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锅碗瓢盆

危险底线 近洙 4868 2019.03.26 16:26

  看着岩石和甲壳长在一起,摸摸勉强愈合一些的裂纹,要想把水潭掠食者整个弄出来是不太可能的,选个简单的办法,直接沿着上面的裂纹敲击甲壳,咬合生长的甲壳和岩石自然分离开来,自然可以比较轻松的把它弄出来。

  看着碎成三四瓣的厚壳和拖出来丢在一边的长脖子水潭掠食者,常冠眼睛一亮,直直瞪着呈现天然凹陷形状的甲壳,咧了咧嘴,捡起一块最小的,拿在手里掂量几下,不由得笑出声来:“这下好了,锅碗瓢盆一次搞定。”

  出乎意料的收获才有足够的惊喜,一直是吃生的或者熏烤食物,要说不想换个口味那都是屁话,常冠可是来自一个号称美食国度的地方,如果没有见过没吃过也就算,偏偏他记得那美妙的味道,记得制作美食的方法,那他就没办法一直吃粗糙食物。

  没有条件的时候委屈自己是正常的,但有了条件,自然要想着吃更好的,锅碗瓢盆一向是生活的必须品,活着么,最基本也最重要的无非吃住二字,住得舒服,才能找到心灵的安慰,不用在睡梦里担心被什么动物袭击,吃得安心是不够的,要吃饱吃好,毕竟塞满肚子和享受美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

  因为把水潭掠食者弄了出来,水潭边出现了一个缺口,重新把缺口补上倒不是不可以,但是劳动量很大,肯定没办法恢复到之前的模样。常冠琢磨着,既然是一处固定水源,理应把作用发挥到最大,已经挖出了缺口,干脆再次扩大水潭面积,取水更加便利。

  把大块的石头和黑泥捞出来,意外发现水潭四周的浅土层都是已经变质完全的黑色腐植质,这也正常,密林里从来不缺植物,长成的植物总有一天会死去重新回归大地,时间的魔力无时不刻都在发挥作用,它们在无声无息中发生着变化。

  腐植质由于地质的变动不断埋入地下,长期与空气隔绝,在高温高压下经过一系列复杂的物理化学变化形成黑色的可燃沉积岩,它有一个熟悉的名字...煤炭。

  常冠本来没有指望能再发现什么东西,但他稍微一盘算,地面茂密的植物提供了最好的形成煤的条件,正常情况,密林下的土层里应该不缺煤层。有可能还没有到可以大规模开采的煤矿层次,也许分布得很零碎,但对常冠来说,他只是自己用而已,需求能有多大?有一小片煤层足够供应曰常生活了。

  水潭四周地势低矮,加上有固定水源,生长在附近的植物格外旺盛,腐植质很厚,他没敢深挖怕污染了水源,只是把撬动的石块重新布置,黑乎乎的腐植质是很好的肥料不能浪费,挖出来堆在一旁,从别出运来赶紧些的泥巴培实地面,重新在水潭边围了一圈,把涌出来的水舀几次直到比之前还清亮,等到水面上来,一个面积大上一倍的水潭出现了,先前在浅水里扑腾的生命此时快活的游来游去,丢一根水生植物嫩茎下去纷纷游过来围着打转,视线一直跟着常冠移动的灰头登时来了好奇心,正要试试能不能冲到水里把食物吃掉,却被常冠一把抱起。

  常冠很清楚水里的是什么东西,灰头要是下去了,哪里有命上来,很是严肃的告诫它一番,还不放心专门捞了一只水上来,丢在岸上,看着灰头把鼻子放在地上去嗅那浑身斑点,长了鱼鳍,又有甲壳和利齿的怪东西,不出意料的,灰头差点被一口咬住嘴巴,吱吱叫两声才冒出来的好奇心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以最快的速度转身跑远。

  估计以后也不会轻易到水潭边去了。

  再看那上岸的怪东西竟然也不慌,张合了嘴巴吹出不少泡泡,原地徘徊片刻径直朝水潭爬去,轻轻松松回到水里,继续欢快游来游去。

  常冠隐隐猜到这些怪东西应该和水潭掠食者有些关系,不大可能是它的后代,具体是什么说不清楚,反正水潭跟其他水源隔绝,鱼贝之类的东西过不来,要么是比水潭掠食者还早存在,要么是水潭掠食者带来的。看起来丑陋还吃肉嗜血,常冠不打算现在清理它们,留在水里养着好了,不仅可以作为应急食物,更关键的是,水里有些东西才好,最好是吃肉的。

  多少可以帮着守护水源,别的动物来喝水,狠狠咬掉它们一块肉,不记得厉害可不行。

  现在啊,这里是常冠的私人地盘了,一根草,一棵树,一块地,一滴水都是他的,至少要像是水潭掠食者还活着时候的样子,没有其他动物敢随意过来。

  水潭掠食者是大方的,贡献出所有能用的东西,一身肉,几块甲还有好大一块油脂,油可是好东西,红眼睛们瘦得可以当柴烧,浑身没有二两油,基本只能吃肉,有了锅碗,这一块油要好好利用,等着尝一次烹饪出来的美食。

  熏制肉干的柴火堆不用时刻照顾,一天只去看两次,增加湿柴浓烟滚滚,没有盐还是不好办,烟熏之后看来还要合理保存,类似的大收获不知道几时才能再撞上一次,只能尽量多储存一些食物。在沤烟的火堆周围发现了一些脚印和痕迹,其中最明显的要属尖牙,这烦人的畜生总是速度最快的,旺盛的好奇心只要发现一点异常都会过来看看,只不过常冠早做了防备,兽肉架在火堆之上,它体型不够大,除非扒开火堆偷些东西,但那浓烟是嗅觉灵敏的动物最讨厌的东西,在周围无奈徘徊也只能离开。

  常冠相当讨厌尖牙,它们偷窃,抢劫乐于破坏,哪怕现在不怎么害怕它们了,也无法忍受隔三差五的过来窥视,不怕贼偷只怕贼惦记,尤其是有了一定财产之后,常冠更是担心自己藏起来的东西在某一天突然消失无踪,只留下满地残渣,以尖牙的贪婪和大胃口,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所以,他特意在较远的地方布置了一些陷阱,留下内脏当做诱饵,有时间了会去看看,盘算着要是遇到尖牙,说不得要替天行道。

  有了锅碗,料理食物多了很多选择,切成块的肉加上特意采集来的有独特味道的植物根茎,加上清水,看着食物在锅里逐渐升温,大概不满意的地方是锅的材质了,习惯了铁锅的高效率,差不多有两指厚的甲壳实在没办法保证加热速度,只能盖上盖子闷煮,把火烧得旺旺的,好容易闻到香味,这才满心欢喜吃肉喝汤。

  很不错,尤其是肉汤,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加在汤里的植物有效中和了腥燥,在肚皮里暖烘烘的。

  平平安安的几天,让常冠有了充足恢复的机会,敞开肚皮吃喝,伤势不成问题,大量食物挥霍换来的魔之力频繁消耗,可以明确感受到几天时间,不管是身躯的强度还是魔之力的储存上限都有了长足发展,常冠估计在单纯的力量这一项上,现在已经超过了普通人类的范围,没有任何的系统训练,吃饱之后自然有了强大力量,看起来,似乎还有不少潜力可以发掘。

  兽腿熏制完成了,用洗干净的绳索一个一个绑好,然后运回枯树地下住所。

  如何贮存来之不易的食物是一件很有讲究的事情,没有冰箱创造低温条件,意味着不能用最常用的保存方式,只能熏制食物保存,脱水工作做得不错,一个个兽腿熏得变了颜色,挂在特意做好的架子上,整整齐齐的看起来绝对是一样享受。

  生怕兽肉在地下受潮,常冠又重新改造了通风系统,只是看着被挖得千疮百孔的地下,常冠不禁担忧起来,住在地下总是会担心头顶的安全。不得不说,选择在枯树下安家是不错的选择,没有完全腐烂消失的树根帮着支撑起了中空的地下结构,当初开挖扩大面积的时候只要遇到塌方常冠都会马上停手,仔细观察之后才会做出选择,遗憾的是,对于建筑学他没有多少了解,这地下也不能做出石柱之类支撑物。

  现在的情况下,只要不动手再次开挖,地下的结构维持着微妙平衡状态,常冠特意在头顶的地面上移植来了几棵生长快根系发达的植物,指望它们能固定泥土。

  改造通风系统也到了极限,看起来,要么想新的办法解决问题,要么只能选新的住处了。

  说起来,这个地方不是多么好,除了有一棵枯树,地理位置不算好,大概是常冠的习惯问题,附近没有稳定的食物来源,尽管保证了安全,却不太方便。

  转移根据地这个念头只在脑子里转一圈又放弃了,常冠还真不愿意换地方,枯树下的蜗居简陋狭小,却正是小小的一个地方让他度过了百多个可怕夜晚,不管是做的噩梦还是美梦,醒来之后,睡觉的床从来是那么踏实,何况一直有在努力改造,有了灰头,有了火塘,有了贮藏食物的房间,现在更是有了挂满熏肉的木架,看起来,这个曾经花费汗水一点点挖出来的住所还可以继续住下去。

  毕竟,这是第一个家。

  除了把熏肉和锅碗瓢盆带回来,其他东西几乎没剩下多少,几天时间里,常冠一直敞开肚皮吃,尤其是可以烹煮食物之后,当时察觉不出来,事后常冠才发现,几天时间里,自己竟然把那些没来得及熏制的肉吃得差不多了,尽管有肉太瘦没有油水的原因,常冠还是被自己的食量吓了一跳。

  这要是不能保持一定的觅食效率,自己都能把自己吃穷了。

  期间,灰头成功尝到了肉的美味,也是一个贪嘴的,以前不知道肉好吃,吃些草根什么的填饱肚子完全没问题,现在不成了,一天不吃两块肉就赖在脚下不走,闻到肉香也是要分一块的,几天的时间,不出意外的胖了一圈,在地上扭来扭去活像蛆虫。

  幸福的曰子不能等到过完,常冠深知危机感的重要,把家里的东西清理一下,食物什么的心里有数,熏制的肉是不动的,那是储备物资,红眼睛是特别小气的一类,身上竟然没有别的东西可堪一用,从脊刺兽身上采集下来的毛皮已经晾好刮去残余组织,有了针线之后就能动手做衣物,吹箭在战斗中损耗的不严重,倒是盛放毒液的瓜壳没保管好,从树上掉下去摔成几瓣。

  脊刺兽的头骨成了新容器,比原来不伦不类的瓜壳要好得多,只是需要重新去收集粘液和毒液。

  终于有了稳定的水源,但这水源也是危险的来源,这几天还能安生过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动物发现水潭没了可怕的掠食者守护,常冠重新布置了水潭,水潭掠食者留下的气味在一两天之内消散了干净,估计不怎么喜欢动脑子的尖牙都看得出来水潭里发生过很大的变动,为了喝水,多数动物都愿意试探一下,何况水边的水生植物大多多汁可口,完全值得冒险。

  如果常冠不想自己的努力变成造福周围的动物,他要尽早布置,越早越好。

  当然,这也不完全是一件坏事,至少水潭成了稳定的诱饵,处理得当,不难从那里获得更多食物。

  而觅食一直是不能放松的一项活动,尤其是食量大增之后,对饥饿的抵抗能力直线下降,没事的时候就想吃点东西,尤其是坐在火边,不吃点东西总觉得少了什么。

  所以常冠一般都不坐火边,除非是忙碌之后的短暂休息,而这个时间,他也会利用时间用来切割毛皮缝制衣衫,寻找材料制作针线费了他一番功夫,要想找到合心意的天然细绳几乎不可能,只能找到用水潭边生长的一种植物纤维搓制,倒是满足了耐用的基本条件,却把缝制衣衫这个任务变得艰难,只能在休息之余做一些。

  相对悠闲的生活让常冠大感轻松,感触最深的还是烹煮的食物,总是吃不够,留在家里的鱼肉没有处理好,本来就没有处理内脏一路带回来,当时没来得及熏制,看起来不能保存太久,直接一锅煮了,吃个肚圆。吃饱喝足最直接的好处是魔之力大幅度增长,在接近两百天的晚上,终于能够异化整个手掌。

  做到异化整个手掌的那一瞬间,常冠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耳聪目明已经形容不了那种奇异的感觉,只要睁开眼睛,好像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要说以前也能看清楚黑暗中的事物,但在那之后,只觉得掀开了一直挡在眼前的一面纱。

  身躯里面也有了小小的变化,控制着大幅度增长的魔之力,身躯里潜藏的是庞大力量,现在空手遇到尖牙都是不怕的,不管是力量还是速度全面超越了之前的自己。最神奇的莫过于一觉醒来之后脑袋里又多了很多东西,一种近乎完整的语言成了常冠生命的一部分,这不是小恶魔身躯的功劳,而是一种叫传承记忆的东西,好像每一个恶魔都有这种待遇,没有文明的世界里,上一代恶魔就只能用这种古怪的方式把自己认为一些重要的东西留给后代。

  可能是上一代小恶魔的生活太过简单枯燥,反正常冠仅仅是掌握了恶魔语和一些生活常识。为此他专门练习了一下发音和说话习惯,只觉得恶魔语除了拗口晦涩竟然没有别的特点,不管是实用效果还是表达意思的准确程度上来说,恶魔语都比不上自己掌握的语言。

   也是,哪能指望一个还需要传承记忆教导后代的野蛮生物有多么好的语言?

   之后的生活重新回到了原来轨迹,肉食的减少注定维持不了一大一小的胡吃海喝,不得不重新回到以前的生活,平常主要以素食为主,偶尔能有一顿荤腥打牙祭。为保证生活消耗,照样要去水潭边采集食物,去长满蚁菇的土堆祸害大头蚁,还惦记着美味的灰头老是死皮赖脸想要吃肉,它大概不明白能够随意吃肉的曰子长久不了,跟在脚边哼哼唧唧只能得到水生植物根茎吃吃。

  常冠也不准备再惯着它了,才几天时间而已,吃多了肉眼看着胖了一圈,本来就圆滚滚的,现在更是跑都跑不动了,必须要节制吃喝,免得长出一身肥肉瘦不下来。

  哪有老鼠胖得跟球一样的?小心被尖牙叼了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