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八章 到家

危险底线 近洙 2964 2019.07.01 23:30

  正式踏进领地,马上能看到了成排成片的荆棘,全都是克罗克罗,它们在人为的刻意布置下枝叶纠缠成篱笆,拦住去路。虽然因为生长时间还短的原因,这些刚渡过幼苗时期的荆棘还来不及达到理想效果,它们想跟上密林整体的发展节奏不难,估计是赶不上这次机会开花结果了。也不要紧,只要没有被踩踏,有个几次出幽月的夜晚,能迅速变成成年植株。

  用还在生长的植物当做隔离带有个很明显的好处,多聪明的野兽也分辨不出拦路的植物是自然生长还是人为布置,它们要么坚持横穿过去,要么只能绕道。

  等荆棘连接成片,毒刺交错,体型稍微大一点的动物估计都不会傻乎乎的跟克罗克罗过不去,好奇心不重的多半会选择调头离开,如果真有一根筋的非要往固定的方向走,它们可以沿着篱笆绕一圈,迟早能找到故意留下以供进出的缺口。

  然后...继续往前走,又会遇到下一道荆棘纠缠形成的篱笆。

  以为这就完了?不,远远不是,第二道篱笆附近会出现一些陷坑地刺之类的受地形影响较小的陷阱,不至于让误闯进来的野兽一命呜呼,但可以恶心它们,告诉它们前面找不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只有更多类似的陷进和荆棘拦路。

  常冠计划的防御工程当然不止这些,自家的安全系数从来只嫌低不嫌高,等他有时间了,领地搞不好会出现第三道荆棘篱笆。

  再有什么不识好歹的家伙历经重重险阻闯进领地核心区域,那迎接它的只能是严阵以待的投枪吹箭。

   现在,防御工程还远远未达到完善的地步,荆棘篱笆只围住领地外层一圈,顶多起到一点遮掩作用,很多专吃肉的掠食者讨厌荆棘,它们一般不会在荆棘附近逗留很久。

  而一些食素动物则尤其青睐荆棘,别的地方不乐意去,专往荆棘堆里钻。

  黑斯格就曾经幻想只要种下一排排的荆棘,迟早会有傻头傻脑的小耳兽举家搬过来,有足够食物吃,不用去祸害菜园,只在荆棘丛底下打洞生崽子。然后等他哪一天想吃肉了,只要随便挑开荆棘的尖刺,跟捡石头一样揪出一只小耳兽改善伙食。

   想得倒美,成片的荆棘没招来几只小耳兽,倒是引来不少虫子跟各种说不上名字的稀奇生物,它们暂时只围着荆棘打转,见到领地的主子回来,懒得多看一眼。

   常冠很希望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咱进水不犯河水,密林里别的东西没有,植物空间多得是,除了有主的地方想在哪里安家都可以,但他知道连这点小小的幻想都可能难以实现,花期并不会持续太久,等果实成熟落地,植物幼苗成熟,那时候没有了美味花蜜,果实早争抢个干净,叶片纤维粗糙难以下咽。

  虫子们会捡起老本行,它们依照本能行事,找不到别的食物,那只能吸血过活。

  在树冠层下生活,就别想跟虫子们分开,常冠就是不习惯也只能认了,并且正在积极寻找根治办法,除此之外,他是真不希望屋子里仓库里又跑进来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跟那些连模样都无法描叙的生物生活在一起真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事情。

  事实上,他担心的事情都不必等待以后多久,离开领地的这几天正是动物活跃的时候,没有看管的家被某些不速之客光顾不止一次,水潭边有些凌乱脚印,有趣的是,脚印里有些血迹,想来水潭里养着的怪东西已经从休眠中苏醒了,它们保护水源的决心看起来非常坚定。围住菜园的简陋篱笆被拱出了个大洞,里面种的植物才发芽就被糟蹋了不少。

   好在植物的生命力旺盛,没有被连根拔起,几天时间就能自己恢复。

  奥加安往地上卸包裹的时候,那边黑斯格抓着一把脏兮兮的绒毛从窑里冲出来,跳着脚嚷嚷要扫荡一遍领地,原因是他做在窑里的床被某个自来熟的家伙住了几天,咬烂了铺床的树皮,留下骚臭的气味。

   亏它跑得快,不然面对暴怒的黑斯格恐怕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黑斯格本以为回家能舒服一些,哪知道平白又多了不少活干,常冠向来提倡自己的事情自己全部处理,而某些基本规矩是不容让步的,卫生工作必须要做好,没有谁会帮他洗铺床的物事,也不会催他,但要是睡一觉起来身上也臭了,不许吃饭。

  常冠本来想先安抚黑斯格,这家伙不是说着好玩的,他说到做到真会把领地扫荡一遍,那些才从领地外迁徙进来的小耳兽、尖牙、各种小动物之类估计逃脱不了他的毒手,他是解气了,下次想要狩猎又要走老远,而且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领地里又是连一只可以捕猎的动物都看不见。

  没等他开口,那边奥加安又啊啊叫了起来。

  赶过去就看到奥加安站在一堆砖块边上抱头一副要崩溃的样子——他亲手筑起住了一个寒季的小屋倒了。

  其实也正常,也不看看他做的什么玩意儿,那已经不是屋子好不好看的事情了,从他宣布完工的那一刻起,出自年轻人马之手的小屋就已经划入危房之列。

   泥浆糊的缝子没什么粘合力一碰就倒,淋水结冰能住这么久全是低温的功劳,现在温度回升,河里的冰化了个干净,这里的冰也都化了,浸透了砖缝几乎把砖墙洗了一遍,屋子要是不倒才奇怪了。

  奥加安以为自己的屋子也是被某个不请自来大家伙弄倒的,只以为它还在领地里徘徊,把身上的大包小裹统统往地上一甩,擦擦投枪转身要去寻仇。

  回家先把附近转了一圈的灰头鬼鬼祟祟溜到脚边,它翕动了鼻子,凭着灵敏的嗅觉摸到口袋边上,分明从口袋里闻到了熟悉的肉香,就要自己动手拿点东西吃。

  “够了!都安静,像个什么样子?”常冠抱起灰头,没好气喊住了两个活宝,家里还不够乱吗?

  “黑斯格你自己把自己的问题解决,明知道要出门几天也不把门堵好,你那垫床的东西睡了多久没洗?闻着一股馊味,现在拿去洗。烂得厉害的就丢掉,仓库里还有存货,先用着。”又喊住奥加安,“奥加安你回来,急个什么劲,那屋子倒了就倒了,不然你还准备睡里面,不怕夜里被砖头埋了?东西是现成的,第一次没做好就再做一次,省了你拆墙的力气。寒季已经过去,再睡那种小屋子也不嫌闷得慌,就算没有砖房住,搭个木头棚子也睡得舒服。”

  再把怀里动个不停的灰头举到眼前,是想数落它几句的,但这小东西机灵得很,即使不会张嘴说话,跟常冠相处时间长了,至少感觉得到常冠的情绪变化,现在睁着一双绿豆小眼一眨不眨扮着可怜,到嘴边的话说不出口,只能叹着气摸摸它额头上的角,“饿了?”

  灰头也不知道听懂没,常冠的双手松了劲,立马挣脱手掌顺着手臂爬到肩头,以前喜欢钻怀里,它长肉了之后除非常冠像是袋鼠一样专门在怀里装个袋子,不然它没办法再享受到以前的待遇,趴在肩头也好,视线不错,一双小眼还是盯着地上皮口袋不放。

  常冠明白了,收拾了乱丢的袋子,金属矿石堆在一边不管,把简单熏制过的肉拿出来,留下一大家子够吃一顿的量,其他的挂在树枝上晾着,等再脱去一些水分就能拿到仓库里挂在木架上保存。

  然后生火开始准备下一餐食物。

   两个分外激动的家伙悻悻冷静了下来,黑斯格听到自家主子清洗铁锅的声音,肚皮很配合的响了起来,吃了几天烤的各种东西,尤其想念铁锅炒出来的美食,在违逆自家主子的惩罚和服从话语的好处之间好像不需要过多犹豫,他很快放弃了原本的打算,默默丢掉手里的绒毛,又一头钻进窑里,不一会儿就把铺床的各种材料拖了出来,分拣出还能用的拿去清洗,实在烂得厉害则卷好,放在一边。

   等下要拿着出门丢远些,免得又招来更多虫子。

  相比黑斯格,奥加安就省去了权衡的步骤,他围着变成废墟的小屋钻几圈,有些不舍的叹一口气,到底住了几百天,那么多个冰冷的雪夜他都是在这间小屋里渡过的,他有想过换一间更宽大舒服的住所,但想到出门再回来,看到的就是一堆砖块。

  “只能再重新筑一间了。”重新把砖块捡出来,从解冻的水潭里提来水清洗掉板结的泥土,也不是特别麻烦,现成的原材料有一大半都可以重复使用,积累了之前的经验,花点时间,大可以再做一间更大更好更结实的房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