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铁锅里艺术

危险底线 近洙 3395 2019.05.14 22:40

  刚才短暂的交锋,独眼魔仅仅扫中了锋尾顶多算是吃了个小亏,却惊得不轻,眼看着丹怒拂重新恢复站立状态,知道没有速度优势,干脆等待自己主动出手,要是贸然进攻,很难出现新的变故,要是再重复刚才的险情,独眼魔自觉是没办法再侥幸逃脱了,只能停在半空。

  “继续来啊。”丹怒拂微微抬头,眼神中的嗜血光芒又盛了几分,“别让我觉得你只是个依靠翅膀飞行的废物。”

  看戏的恶魔跟着起哄,场面热闹,不堪入耳的词语纷起成潮,那独眼魔脸色一连数变,却没有动作,他可没有脸皮这种东西,什么语言刺激也比不上自己的小命重要,踌躇权衡之后,竟然鼓动翅膀转身朝远处飞去,三两下就飞出一段距离。

  这家伙,竟然要跑。

  丹怒拂有些惊奇的看着独眼魔鼓动翅膀远去,不得不说,长了双翅膀能飞是太幸福的事情了,逃跑的时候,不用看地形,在速度方面比一双腿也强出太多,一般手段留不住一心逃跑的独眼魔。但他没有去追的想法,稍稍沉默之后,一双红湛湛的眼睛亮了几分,单手擎起矛枪平压至肩,遥遥瞄准远去的独眼魔。

   下一刻,嘿的一声投掷出去。

  空中突兀响起尖锐啸音,刺耳如针,丹怒拂这边还没收势,那尖锐啸音已经瞬间接近独眼魔。

  拥挤扎堆的恶魔们无一不瞪大眼睛,他们唯一能跟上思维的只有视线,就像慢镜头里的画面,各种怪模怪样的恶魔脑袋缓缓的一起转向,直到独眼魔的惨叫响起,无力地挣扎着落下,压抑的声音才慢半拍的响起。

  常冠深吸一口气,松开无意识握紧的手指,转身离开,他已然没了看下去的心思,黑斯格小声喊几句主人,见常冠没有回头的打算,留恋的看几眼大踏步朝独眼魔跑去的丹怒拂,转身跟上常冠离开。

  “多么有趣的恶魔啊...”丹怒拂直起腰身,平举手臂,在他的手里,耷拉着翅膀的独眼魔正嘶叫着挣扎,只可惜,双方的力量不在一个等级,游斗还能纠缠寻找机会取胜,都落在丹怒拂的手里了,哪有可能逃脱。

  “看来今天的战斗到此为止了,还以为能出现点惊喜,好吧好吧,我宣布丹怒拂可以休息了,真是期待明天的精彩战斗啊...”盖洛费丹声音响起的时候,丹怒拂正松开沾满鲜血的手掌,而抓在手里的独眼魔自然不可能再站起来。

  铁锅,深怀情感的炊具,在常冠的眼里,铁锅在某种程度上承载了一部分记忆,它虽然只是炊具,却是一种骄傲,是智慧也是技艺经验的沉淀。

  只有有铁锅,才有炒菜这个概念。

  常冠深知要想做出美味食物,锅是必不可少的。

  在黑斯格的眼中,主人做的一系列事情完全无法理解,用可以填饱肚子的肉干换来那种叫锅的东西,锯子好歹可以加快工作效率,奥加安有了锯子,只要黑斯格搭一把手,一天时间就能堆起小山似的木材,一身力气找到了用处,从根本上解决了烧窑的燃料问题。却理解不了铁锅的用途。

  “你就是话多,主人做的事情需要你多嘴吗?好好做自己的事,等到结果出来,有什么问题主人也会解释的。”奥加安自觉该做个榜样。独自守家等到常冠回来,家里东西一样没少,更是用投枪扎死了一头平鼻蹄獾,那东西和尖牙一样狡猾,吃不饱肚子的曰子里,喜欢到处游走,偷袭杀死休眠的动物,也偷窃动物们藏起来的食物。

  比尖牙讨厌了何止十分,关键体型还大,成年的体重几近野猪,它牙口极好,属于吃嘛嘛香的类型,正偷吃圆萝的时候被奥加安发现,听奥加安说,战斗没有多么激烈。

   常冠分明看到奥加安脚上多了好几道伤口,那死去的平鼻蹄獾也是同样伤痕不少,并不是一击致命,而是多处重创失血过多才被杀死的。

  奥加安明明是一番苦战才胜出的,投枪用来当做投掷武器好用,用来近战缠斗多少有些不顺手,他却不会像黑斯格一样夸大自己的功劳。

  常冠亲自为他包扎了伤口,没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长腿,一声辛苦抵得上多少句废话。

  现在那平鼻蹄獾的肉在常冠的料理下滑进沸油滚滚的铁锅里。

  有了铁锅,不止是多了料理食物的方式,更可以榨油,万恶的油炸食品让爱美人士畏之如虎,却让常冠想念得口水直流,在这儿,可没有谁在乎胆固醇高低和反式脂肪酸是否摄取过量。

  贪吃肯定长一身肉,何况正值寒季,多懒的动物都会在体内囤积脂肪,这平鼻蹄獾肥肥壮壮,料理出不少红肉,分拣出来的脂肪重量和肉差不多。厚实的肥油扔进铁锅里马上油花直冒,肉香飘起的时候,油也炼好了。捞出喷香的油渣,边上照看柴火的黑斯格早忘了自己的事情,和奥加安一起瞪圆眼睛盯着东西流口水,常冠捞出来的油渣不等晾凉进了两个家伙的肚皮。

  鲜肉切成薄片,沸油里打个滚马上捞起来,撒上些细盐和切碎的咳咳草,卷起自家晾的干菜塞进嘴巴,咬一口香溢满嘴,嚼一口酥嫩流油,味道丰富,简直是享受。

  黑斯格已经把之前的牢骚和着口水一起吞进了肚子,不说别的,油渣在他看来已然是了不得的美味,从来没想到油脂还能这么处理,围着简单围裙在锅边手忙脚乱的主人也立马多了些神秘。

  好像...主人交换的东西早有计划,甚至提前就知道这些东西的作用,东西拿回来用得极其顺手,不禁又让黑斯格迷糊了,在小恶魔的传承记忆里,是没有这些东西的。

  主人是从哪里得来的知识?

  好在他知道自己废话已经多到讨厌的地步,忍耐住好奇心,只顾着和奥加安争抢喷香油渣。

  灰头本来是个好吃的,身材原因肚皮容量有限,黑斯格和奥加安的嘴巴像个无底洞,吃得嘴巴油光光也没见撑着。

  它没那么好胃口,没放调料的油渣尝鲜是不错,但要吃多了,腻得心头发慌,小家伙吃了几块就对香喷喷的食物失去了兴趣,也不愿意走开,趴在边上偶尔抬头看看常冠。

  常冠是越来越忙,再没有什么时间和它亲昵,甚至一连好多天都见不着面,不能用语言交流,只能静静守在身边。

  新鲜的肉经滚油里走一遭,多了丰富口感,不需到十成熟,从滚油里夹出来即是美味,还可另外用佐料再次加工以丰富味道,食用方便,唯一造成困扰的是油的保存,暂时找不到好的容器,放在锅里晾凉之后用干净的藤蔓果实外壳盛装。

  寒季也不是没有正面作用的,很直白的变化就是,本来不结果子的藤蔓类,灌木类都结了果实,里面的种子会不会有发芽的机会不清楚,结果实这个过程是不会省略的,常冠独自生活的时候没有时间收集观察记录此类信息,倒是黑斯格和奥加安对植物的了解和理解更为全面,黑斯格很轻松的就找来了好几种外壳颇具韧姓,形状符合常冠要求的果实。

  大的像西瓜,小的也有足球大小,依样是掏空馕,开小孔用上材质较软的木塞,装液体是不成问题的。

  “今天就到这吧,你们两个,吃也吃饱了,今天的活干完了没?”常冠擦干净手,抓了一把肉干丢进嘴巴里,在吃东西这方面,胃口是不输奥加安分毫的,要不控制点只怕自己能把自己吃穷了,肉始终是奢侈品,尝尝味道就好。

  弯腰抱起眯着眼睛似睡非睡的灰头,小家伙立马来了精神,还别说,这段时间又长肉了,新换的厚毛摸着很舒服,经过近三百天的成长,灰头早已发育完全,没谁管它,它做的最多的事情是到处挖洞,祸害了不少圆萝,也把四肢锻炼得粗壮,抱在怀里,稍微挣动几下,常冠就有种抓不住的感觉。

  外套侧边的口袋一空,放在里面的源核到了灰头的嘴里,它没有吞,只是舔几下就摇头晃脑的主动把东西放在常冠手心,它似乎意识到这土元素源核不是随便能吃的,早先旺盛的好奇心不知不觉淡了许多,只是还时不时的喜欢把玩源核,常冠不担心小东西会误吞源核,倒可以尝试接触。

  作为主人的常冠不准备扼杀灰头剩余的好奇心,他有信心在出现意外之前阻止事情进一步恶化,剩下的,也只是个测试而已。

  更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隐隐感觉到灰头随着自身进入成熟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达到了某个临界点,身躯的能量积累到了极限就会触动一些本该出现的变化,它很可能只是需要一个契机就能跨过大多数掘地鼠一生都过不去的坎。如果错过这段时间,很可能机会就此消失,那么灰头就会沦为它父母一样平凡的掘地鼠,终生只能在地下依靠-打-洞躲藏生存。

  但凡是机遇,都有风险,常冠之前认为平平淡淡维持现状就是好的,但看到恶魔聚集地里那些实力强大的恶魔,心里又会生出些野心,灰头不抗拒变化,他也不该抱有抵触心理。

   把沾了不少口水的土元素源核丢进口袋,常冠很细致的给灰头做了一次检查,包括体表伤痕,四肢肌肉和趾甲修剪,卫生条件限制也不能放松必要的防卫,就像现在主仆三个都需要到远离领地的地方处理个人卫生一样,完事之后还要做好掩盖工作,争取把对环境的影响降低到最低。

  常冠很清楚,要想在这儿长久稳定舒适的生活下去,一些细节必须要注意。

  灰头长得壮实,自然没有明显病症,给它梳理一遍毛皮,发现这家伙身上连寄生虫都极少,想必是有独属于它自己的驱虫方法,在和灰头嬉闹的时候,常冠会把目光投向灰头额头上的尖角,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那尖角已经开始酝酿变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