的植物更加茂密,无法穿行的时候,才猛的惊醒过来。

  密林里的植物极多,占据所有能够生存的空间,却分布得较为均匀,以常冠的矮小身材习惯之后,是可以保持速度无碍行走的,但现在,他被一层绿色的墙壁挡住了去路,稍微动静大一些,藏在枝叶里的大小虫子腾腾飞起一片,期间还看到好几条蛇一样的生物蜿蜒而出,筷子粗细的身子分不清楚头尾,在枝叶中出现后又马上消失。

  常冠疑心大起,他不是没看见过蛇,这种进化相当成功的动物形态在深渊一样有强劲竞争能力,分布广泛,在密林里行走,偶尔能看见它们,如果没有必要,常冠是不想和它们打交道的,特别是小蛇,它们失去了体型优势,往往会有剧毒当做防卫武器,并且攻击速度快得无法抵挡。

  同样的道理,密林里蛇分布也是很均匀的,集中出现在一个地方,必然有原因。

  捡来一根长长棍子,赶走藏在枝叶里的蛇虫,把茂密枝叶扒开一个缺口,艰难钻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一条黑色带子似的水流无声无息出现在常冠眼前,它是那么安静,在黑色的背景里和黑色的土地融为一体,如果不是站在水边,用眼睛看到它,很难发现这里原来有一条小河,一条足够孕育无数生命的伟大河流。

  常冠站在原地,发呆良久,终于确定自己的新发现不是幻觉,连续的深呼吸压制住起伏情绪,那种激动无法诉说,他不知为喝水烦恼了多少次,到目前为止,依旧只能靠每天收集露水过活,空有一汪水潭,偏偏藏了一头凶残掠食者,看着水在眼前,不能取不能喝,那种无奈恼恨只怕别的动物是无法体会的。

  常冠想念可以随意使用水的生活,至少这一身臭味可以洗一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