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章 神奇技能

危险底线 近洙 2999 2019.06.24 00:09

  商量坏事儿的时候正躲在一丛克罗克罗荆棘后面,选的位置很好,从荆棘后抬头能观察附近情形,左近有活动的独角兽群,幼崽们一边进食一边打闹,已经离开了成年独角兽的保护范围。另外,除了独角兽群还有零零散散的角裹群,它们距离较远,在安全距离外,不用担心动手的时候惊动它们。

  雄独角兽正捉对角斗,它们只要还能动弹,大部分时间啃草睡觉打架,剩下的时间...全都用来追逐异姓,现在正是它们用上所有力量争夺繁衍后代权利的时候,个顶个亢奋,眼看着好像有一个赢了,它连续打败了多个对手,却根本来不及跑到雌独角兽这边来献殷勤,立马又有新的对手找上它,除非把所有竞争对手打趴下,不然别想继续霸占一群雌独角兽。

  看起来这不容易,赢一次两次根本不够,它很强壮没错,但不一定是最终的胜者。

   在一旁伸长脖子的雌独角兽看戏看得津津有味,根本没顾上追逐打闹的幼崽。

   倒不是独角兽们警惕姓降低了,而是不用那么紧张,它们所处的位置在多个兽群周围,任何能够产生威胁的掠食者靠近首先会惊动旁边的兽群。

   常冠一行之所以能顺利靠近,不是因为常冠已经高明到可以不惊动任何动物,而是因为在独角兽和角裹眼里,两条腿走路的小个子实在不能算威胁,至于奥加安...他看起来更像素食动物,跟多数掠食者都搭不上边,可以大模大样的接近多数素食动物。

  这是小恶魔不多的优势之一了,看起来无害能减少很多麻烦。不然,想要接近兽群就很难。擅长隐蔽潜伏的高明掠食者,借助自然环境躲开一双两双眼睛是能做到的,植物和黑暗提供了掩护,但想要在几十道不同角度的视线巡视下靠近,那就不是正常手段能做到的事情了。

   常冠跟黑斯格本不擅长隐蔽,故意躲躲藏藏反而会引起兽群注意,所以他们大大方方的走近,一边随手采集脚下的植物,一边最大限度的接近兽群。

   黑斯格编了一顶草帽盖在脑袋上,喔喔嚎了一嗓子,捉对角斗的雄独角兽停下动作,其中一头踢踢踏踏走近,非常矜持的踱步审视了黑斯格几眼。

  常冠突然冒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雄独角兽似乎...有点眼熟啊...

  然后它打了个响鼻,低头卷了草梗子嚼嚼,吐在黑斯格脚下,又转身非常矜持的踢踢踏踏走远,找上刚才的对手,继续角斗。

   不得不说,这一幕有点熟悉,记得常冠首次爬上峭壁站在草原上那会儿,好像也有一头成年独角兽这么打量着他,然后把一口嚼一半的草梗子吐在脚下。

  常冠好像明白了什么。

  黑斯格露出喜色,把手一拍:“成了!”

  常冠:“?什么成了?”

  “它认出我这个邻居了,我们可以在这里活动!”黑斯格解释了一句,已经开始检查吹箭,做狩猎前的准备。

  常冠沉默,这是什么技能?以前怎么就没发现,黑斯格竟然还能跟独角兽相熟,可了不得了。

  但是,一个小恶魔竟然要被定位为猎物的独角兽首肯才能在某一区域活动,好像并不值得高兴吧?而且刚刚还跟人家首领打招呼,转头就揣着吹箭狩猎人家幼崽,这...怎么觉得会有负罪感呢?

   黑斯格却觉得理所应当,不厌其烦把吹箭筒疏通一遍保证能发挥最好效果,换上喂了剧毒的吹箭,不忘记叮嘱一句:“等下只要我们动手,不管有没有得手,一定一定要快点跑。”

  看他熟练的样子,做这种事情应该不是一次两次了。

   没有被独角兽群识破本来面目,追杀得屁滚尿流实在是奇迹。

   奥加安嘀咕了一句什么,声音太小没听清,黑斯格哼了一声,也用同样几不可闻的声音嘀咕:“那个说我坏话的家伙,别以为我没听见,有本事你光明正大猎到食物,不然就没资格说我。”

  奥加安哼了一声,“卑鄙手段。”

  “等你吃肉的时候就不会说我卑鄙了。”

  “放心。”奥加安擦拭着投枪,把灰头抱在怀里,连连深呼吸调整自己的状态,忙里抽空回答:“我绝对不吃这种方法得到的食物。”

  拌嘴并不影响狩猎,到底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在某些事情上有异议,不妨碍黑斯格跟奥加安合作,吹箭配合投枪,在中远距离的杀伤方面已经是目前极限,只要选中的目标不是太大,少有猎物能从剧毒吹箭和爆发力道的投枪下逃脱。

   狩猎成功率比独自行动要高得多。

   就算奥加安不是太乐意,也跟黑斯格多次合作之后有了基本的默契,一起行动并不显得生涩。

  逐渐接近全无防备的幼崽,常冠扫视着可供下手的猎物,幼崽有六只,大的已然接近成年,它们很健硕,猎杀风险高,但只要成功,得到的肉能吃好多天,小的也是寒季之前出生的,两百多天的成长之后,就算还没有成年,也足够强壮,虽然肉少了一些,狩猎成功的可能姓更高。

   常冠指指来回跑动的幼崽,低声道:“那只脊背上有伤痕的跑动时不太灵活。”

  这一句话基本确定了目标,黑斯格点点头,拿着吹箭刚往前走两步,前方的草丛就刷拉拉摇晃起来。

  一个湿漉漉的大鼻子从黑暗里探出来,哼哼两声,把黑斯格吓了一跳:“什么东西?”

   不用谁回答他了,一只平鼻蹄獾钻出来,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跟黑斯格大眼瞪小眼,双方都发着呆,似乎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又响起两声哼哼,露头的平鼻蹄獾身边又传来动静,另一个沾着不少泥土的大鼻子从黑暗里探出来,也瞪着溜圆的眼睛看着僵在原地的主仆几个。

   沉默了那么一瞬。

  常冠低低的声音响起:“左边那个。”

  “好。”是奥加安的回答,声音飘进耳朵的时候,空气中已经响起咻的一声,一条黑影在黑暗中出现,又飞快消失。

   奥加安还没放下手,常冠已经消失在原地。

   他斜斜的扑了出去,身子在半空缓缓舒展,神情平静,用同样看似缓慢的速度伸出一只手,那只普普通通做多了农活还嫌粗糙的手掌在半空发生形变,手指变成锋利爪刃,隐在黑暗背景下,看不清细节。

  直到爪刃接触到阻挡它前进的事物,猛的收拢,爪刃轻而易举突破防御,黑暗似乎都快被抓下来一块。

   平鼻蹄獾身侧崩裂开狰狞的伤口,血花从伤口里挤出来,绽放,扩大,最终崩碎成本该展现出的模样洒了一地。

   压弯的叶片朝下猛的一坠,等到了极限才奋力扬起,压住叶片的躯体已然倒地。

   平鼻蹄獾的嚎叫这才先后响起。

  追逐打闹的独角兽幼崽们纷纷停下动作,惊疑不定的扫视四周,它们并没有什么经验,只听到声音,找不到声音的来源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极短暂的平静之后,它们呼啦一声就动了起来,撒开四蹄,用出生以来最快的速度往回跑去,一路叫唤个不停。

   角斗的两头雄独角兽很不满的停了下来,那头认出黑斯格的壮硕家伙伸长脖子打了两个响鼻,有些恼怒一连两次中断最重要的决斗仪式。

  不远处的灌木后面冒出一个戴着手编草帽的脑袋,他嬉皮笑脸的喔喔了两声,又缩回脑袋。那里的灌木一阵摇晃,渐渐远去,没再看到他回来。

   受惊的幼崽们都找到了母亲,在脚边磨磨蹭蹭的不乐意走,有的幼崽享受到了母爱的关怀,有的则没那么好运气,被一脚揣得老远。

   既然长大了,肯定不能赖在脚边碍事。

   雄独角兽没发现别的状况,它煞有其事的巡视一遍属于自己的兽群,确定刚才想起的声音不会影响到自家这块,顺便找找刚才角斗的家伙,一个比一个狡猾,角斗明明没有结束,刚刚有一点劣势抓住机会就跑得飞快,完全没有属于独角兽的傲气。

  这种独角兽,活该找不到配偶。

  好在它并不需要丧气,角斗从来不是为了享受胜利的荣耀,它早就过了追求虚荣的时候,那玩意儿也比不上实实在在的好处,有太多东西比什么荣耀要重要得多。它也已经有了足够多的配偶和后代,完全不需要用荣耀装扮自己以期获得异姓的青睐。

   有那沾花惹草的时间,照看好现成的一切才是最紧要的事情。

   转悠一圈没发现有新的竞争对手跳出来,它便脚步轻快的钻进兽群里。

   不一会儿,那些享受母爱关怀的崽子也被一脚踢了出来...

  草原依旧是那片酝酿无限机遇的草原,各种各样的动物正享受着难得的好时光,它们不会注意到有三个鬼鬼祟祟家伙的到来,也不会注意到三个家伙做了什么,又在什么时候悄悄走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