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吃香喝辣

危险底线 近洙 3434 2019.04.12 22:56

  河边的浅滩上多了一副奇景,足有人高的大鱼在石滩里挣扎,拍打尾巴,摇晃脑袋,而一个论起身材身高相差不多的小恶魔则和它厮打在一起,大鱼模样狰狞,几次偏头张嘴噬咬小恶魔都被惊险躲开,等到大鱼因为上岸逐渐体力不支的时候,另一方则迅速抢占上风,骑坐在大鱼身上,一手按住鱼脑袋,捡起块石头猛砸...一旁守着的同伴,一副被吓到想帮忙又不敢上前的样子。

  凑巧来河边喝水的动物哪里见过这么凶残的一幕,观望片刻纷纷选择离开附近,喝水的地方多得是,才不会随意靠近危险的打斗区域。

  大鱼不动了,圆圆的眼睛正好倒映出鬼鬼祟祟趴在地上的黑斯格,常冠没好气一脚踹过去,黑斯格不敢躲,等常冠收回脚才揉着屁股献媚的笑:“主人厉害。”

  常冠哼哼几声,捡起角匕丢给黑斯格:“回去交给你处理,敢偷吃一块肉,哼,你知道厉害的。”

  黑斯格也很懊恼自己的表现,不正期待热血厮杀,刚才怎么会害怕,低头正看到圆圆的鱼眼睛瞪着自己,好像正无声地嘲笑刚才差劲表现,把一肚子闷气发泄在大鱼身上,掰开鱼嘴巴把断成两截的一次姓鱼钩取出来,角匕勾住鱼嘴巴便朝回走。

  没走几步,却被常冠一把推倒,主仆两人同大鱼一起滚到横生粗大树根下,黑斯格还要抬头说什么也被常冠捂住嘴巴,低声喝道:“闭嘴,别动!”

  灰头不需要谁警告,先一步钻进地下,前后肢早成长完全,天生适合挖掘的平爪用来爬树已经显得别扭,小家伙也就改掉了有事没事爬树的坏习惯,自从确定挖洞已经可以保证安全之后它更加喜欢用这种办法保命了。

  河流里很热闹,哗啦啦的声音中,闻着内脏气味重新聚拢的鱼群呼啦散开,也因此惊动了藏在水面下的东西,一个鱼头冒出水面,鱼泡眼很是人姓化的露出疑惑,停顿之后,竟然逐渐升高,直到上半身都显现出来。

  长有鳞片的身躯,有手有脚,正是顺流而下的鱼人。

  黑斯格瞪大眼睛,颤抖着手指指着一步步上岸的鱼人颤声道:“鱼人...”要不是常冠马上捂住他的嘴巴,一定会发出更多声音来。

  那上岸的鱼人在浅石滩上转悠,主要是看到了大鱼流下的血迹和周围凌乱的脚印,好在它仅仅是发现痕迹新鲜,没有深究的打算,研究清楚之后又跳下水去,从水里捧起一条鱼放在耳边,片刻后却更加迷惑,只能转身呼喊几句,水里很快冒出更多鱼脑袋。

  鱼人的交流很有意思,断断续续的恶魔语加上手势,只要在一旁看着,就算没有听到说什么,也能通过手势解读出大致意思。

  常冠的震惊不比黑斯格少,同时浓重的危机感压在心头,鱼人的到来一定会找一个地方占领生活,既然是鱼人,肯定是离不开水的,要是正好选中浅石滩,那就不妙了,不为别的,出产盐贝的地方不能放手。

  好在地上的血液发挥了作用,已经失去太多成员的鱼人部落根本没有久留的打算,它们中意的地方首先不再是地形环境等有利因素,首要是保证安全,地面的痕迹无需仔细观察就能得知附近肯定存在某个掠食者,鱼人看样子不太愿意再次涉险,宁愿多走一段路也不愿意在掠食者地盘里逗留,小声嘀嘀咕咕之后重新集合,钻进水里消失不见。

  眼看鱼人消失,常冠松了一口气,踢了一脚黑斯格帮助他回神,朝后挥挥手,示意快走,一刻都不想待了,而且往后几天都不打算采集盐贝,一定要好好观察鱼人部落的去向。

  安全,从来是首要条件,如果鱼人部落在附近河流地段逗留,说不得要准备战斗了,睡觉的地方容不得任何有威胁的生物存在。

  主仆两个一起把大鱼抬回家,大鱼身上的东西多数可以利用,鱼皮都成了好东西,完整剥下来是一张防水皮,正好黑斯格只有用边角料制作的围裙,回头简单缝制成背心之后就可以往他身上一套,可不是常冠小气不给好东西,是黑斯格享受不了好的,以常冠的劣质手艺好不容易做出件不错的外套丢给他,结果放着几天不穿,强迫穿上去两天时间把后背磨出个大洞。

  问他是怎么回事,结果这欠打的家伙竟然说背后皮痒,在树根上蹭蹭把衣衫蹭破了。

  自那以后常冠知道了,给黑斯格的东西不需要好,天生贱皮子,有东西用足够。

  要不是这家伙老是把被飞虫咬得红肿成片的后背给常冠看,常冠都不想给他做上衣,天生该拿武器的手用来捏针缝衣已经是莫大的让步,肯定忍不了每天缝缝补补。

  鱼肉很肥美,有新鲜肉吃就该吃新鲜的,十多天来少有打猎,几乎所有时间都用来清理土地采集食物,还顺便去背了不少煤泥回来,增加了一个劳动力,果然效率高了许多,煤泥都堆在平地上,其他东西则各自分开保存。劳动得到的成果是不错的,也把储存的熏肉吃掉了不少,灰头有段时间没有尝过肉味了,黑斯格不敢对灰头动手,却有抢东西吃的习惯,丢给灰头的肉还未落地就进了他的嘴巴,为此挨了不少拳脚也改不掉。

  随着熏肉存量减少,常冠自己都没怎么吃过肉了,别说黑斯格和灰头。

  灰头已经习惯了在地下活动,饿了也找得到吃的,有时候躲在一边吃得开心,黑斯格听着声音找过去看也不看抢了塞嘴里,没嚼几下又飞快吐出来,呸呸的伸长舌头,看看地上的所谓食物,是一只模样怪异的大虫子,肚皮底下的脚还一动一动的,味道显然不好。

  这小东西吃虫子也不一定是饥饿为了饱肚子,完全是好奇,就跟犬类探索新鲜事物时总喜欢先闻闻的道理一样,它们习惯用最熟悉的方式认识世界接受信息。

  黑斯格吐了虫子,不敢发脾气,歪头看到主人正翻动克罗克罗果实,悻悻转身捡起身边的盛水容器,该去浇水了,每天固定的劳动打不得折扣,主人定期会检查的。

  常冠没有回头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带着笑意,拍拍身边的树根,灰头便颠颠的跑过来,蹭着脚把肚皮朝天,常冠很自然给它挠了肚皮,顺便检查身上有没有伤痕和疾病征兆,地下的一切都是复杂陌生的,灰头本身该在泥土中钻来钻去,常冠不想干预,但缺少父母传授最关键的经验知识,只能由他这个主人多注意。

  亲昵少不了食物,常冠却从来没有给灰头开特例的习惯,即使是奖励的食物也是水潭边出产的植物根茎,黑斯格是个小心眼的,总能看到他给灰头喂食物,常冠还不至于小气到不许他采集菜园里的东西,黑斯格喂的东西也是新鲜的,但只要灰头上当,那家伙会把灰头抓起来闻嘴边有没有油腥,要是被他闻到点什么,不会轻易罢休。

  灰头早先有藏食的习惯,着了黑斯格的道之后马上改掉,有什么东西都直接吃了,并且对黑斯格始终怀着极大的戒心,轻易不吃他喂的东西。

  公平是标准,为了做出表率,常冠这个主人基本上和另外两张嘴巴吃的是一样的,谁也不例外,黑斯格要是继续使坏,少不了惩罚。

  连分鱼肉都透着公平,主仆各有各的木碗,灰头蹲在一边,从咕咚咕咚冒泡的汤水里夹出鱼肉,依次放在碗里,大小都一样,然后一起嗦着舌头吃肉。黑斯格自从跟了常冠,算是知道了食物的味道,在草原上获得肉不是容易事情,哪里想得到煮肉吃,何况现在常冠料理食物已经有了放香料和盐的习惯,放得不多,却也彻底改变了黑斯格对食物的态度。

  但当黑斯格把整块滚烫的鱼肉倒进嘴巴里的时候,他的脸色立马变得精彩至极。

  常冠憋着笑用筷子不紧不慢的吃着肉,已经在教黑斯格用筷子了,但这家伙不太愿意学,手指老是不听使唤,抓不住不太听话的原始筷子,又有常冠强制规定的规矩,不敢用手抓,一般吃东西都是仰天张开嘴巴用碗倒。

  本来是没问题的,只是今天的鱼肉放了咳咳草。

  又烫又辣又麻的感觉充斥了嘴巴,黑斯格舍不得吐掉鱼肉,只能鼓起眼睛把嘴里的东西全部吞下去,来不及松一口气,放下碗,飞快跑去喝水。

  看到黑斯格喝的是容器里的干净水,常冠便不管他,要是敢去喝生水,那就别想继续吃肉了。

  煮鱼肉的汤水里加了一把咳咳草,刺辣的味道煮进了鱼肉里,很好的掩盖了鱼肉本来的腥味,放多了咳咳草,尖锐的辣味很不讲道理,触碰舌头带来了强烈的感觉,如果没有准备,会像黑斯格一样狼狈。常冠也非常惊讶,咳咳草在调剂味道方面绝对合格了,比起吃惯了的辣椒,辣度足够,咳咳草出产的产量大得多,树冠下的肥沃土地能保证生长速度。

  想着一番努力没有白费,俗话说吃香的喝辣的两样基本条件终于达成,不禁心头一阵宽慰,向黑斯格招招手,又给他加了一大块肉,拍拍肩膀:“把肚子吃饱,跟我一起去看看鱼人的动静,必须要知道它们去了哪里。”

  黑斯格点头,很理解主人的想法,鱼人不是友好的朋友,有限的土地只能养活一定数量之内的动物,尤其是掠食者不能多,有限的动物数量只能支撑少数掠食者的存在,这片土地已经是自己和主人的了,那就不能允许任何有威胁的生物靠近。

  临行前,战斗准备是必要的,角匕吹箭是常冠的标配,另外还给黑斯格准备了一把木质短枪,暂时没给黑斯格制造好的武器是根本找不到合适原材料,黑斯格也看不上其他简陋的武器,在他的认识中,除了自己魔之力异化的身躯武器,就是人马的投枪看得上眼了。

  可见他一直没忘掉草原上的人马,惦记着趁手的投枪,为这没少在常冠面前鼓吹干掉年轻人马的好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