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收获满满

危险底线 近洙 5382 2019.04.21 11:54

  对于魔之力的使用已经彻底成了习惯,一些身躯力量完成不了的事情加上魔之力就能轻松办到,当常冠能够异化任意手指或者同时异化一只手的所有手指时候,就发现魔之力还能大幅度增幅力量,加上锋利灵活的手爪,加工一些用具很简单。

   所以他不常用魔之力战斗,倒是很喜欢用魔之力做些曰常工作,用得得心应手。

  随着时间过去,不知不觉好像魔之力的存储上限又增加了不少,现在能够单独异化一根手指工作很久,只是事后会觉得很劳累,如果平息呼吸计算,保持异化一只手所有手指的水平,已经可以坚持二十个呼吸,用来应付一些野兽和不太激烈的战斗绰绰有余,这也正是常冠的底气所在,本身的实力永远是最靠得住的。

  也可以直接异化整个手掌,但手心的肌肉更加厚实,如果异化整个手掌会消耗成倍的魔之力,异化的持续时间随之缩短近半。

  而二十个呼吸的时间似乎到达了某一个瓶颈,常冠有感觉,如果还只是单纯的停留在吃饱肚子的程度,对魔之力的增长已经没有太明显的刺激作用,要么寻求新的办法获得刺激增加魔之力上限,要么就只能等待时间推移,等待魔之力自然增长,用时间的积累突破瓶颈。

  常冠知道这极有可能成为困扰自己的难题,但目前却没有心思多想,专心检查面前的树根桩子。要把树根桩子做成装水容器,只需挖空中心就成,不是难事,难的是内部的处理,首先不能漏水,一点都不能漏。容器底部的处理要做到干净平整,单纯的装水容器不需要处理得太好,但这个东西准备用来充作取盐工具的重要组成部件,不弄干净弄好,损失的不只是水还有盐。

   鱼人们狼狈逃离一去不回,不知道哪里是它们的容身地方,反正离开了让他们再次损失大量成员的伤心地,只把同伴的尸体丢在水里,引来凶恶的鱼群争抢,常冠有些不忍,做不到眼睁睁看着游鱼把尸体祸害得惨不忍睹,把卡在河道转角可能污染水源的尸体都捞上岸,挖个坑全埋了。

  至于吃过鱼人肉的鱼,常冠根本看不上,他接受不了把这种东西当做食物,想办法都赶到下游去。然后带着黑斯格和奥加安搜寻灯草,很可惜,鱼人们即使匆忙逃命,也会带上灯草,它们非常看中这种具备强大作用的植物,猜得出来,它们种植灯草的时间悠长,有着较为全面的种植知识和一代一代积累下来的丰富经验,带着灯草到下一个居住点还可以继续种植,只把一些折断的根茎和遭受踩踏的灯草丢弃。

  常冠不嫌弃这些,招呼两个家伙动手把灯草根带着泥巴一起挖回去。

  对于植物的生命力,常冠是有信心的,只要有丁点活下来的希望,植物会以最强大的力量抓住机会。剩下的,则是看照顾它们的方法是不是得当了。

  黑斯格和奥加安都极为紧张灯草,常冠特意把挖回来的灯草分成两份,分别交代他们照顾,来年能不能免去飞虫烦恼就要看他们的努力了。

  岩盐很坚硬,外层包裹着或厚或薄的外壳,杂质比盐含量多得多,覆盖上盐贝之后,外形看起来比实际上要大一圈,也只有这样泡在浅水里才不会消融太快,黑黢黢的一大块,表面是看不到结晶体的,小心敲开覆盖在外层的岩石壳才能看到里面有少许块状的立体晶莹盐块,像是玻璃,一部分嵌进岩块中,用手指抓一点尝了味道,苦咸苦咸的,常冠不禁眉开眼笑。

   取盐的过程其实不难,尽量把岩盐敲碎,研磨成粉丢进水里,充分搅拌,多次过滤之后就能得到相对干净的盐水。常冠专门设计了工具,老树根木桩掏空之后像个大桶,树脂填充细微的渗水缝隙,底部多次打磨再把了里面洗干净,滤网也有不错的代替品。收集来树冠下网状结构,洗干净之后多铺几层,从河边找来许多大小合适的圆石,一层滤网一层圆石一层木炭再一层滤网,紧紧挤在木桶上方,形成漏斗似的过滤结构,从上面倒下去的盐水只能缓慢的滴进木桶里,得到的盐水还有一些不正常的颜色,放在木桶里沉淀。

  容器是木质的,不能直接用火加热,放在窑门边,专门用砖块围出空间拿盖子遮挡烟尘,能享受到窑里传到出来的高温,盐分饱和的水只要蒸发一些,在桶底就能看到盐在沉淀。

  奥加安很高兴,他很清楚盐有多么重要,人马的身体结构和小恶魔是不同的,有了健壮四肢和利于奔跑的身躯结构必然要付出代价,一些大型动物都有舔舐盐石的习惯,盐对人马来说重要程度仅次于食物和水,擅长奔跑的身躯不补充盐根本支撑不下去。

  卡里卡部落之所以能在碎石谷里成为实力最强的部落,和他们控制了一小片露天盐矿不无关系。

  大头蚁收集食物的力度好像又加大了,总能看到红色的细流从土堆里延伸到很远的地方,它们几乎把群体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一边派出侦查去寻找食物,一边组织成员去猎杀任何可以找到的食物,一些躲藏在角落里已经开始休眠的小动物或者虫子都没能逃过大头蚁的地毯式搜寻,一旦被大头蚁们锁定为猎物那下场可想而知,哪怕都是杂食虫子,单打独斗反击能咬死一只两只大头蚁,想战胜成群成群的蚁群基本是做梦,就连一些中小型素食或食腐动物都绝对不是对手,跑得慢的都变成食物搬进大头蚁的土堆里。

  连深渊小耳兽都知道换毛,对时间温度变化最敏感的大头蚁早已知道留给它们囤积食物的时间不多了。

  常冠一直都想趁着大头蚁出动趁机采摘一些蚁菇,结果下手晚了一步,在白霜降临之前,娇嫩的蚁菇还来不及枯萎,大头蚁们先一步把蚁菇咬断搬进了土堆里,甚至像模像样的用枯叶把菌丝盖住。不用说,大头蚁种植蚁菇早有了固定的时间周期和方法步骤,它们也许没有能够独立思考的智慧,但有的东西几乎成为它们的本能,什么时候该怎么做比常冠要清楚得多。

  常冠只能在远处恨恨的咬牙。

  克罗克罗果然强大,在别的植物开始掉叶子的时候,这些长了尖刺的荆棘总在想办法坚持,叶子掉一批又发一批芽,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虽然所谓坚持只多拖延了几天时间,它们在常冠心目中也是最顽强的木本植物。

   水潭边的植物娇气多了,享受着水肥不缺的好地段,结果一点都不争气,木本和草本都是最先枯萎的,只能早早把植物都收割回来,咳咳草和一些香料存量不太够,好在目前奥加安不大喜欢吃辣味食物,只有常冠和黑斯格会消耗一些,省着点用可以撑一段时间。

   “拿上家伙!”常冠一边把角匕别在腰上,一边拿起吹箭,招呼另外两个帮手。

   “那群灰猴还在吗?”黑斯格又是振奋又是担忧,赶了个早,是要去收集御寒原材料,密林里别的都好,但有些东西还是很稀有的,制造衣物的材料除了皮毛,就只有部分树皮达到要求,黑斯格记得清楚,上一次采集树皮自己脑袋被砸了好几个包,这一次肯定要报复回来,主人正是这个意思,两个小心眼的,吃了亏没有咽下肚的习惯。

  “它们能去哪里?降温之后就来不及找新的地方定居了,何况那颗树很大,住惯了宽敞的地方,要想找另外一棵差不多大的树很难。”常冠神色不善,拖到现在才去找灰猴的麻烦已经是自己心好了,留给它们足够多的准备时间。多了奥加安帮忙,不信还拿灰猴群没办法。

  各抄家伙,常冠的角匕吹箭没换,奥加安两把投枪,黑斯格有了新装备,一柄骨枪,他自己从密林里捡来的原材料,好像是某种生物的长牙,打磨之后自称很好用。

  到了地方,先一步查看四周,确定没有能够威胁到小命的掠食者,行动就开始了。奥加安在地面上大呼小叫,挥舞着投枪,看到灰猴从树冠上探出头来,手里的投枪咻的一声飞过去,扎进一旁的树干中,夺的一声听着声音就要吓一跳,力道刚刚好,要不是常冠叮嘱不许下死手,这一下肯定是要带走一只灰猴的小命,奥加安别的不行,一手投枪玩的熟溜。

  灰猴吓得吱吱直叫,立马转身去招呼同伴抵挡来犯之敌。却没有看到黑斯格已经爬上了树冠,把扎在树干上的投枪丢下去,悄悄摸到一旁的黑暗中藏起来,常冠则继续自己的工作,锋利的指刀在大树主干上飞快画出线条,切出形状之后把树皮揭下朝地上丢。

  灰猴的反击很快来了,一大群幽幽的眼睛带着警惕在黑暗中纷纷亮起,然后烂果子硬果壳下雨一般朝奥加安招呼过去,奥加安也不示弱,来之前就清楚自己该干什么,此时站定原地瞄准某一个目标手中投枪化作黑影而去,只听见某只灰猴尖叫一声,忽的弹开,几片枯叶沾了鲜血飘摇落地。

  奥加安相当满意自己的发挥,保命的技艺没有生疏,他很确定刚刚那一下只是擦过灰猴的身躯,受伤是肯定的,却死不了,把手里的另一把投枪也飞出去,转身继续在地面来回跑动制造声响,他剩下的任务是在地面吸引灰猴注意力。

  灰猴不是凶残的掠食者,攻击力度强弱取决于敌人的实力,奥加安显然属于那种身材高大,看起来比较厉害的类型,只论体型,猴子们不是对手,受伤的灰猴跳来跳去把恐惧传播给同伴,不少灰猴放弃了攻击,跟着一起又叫又跳,针对地面的攻击势头弱了下去。

  黑斯格从黑暗中冲了出来,手里的骨枪乱舞一气,只要打在灰猴身上那肯定是一道口子,把惊恐的灰猴吓得四处逃窜,它们本就慌了神,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倒是有一个猴王,上次似乎就是猴王带头组织的反击打得黑斯格抱头乱窜,它何其狡猾,痛打落水狗是它带头,见势力不好却跑得比谁都快,老大都溜了,其他猴子哪还有勇气反抗,一个接一个头也不回的钻进黑暗里。

  黑斯格笑得很开心,报复的快感不用多说,欺负弱小令他极为愉悦,大吼大叫一番像得胜的将军。

  常冠摇头失笑,示意奥加安可以停下来了,去盯着周围的动静,有掠食者靠近要及时发出声音警告。

  自己这里还需要好一阵忙碌,黑斯格多数时候喜欢缩在树洞里睡觉,以前随便睡哪里都没问题,现在每天都在降温,一天比一天冷,还睡没有保暖措施的树洞,夜里冻得睡不着,白天拖着两管鼻涕到处招摇,不给他重新弄张暖和的床睡觉,只怕会冻出毛病来,还有奥加安,身材高大一点都不好,吃得多穿得多...

  常冠不禁叹起气来,当时是怎么想的,怎么想着把麻烦往家里带,这不没事找事嘛。

  好好当家做主的小恶魔,什么时候变成保姆了?偏偏两个没心没肺的,丝毫不觉得有心理负担。

  还是灰头好,这会儿正在树根周围爬来爬去,它几次都想爬上树来,可惜逐渐成长起来的身子成了最大的阻碍,小短腿不适合爬树,发现不能靠近常冠,就趴在地上瞪着溜圆眼睛看常冠忙碌。

  “主人,主人!大发现!”黑斯格举起一枚深色果子凑到面前,献宝似的傻乐:“在树上发现一个好地方了,里面藏着很多食物。”他刚才把奥加安投掷的投枪取下来,碰巧就发现了树干上一处中空的地方,-洞-口是用树叶挡住的,灰猴的气味很明显,黑斯格揭开遮挡视线的树叶,在里面发现了很多果实。

  灰猴群也要储备食物以应对寒季,它们主食植物果实,常年不下地,吃住都在树上,储存的食物自然也放在树上,黑斯格打开树洞就发现这株大得过分的大树主干是空心的,灰猴们利用开在树干高处的树洞,把中空的树干当做天然隔离仓库,里面堆满了食物。

  当初把主仆两个打得抱头鼠窜,现在也该拿回一些补偿了,常冠和黑斯格尝了果子,确定是可以吃的食物,马上一起去查看灰猴们的收藏。

  树洞在几根粗大树枝的中央,距离地面极高,不管是从地面路过还是从树冠层上方飞过都不可能发现异常,黑斯格不是第一次上来,上次从旁边路过也没有发现,要不是碰巧,可能这一次依旧会错过。

  谁会想到这里会有一个树洞,灰猴群会把中空树干当做天然储存仓库?

  “干得不错!去叫来奥加安,没带袋子就用树皮裹着,兜上一些带回去。”常冠没有讲客气的习惯,专门凑到树洞边闻了闻气味,顺手从里头摸出一枚果实出来,果实保存完好,没有明显的外伤或者腐烂痕迹。

  灰猴们还算爱干净,至少知道如果弄脏果实,无法长久保存是小事,还会污染整个仓库里的食物,让这些保证整个猴群安然寒季的宝贵食物提前腐烂。所以,它们的气味只停留在树洞周边,想必是频繁存放取用食物留下的。

  中空树干里没有别的异味,隐隐飘出一股酒-精-发酵的味道,甜香甜香的,常冠不禁挠头,如果任由这些果子放着,寒季之后会不会形成果酒?深渊灰猴也算是猴子,岂不是猴儿酒?

  正思考间,黑斯格已经连续掏出几个果子,叼着一个朝树下爬去,他是去叫奥加安的,但别想他把手里的食物轻易分给奥加安吃,两个家伙一直以来就看不对眼,加上偷窃事件的疙瘩还没有过去,心里正憋着劲儿,闹别扭次数比之前好像还要多些。

  连常冠这个主子都没什么好办法干预,只能在矛盾可能激化的时候叫停,防止两者关系进一步恶化。

  两个家伙想要真正意义上的和睦相处,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磨合。

  正是收集食物原材料的最后机会,光是摆平他俩的烦心事就够折腾了,常冠一个头两个大。

  叹一口气,常冠迅速放弃了胡思乱想,现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吃饱肚皮收集树皮比什么都重要。

  三个强盗分工合作,奥加安在地面上摊开树皮,捡拾丢下去的果实,黑斯格和常冠大肆收刮,有灰猴转头回来,也只敢在一旁看着,整个灰猴群用来食用的食物自然很多,常冠没想全部带走,吃一肚子打包一大包就收手下去,临走时不忘记帮忙把取果实的树洞封上,只是拿东西,没有污染树干里剩下的果实。

  这一次行动可谓收获满满,三个家伙的强盗行径很成功,回去时都抱着战利品。奥加安在负重方面展现出巨大优势,驮着两大捆树皮,抱着两大包果实,还拿着自己的两把投枪和常冠的吹箭筒,只是看到黑斯格不时朝嘴巴里塞东西,他也赌气似的吃个不停。

  常冠一巴掌拍在黑斯格的脑袋上,呵斥道:“你想在路上就吃光是吧?把东西收起来。”

  黑斯格已经养成了听话的好习惯,深知违逆主人的话没有好处,飞快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主人别担心,那里还有很多,我们吃完再去拿就行了。”

  常冠摇头,“不能再去了,那是灰猴的食物,除非做好害死它们的准备,不然不能再去,叫你们别下死手也是一个道理,灰猴能继续活下来,我们才能过的舒服。”

  黑斯格有些不明白,没来得及发问,常冠已经加快脚步,估计是没有解释的想法,只能偏头问身边的奥加安:“你听懂了没?”

  奥加安翻了眼皮,重重地从鼻孔里喷出一口白气,也迈开长腿加快脚步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