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灰头的能力

危险底线 近洙 4987 2019.05.17 20:52

  奥加安又有了新外套穿,还是黑斯格缝制的,那家伙不够用心也不够熟练,或者说,他一直都没有真正专心给奥加安做过一件外套,之前是技术不到家,现在总不会还跟以前一样全无进步,但是给奥加安做的东西就是不像样。

  有的地方紧了勒的慌,有的地方短了露出一截肉来,一眼能看出手法有多劣质。好在还算是一件能够保暖的外套,里外两层都是毛皮,中间填塞了蓬松的绒草,保暖也舒适,来自主人的想法自然是挑不出毛病,再把腿脚裹上,不管多冷,可以随意活动,一夜醒来,身上也不会出现又痛又痒的冻疮。

  这在往年几乎是不敢想的事情,哪个人马能有这么好的待遇,身边是时刻发热的土窑,吃一口热的还要坐着消食,不然随便做点什么事情会出细汗。

  主人说啊,毛皮没有鞣制硌得慌,要想穿得舒服穿得久,不能发汗不能泡水,奥加安很在乎身上的衣衫,所以不乐意出汗脏了宝贝,吃饱之后,总要和灰头玩耍一会儿,等热意消了,才会开始工作。

  “卡里卡部落应该快到难熬的时候了吧...”奥加安回忆起那艰苦也珍贵的回忆,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一点向往。也是,有舒服的曰子过,谁还愿意回到以前忍饥挨饿时候,一块生肉好几张嘴疯抢,慢一步就别想尝到味道,要是首领稍微懈怠些,部落里就会有成员挨饿,食物没有真正富余的时候,一年中吃草根嚼圆萝的时候绝对不少。

  哪像现在,竟然天天有肉吃。

  奥加安终于知道跟对主子的重要姓,他很满意目前的生活,就算偶尔和黑斯格吵架也觉得有趣,那个黑炭头...自从多了烙饼这件繁琐工作,基本上再没有多余时间偷懒。

  是他活该,主人又怎么可能忍受一个好吃懒做的家伙在一旁问东问西。

  虽然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但奥加安觉得,这样能吃饱喝足的生活,实在是美好。

  寒冷是残酷的,对任何生物都毫不留情,但常冠发现了特别的机遇,天上的阴云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厚重,即使火山灰也有遮挡视线的作用,但从地面朝天上看,黑黢黢的黑暗世界,已经少了沉重的压迫感。

  于是,幽月出现的频率高出许多,只要它从一侧地平线跳出来,机具穿透力的光线能瞬间达到平常照顾不到的角落,休眠的植物懒洋洋的摇动枝干,实在无力抓住这机会,任由宝贵的月光把地上的枯叶晃得光怪陆离。

  常冠经过多次练习熟悉,吸收来自幽月的力量速度稳定下来,只要有月光的晚上,他都没有浪费机会,把睡眠的时间利用上,训练自己身体适应外来的力量,加速吸收它,强大自身。

  单单只是吃饱肚子已经难以显著增加的魔之力再次开始增长,他也发现,实力的增强也可以增加吸收速度,盖洛费丹是个极好的例子,他只要在月光下端坐,仿佛大鲸吸水般掠夺四周的能量。

  同时这也是他强劲实力的根本。

  常冠没有那份天赋,好在够执着,时间也充裕,走着绝大多数恶魔走的路,一次不行就两次,千百次的反复同一个过程,用时间堆积起基础,在这方面,多的是恶魔走在常冠的前面,他无需担心自己遇到无法解开的疑问。

   黑斯格沾了光,也学会了吸纳幽月的力量,忙碌一天,吃饱肚子,等着幽月出来,找个不错好地方能枯坐到第二天,他乐此不疲。每个小恶魔都清楚自身实力的重要姓,只恨没有路径,在吃苦方面是没得挑的。

  奥加安很羡慕小恶魔的能力,他只有蛮力,人马的血脉没有任何特别的能力,只能把-精-力用在投枪的使用上。

  常冠很看重奥加安的投枪技巧,吹箭是很方便,对付体型稍微大些的猎物就没有效果了,还有攻击距离短,攻击间隔时间长、容易受外在环境条件影响等多种限制,平常时候勉强克服了不觉得有问题。但面对一些危险的动物,往往容不得一丁点的差错。

  吹箭劣势太明显,根本不能应付各种突发状况。随着常冠实力的提升,需要应付的状况也可能会随之提升难度,吹箭迟早是要淘汰的。

  他很清楚自家领地不可能做到隐蔽,时常有动物登门造访,管它是好奇心发作路过看看还是打着什么主意想搞破坏,在常冠眼里,胆敢来冒犯者,赶你不走就铁锅里见面。

  那么,一样杀伤力强、效果显著的远程攻击手段不可或缺,用吹箭抓深渊小耳兽很合适,完全达不到威慑效果。

  奥加安很早就用自己的方式展现了投枪的破坏力,自身状态好的情况下,百步以内可以做到十投七中,积蓄力道的投枪只要准确命中目标就是严重的贯穿伤害。投枪可重复回收使用,技巧熟练之后,在人马手里和在小恶魔手里的杀伤力区别不大。

  为此,常冠不惜拿出相当一部分时间用来练习投枪使用技巧,有奥加安的经验传授,倒也进展顺利,没有优质的原材料打磨枪头,常冠找来质地坚硬的木材做了不少木矛,下得苦功,百十天来,磨出一手老茧,也像模像样。

  瞄准固定目标,能做到百步之内十投四中。

   常冠换下了那身陪伴好些时候的脊刺兽毛皮外套,破得不成样子了,重新做了一件,自己量了尺寸自己动手,另外用一张成年独角兽毛皮做了件长裤,外套有袖子,裤腿能挡住脚腕保护尾巴不至于冻伤,穿在身上暖和,就是不耐磨损,跟奥加安一样,动手干活的时候要把衣服脱下来,不然出汗结了盐粒子拿水一洗,好好的毛皮就没了样子。脚上则穿了一双草鞋,没办法,只能想念以前有好鞋子穿的曰子,如果有机会的话,盘算着一定弄到一双鞋子,免去脚板挨冻挨扎之苦。

  灰头慢慢出现了变化,常冠提心吊胆的注意着它,发现这家伙也不是完全的懵懂状态,一开始的强烈冲动想一口吃掉源核,后来小心些逐步尝试,再到现在,已经熟悉了土元素源核,它把源核当糖豆反复舔舐,似乎每次源核都会消减一些,而灰头额头的独角似乎有了改变。

   十几天时间,灰头再次表现出对土元素源核越来越强烈的占有-欲-望,它想吃掉源核,非常想。常冠只能始终盯着,防着它没忍住误吞源核。

  就这样,频繁的接触土元素源核,灰头受到了某种温和的刺激,食量大增,却不大喜欢动弹了。

  异常的表现让常冠愈加紧张,他还没做好迎接改变的准备,尤其是这个改变可能朝未知的方向发展,充满了不可控的因素。

  直到黑斯格抱着一个小罐子大呼小叫的从地下跑出来,径直捧给常冠看,不住的说:“太神奇了,太神奇了!主人你绝对想不到,这个小罐子在昨天的时候还在漏水,上面最少有两道明显的裂纹,但现在,小罐子上面已经没有裂纹了!”

  常冠拿过罐子,从开始烧窑到现在,只有当初加了火山灰的陶土成功烧制出成型的陶器,这小罐子正是其中之一,常冠不许黑斯格拿来装食物,想来放下地下,而负责烧陶的黑斯格由于一直失败没成功过一次,所以经常会去翻看这侥幸成功的特例,注意到陶器的变化并不稀奇。

  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欢喜得直喘气,估计已经在地下搜索过了一遍,结果没找到原因,至于为什么专门拿来给常冠看...因为他也知道,要想实现逆转物理力量无法做到的事情,自家领地里没有别的谁达到条件,只有主人一直尝试给灰头接触土元素源核,最有可能的自然是灰头。

  常冠眯起眼睛把玩着小罐子,里面装了一大半容量的清水,的确没有渗水的迹象,沉思之后才问道:“确定没有发现别的原因?”

  黑斯格点头:“是的,地下只有一些需要防潮的材料和食物,寒季以来地下的虫子都没怎么活动了,洒在角落的草木灰没有异常痕迹,地下没有别的活物。”

  “哦?我看看。”常冠轻出一口气,偏头正看到趴在脚边的灰头,这家伙刚刚吃饱,正蜷缩成一团呼呼大睡。细想近段时间,灰头的确少了些活泼,多数时候看到它都懒洋洋的,这会儿走到身边,才睁开眼睛,倒不是受伤或者得病之后的虚弱,纯粹是懒得动弹。

  常冠蹲下,伸过手来,它就熟门熟路顺着手臂慢慢爬上常冠的肩膀,张开嘴巴打个哈欠就要继续睡,常冠把它抱在怀里,一眼就看到额头上的小角好像有了新的变化。

  多了一些细腻的螺纹,深刻而自然,再度长了一截的独角因此显得更加尖锐。

  如果是别的地方发生变化,常冠不一定看得出来,但这脑袋上的小角想不注意都难。他伸手捏了捏灰头的角,灰头很不情愿的摆头躲避着,等常冠收回手,又打个哈欠趴着不动了。

  “很可能是真的有作用。”黑斯格振奋道,他当然希望灰头出现变化,多一个实际具备元素控制力的目标可以天天近距离观察,自己迟早也要走这一步,多点经验至关重要。

  常冠没有理他,从口袋里拿出那枚源核。天天在灰头的嘴里打转,这源核明显小了一圈,彻底变成了糖豆。

  拿着源核朝灰头嘴巴边凑了凑,这小家伙眼睛都没睁开,伸出舌头舔了舔,微微打了个哆嗦,头上的小角发出迷蒙光亮,厚重的-黄-灰色光晕笼罩在小角尖端,如同残烛般摇曳,持续的时间不长,然后悄然消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元素控制!”黑斯格惊呼道。

  “什么元素控制?你看到它发生作用了吗?”常冠哼了一声,即使一样的兴奋,也不会贸然断定什么,把又睡过去的灰头放在肩头,转身朝地下走去:“没有证明真的出现效果之前,说什么都太早了,叫你收起来的陶器放在哪里?先拿出来。”

  当初一共烧制出两个大瓮三个小罐,烧掉一个罐子,把两个大瓮都搬出来,洗干净之后,表面的裂纹看得清清楚楚,装满水没多久漏了一地,大概小半天的时间瓮里的水能漏光,完全不能用。

  常冠把灰头放在地上,看它还是不愿意动弹,好办的很,拿出一块肉在它鼻子边晃晃,明明处于装死状态的小家伙立马翕动了鼻子,循着香味活动脖子四处移动脑袋。

  可笑的是,这小东西明明没有睁开眼睛,从头到尾处于神游状态,却可以循着味道灵活移动一路追踪,好几次常冠故意把肉干靠近它的嘴边,它都极为敏捷的凑上来,肉干拉远距离,它就追着跑,比平时速度只快不慢。

  肉干已经是紧缺物资了,几张嘴巴怎么节省一天下来也需要吃掉固定的分量,为保证工作的效率和各个成员的体力,常冠也不敢断了肉干的供应,家里的储备是吃一点少一点,看来在近段时间又要出门获取肉食。

  所以给小家伙的肉食再不可能像之前那样多。它起码有一两天没尝到肉味了。

  加了少许香料有咸味的肉干对灰头来说是绝大的诱惑,睁开眼睛看到常冠手里的肉干时,它便恢复了活力,没有去追常冠刻意放远的手掌,而是溜到常冠脚边一阵耍赖,它清楚得很,什么手段对付常冠才有效。

  可惜这一次常冠却不会轻易妥协,摸了摸灰头的脑袋,拍拍大瓮,“来看看你的能力。”

  灰头歪头看看常冠,又看看肉干,继续原地耍赖。

  它显然没懂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从看待野生动物的角度出发,灰头当然能算是很聪明了,它除了胆子小些,智商已经达到普通人类几岁的水平。可以理解一些简单语句的意思,常用的语气词没有问题,但它的极限就在这里了,再复杂一些的命令就云里雾里搞不明白什么意思。

   常冠和黑斯格对视一眼叹了一口气,倒是忽略了这看似简单的一步,要是灰头不能理解命令的意思,怎么可能测试出它的能力。

  黑斯格皱起黑脸,沉默不语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办法,对付灰头不能用强制手段,看常冠宝贝它的样子,恨不得要哄着宠着,只能拧着眉头半天不见吱声。

  常冠也在想办法,对灰头的了解起了作用,把肉干放在大瓮口边上,取出源核给灰头看了看,丢进大瓮里,叮叮当当的声音,然后再指指大瓮上的裂纹,看着灰头还不大明白,常冠干脆就极有耐心的把要表达的意思分解成一个个简单的动作加上常用语句告知灰头。

  片刻之后,灰头点了点头,大摇大摆爬到大瓮边,用鼻子四处嗅嗅,仰头张开嘴巴等着什么。

  常冠很配合的把肉干喂给它吃掉。

  黑斯格一阵嫉妒。

   灰头不是吃了东西不办事的主儿,原地静止片刻,先前那神奇的一幕重新出现,头上的小角笼罩上一层朦胧光晕,因为站在地上,所以连常冠都可以明确感受到一股未知力量在脚下汇聚,厚重沉凝,和靠近那能够控制土元素的怪物时感觉一样,以大地为支撑根本的土元素无穷无尽,在它小小身躯里的引导力量消耗殆尽之前,已经可以做到控制身周的土元素。

  然后,灰头用头上的尖角轻轻一碰陶制大瓮,无声无息间,那大瓮仿佛变成了烈阳下的积雪,逐渐软化变成一滩不成形状的烂泥。

  灰头看了眼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常冠,打了个哈欠,又懒洋洋的找了个舒服地方趴着睡觉。

  “这是土元素控制?”常冠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的,灰头利用元素控制力改变了陶器的结构,所以这大瓮...”黑斯格顿了顿,找到了合适的形容词:“融化了。”

  常冠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又是高兴又是担忧,灰头出现好的变化,至少证明他的想法没有错误,也证明了源核的确具备极大的利用价值,也许深渊里的相当一部分生物都或多或少具备着未知的能力,灰头仅能代表一个种类,只要有合适的源核供它们使用,是可以重新开启隐藏的能力的。

  灰头的元素控制只是一把钥匙,合理利用能打开一扇从未到达过的世界,接触它掌控它,也许能借机揭开某些未知力量的神秘面纱,抓住那些以往想都不曾想过的机遇。

  老实说,常冠不喜欢未知,因为那极有可能推翻自己掌握的现有知识,那么他在这陌生世界里,优势就太小了,相比于本来就生活在这里,挣扎至成年的恶魔,他的短板很明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