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寒季将至

危险底线 近洙 3553 2019.04.13 20:55

  沿河行走极为冒险,不管什么时候,到河边喝水的动物都有很多,也只有在河边才能看到黑暗世界少有的奇景,退水的痕迹没有消失,岸边泥泞难行,能看到很多大大小小的脚印和一些排泄物,不用常冠明说,黑斯格都想到了河流的好处,只要有足够的能力,到河边喝水的动物都将成为主仆猎杀的目标,比起草原丝毫不差,是难得的狩猎场。

  守着河流,就不愁以后找不到食物。

  鱼人部落在河道下游某处找到一个好地方,静静流淌的河流在这里分叉,形成一个‘Y’字形,支流各奔东西,而河流中央则出现了沉积物滞留,慢慢出现小块突出水面的实地,涨水时会被淹没,但退水后又会重新出现,只生长着一些喜水植物。

  水流太慢,无法冲走沉积物,反而会在时间作用下逐渐完成累积过程,突出水面的实地一直都在增加面积,算得上是好地方。

  “我们找到了更好的地方,这儿是我们的新家园。”鱼人部落首领欣慰的向部落成员们宣布了这一好消息,一路跋涉下来,就算身后没有追兵也让它们够呛。

  失去了太多东西,能找到合适的地方安家是最好的结果。

  鱼人们欢呼一声,不用谁吩咐,自顾散开,有那潜到水下查看地势的,有找来食物喂给幼年鱼人吃的,也有四处走动警戒的,其中以几个鱼人的表现最奇怪,伸手在嘴巴里摸索一阵拿出依旧发光的植物灯笼果实,小心种植在近水的泥土里。那个拿着法杖的年迈鱼人则优哉游哉的巡视几遍四周,大概是想到了什么,跑去跟鱼人首领一阵嘀咕。

  “它们准备在这里定居了,灯草是它们的宝贝,只会在生活的地方种下。”黑斯格小声道。

  常冠没有说话,点点头又目不转睛盯着鱼人,一路跟踪过来弄清楚了距离,按理说,只要不在自家领地附近,鱼人们做些什么都和自己没关系。谨慎些不是错,没看到是一回事,知道有一群不速之客在河流里住下,他没办法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要赶走它们吗?”黑斯格察觉到主人的情绪变化,有些担心的道:“鱼人不好惹,有十多个成年雄姓成员都拿着武器,我们打不赢的。”

  “明知道打不赢,难道你主人还会主动招惹麻烦?”常冠眼神闪烁,忽然问道:“当时我们看到它们是从水里钻出来的?”

  “是的,极有可能是从上游下来的。”

  常冠放下心来,转身往回走,黑斯格待在原地愣了片刻才小跑跟上,问道:“为什么?”

  这家伙长进不是一般的快,记得之前是没有动脑子的习惯的,知道问为什么,不得不说是一大进步。

  “回去赶快布置家里的防御,近几天不要去河边,鱼人部落在上游好好的结果到跑下游来,一定发生了大事,它们整个部落都挡不住,我们就不该浪费时间在这里。”常冠说着,加快脚步急匆匆朝回赶。

  相比鱼人可能存在的威胁,常冠更担心上游冲下来什么可怕的东西,给黑斯格下了严令,近几天哪里都不要去,克罗克罗荆棘花期临近尾期,正是收集果实的时候,为了保险也暂时停了采集工作。

  面对可能出现的未知强大敌人,布置什么样的防御都是徒劳,于是常冠想出新的主意,原有的东西不变,只是把主仆生活的痕迹尽量抹掉,不生火不走动,只消两天,除开枯树周围的核心区域,周围的植物非常迅速的生长起来,把不多的痕迹掩盖在枝叶之下,几只不知死活的深渊小耳兽很会抓住机会,在菜园里祸害植物。

  黑斯格在远处树上看着,心疼得直哆嗦,没有付出劳动之前,小菜园子变成什么样子才不会关心,但现在每天都去浇水除草,付出劳动付诸心血,没有感情都生出感情了,菜园里有几样植物,出产些什么一清二楚,出现的损失还要他来动手修复,主人的规矩就没看到例外的时候。

  强行忍住上去捏死深渊小耳兽的冲动,转头看向另一颗大树,主人正和自己一样躲在茂密枝叶里,高处的视线要好些,有什么东西靠近可以更早发现,过去两天了,如果今天平安度过,那么就应该没事了。

  伸手从腰间的小口袋里摸出零食丢进嘴巴,嚼的嘎嘣脆,这是烘烤后的克罗克罗果实,听主人说,口感跟豆子很像,黑斯格不知道什么是豆子,只知道好吃,吃惯了零食之后口袋里不能空着,还有烤的大头蚁也是美味,放盐之后咸咸的。

  地上的灰头冒头吱吱叫一声马上消失在树根下,主仆两个紧张起来,特意吩咐它在地下守着,属于地下生物的一些能力能早一步听到还没出现在视线中的危险,黑斯格动作一顿,悄悄抓起放在身边的短枪。

  常冠敲敲树干,听到黑斯格同样回应了敲击声,确定都做好准备,悄悄顺着树干下到地面,朝黑暗中摸去。

  一头长了长鼻子的壮硕生物正哼哧哼哧拱着泥巴,不管找到什么先吞进嘴巴嚼得起劲,发觉不能吃才吐出来,前面是常冠挖的陷坑,铺了枯枝烂叶以做掩饰,陷坑有两米多深,底下栽种的满是削得尖利的木棍,失足摔下去只怕没有好下场。似乎闻到了危险的气息,这畜生徘徊不前,野生生物不仅有某种危险直觉,更具备超乎想象的观察能力,徘徊着似乎看出地面有异常,正准备转身离开,一抬头意外发现一根管子从黑暗中伸出来,额头毫无预兆的一痛,昂了一嗓子,没有前冲攻击,而是以最快的速度转身逃跑。

   常冠有些可惜的叹一口气,差了一点准头,吹箭力道不够,野兽的脑袋算是弱点的地方不多,本来瞄准的是鼻子,结果射歪落在额头上,不知道吹箭有没有穿透毛皮,如果继续追一段倒是可能会再次抓住机会,今天就算了,正好让逃跑的野兽去试探一下有没有危险。

  黑斯格跟过来,听到了动静也不多问,和常冠躲在一起。

  大概只有遇到危险的时候,黑斯格才感觉得到和主人的确生死相连,一个死了,余下一个绝对好不了。

  剩下的时间过得平静,祸害菜园的深渊小耳兽带着圆滚肚皮离开,想来它还会再次光顾,黑斯格可等着它回来,最好带上一起蹭吃的同伴。

  主仆两个松了一口气,宁愿是自己疑神疑鬼浪费时间,也不愿意真的有什么可怕东西出现,真要来了只希望去找鱼人部落的麻烦,上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想去追究,自己规规矩矩过自己的曰子。

  因为这些事情,常冠的一些想法发生了改变,明白自己的保命能力太弱,领地里布置的陷阱顶多起个阻拦作用,真要有厉害的东西盯上自己,陷阱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甚至角匕和吹箭都派不上用场,小恶魔有魔之力,其他野兽有什么诡异可怕的能力不稀奇,靠外力是不行的。

  本身战斗力才是最强大的实力。

  而魔之力的增长离不开充足的肉食,没肉吃,什么都办不成。

  常冠愁得唉声叹气,把心一横,给黑斯格也做了一个吹箭筒,配上毒液,对付不了大型猛兽,抓溜进菜园的小偷顺便增加战斗力是可以,从这天起,重新开始捕猎,又是十多天过去了,肚里有崽子的母兽已经开始减少活动频率,它们-精-于自保之道,就算出来觅食也是小心翼翼,除非刻意盯着它们,不然还真没办法猎杀到手。也没想过要祸害母兽,至于别的野兽,趁着食物不缺的时间大吃特吃长了肥膘,到了下手的时候。

  行动之前,特意出门巡视一圈,没找到长鼻子野兽的尸体,吹箭很可能没有对它造成影响,吹箭光有毒素没扎透厚皮也是空谈,别说喂的毒也不致命,体型超过一定重量就能免疫挠痒程度的伤害。当时急匆匆跑掉也没有惊动可能存在的危险,没发现刻意的脚印或者其他痕迹,那么就可以确定是安全了。

  之前常冠不许他用吹箭,都没有给他做一个专用的武器,自家主子是什么打算完全猜不到,好在现在猎杀得到允许,黑斯格兴奋到不行,拿着刚学会使用的吹箭匆匆出门,速度快得很,大半天的时间就打了个转回来,丢下三只肥胖的深渊小耳兽,气哼哼道:“我要用它们的皮垫床。”

  说起埋伏猎杀的经验,黑斯格比常冠要强很多,到底是凭自己本事活到现在的家伙,特别是配上远程武器,对付深渊小耳兽手到擒来,多年吃肉的生活练出剥皮手艺同样熟练,不用工具,单凭异化的手指轻松完成工作。

  三只深渊小耳兽很快就剥皮去脏,一只放在火上烤着,剩下两只挂在了木架上风干,学会了计划消耗食物,肉食不是别的东西,三只深渊小耳兽就算都吃了,也吃不饱,眼下不缺一口吃的,但要是风干了存储起来,却是重要的物资,一点一滴积累起来,也许在关键时刻就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寒季要来了。”黑斯格举起毛皮拉了拉,指着藏在深灰细绒里的灰白小点,对一旁的常冠郑重道:“它们从不出错,只要看到生长出灰白绒,代表冰冷寒季正接近我们。”

  “我们还有多久时间?”常冠问。

  “猜不准。”黑斯格想了想,对比自己几十年的生活经验,艰难的一根根数着指头,伸到常冠面前,“二...十...不对,二十个十天...”

   常冠无奈的拍着额头,黑斯格表达数字的能力太差,补充道:“十个十是一百。”

  “对,对。”黑斯格咧开嘴笑,“主人厉害!”

  常冠没有笑的心思,黑斯格哪里清楚一百代表什么,两百天...自己到深渊世界一共才过去两百多天,如果距离寒季真还有这么长时间,反而不用着急了,大可以把一切准备充分。

  深渊小耳兽的皮毛变化的确可以当做一种信息,敏感的小动物渡过寒季的办法不多,把自己吃得胖胖的,换上御寒的毛皮,变换毛皮的时间不会太提前,剩下的时间还能有多少?

  生存的压力来得沉重,来得直接,常冠唯一能庆幸的,是自己没有松懈,保持努力状态,不管得到多少回报,总是保持积极状态,不还有黑斯格嘛,多了个劳动力,对生活的改变是很大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