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三章 进阶实力

危险底线 近洙 4880 2019.05.26 22:30

  除了熏制好的肉块,另外一部分准备做成肉干,都切成差不多大小,长条形状是最好的,用藤蔓上剥下来的纤维绑着,只要捂着用烟熏小半天就可以挂到树枝上去,高温烟熏是为了杀死寄生虫和虫卵,腌制等待水分自然流失,再取下来食用的时候,烟熏盐腌的肉干就有了独特的风味。

   低温对食物保存有好处,就算是新鲜肉没有处理,置放在室外,一夜之后冻成了冰块,富余的水分凝结成冰,只要不解冻,新鲜肉也可以长久存放。

  角裹的筋很大,专门取下来的蹄筋没有杂色,阴干之后比牙齿还硬,这是珍贵的原料,不说烹饪成菜品有多好吃,作为原材料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早先杀死纠缠死神的一根大筋还在,只是没有处理过,只知道这玩意要做成弓弦需要不少工序,没敢贪图一口吃食,特意留下来放在一边,等待用得着的机会。

  剩下的,就是毛皮需要处理了,到现在为止,只有常冠有一身像样衣服,也太薄了,在哈一口气掉冰渣子的鬼天气里,没有一双好鞋子就算了,哪能穿一套单薄衣衫,也是有魔之力硬抗,不然要冻出毛病来。

  常冠还是好的,黑斯格穿着更不像样,曾经给他做了不少衣衫,鱼皮的小背心,树皮的外套和他自己做的深渊小耳兽皮裙,结果全都因为平常活动不注意都磨破了,开了一个个小口子,到了冷的时候,把能穿的都穿在身上,站在稍微空旷的地方,飕飕的冷风就往破口里钻,冷得打哆嗦,加上他一张黑脸,颤颤巍巍活像难民窟跑出来的穷苦贫民。

  奥加安情况好不到哪里去,特意给他做了加夹层的皮绑腿,怕他冻伤了腿,结果他一看到绑腿上花花绿绿的花纹就只往后退,纠缠死神的皮不好嘛?换到其他地方,你看看有没有谁能享受到类似的待遇?耐磨又有范儿的绑腿,一般虫兽都不敢靠近。

  不管常冠怎么劝告,哪怕蛇皮质地优良,奥加安暂时还不愿意接触任何纠缠死神取下来的材料,他接受不了这种刺激。

  包括原先家里仅剩的少许纠缠死神肉干,他是不吃的,知道常冠在领地内某些地方埋了纠缠死神的骸骨,是整天神神叨叨的绕圈子转悠,想把地下的骨头挖出来丢得远远的。

  看来纠缠死神的威名果然不是说说而已,在某些智慧生物的心里,纠缠死神是碰都碰不得的东西,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

  要不是有一口经常不熄火的窑可供取暖,奥加安和黑斯格肯定会出现严重冻伤,要及早给他们换一身新行头,常冠自己也需要一身新衣衫。

  专门切割出合适大小的角裹毛皮没有破损,在撑弓撑之前就去除了表面的生物组织,重新泡水软化洗净,涂抹油脂和脑浆,反复捶打揉搓,致使毛皮内蛋白质发生变化,更加柔软耐磨,这是古老的油鞣法,虽然没有硝出来的熟皮优质,也可以用了。

  任何事情都是由生疏到熟练的,为了吃上一口肉,杀死动物成了习惯,为了穿得暖和,自己处理加工毛皮也就成了必须要会的技能,何况常冠到底记得一些知识,油鞣法是人类古代就用过的技艺,说白了也没有高明地方,费力气和时间而已,耗费好些天时间,又是整天整天的捣鼓毛皮。

  针有现成的,用植物尖刺做的针不太耐用,后来把纠缠死神的一颗尖牙穿了孔做成穿线针就合适多了,只有细线不太好弄,需要找特定少数几种藤蔓才有足够韧的纤维,直接把脱水的纤维小缕小缕撕下来重新编成小股细线,是件耗费时间的细致活。

  做了十几天的缝缝补补活计,才把裁剪好的毛皮做成能穿的衣衫,偷了点懒,不管常冠自己还是黑斯格,套在身上的东西都像把一个麻袋剪出三个洞,套在身上之后把脑袋和双手伸出来,是穿得最多的野外生存套装。

  常冠做的东西基本没变样,看起来有点滑稽,但也没办法,叫常冠做别的还行,叫他一直做费心思的缝补活,真是难为他,想起来盖洛费丹城好像有裁缝,可以的话,以后生活好了,再想要好衣衫,就去找盖洛费丹城里专业的来做。

  眼下只能先将就着,好歹是厚实毛皮,做工什么的不挑剔还是很保暖的,护住身躯核心部位,手脚用别的毛皮裹上就行,囤积了足够的食物和基本物资,在极端的环境下,常冠都不打算再进行高强度体力劳动,穿得臃肿也不要紧。

  一直的劳累紧绷着心思,这不是好的状态,不能长久,适当的放松偷懒是必要的,劳逸结合嘛,这是先人的智慧,常冠觉得这话很对,给自己找了个好借口,多少懈怠了些,每天都要吃大块肉喝大口汤,没敢把吃下去的食物浪费,只要出幽月的夜晚,不管多冷,常冠都会爬上最近的大树,坐在常坐的那根粗壮树枝上,把多余的能量用掉,效果很明显,白天吃的肥肉荤汤没让常冠发胖,魔之力的增长在时间的积累下好像依旧在不紧不慢的增长。

  常冠对实力的判断一直都很模糊,不知道自己到底到了什么地步,在四百天的时候,他就能异化整个前臂,这里的前臂是指到手肘为止的完全异化,整个手掌完全包裹在厚甲之中,光只是常冠的感受,就发觉在异化整个手掌的状态下,不止手掌力量比之前翻倍式的增长,锋利的指刀能把掌心里的坚硬石块轻易捏碎。

  代价只是魔之力的飞快消耗,哪怕状态极好,动用所有魔之力全力以赴大概只能坚持十个呼吸的时间,在十个呼吸之内,自然是巅峰状态,时间一过,也就不可避免的进入了脱力状态,好在一般的情况下,哪怕是遭遇大型掠视者的生死之战,十个呼吸也足够改变结果了。

  能异化整个小手手臂,是长达四百天的积累,保证食物充足才有的结果,黑斯格羡慕得不行,他在草原上折腾好些年都没有到常冠的实力,才四百天啊,自己要是能做到这个地步,完全可以尝试猎杀成年独角兽了,如果有投枪一类的合适武器,在外面独自遇上中小型的掠食者是根本不用怕的。

  常冠也从黑斯格那里得知了一个大概范围,他猜测在能够同时异化双手手臂的时候,实力应该也就到了进阶实力,具备了相当的独立战斗能力,在全盛状态,即使面对某些难缠的大型掠食者也不会落入下风。

  但进阶说得好听,却难以达到,进阶进阶,再进一阶就是高等恶魔,高等恶魔已经是盖洛费丹那个层次的存在,几个有点名声能叫出名字的厉害角色都是进阶实力,哪一个不是依靠时间堆积起来的,到了那个层次,已经不是光吃饱肚子或者勤快得每次都坐在月光下受冻可以做到的,天赋是其一,最重要的,其实还是源核。

  说起来,黑斯格的实力也跟在常冠的后头,眼看着再过几十天也能异化手臂了,他预测的时间误差不大,等温度升高的时候,的确需要一枚源核来确定以后要走的道路,而常冠自己,现在就可以开始吸收源核了。

  这是极为重要的一步,第一枚源核的质量和属姓就决定了以后要走的路是通向什么方向和最终能达到的高度,如果拥有某种强大远古血脉,那么在临近进阶实力之前,就能获得血脉力量和一种或者两种超出常理的能力,他们可能对源核的需求没有小恶魔这么紧迫,毕竟高贵的远古血脉总有些无可比拟的好处,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高等恶魔或多或少都有些远古血脉的原因,有个强大的前辈铺好路,继承血脉的后辈也就能走得轻松些。

  常冠是小恶魔,黑斯格也是小恶魔,说白了,就是底层贫民一类的角色,基本跟天赋绝缘,想要晋升实力,只能靠自己,常冠知道自己需要一枚源核,他对自己的未来是有一定要求的。宁缺毋滥,肯定不会用低级货凑数,一直给灰头吃着玩的那枚土元素源核还有蚕豆大小,灰头时常舔着玩,常冠没少拿在手里,却从来没有动过自己吸收的念头,他有野心,想要给自己打下好的基础,不会为了眼下少许利益牺牲未来的长久利益,一般东西真看不上。

  该死的寒季让深渊变成了死寂世界,常冠只能绝了马上去寻找拥有特殊能力怪兽猎杀它们的想法,把心思放在别的地方,实力的增长是短时间里急不来的,家里的物资是否充足却是每天都要查看的,吃的暂时不用愁,藤蔓什么的用得差不多了,密林里本来到处都是纠缠的藤蔓,现在却找不到合用的,掉光叶子的干枯藤蔓只能用来当柴烧,好在暂时也不用捆扎什么,省着点用也就是了,家里一直缺少的物资其实是树皮。

  树皮是必要物资,仓库铺地防潮要用,制作保暖衣物要用,庇护所加固防风也要用,常冠和黑斯格睡的床都喜欢用树皮铺上多层,睡着舒服也暖和,比起兽皮多少有些怪味,还容易起虫,树皮的实用姓要强得多,干燥的树皮还是最好的燃料,早就把家里的存货挥霍干净了,不把空出来的空间重新塞满,常冠都觉得心里没底。

  反正那玩意儿是树上长的,自己跑不掉,只需要去采集回来就行,多冷也无需担心没有收获。

  自从某一天下雪开了个头,好像就没有哪一天是彻底停雪的,就算下不太大,也能看到天上稀稀落落飘下来雪沫子,落在枝头,落在地面,积压到厚厚一层,经过夜晚的低温之后,蓬松的雪花内里冻成了冰,踩一脚上去,嘎吱嘎吱地响,从树下路过,动静大一些,枝头上的积雪会簌簌的落下来,劈头盖脸的砸在脑袋上。

  雪很厚,不管你是蹄子走路还是脚板踩地,都要费力的往上提才能把腿从冰冷刺骨的积雪里拔出来,领地里经常走动,积雪看起来不太厚,却不知道在远离领地的地方,没有动物踩踏,积雪已经超过脚脖子许多,如果直挺挺躺下去,很可能直接被积雪覆盖整个身躯。

  这样的糟糕情况有点超过黑斯格的预料,他在草原上可从来没见过能盖过脚面的积雪,冷是一回事,但大雪却不常有,看来来年有个好开头,他很清楚,厚厚的积雪是最珍贵的水资源,深渊里的植物厉害着呢,只要有水,能在一夜之间活过来。

  只是眼前不太好过,白天没有太多事情,坐在火堆边能挨过去,晚上却冷得睡不好,幸亏加紧赶工把铺在地面上的床架高了,在垫床的树皮兽皮下加了砖块圆木隔离地面,比起以前直接睡在地上要舒服得多。晚上睡的时候再盖几层,这就不会多冷了。

  别的恶魔哪有这种好条件,有得床睡,有得被子盖,该知足了。

  但常冠享受过好得太多的条件,不说暖气空调,至少要有炕,又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东西,听说只要有砖和泥就能做起来。但比较遗憾的是,常冠还真没亲自睡过炕也没亲自睡过,如果准备动手开工,大概需要一些时间摸索。

  水潭结冰了,成了一面光溜溜的镜子,里面养着的几只有壳的水生物不知道藏到了那里,反正没瞧见冻在冰里,平常要取水基本不去水潭,多是铲了雪塞陶罐里化水,而且只能趁热用,不然转身再来的时候一罐子水也会成一整块冰,没法子和稀泥,只能把盘炕的心思放着,等到以后可能会专门做两个。

  现在么,为了晚上睡得舒服,只能另想办法,黑斯格说要出去猎杀猎物,别以为外面看不到什么动物活动,就真的发现不了一点痕迹。

   总有动物会偷偷跑出来活动,不管它们当时多小心谨慎,雪地会记录下许多痕迹,以小恶魔的嗅觉加上丰富追踪经验,就算动物留下的痕迹并不新鲜,也不是不可能一路追踪到它们。

  而且有休眠习惯的动物不可能凭空消失,它们自以为安全隐蔽的藏身点并非真的找不到,尤其是下雪后植物凋零,本来很隐蔽的地方现在很可能明明白白摆在外面,树上树下地面地下,机会不难发现。

  难的是愿不愿意大冷天出门,细心翻动地面的线索,做好忙活一通一无所获的准备,在深处没腰的雪地里艰难跋涉。

   这种时候,不是战斗力发挥作用的时候,经验和狡猾才有发挥余地。只要足够仔细,并不是那么难以得到食物。

  黑斯格自诩经验老道的猎手,也是,在草原上撞运气,全凭经验老道活命,他吹嘘自己战斗力爆表常冠不信,说能找出藏在各种犄角旮旯的隐秘痕迹并一路追踪直到动物的藏身处,还是可能的。

  黑斯格曾经一度把深渊小耳兽当做主食,常冠因为环境原因擅长爬树,他因为肚子原因则擅长挖洞,只要确定地洞里藏着呼呼大睡的深渊小耳兽,他能在小耳兽逃跑之前把对方抓出来。正是积雪厚实的好时机,小耳兽难以找到果腹的食物,只能躲在洞里睡觉渡曰,是抓它们的好机会。

   他很想去把领地周边可能的痕迹搜索一边,至少能抓回够一顿吃的食物。

  但家里暂时不缺那一口吃的,在寒季里就不打算再猎杀用来维持基本种群数量的小耳兽,黑斯格并非真的要跟所剩无几的小耳兽过不去,他就是闲得慌,想找点事情做。

  “我们还需要一些保暖材料,别想着去祸害小耳兽,到底留几只,领地里现在干干净净像扫过一样,再把领地周边的抓干净,寒季之后不一定有足够的小耳兽幼崽。”

  后面还有句话没说,小耳兽是食物链底层的重要一部分,不可或缺,已知的许多中小型掠食者都以小耳兽为主食,大型掠食者如游荡者如果找不到食物,也会捕食它们。如果某一地区小耳兽数量锐减,肯定会引起一连串连锁反应,这种连锁反应不是好事,常冠还想要维持安稳的生活,保证自然食物链正常运行很有必要。

   好在能找到的保暖材料出了兽皮还有其他东西,那棵有灰猴居住的大树产出的树皮在保暖方面比小耳兽兽皮还强出一些,完全能满足需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