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那个秘密

危险底线 近洙 3845 2019.05.10 19:49

  去送东西的小子回来了,老远就把捧在怀里的物事举得老高,嚷嚷着:“都是肉干,都是肉干,可以吃几天了!”

  老卡图伸手揉揉小子的脑袋夸奖了他几句,然后两个矮人一起把目光投向常冠。

  常冠面上没有露出什么神情,却在飞快思索应对办法,看到卡鲁捧得老高的肉干,他就知道那个班起卡给的肉干和集市里摆摊出售的肉干没什么区别,勉强可以作为食物,但就仅仅停留在可以吃的程度,千万不要指望它有多么美味。

   常冠很清楚自己的肉干的优势,怎么让矮人明白其中的区别和价值,则要找对方法。

   注意到睁着乌溜眼睛的卡鲁正盯着自己,他顺手从包裹里拿出一片肉干递过去,问道:“你是卡鲁?”

  “是的,老卡图的儿子。”卡鲁倒不客气,接过东西就朝嘴巴里塞。

  常冠笑眯眯地夸奖:“你很厉害,竟然已经可以打造金属器具。”

  卡鲁连连点头含糊道:“当然,我是最厉害的。”

  老卡图却摇摇头,在他看来常冠已经失去了合作的价值,拿不出的报酬的家伙还不值得他浪费太多时间,也是,盖洛费丹城没有那么多富有的恶魔,外面还有太多饿绿眼睛的家伙们翘首等待吃饱肚子的机会。

  “回去吧,等你下次再来的时候要多带些东西。”老卡图又拿起了锤子,不想卡鲁一路小跑过来,硬是从嘴巴里扯出一小块肉干塞进老卡图嘴巴里。

  然后老卡图的态度明显发生了一些改变,连连吸气,足以遮挡住嘴巴的浓密胡子不住蠕动,想来正在品味肉干里的丰富味道,看向常冠的时候,语气已经重新平静下来,问道:“你需要什么?”

  看来肉干的作用果然强大。

  “我要一个锅,铁锅。”常冠比划了下形状,尽可能让老卡图知道大小,至于形状则和卡鲁拿走的圆盘一样,只不过放大了很多倍,中间要凹陷下去,要有容量。

  他顿了顿继续说:“还要一把锯子。”

  见铁匠铺子里没有类似的东西,就捡起一块黑炭在砧板上画下了外形。

  老卡图看得只皱眉头,打铁多年,还真就没见过要求这么奇怪的恶魔,两样东西完全陌生,不说用途,形状都怪异的很,锯子还好说,和武器搭边,至于那个叫铁锅的东西...难道这家伙就不明白一个道理吗?用锤子敲出来的东西是做不了那么大面积的,越圆越大的东西制作的难度翻倍上升。

  而且这铁锅能用来干嘛?

  常冠没有解释的想法,从包裹里拿出少许肉干留给自己吃,把包裹朝老卡图推了推,“这些够报酬吗?”

  见到老卡图摇头,他就颇为神秘的从腰间取下个小袋子,递给老卡图小声说:“加上里面的东西应该差不多了。”

  老卡图没有接东西,看了卡鲁一眼,后者上前接过小袋子,用手指沾了盐弹到舌尖,砸吧几下嘴巴,立马眉开眼笑的对老卡图说:“是盐是盐,比我们自己烤的还好。”

  “你个傻小子...”老卡图哭笑不得,这不摆明告诉常冠可以坐地起价了吗,一天到晚打铁,连交易的基本路数都没学会。

  “哈哈,卡鲁可不傻,这叫淳朴。”常冠笑得开心,“放心吧老卡图,你也知道,小恶魔不需要吃盐,只要你能帮我打造好铁锅和锯子,我会把家里储藏的盐带来给你,虽然不多,但也足够你们吃上一段时间了,但以后还想从我这里得到盐的话,就需要谈谈交易的细节了,毕竟我为了获得这些盐花费了很多时间。”

  “好吧好吧,既然你早知道盐的作用,那就摆明说吧,其实我这儿一直都缺少盐,尤其是你的盐还不错,有多少都可以拿来跟我交换,只要我有的东西都能当做价码。”老卡图从小口袋里抓出一把白盐,看到那干净细腻的盐粒控制不住笑意,转而对常冠诚挚的说道:“如果你想要老卡图的友谊,那么你现在成功了。”

  “很期待愉快的合作。”常冠伸出右手,眼看老卡图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动作,常冠便摊开手掌示意对方也伸出右手来。

  老卡图有些迟疑的伸出手学着常冠的样子摊开手掌,常冠微笑着伸出手跟老卡图握了握,一个小恶魔,一个黑暗矮人终于完成了郑重的握手环节。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直到常冠已经走远,老卡图才失笑摇着头重新拿起锤子,喊着:“小子,去拿些铁锭出来,新的活可要专心些,打造锯子的任务交给你了。”

   从老卡图那里离开,常冠的包裹已经空了大半,不止带来的土钢土铁都给了老卡图,盐和大部分肉干也给了出去,他的确很需要铁锅和锯子,用那些本来打算交换出去的东西换来结识老卡图很划算,只是他不得不把此行的行程改变一下,剩下的肉干只能吃个两天,回去的路还有很远,即使路上可以找到食物,也要早做打算。

  老卡图做出两件铁器的成品需要几天的时间,他也正好需要几天的时间打个来回。

  脑子里不住回想在铁匠铺子里的一幕。那个阴影恐惧索兰的名字并不只是好听而已,至少路人级别的恶魔不可能有这么帅的名字前缀。在铁匠铺子的时候,常冠随意问过关于他的一些信息,老卡图隐有担忧,他表示,就算是在背后谈论某些强大存在,对方都可能有所感应,只透露了有限的信息。

   首先,索兰是盖洛费丹领主的又一个手下,另一个是坦措尔齐。据说实力仅在领主之下,但又不管理盖洛费丹城里的事务,住在小城一角,属于有怪癖不好惹的一类。

  再一个,阴影恐惧并非随意取的,虽然没几个恶魔亲眼见过索兰出手,但消息稍微灵通的家伙都知道...索兰是个阴冷胜过毒蛇的存在,喜欢在阴影里行走,曾经流传较广的说法,传言索兰可以直接控制阴影,利用阴影在黑暗中悄无声息扼杀任何比他弱小的生命。

  本来这样的厉害家伙和常冠不会有关系,但常冠不由得就想到了当时在集市上看到的那个恶魔,一样的冰冷一样的危险。

  本来还想去城里转转,看能不能再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但在铁匠铺子用去了太多时间,从铁匠铺子出来,没过多久,更加深沉的黑夜悄然降临,要说盖洛费丹城白天和晚上有什么区别,常冠只能说好像晚上这儿更加热闹了,各种模样造型的恶魔都回到了小城,有住所的钻进屋里然后坐在平台上,没有栖身地方的则找个墙角拐角蹲着。

  数量一多,管不住嘴巴的恶魔总会和相熟的家伙聊上几句,有凑一起嘀咕的,也有脾气暴躁相互看不对眼要动手的。

   不过,夜晚也是领主盖洛费丹活跃的时候,现在还早,不知道有没有幽月出来。到了固定时间段,恶魔卫队拿着武器已经开始了例行巡视,要是看到有恶魔动手私斗,无疑例外的一起狠狠教训丢出城去,要是敢反抗,那才是恶魔卫队喜欢的事情,嗜血好斗更胜恶魔居民几分的恶魔卫队非常乐意干掉不长眼的家伙。

  暴力治安向来简单有效,恶魔卫队用不着说什么,亮出寒光烁烁的武器足够震慑蠢蠢欲动的恶魔,走到哪里,哪里的恶魔就变得低眉顺眼,收起尖牙和凶戾眼神,就算恶魔卫队走远,他们也不敢把目光投向那些背影。

  恶魔卫队对居民们的要求不高,只要私下里不动手,什么都好说。以此维持基本的秩序。

   “今天出来的卫队没看到坦措尔齐啊,看来又有恶魔要成为尸体了。”一个长着弯曲羊角的家伙对身边蹲坐的恶魔小声道。

  “嘿嘿,那才是好事,火山又要爆发了,本来还想去碰碰运气,才走到一半就听到了声音,半路转回来,什么没找到还浪费一天时间,就等着蠢货去招惹恶魔卫队,你要去试试吗?”身边的恶魔拿肩膀撞了撞羊角恶魔,低声笑道:“我敢打赌,你可以在丹怒拂手下坚持几招,为了我们之间脆弱的合作关系,你真该为我的肚子做点贡献,已经好多天没有吃饱过了。”

  “屁话,想吃饱肚子?那你要去找班起卡,他的实验正需要活的恶魔参加,那可比惦记你的契约伙伴要靠得住。”

  “可别说班起卡,这几天千万不要靠近卜屋,听说啊...”那恶魔装模作样的四处看看,生怕被谁听去了秘密。其实身边远的近的都是恶魔,而且没有几个管得住嘴巴,各自发出自己的声音,谁管谁在说什么,有偷听者混在其中也发现不了。

  常冠正在左右,他已经不需要担心信息来源了,只要能从杂乱的声音中分辨出有用的东西,足够他了解盖洛费丹城。

  而他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锁定那些有价值的信息,一些比较耳熟的名字尤其是重点,很快他就锁定了一处声音来源,在常冠的世界里,其他杂乱声音悄然淡去,唯独两个正低声交谈恶魔的声音无限放大。

  “我的伤可能好不了了,当初真不该相信那混蛋的承诺...”声音里充满了愤恨,即使已经足够克制,却还是发出低沉的咆哮,引得附近的恶魔纷纷注目过去,不过看到那说话恶魔包扎了好几层的半边身子,不由得带上了幸灾乐祸,只有些若有若无的私语在空气里游荡,听不清来源。

  “承诺有什么用,融血契约的反噬都没能让他付出代价,只能是我们自己看走了眼。”身边的恶魔身上也包扎了很多层,简陋的手法裹不住底下的伤口。

  常冠很隐晦的瞥了一眼,正好看到底下焦黑色结痂的组织,那是...烧伤?别的什么伤势都不奇怪,唯独烧伤显得刺眼,恶魔体质的强悍早已不用强调,不说只要保证吃饱身躯自行恢复能力惊人,除非致命重伤肢体残缺,不然大多可以在一段时间之内自行恢复。

  此外,火焰抗姓不是稀有能力,恶魔们甚至可以在火元素浓郁的地点主动提升抗灼烧能力,只要是独自在外生存到成年的恶魔差不多都有一定的火焰抗姓,一般的火焰无法造成深重烧伤。常冠和黑斯格就是极好的例子,能够空手拿起通红炭火,就算这两个恶魔不精通元素控制,除非是掉进火山口里,不然都很难出现这种可怖的伤势。

   他收回目光,却把注意力更加集中了。

  “哈哈,契约只能对我们起作用,高等恶魔多的是办法躲开背信惩罚,现在他大概已经坐稳了位子,正享受胜利成果吧。”

  这句话显然刺激到了两个正交谈的恶魔,短暂的沉默之后,伤势稍微轻些的恶魔才长出一口气,说:“雷瓦奇还没死,那混蛋把雷瓦奇藏起来了。”

  “你怎么敢说出那个名字!”另一个恶魔大惊失色,一把捂住对方嘴巴,很是紧张的观察了周围,确定没什么恶魔表现出异常,才恶狠狠的道:“你还真想找死吗?以后都不要说起那个名字,快走,离开这里!”

  可能涉及到一个秘密的谈话就此结束,两个恶魔已然没了久待的心思,带着些惶恐离开,钻进黑暗不见踪影。

  而常冠一直没有动弹,和其他恶魔一样蹲坐在黑暗中,陷入了沉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