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章 猎角裹 中

危险底线 近洙 4458 2019.05.23 18:17

  常冠的左手指指一侧的黑暗,尽可能的清楚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在右边几百米的地方就是断崖,我特意去看过,是在草原的另一边,断崖很高,下面是生长了植物的土地,如果推断得没错的话,断崖上的石块应该会像其他地段一样掉落下去,不管是什么动物,除非它长了翅膀能飞,不然失足摔下去是活不成的,哪怕它力大无穷皮糙肉厚。我们知道断崖在附近,那角裹不一定清楚,我们只要惹怒它,它不一定还能保持清醒的判断力,愤怒是会冲昏头脑的,我们可以先尝试接触它,如果的确没有战胜的可能,就尝试把它引到断崖边。”

  后面的话不用说了,黑斯格的眼睛已经亮了起来,重重一拍脑门,赞叹:“好办法!”并非真是盲目的去招惹麻烦,只要有行动目的,主仆两个一起配合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

  常冠把自己的简单计划跟黑斯格好好商量了一遍,针对一些意外也有应对准备,等待寒风稍微弱些,各自往两个方向朝目标靠近。为了食物,不能逃避,就果断些行动。

  看似悠闲独自行走的角裹其实一直提着小心,它没有真的远离附近的兽群太远,当然,它也别想太靠近。

  大群尤其护犊子的雌角裹里有一头雄角裹,它是头领似的存在,即使兽群不一定都属于它,但它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现在借着保护的名义跟雌兽亲近,寒季结束之后当然是它先下手,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根本不需要谁教。

   所以,它守卫兽群的决心空前坚定,肯定会拼死维护多次争斗才得到的优先繁衍权力。

  加上它比多数成年角裹都强壮,更加富有战斗经验,如果不想在最冷的时候爆发战斗受伤,这独自游离在外的角裹只能跟兽群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它要等到温度回升的时候,才好找机会挑战兽群里的雄兽,争夺交-配-权。

  它发现附近有两个小恶魔时隐时现,拿着长长的看似锋利的武器,但它并不在意,小恶魔的身材还没有它的粗腿高,力气不大,一直都不是需要防备的对象,它还是在尽量的进食,现在多吃一口,多长一些脂肪,能加速恢复伤势。它还想着挑战竞争对手争夺繁衍后代的权力。

  黑斯格悄悄摸到了目标的一侧,近距离看到角裹高壮的身躯,有些哆嗦地紧了紧手里的投枪,是在草原上住了很长时间没错,黑斯格却从没想过有一天会主动挑衅一头成年角裹,以前连独角兽都不敢招惹,哪知道摊上个看起来谨慎实际上相当疯狂的主人,他才发现,自己到底是胆小了些。

  脑子正常的小恶魔又怎么会挑衅体型像卡车似的野兽。

  还在吃草的角裹突然嘶叫一声,转头就朝一侧冲去,黑斯格伸长脖子看了半天什么都没看到,角裹在那里横冲直撞,看不到它的对手在哪里。黑斯格知道,主人动手了,还真是没有丁点犹豫,自己也不能再浪费时间,必须上去帮忙。

  他长出一口气,调整好自身的状态,呲起尖牙,低头钻进草丛,不见踪影。

  尖锐的枪刃没有让常冠失望,埋伏许久蓄势而出的一击划破了目标相对柔软的肚皮,只是高估了自己的力气,划破毛皮没能造成更加有效的创伤,流出少许鲜血,激怒角裹而已,他还以为能直接刺穿对方肚皮的。

   早料到角裹会发怒,躲得很快,也多亏躲开了,红着眼睛的角裹第一时间就冲向了常冠先前的位置,正如同一辆失控的列车笔直撞过去,无可阻挡一路踩踏,常冠心头蓬蓬直跳,分明看到前头一棵形状怪异的歪脖子树在角裹大脚下毫无脾气瞬间断裂。

  他不禁轻吸了一口凉气,因为极度紧张,脑后一阵阵发麻,不自觉引动了魔之力,把手里的木质枪杆抓得咯吱响,发现目标停在了原地,它并没有罢休的打算,正缓缓的移动视线,看来是在寻找罪魁祸首,刚才常冠跑得很快,有成片的枯草掩护,他能够很轻松的脱离视线锁定,角裹还没锁定常冠的位置。

  常冠只跟黑斯格商量好行动步骤,现在并不知道黑斯格在什么地方,不过他清楚黑斯格很快就会行动,跟上战斗节奏。那家伙一直嚷嚷着要上草原来战斗,当然,他说的战斗是欺负弱小不是来挑衅角裹,被刺伤的目标正处于愤怒状态,黑斯格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手,暂时还要靠自己动手。

  小个子也有小个子的好处,在草丛里潜行可能躲不过某些掠食者的耳目,但角裹显然不属于感官灵敏的一类,常冠有足够的耐心,摸到一处灌木边就不动了,目标还在气哼哼地小范围徘徊,它知道攻击自己的是谁,在它并不复杂的心里,理所应当的认为小恶魔是不敢挑衅自己的,正是这种思维给了常冠机会,伤势轻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找不到复仇的对象,愤怒的长嗥几声似乎平静下来,依旧在原地进食,除了抬头的频率更高,好像已经认命怒火平息。

   如果要以为这浑身只有肌肉的大家伙已然放弃了复仇那才是大错特错,它不擅长速度也不擅长追踪,跟那些天生就为猎杀而生的猎手不同,它的短板极为明显,尤其是对手是一个很狡猾的家伙时,它更是显得笨拙。

   但角裹清楚,对方既然敢出手第一次,那一定不会轻易放弃,至少要吃到苦头才晓得厉害,自己还只受轻伤而已,表现出正常的状态,对方才会继续靠近寻找机会出手,那它能抓住机会,压制下去的满腔怒火才能发泄。

  这一招果然奏效,被表象迷惑或者说贪婪急切的小恶魔重新出现在视线中,先还在远处晃荡,后来就胆子大了,敢到近前来,双方都没有给对方太多时间,常冠举起了投枪,角裹则非常迅速的调转方向,加速跑动起来,这大家伙实在可怕,沉重的蹄子每一次落地都会踏出咚咚咚的闷响,别看它身材健硕到了臃肿的地步,真正加速起来直线移动速度快得惊人。

  常冠一看势头不好,直接放弃了出手打算,喊了一句什么,一头扎进草丛又想玩老招数,但好像有点来不及了,角裹冲到了近前,通红的双眼牢牢锁定了草丛晃动的地方,压低脑袋直冲过去。。

  它本以为自己能够踩碎罪魁祸首,结果迎接自己的是从身侧伸出来的阴险一刺,又是投枪,角度刁钻正刺中腹部刚刚受伤的位置,收回投枪的时候极为歹毒的往下狠拉,最大程度的扩大伤口。

  角裹豁然转身,正看到又一个拿着长长投枪消失在草丛里的身影,那也是一个小恶魔,对方跑得不快,跑出一段距离后甚至有点卑鄙的站在原地观望,一副要是没有追上去还会转头偷袭的样子。

  角裹终于想起先前是看到有两个小恶魔的,顾上一头肯定会落下另一头,但是又没得选择,只能盯着新的目标闷头冲过去。

  黑斯格也喊了一句什么,有样学样的扎进草丛不见踪影,而且这家伙在草原上生活的时间比常冠长太多,他对各种逃跑技能早-精-通到了高明境界,在草丛中游走比常冠只快不慢,深谙保命之道,角裹想要追上他实在有点难,而常冠则返回来,寻找机会偷袭。

  不得不说,选对方法是很重要的,相互配合风筝加上有目的的针对薄弱的伤口,角裹光有力气也用不上,眼看着只要拖延一些时间就能达到目的。重创腹部之后,角裹就算身躯强悍也挺不住,却不想,疲于奔命的角裹又一次停了下来,舔舐了自己的伤口,待在原地不动了。

  常冠看的真切,心里警铃大作,急忙喊道:“停手!”

  黑斯格听到了声音,没多嘴问什么,早养成了听话的习惯,一缩头消失在视线中,得亏选的好时间,没有寒风的干扰声音听得清楚。

  受伤的目标明显也听到了常冠的声音,偏头朝这边看了一眼,常冠没有逃走,也站在原地看着它,角裹没有像刚才一样冲过来,而是低低地打了个响鼻,一副要防守的姿态。

  常冠没想到这畜生能反应过来,它只要待在原地不动,只有投枪做武器两个小恶魔根本拿它没办法。

  窸窸窣窣的声音中黑斯格从一旁探出脑袋,小声问道:“怎么了?给我两次出手的机会,我能刺穿它的肚子。”

  常冠摇头:“我倒是想,它就等着我们过去,你还要两次机会才能得手,它只要抓住一个破绽一头就能顶断你的骨头。”

  黑斯格没有被先前的优势迷惑,知道那大家伙有多危险,挑衅它本身就是在危险边缘游走,自己的疏忽只会让意外发生,他也暗自捏一把汗,刚才自己专心战斗没多想,一心盘算着上去再来一下建功,可没发现目标的异常。

  常冠沉默着,似乎在思量什么,看到角裹干脆采取了防守姿态一动不动,便小声嘱咐一句:“你再去另一边,我们试一次,如果不行的话...就换个目标。”到底是没敢说拼命一搏的话,小恶魔实在没有拼命的资格,就算冲上去全力给角裹来一下,也无法得到什么效果。对小恶魔来说是拼命,对角裹来说则只是一次比较危险的对拼,己方输不起,他做不到命令黑斯格去冒险。

  黑斯格点点头走了,常冠则重新朝角裹靠近,他没有掩饰自己的声音,大摇大摆的走到角裹一侧不远处,在角裹的注视下平举投枪,一如丹怒拂在战斗中做的那样,将投枪尾柄轻轻斜压在肩头,存储在身体里的魔之力朝握着投枪的手臂涌去,没有全力催动魔之力,还不到异化手指的水准,而是发挥着增幅力量的作用,眼看着手臂上的血管就凸显出来,长久体力劳动和魔之力磨练得结实的肌肉紧绷又放松,常冠尽量稳稳的握着枪杆,直到上身微微压低,爆发全力,把投枪投掷出去。

  咻的一声,投枪化作闪电在黑暗中闪了闪,就出现在还站在原地的角裹的一侧脊背上。

  力道比不上丹怒拂当初那一击,不过常冠发挥出了自己的极限力道,加上魔之力的辅助作用,力量增幅极大,这一下,投枪的枪刃完全没入角裹的身躯。

  不出意外的,角裹再次被刺激了一次,有些癫狂的嚎叫着,好几次偏头都要去咬扎在身上的投枪,脖子太短够不着,便重新大踏步朝常冠冲了过来,它怎么也不可能继续淡定的待在原地了,哪还管什么应付策略,只想一脚把这个屡次冒犯自己的小恶魔踩死。

  常冠特意看了一眼方向,对比脑海里的记忆,转身就往断崖跑,匆匆回头看一眼,看到的是一双猩红充满仇恨的眼睛以及一根弯曲锋利的大角直冲而来,看那气势汹汹的架势是要不死不休,常冠飞快转过头去,用上所有的力气跑路,他只能指望自己能早点到断崖边,如果黑斯格可以在一旁帮点忙就最好了。

  黑斯格没有让常冠失望,很快就出现在角裹身后,一路猛追,好几次都想跟常冠一样投出投枪,只是他没有经过奥加安的指导,实在没办法保证投枪的精-准-度和杀伤力,在跑动中要命中同样处于高速移动中的大型目标不难,但还要爆发出力道刺中相对薄弱的部位造成伤害就不容易了,投枪丢出去可能收不回来,要是没有投枪,可要用双手跟角裹战斗的,他没敢赌。

  常冠终于再次体会到那种生死时刻的极端刺激感觉,一双腿的速度比不上六条腿,满以为比一般动物多一双腿应该会影响移动速度,自己能跑赢,却是想多了,角裹速度不快那是相对于其他动物的,它跑得再慢总不至于追不上直立行走的小恶魔,这就和看似憨憨的大熊猫真要奔跑起来,速度赶得上飞人博尔特是一个道理,动物的腿天生是用来奔跑的。

   上一次体会到类似感觉还是直面水潭掠食者的时候,浑身炸毛似的紧绷着,慢一步后面的尖角就会赶上来刺穿身躯,只能听到擂鼓似的催命蹄子落地声,没时间回头,所有的力量都要用来跑路,以前当做宝贝只在工作和吸收幽月月光舍得用一点的魔之力飞快运转消耗,如果只凭身躯的力量,常冠很快就会力竭,有了魔之力才能保持极限速度,

   越是危急的时刻,脑子反而越清醒,常冠能感觉到身躯里的力量在运转,他不想死,旺盛的求-生-欲-是一切力量的源头,甚至那些潜藏在身体深处的潜力也在强烈的刺激下爆发出来,常冠只知道自己心跳很快,却没发现先前淤积在心头的戾气和杀戮冲动在生死时刻的奔跑中发泄了不少。

  终于,前头地面看到了一条拦住去路的明显黑线,那是期盼已久的断崖,越过黑线就是几十米高度的落差,不管是自己还是角裹掉下去都休想安好,常冠露出喜色。他感到了体力正飞快消耗,已经支撑不了多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