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 猎角裹 上

危险底线 近洙 4684 2019.05.22 21:25

  奥加安晚上睡觉很方便,他不需要床,站着睡的,只需要有个地方靠着就行。只要窑里烧过一炉砖,火熄了也能继续暖和一天一夜,他在屋里睡得很舒服,如果脚冷得慌,睡之前往早先挖空的地下埋上几块通红的木炭,盖上石板,底下留了通风的小孔,木炭不会熄,能管上大半夜。

  这已然是少有的高标准待遇,比他在碎石谷的生活舒服多了。

  黑斯格还是睡在老地方,他很会选位置,近距离享受砖窑的便利,晚上睡的香。

  自第一炉砖块烧制成功,到现在为止窑里很少熄火,陶器的需求很小,必备的物件凑齐之后烧太多出来没地方放,常冠交代的任务是尽量多烧制砖块,烧砖工黑斯格没有别的事做,整天埋头烧砖,合格的成品积累下来已经数量可观。

  有砖可用,先把窑重新改造,以前扭得麻花似的烟囱推倒重新用砖块垒砌,再次加固墙体,窑墙必须要厚,反复高温再降温容易让泥糊的墙体龟裂开口,勤加维护才能延续砖窑使用寿命。这就是没有水泥,不然根本不用担心类似的质量问题。

  食物一直是紧缺的,十多天之后,上一次收获的肉食消耗得差不多,家里的存货只够再吃几天的,奥加安还是在种植圆萝,但这鬼天气里,圆萝也难以始终保持生长活力,到底是植物,对环境和温度是有基本要求的,太冷的话,植物为了保护自己也会进入半休眠状态,奥加安专门搭起了棚子想保护它们,效果不怎么好,圆萝们勉勉强强没有枯萎,基本长不动了。

  它们需要一些时间,如果能缓过来,大概还可以收割一批两批的,如果缓不过来,无声无息死亡枯萎也不必惊讶。

  好在之前存下了足够多的圆萝,光是吃烙饼的话,都能吃上好多天的。

  至于其他食物,像什么克罗克罗、用水生植物嫩茎晾干的干菜和大头蚁之类的,则更加少,基本不能用来当做正经食物。

  除了食物,燃料和保暖物资倒还暂时够用,那些东西不稀罕,就算家里没有,出门采集回来也用不了什么时间,真正紧缺的还是能吃的东西。

  也是在深渊里生存的最紧要事情,获得食物的速度一定要大于消耗的速度,不然就要面临饿肚子的危机。

  只在家里呆少许时间,准备了吹箭拿上投枪,常冠就带着黑斯格出发了,没有让奥加安和灰头跟出来,上草原捕猎需要的时间可能会很长,奥加安只有负重能力用得上,草原上的战斗根本帮不上忙。

  十多天之后的草原已然看不到什么好景色,早先趁着下雨开花结籽好一番热闹模样再找不到,厚毯子似的整齐野草全都枯败,虽然没有倒伏下去,也荒凉得厉害,它们已经结出了种子完成了最重要的使命,死亡似乎是最后的归宿。

  但是,枯败的只是地面上的枝叶,地下的根不一定会腐烂,也许会有重新发芽的一天,现在的蛰伏,是为了之后的发展。

  没了野草遮挡寒风,留在草原上没处去的动物处境更加不好过,它们不得不重新聚集在一起,不管是独角兽还是角裹,或者是其他什么暂时叫不上名字的动物,都挤在了一起,把幼崽簇拥在中央,紧紧的挨着身边的同伴,享受来自同伴的体温,也给同伴提供最后的倚靠。

   尽管只是短暂的团结,也分外强大,中小型的掠食者不敢攻击它们,匆匆爬上草原的主仆两个也只能看着挤在一起的兽群咬牙根。

  “我们来晚了,如果能早几天,说不定还有离群的幼崽,小心些可以得手,现在几乎找不到可以下手的目标。”黑斯格一直期待一次猎杀,要不是常冠不许他擅自离开领地附近的安全区域,他一定会私自上草原来,常冠也知道,这家伙安定了一段时间,心底指不定酝酿了多少本能冲动,小恶魔从来都不是安分分子,他们渴望血液渴望杀戮,连常冠自己有时候都会有点类似迹象,更别说自制力几乎为零的黑斯格。

  这一次的捕猎行动,是食物的需求,也有让黑斯格动手发泄的意思,虽然常冠也不喜欢黑斯格以杀戮为乐,但这根本不是他能随意改变的,堵不如疏,让黑斯格见点血也是好的,黑暗世界里的生活需要压力也需要发泄。

  却没想到,上来草原却看到眼前的一幕,根本没机会下手。

  黑斯格很清楚,草原上出现的机会是极少的,一旦错过就是错过了,在温度降低下来之后,野兽们的确会更加虚弱,它们要跟寒冷天气对抗,成年动物还能经受住低温,有经验应付可能出现的意外,而幼年体就很危险了,稚嫩的身躯总是难以招架黑暗里的冰冷,在睡梦里一睡不起的事情并不少见,就算能够支撑,逐渐枯败的野草在营养方面跟不上需求,急需营养的幼崽必须花费更多时间进食,稍微懈怠一些,没有被冻死,体质弱些的也会因为各种客观原因出现意外,只消小小的意外,生命也就会因此消逝。

  在雨后一段时间里集中出生的幼崽大多会在这段时间里出现意外,也是中小型掠食者最后获得食物的机会。

  但这个时间段并不长久,有母兽照顾的幼崽们成长速度极快,等到了现在,动物们自发团结在一起取暖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幼崽已经挺过了最难的阶段,它们已经有了一定的抵抗能力,初步长成的身躯开始囤积脂肪长出更为厚实的毛皮,围拢在身边的母兽会不惜消耗自己的脂肪给孩子喂养母乳,母亲们很清楚,能活到现在的幼崽已经具备了相当的潜力,只是寒冷的话已经不能威胁到幼崽的生命,哪怕是出于本能,它们也会用自己的一切保护幼崽的安全。

  所以别看温度更加低了,外界条件更为有利,掠食者的捕猎成功率反而逐步下降。

  黑斯格很失望,他到底是在草原上生活了好些时候的老手,每个寒季的时间可能不一样长,但每个阶段是不会变的,他都不用去看,就知道往常那些还活跃的掠食者现在基本也放弃了捕猎的打算,能捡到食物的可能还会在草原上坚守,如果没有吃的,不会有谁还会傻乎乎的在外活动,以前的自己在这个阶段也不会出来,一般躲在那个臭烘烘的窝里苦捱时间。

  常冠能察觉到黑斯格的失望,这一趟出来要是一无所获,对士气的打击可想而知,家里存粮已经不够几天吃的,找不到食物,意味着一大家子都要挨饿,在眼看着就要进入最寒冷阶段里,缺少食物可能意味着死亡。他的确有些自责,也许不去盖洛费丹城就能赶在寒冷之前从草原上找到食物,交换回来的两样金属工具并不能马上对生活产生大的改变,但要是没有食物,不说奥加安,就连灰头都会有意见。

  “这就垂头丧气了?我们还有时间,难道就找不到一个落单的目标?”常冠给黑斯格打气的方式很有针对姓,没说太多废话,黑斯格的屁股上多了个脚印,手里的投枪朝远处的黑暗一指,沉声道:“拿出你的本事来,我们不能也不会空手回去。”

  寒风正劲,常冠也不管黑斯格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话,招呼他一声,低头钻进草丛里,不管怎样,他的确承担不起毫无收获的后果,哪怕冒险做些什么也要试一试。

  独角兽别想指望了,它们出乎意料的聪明,也是废话,不聪明根本活不下来,单个个体无法保护自己,就依靠群体,不需要多,五六头成年个体就能抱团取暖,何况它们并非静止不动的,只要附近出现扎堆的兽群,它们会自觉凑上去,哪怕对方全是角裹或者别的什么,它们也会死皮赖脸的挤在一起,要想捕杀它们就要先驱散挤在一起的大群野兽。

  常冠自认自己还没办法对付成群的目标,只能把主意打到依旧落单的目标身上,在草原上仔细搜寻,也不是没有收获,很快主仆两个发现某些成年的雄角裹还是喜欢独自行动,它们有健硕的身材,有厚实毛皮,还有足够保护自己的强大蛮力和战斗武器,无惧严寒,也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外游走。

  健康的成年雄角裹简直是一辆行走的大型卡车,它们可能不太擅长速度,但力量可怕,哪怕是游荡者,也不敢挑战它们。

  常冠还保持着理智,没有昏头主动攻击那些独自游走的看起来可以下手的目标,只是跟黑斯格一起在草原上到处搜索,这个时候,总会抱着侥幸心理,要是能捡到意外死亡的幼崽或者别的什么,未来几天的食物也就有了着落。

  却没想到,生活草原上的清道夫们把本职工作做到了极致,草原上找得到圆萝找得到咳咳草,甚至可以找到各种野兽骸骨,就是找不到食物,早在主仆两个来之前,附近就被梳理过很多次,撞运气也要看是什么时候,寒季已经把运气这种东西消磨得没剩多少了,何况常冠的运气一向不好。

  “看来我们只能冒险一次了。”常冠说这话的时候,正缓缓擦拭着投枪枪刃,他的视线没有停留在手里,而是紧紧盯着前方,黑暗里,正有一片黑影,它身材健壮以至于到了臃肿的地步,在寒冷中悠然踱步,全然没有其他动物的紧张感,它早在寒季到来之前就囤积了足够的脂肪,一边走一边吃,实在冷的慌才会找个地方窝着休息。

  选个合适的角度,在它抬头低头的时候,能看到它脑袋上只有一边角,大抵是之前为争夺配偶留下的伤势,也证明了这是个有争斗经验的壮年雄角裹,如果是独角兽受伤了,肯定不敢在外独自行走,它却不怕。

  它的底气来自以往的经验,对草原上活动的掠食者有足够的了解,现在看起来似乎很危险,四处黑暗环境恶劣,看起来根本不适合离群乱晃,但它却知道,现在才是安全的时候,那些真正有威胁的掠食者已经离开,要等到草原上的野草从休眠中复苏重新发芽才会回来。完全可以到处游走,不用跟一群一心护犊子的母兽挤一堆。

  越冷就越安全,它之所以没有走太远,也是想抓住寒季结束后的好时光,那时候雌兽们又会接受雄兽的-求-爱,在食物多的时节繁衍后代。一年只有少数几次机会,上一次失败了,所以要抓住下一次机会。

  “它的伤势没有完全好,走路的姿势不自然,而且角没长出来...虽然看起来它是最好的目标,但是...主人,我们只有两把投枪,吹箭是没办法对付角裹的,它的皮太厚了,就连投掷出去的投枪都可能扎不穿皮肉,如果想再次创伤甚至杀死它,我们只能近距离出手,这很危险!”黑斯格把自己观察得到的信息早跟常冠分享过,昨天发现的目标一直跟踪到现在,没有急着出手,就是在犹豫。

  常冠一阵沉默,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凶险,一头角裹的体重是主仆两个加起来的多少倍,别看缺了一边角,真被撞一下小恶魔的身子骨可承受不起,杀死皮糙肉厚的家伙并不容易,除非命中致命部位,不然一般的伤势只会刺激得它发狂。

  最重要的,是主仆两个没有好的武器,吹箭用不上,投枪对付对付中小型动物还有效果,由奥加安出手的话,用好爆发力能一枪把猎物扎个通透,对付角裹就悬了,毕竟投枪柄是木质的,最锋利的锋刃也是矿石打磨的,品质和刺穿能力都比不上真的金属用具。

  “出手是冒险,不出手就饿肚子。”常冠单手抓着投枪,转头看着黑斯格,“如果我有得选,肯定不会冒险,但有时候,你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不会成功。”他竟然笑了起来,“即使失败好像也并不严重,寒季没食物我们可能会饿死,为什么不拼命赌一次?反正都是死。”

  黑斯格说不出话来了,忽然发现自己的主子变得陌生,在此刻,他很危险,很极端,完全没有往常的谨慎和理智,原来主人也不是没有压力,谁都不希望整天整天的忙碌,甚至在能冻住血液的鬼天气里从早忙到晚,结果一顿饱的热的都吃不上,一大家子要养活,常冠平常没有表现出来,其实他比谁都急,这是责任是当主子的义务。

  同时,常冠有意的压制自己的本能,他已经不是普通人类了,这具小恶魔的身躯是多了些特殊的能力,擅长战斗的天赋可不适合摆弄植物种菜养贝壳,小恶魔需要战斗和厮杀才能成长,嗜血的本能在黑斯格身上很明显,在常冠身上也不会消失,之所以看不到,只不过被常冠有意压制了而已,他很不屑黑斯格毫无自制力的表现,要做个表率,却不知道属于小恶魔的本能有多可怕,长久的压力和沉寂,只会酝酿起危险的冲动,在某个巧合下爆发出来。

  不巧的是,这个巧合正好撞上了现在,黑斯格小声劝道:“主人...你要冷静...”黑斯格敢说自己绝对是首次劝主人不要冲动,结果效果不佳,常冠面无表情地看了过来,黑斯格就缩了脖子不说话了,主人的眼神很冷,他把剩下的话果断憋回了肚子里。

  “难道你怕了?”常冠收了笑容,歪头打量了黑斯格几眼,发觉黑斯格的神情变化,有些好笑地道:“放心,我还清醒,但我心里的确很不舒坦,想要做点什么,想要一场战斗。”他伸出藏在简单缝制袖子里的左手,黑斯格才发现这左手一直在变化,时而变成锋利的尖爪,时而又变成正常模样,他心头一震,却没有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