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 烙饼

危险底线 近洙 3393 2019.05.16 21:57

  第二天,黑斯格是被常冠拖出来的,一脸神秘笑容说有惊喜,如果没有昨天的事情,那黑斯格肯定是满怀欣喜,主人还是有不少新奇东西的,光是一手烹饪的手艺就值得期待,但黑斯格现在实在是不太想去,硬拖着在往常吃饭的地方坐下,奥加安早等在那里了。

  身前都放着碗,别的事情没来得及做,倒先吃早饭了。

  “来来来,都只有三块啊,看看我这一晚上的成果。”常冠很是熟练的从锅里夹起切成规整形状的食物,一块块看起来倒还不错,上面一层是白色的,很干净,接近锅底的一层则是焦黄透亮的,油汪汪的放进碗里还滋滋直响。

  习惯的撒上细盐,奥加安是不要咳咳草的,他吃不惯辣,很没吃相的把碗里的东西一股脑倒进嘴巴,河马似的大嚼吞下,也不知道尝出味道没,常冠一看他样子就放弃问结果了,他吃了没有表现出异常,只要没有苦味,也就证明他的方式没有错,算是对得起一晚上的努力。

  黑斯格没吃,拿眼角余光看了几眼常冠,发现对方正目光炯炯盯着自己,就知道这一遭是躲不掉的,拿手指抓起一块丢进嘴里,意外的发现竟然香溢满嘴。

  常冠做出的食物,至少保证几条基本标准,在原料不差的情况下,-色-香味三样是要占两样的,而且小恶魔原先吃的东西实在算不得好,只要稍微用点心,做出来的东西以小恶魔的角度看,都可以算作美味。

  “这个东西可不得了,虽然不是面粉,也差不远了。”常冠观察着黑斯格的表情,发现他也没露出反感的神情,就知道自己基本是成功了。

  黑斯格舔了舔嘴唇,把面前的两块还未正式命名的食物丢进嘴里,品尝着其中的粘糯和酥脆,要不是还多少能尝出些熟悉微苦味,黑斯格是不相信这竟然是圆萝做出来的,他几乎可以断定,已经大变样子不知道怎么制作的食物肯定是没有毒素的。

  圆萝的毒素大部分存在汁液和表皮中,如果只吃中心果肉的话,可以降低毒素作用,但也仅仅是降低而已。如果把果肉进一步处理,相信可以去除大部分毒素,黑斯格知道这些,常冠自然也知道,所以这食物可以放心大胆的吃。

  瞧着主人得意洋洋的样子,黑斯格就知道自己该拍马屁了,好在相处了足够长时间,去了一趟盖洛费丹城不是全无收获。

  “还以为这又是又苦又有毒的圆萝,没想到真的是一次惊喜,难以想象是怎样的智慧才能制作出如此好的食物,主人...”黑斯格轻吸一口气,接着说:“黑斯格的无知在您的智慧光芒下显得渺小不堪,能成为英明神武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主人的奴仆,黑斯格深感荣幸。”

  常冠愕然,古怪的打量了黑斯格几眼,甚至特意感受了下脑海里灵魂碎片,才确定眼前的这家伙是黑斯格没错,纳闷问道:“这牛头不对马嘴的马屁怎么有点耳熟?”

  黑斯格抓了抓脑袋,嘿嘿笑了起来:“去恶魔聚集地一趟学来的,嘿嘿,还不熟练。”

  感情是脑袋开窍了,像这种自己开窍悟出马屁功夫,不是谁都能来的。

  常冠心情大好,不是因为黑斯格极为明显的讨好,而是他的改变,有花式拍马屁的想法就很不错,当下把碗一放,很正式的说:“这是我研究一夜的成果。而你需要在今天就清楚其中过程,很可能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东西会是我们的主食。”

  黑斯格很认真的点头,他当然清楚这件事有多重要,将会对主仆的生活造成里程碑式的改变,以圆萝的高产,就此脱离饿肚子窘境不是想当然。

   “那...这种东西叫什么名字?这件事该由主人你来确定。”

  “哈,就叫烙饼吧,多好的名字啊。”常冠用只有自己才懂的笑容说。

  黑斯格到底是小看了制作过程的难度,吃到嘴里只有一小块,但要做出这一块食物,最少需要三倍重量的圆萝作为原料,去皮粉碎研磨滤渣,这光是准备步骤有多达四步,滤渣更需要反复至少四次,沉淀后倒掉上层的水,留下的白色的沉淀物,为求品质还需要用洗干净的植物网层铺上草木灰吸干水分,静置等待结块,这才是能够下锅的食物。

  听主人说,还可以进一步加工做成粉丝,但又需要好几个不能省略的步骤,听得黑斯格眼冒金星。

  “你以为是简单的事情吗?不过这是活命的手艺,麻烦些正代表吃到嘴里的东西靠得住,把我告诉你的要点记牢记好,有什么疑问有什么不明白的都可以来问我。”常冠直起腰身的时候,已然又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好在传授知识经验的时候顺手做出了不少成品,当着黑斯格的面往铁锅里倒上油,切成规整形状的淀粉块在滚烫的油里完成了本质的升华。

  只要心怀诚意,就算是徒手拿着铁锅看着食物一点点散发出香味,也是有极大乐趣的。

  常冠很享受在这里找回记忆中共同点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的记忆不是假的,就像他正找来的各种原材料一样,有木板石板也有兽皮,看似毫无联系的各种东西却有共同的特点,总有一面是平整可以书写文字的,有时间的时候,常冠会用自己做的粗陋笔写下方块汉字,上面的文字一笔一划比小时候老师拿竹条抽,逼-着写还规整几分。

  吃烙饼就要有吃烙饼的样子,摊成一大块,卷上干菜肉丝和焯过水的圆萝叶梗子,把嘴巴张得老大,狠狠咬一口,吞下去的时候要伸长脖子,有时候噎着了,还要拿水灌,粗放的吃法很有满足感,用最粗暴的方法包一大口烙饼嚼着,手也不洗,朝地上一倒,艰难的咽下食物,偶尔打一个嗝,说不出的惬意。

  “主人,难道你去盖洛费丹城一趟就学会了这么多?我怎么没发现有学习知识的地方?”黑斯格躺在一旁,把手指挨个允一遍才问道,他到底藏不住事情,再一个常冠都已经是主人了,可以算是最信任的伙伴,有什么不能问的,大不了挨几脚。

  “你以为我是在那小地方学来的技术?”常冠只是笑,语气中隐隐带着些骄傲,“虽然那是附近唯一的城,却还不够格啊。里面住的都是些只看重眼前的老鼠,还不能教导我什么。”

  黑斯格没有去问老鼠是什么东西,从主人的嘴巴老是能听到一些莫名其妙的词语,奥加安就从来不问,自己也不问,“那主人是怎么知道这些技术的?烧陶?铁锅?锯子?烙饼?”

  “现在还太早了,如果你争气,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你,现在透露这秘密对你没好处。”常冠平躺在地上,看不到全部神情,大概也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内心的孤独。

  即使已然有了两个伙伴,却没有谁能帮着分享想法,生活在一起,不代表思想就在一条线上。

  “哦。”黑斯格低低应了一声,第一次发现自己和主人还是隔着一层无形的坎,连主人基本的信任里都包含着鄙视。

   “吃饱了就去把碗洗了,去池子里洗,水要倒出来。”常冠懒洋洋吩咐一句,他已经养成了支使人手的坏习惯,反正黑斯格也懒,叫他多做事,也少了瞎琢磨的时间。

  制作烙饼在少量试验时,研磨这个过程可以手工来,正好做到仔细无误,确定圆萝中的苦味和毒素溶进水里去除,但要是大量制作烙饼,那石磨成了首选,正合常冠的心思,是需要一个石磨了,老是把克罗克罗果实烤着吃,总有吃腻的一天,那玩意儿和豆子没什么区别,相信研磨加工之后能找到新的烹饪方式。

  奥加安从河边搬回来两块质地细腻硬度高大小合适的石头,由黑斯格和常冠两个分别加工,这个过程并不简单。

  当然,至今为止,常冠都没遇到几件简单的事情,不能一次成功,那就水磨功夫,用最简单的工具,甚至是用一双手硬生生做出两个差别不大的磨盘,最难的地方是打磨形状,比对大小,花费十多天时间做好,然后在水池边上固定,取水排水也方便,调试之后,在黑斯格由佩服到仰慕的目光中,一粒粒咬也咬不动的克罗克罗果实滚进石磨眼中,再出现时,变成了夹杂着黑白杂质的流质。

  讲究些的做法追求口感,三次研磨之后还要滤渣,那太麻烦,浪费极多,克罗克罗果实不是圆萝,本身就是可以吃的食物,所以常冠的做法就很粗暴了,用赶制出来的木桶装了原浆,不管是上层白色的汤水还是下层的皮渣,都是一锅煮了,隔三差五来一桶。

   这是农村猪食的做法。通常是给老母猪产后催乃的.....

   还别说,效果显著,吃过几次豆浆豆渣乱炖之后,黑斯格是绝对不会再嫌弃烙饼制作麻烦了。

  只要有点时间,赶着快加工圆萝,切碎之后投进石磨,由奥加安推磨,然后按照已经熟悉的步骤一步一步把东西变成养眼的半成品。

  唯一不足的是,黑斯格老是学不会炒菜,因为老卡图没在铁锅上做把手,使用时不方便,而且掌握铁锅绝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黑斯格尝试过几次之后就不太积极了,他知道,就像主人可以用手指轻松控制两根取名叫筷子的细木棍轻松夹起食物放进嘴里一样,主人做来毫不费力,到了他手里,两根细木棍就像活过来似的要跟抓着它的手指头打架,恨不得捏断它。

  黑斯格要想学会用筷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现在事情更多了,也就把炒菜的事情推了出去。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铁锅只有一口,奥加安是指望不上了,基本做不了细致的事情,黑斯格如临大敌呛得眼泪横流做出来的东西黑乎乎一坨,吃了搞不好要被毒死,这做出美味食物最重要的一步,只能是常冠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