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收获不小

危险底线 近洙 5224 2019.03.25 23:04

  可以看出同样是掠食者,红眼睛和脊刺兽的区别,红眼睛被吹箭攻击,首先会找地方躲藏,它们不一定有敏锐的观察力,只要常冠选择的位置好,可能连续攻击它们两三次才会被发现。而脊刺兽有更加优秀的感知力,常冠只来得及出手一次,它就准确找出树枝上常冠躲藏的位置,第一时间飞快靠近。要命的是,这家伙爬树速度快得很,让本来打算躲避拖延时间的常冠只能朝更高的地方爬去。

  没来得及爬多高,脚下生风,常冠只能快速缩回双脚,一股子腥风自下方吹来,脊刺兽一张大嘴张得老大,看样子要一口吃掉常冠才好。好在速度快躲了开去,没咬住脚,把一旁的树枝咔咔咬成两截,借着机会常冠又朝上移动了三步,已然处于一根细枝中央,在这个位置是安全的,常冠相信自己的判断可以承受自己体重的树枝一定无法承受脊刺兽,所以蹲下身子握住角匕,紧紧盯着龇牙咧嘴逐渐靠近的脊刺兽。

  常冠看清楚了它的锋利爪牙,脊刺兽也瞄准了猎物的致命弱点,没有拖延时间,脊刺兽再次张嘴攻击咬来,常冠也终于把蓄力完成的角匕飞快刺了出去,他瞄得很准,目标正是脊刺兽的鼻子,这明显的弱点会跟着张嘴咬的动作送到眼前来,出手固然会承担更多风险,但只要赌中了,回报也是极其大的。

  常冠在出手的瞬间就有种感觉,自己会刺中目标,所以用出了积蓄的力道,手头一顿,险险的擦过脊刺兽的牙齿把角匕扎进它的鼻子。只听到嗷的一声,树枝摇晃,可怕的掠食者站立不稳,竟然四肢乱抓一气失去平衡仰面摔倒下去,落在地上挣扎个不停。

  常冠暗自后怕,他清楚刚才的一击运气占据更多成分,命中脊刺兽的吹箭毒素开始起作用了,脊刺兽的动作速度慢了很多,小小失误给了常冠机会,短暂接触吃了大亏。

  鼻子受创之后,如果正常状态只是大力挣扎不会掉下去,脊刺兽要是还在树上,常冠要麻烦得多,极有可能应付不周付出更多代价。此时却是他的好机会,迅速爬到地面正看到因为高空摔落,角匕在鼻子拉出狰狞伤口的脊刺兽摇摇晃晃站起来,他以最快的速度捡起角匕,冲过去撞倒它,跟它一起滚到树根下,厮打成一团。

  比对阵红眼睛首领的情况要稍微好一点,至少手里有角匕当做武器,脊刺兽因为大意接连中招状态不佳,常冠深知抢占先机的重要姓,一手异化一手掌匕,再度付出受伤的代价狠狠的刺穿了这家伙脖颈。

  手上的鲜血还带着温热,常冠瘫坐在地大口呼吸咸腥空气,一直保持紧张状态高速跳动的心脏才慢慢放松,唯一值得高兴的是最后胜利者不是野兽。

  灰头很喜欢自由自在随意活动的感觉,全然没有差点被脊刺兽抓住的害怕模样,或许这小东西根本没意识到脊刺兽有多么危险,挖不动泥土,不知道多少岁月里堆积起来的枯枝烂叶成了它的乐园,蓬松而且可以完美隐藏自己,刚才脊刺兽威风的时候不见踪影,现在则快活的到处跑,一会儿在树底下钻来钻去,一会儿跑去闻闻脊刺兽流出来的血液,最后才跑到常冠的身边团团打转,拱起一堆枯叶再打散开来,玩得相当开心。

  灰头玩的游戏是不用谁教的,一些本能随着成长自然而然成为它生命的一部分。常冠本来疼得浑身打哆嗦,看到灰头欢快模样,他仿佛也开心了一些,一拍身边的位置,小家伙马上屁颠颠凑拢过来,相当乖巧的把自己的脑袋伸到常冠的手底下。

  围绕水潭的战场狼藉一片,浓重血腥味聚集在附近,好在没有风,不然几公里之外的掠食者都会吸引过来,常冠的记忆中,好像附近除了脊刺兽活跃一点,另外还真没什么太大的威胁,再远地方的大型掠食者没有发现足够吸引它们的痕迹时,不会轻易靠近另一个实力强劲的掠食者领地,每个能活到成年的掠食者早早圈定了自己的活动地盘,从水潭掠食者死亡的时间开始计算,至少有好几天的时间缓冲,现在常冠只担心逃走的红眼睛和会突然冒出来一两只尖牙过来抢肉吃,留给他的时间还算充裕。

  休息的时候简单处理了身上的伤口,魔之力的治疗作用不强,只是刺激肌肉活跃阻止血液过多流失,但这够了,常冠不担心伤口,只要能吃饱一顿,好好休息醒来之后伤口结痂应该可以自由活动,小恶魔的愈合能力是很优秀的,重点的重点是吃饱保证充足能量供应,没有伤到骨头要害的伤势顶多十几天之能够痊愈。

  想回到领地躲着是不可能的,不仅仅是才止血的伤口不允许长时间走动,更是因为这里到处是食物,要是把食物扔下离开,不被路过的动物叼走才怪,常冠十分不放心这些食物,地上的东西都是他的战利品,一次有计划的冒险换来一次大丰收,当然要好好守着。

  走不了,干脆找一个干燥的地方清理出大片空地生起火来,燃料都是枯枝和干燥的叶子,烟很少正适合烘烤食物,懒得处理原材料,直接把一只红眼睛拖进火堆里,把火烧得旺旺的,只要吃了熟食有了魔之力,为了食物,根本不怕可能出现的掠食者。

  安然入夜,这个夜晚和其他的夜晚一样平静,水潭附近一向是动物们不愿意靠近的地方,它们分得清楚哪些地方是安全的,哪些地方是最好不要靠近的,水潭掠食者不知道潜藏了多久时间,把清理工作做得极好,动物们靠近这里之后基本都会被水潭吸引,然后不出意料的被掠食者袭击,导致一部分大型动物直接选择远离,不愿意走的最后估计也逃不掉水潭掠食者的毒手。因此发生在水潭里的激烈战斗仅仅吸引了一只脊刺兽过来,然后一直没有别的动物过来窥视。

  常冠很好的利用了难得的机会,烤了食物之后先吃饱肚子,然后把四周的动物躯体全部丢进水潭里,可惜没有合适的东西,不然还想用盖子把水潭盖住。

  之后心满意足找个地方躲着睡到天亮,喝水之后,继续大吃一顿,以前他以为自己吃不下没有放调料的食物,经过百多天的适应之后,不知不觉改变了想法,只要有肉吃,哪里顾得上是不是味道合适。

  吃饱之后也不闲着,运转一夜休息之后新衍生的魔之力刺激伤口加速愈合,只要开始调动魔之力,整个身体里的细胞都会进入一种兴奋状态,肌肉会加速产生更多魔之力,心跳加快,肠胃以成倍的速度运转,吸收食物能量之后运送到身体各处,成为生产魔之力的动力。只消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吃到肚子里的熟肉消失无踪,常冠大感惊奇,他以前没什么机会体会类似的奢侈浪费行为,新的发现倒不是坏事,面前有许多新鲜食物,大可以尽量多吃,把食物变成魔之力储备。

  把东西泡在水里是没办法的事情,至少比大喇喇摆在地上要隐蔽,可以有效防止恰巧路过的动物一眼看出异常。缺点是沾水之后,新鲜的食物保质期会减少很多,必须要尽快进一步处理加工,用妥善的方式保存食物。

  常冠不介意一天之内吃掉多少肉,储存食物是必要的,但不至于把所有肉都存起来。之前条件太差才从牙缝里省食物应对不可能出现的意外,往后肯定不能省吃俭用的食物当储备资源。一想到有了水潭和大片生命力旺盛的水生植物供应使用,常冠多少有些放松,守好固定的资源产出地点,以前的苦曰子一去不回。

  只要能再得到几个固定资源采集点,那他就不愁吃喝了,为此,做好几个肚皮滚圆睡觉睡到自然醒的美梦。

  大吃几顿,狠狠压榨了身体里的潜力,产生的魔之力都用来加速伤口恢复,效果显著,伤口结痂之后就不会妨碍行走活动,用力还是会刺痛对常冠来说却不算什么,从水里把脊刺兽拖出来,这家伙比红眼睛强壮得多,尤其一身毛皮,水泡之后油光水滑的,可惜和红眼睛的打斗破坏了一张上好毛皮。不过有的收获已经不错了,还没到挑三拣四的时候,把角匕握在手里,现场开始剥皮。

  之前没有相似的经验,全靠自己摸索,动作不熟练,没有好的工具,角匕用石头磨出来的刃口满足不了剥皮的要求,因此多耗费了很多时间,中间不得不异化手指帮忙处理,忙碌半天,满头大汗的从脊刺兽的身上获得了一张足够大的毛皮。

  这难得的好东西不打算用来做别的,裁剪之后做成蔽体衣物正合适,常冠受够了枯草树叶编织的原始人裙子,作为一个穿过衣服裤子的人,绝对忍受不了继续过原始野人的生活,别的暂时可以没有,衣物真的不能少。

  自己动手缝制衣物,还需要准备几样东西,足够结实并且要细的细绳和一根合适的针不能少,要亲自去密林里寻找。

  至于红眼睛身上就没有别的好东西了,一身看似还不错鳞甲其实很薄,能防飞虫叮咬却挡不住利器切割,不能保暖不能做成防御装备,最可气的是这种家伙瘦得可怜,看来占据靠近河边的好地方也满足不了一大群掠食者的生活,浑身上下除了腿上肉多了些,其他地方几乎是皮包骨。

  休整一天之后,在距离水潭较远的地方做起一个熏制熏肉的柴火堆,类似的事情早熟悉了,新鲜树枝和干柴堆起一堆,只取肉多的兽腿放上去,上面多加一层湿柴盖上大片树叶,点火之后可以闷烧一天。

  烟很大,反倒可以起到掩饰作用,动物们的好奇心也是有限度的,太过刺鼻浓重的烟味很难引起动物们的好奇心,就连生肉的气味也会被烟火气掩盖下去。

  不用守在沤烟火堆旁能省下常冠很多时间,他只要添加好柴火,自己把剩下的食物一一处理,余下的时间充分利用好,在另一个地方挖出个坑来,不能吃的东西丢进去掩埋好,盖上泥土和枯叶,甚至为了消除痕迹,把地上沾了血迹的枯叶都丢进了火堆里烧成灰。

  腿上伤势缓和之后寻找过逃走红眼睛的踪迹,它们没胆子在周围逗留,不知道去了哪里,做为一种依赖族群生存的掠食者,它们没了数量优势,失去了在恶劣环境中最有效强大的竞争能力,就算回到河边也会遇到无法战胜的动物,可以说,从它们数量降低之后,就失去了生存的优势。在常冠心中,从最需要小心提防的一等危险降到了不需要太过放在心上的普通危险,只要它们不来找常冠的麻烦,常冠就不准备再找上门去斩草除根。

  忙碌的时间总是快的,除了吃东西睡觉,其余时间全部用来处理食物,不用精细的过程,效率奇高,三天时间之后,除了吃掉的食物,周围树枝上已然挂了不少肉排,水潭里还有一只大家伙没有处理,其他不能直接食用的部分只能丢弃。

  满以为是一次巨大的丰收,结果让常冠有点失望,他见过宰杀猪牛的场面,一头肥猪便够好大一家人吃上几天的,却没明白家养肥猪和野外环境挣扎求生的动物有多大区别,把兽腿取下来之后,剩下的骨头占了多半,堆着看起来是一座小山,结果尽是骨头,让常冠心酸难言。

  还剩水潭掠食者没有处理,特意把水潭里污浊潭水排掉一部分,才跳下潭里查看这寄予希望的大收获。

  水潭不深,比想象中的还浅,当初为了躲避游荡者的追击,曾经下过水知道潭底是些高低不平的嶙峋怪石,长久岁月浸泡后滑溜溜的,好几只怪模怪样的生物在水里使劲扑腾水花,水潭下方估计有活水源头,冰冷水流从石头缝里钻出来,维持水潭的长久存在,外界没有下雨也不会枯竭。

  之前威风凛凛,占据水潭的大家伙模样不好看,与红眼睛的战斗,它根本就没有赢的可能,身上伤口乱七八糟,好几处地方白骨可见,但近距离看到嘴巴里狰狞利齿,常冠依旧有些不舒服,生怕这家伙突然活过来。

  抓住水潭掠食者使劲拽了拽,发现一件神奇的事情,它竟然像是和泥巴生了根,怎么扯都纹丝不动,要知道,吃饱之后常冠对自己的力量已经有了更加彻底的认知,没道理连一个死物都拖不动。

  除非...这家伙藏在泥土中的后半截身躯非常大。

  想明白关键地方,常冠才开始审视水潭掠食者所处的位置,它藏在水潭的一侧,打了个洞,如果水潭里的水保持正常高度的话,藏身的-洞-口刚好半掩在水面下,加上黑暗的掩饰,等猎物能看清它藏身位置时,基本也已经完全暴露在它的攻击范围之中了。只需要藏在里面,埋伏着等待倒霉猎物上门,就能轻松获得食物。

  以前常冠不敢靠近细看,自然没有发觉异常,现在站在正面,一眼看出水潭掠食者躲藏的一面明显比周围高出很多,凸起部分上生长的水生植物要死不活的,看得出来,下面的土层不厚。

  没有危险的时候,常冠是乐于用行动解开一些疑惑的,何况这水潭掠食者还在水里,不清理掉的话,一潭子水根本没法用。

  扯掉碍事的植物,扒开枯叶,挖开泥土,当常冠费尽力气掀开一块石头的时候,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终于明白为什么水潭掠食者不能出来活动了。只见水潭掠食者后半截身躯背负的是一大块厚厚的椭圆甲壳,上面分布了很多伤痕,有的伤得极深,长时间的恢复之后勉强合拢,也留下抹不掉的痕迹,最可怕的是这甲壳和旁边的一大块岩石紧紧连在了一起。

  岩石卡在甲壳里,硬生生被磨出了凹陷下去的形状,甲壳卡住石块,也再没办法愈合,由此出现的几条伤痕几乎把桌面大小的壳分割成几块。

  常冠之前猜想水潭掠食者可能是蛇蟒或者是蜥蜴一类的东西,现在才知道这家伙应该和认知中的龟有些相似特点,有壳有腿脚,尤其是能缩能伸的长脖子,而且进食方式是一口一口咬食,可以想见它曾经背着巨大甲壳在密林里横行的嚣张模样,有利爪,更有能一口咬断骨头的超强咬合力,别说是脊刺兽,估计游荡者都不敢招惹它们。

   尽管它大得可怕,一定是在哪里受过重创,甲壳伤势恢复不过来,连肢体都出现了伤残,不知道是怎么来到这里。看它的身躯和岩石几乎长在一起,计算时间估计要以年做单位,来到水潭定居再没有能力离开这里,一直守着水潭苟延残喘。

  一个可怕也可悲的生命,死亡何尝不是解脱。

  常冠的心头莫名沉重起来,他知道,这个黑暗的古怪世界一定存在了很多秘密,自己能掌握魔之力就足够说明很多东西了,看看这曾经该是处于食物链中上层位置的水潭掠食者,竟然只能守着一汪潭水偷生,搞不好差点杀死它的家伙就在附近哪个地方。

  不能想,一直往想下琢磨只会吓自己,好好把眼前的事情做好才是最重要的,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