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游荡者

危险底线 近洙 3247 2019.03.18 23:27

  水潭边一直都是宁静的,那汪带来无限生机的潭水仿佛一块黑色的幕布铺在地面上,无时不刻在散发着致命诱惑力。常冠壮着胆子来过几次之后已经可以做到一定程度忽视掠食者的存在,只专心采集食物,多数水生植物真正保证无毒能吃的部分是根茎中最嫩的中心,获得食物需要不少时间,要是不抓紧一点,等到天黑都不一定能搞定。

  常冠有心想找类似芦苇或者竹子一类的植物,他清楚记得这类主干中空,纹理笔直的植物有多么大的用处,出色的韧姓是极好的原材料,可以编织成更大更好的原始容器,可以制作简单的武器,一些用具只能用韧姓材料制作,常冠眼下很需要它们,但遗憾的是把周围转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类似的植物,倒是有几种喜水植物根茎是中空的,却长得歪歪曲曲,不堪一用。

  目前来说,常冠只能在水潭附近采集到食物。

  但是,温饱解决了,却做不到富余。只有两个稳定的食物采集点是不够的。水潭这里只能采集到植物,保证不饿肚子而已,制作的篮子最多装下两天食物,而出门到这里打个来回,两天时间剩余的不多,带回去的食物在往返路上就被消耗一半。

  如果是之前,常冠认为能保证温饱已经满足,现在他不可能继续满足现状,争取改变,争取更好,向来是进步努力的动力,常冠自觉做不到以后的曰子里一直吃大头蚁和这些植物根茎过活,何况现在还多了一个成员,一张嘴巴就是一个负担。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深渊里的一年不是一直保持适宜温度,在某个时候,这里会温度骤降,动物的活跃度降低到极限,那时候,不能休眠的小恶魔如果没有足够食物储存,活活饿死一点不稀奇。

  要早做打算了。

  这么盘算着,常冠完成了收集工作,看看转满一篮子的食物和头顶的黑暗,他感觉得到,平常忙碌的一天过去了。

  因为常来水潭采集食物,在附近大树上找到一个树洞,之前树洞里住了一只盘蜥,那种脚蹼像盘子,喜欢吃虫子,速度奇快擅长伪装,并且带有毒素的小动物也不是常冠的对手,常冠没敢对它下手,只是恐吓一番吓走它抢了树洞来住,几次改造扩充之后的临时住所已经可以让常冠安心临时住一晚。

  夜里,天气不好,这里所说的不好,不是指起风或者下雨,而是幽月没有出现,不是每一个夜晚都能看到幽月的,而没有丝毫光线来源的水潭边,静悄悄的。

  常冠把篮子挂在头顶的枝头上,保证一睁眼能够看到,在外面的夜里,他睡不安稳,偶尔离开睡眠状态感知周围环境以确认是否安全。在夜里,黑暗视觉也不是万能的,眼睛的作用没有耳朵和感知的作用大,多半时候,他都是依靠听觉来确定有没有生物靠近。

  一团高大的影子完美融进黑暗中,高高拱起的脊背像是小山丘一般,它是从远处黑暗中来的,偶尔间在合适的角度才会显现出大致身躯轮廓,一路在地上嗅着什么,追踪到水潭边,甚至追踪到常冠休息的树下,然后它停住了。

  一双危险的眼睛在向上移动,寻找着一切可疑的痕迹。

  大型生物靠近五米以内的时候,常冠醒了,清楚感知到树下大家伙,那腥臭的气味夹杂着恶心的味道,是明显的信号,只有掠食者才会有类似独特的臭味,它们常吃肉,从来不刷牙,嘴巴里臭味可以熏得人反胃。

  常冠不敢确定树下的家伙会不会爬树,这直接干系到常冠的应对办法,如果对方不会爬树,在自己没有暴露的情况下选择静止不动才更加合适,它多半折腾一阵失去耐心也就离开了,但要是它会爬树,那么自己继续待在树洞里无疑成了等死,要及早爬到更高处才正确。

  哼哧哼哧的喘息声中,大家伙也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忽然激动起来,绕着树来回打转,最后干脆直立起来,这么一来,它的鼻子起码能够到近两米高的地方,实在是一个庞大的家伙,常冠藏身的树洞距离地面不超过三米,直接被对方闻到了气味。

  抓挠树干的声音响起,常冠紧张起来,可以想象对方正龇牙咧嘴想尽办法攻击自己的凶恶模样。

  再耐心等待片刻,树下的大家伙失去了耐心,重重出了一口气之后放弃了徒劳举动,在黑暗中扬起硕大的前肢狠狠拍在树干上,不算多粗的树木剧烈摇晃起来,枝叶纷纷掉落。

  常冠自知藏不住了,迅速离开树洞,提着篮子四肢并用爬上更高一层树枝,朝下看去。

  黑暗影响了视线,常冠只能看到对方大致的模样,印象最深的,当然是那小山丘一般高高拱起的脊背,也不知道披的是皮毛还是甲刺,在黑暗中完全看不出来,倒是移动时,下肢的尖爪闪动着冷冷的光芒。

  常冠的出现引起了正来回徘徊的大家伙注意,它直接直起上半身,再一次趴在树干上,充满危险和杀意的眼睛和常冠对个正着。

  被掠食者这么冷冷看着绝对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常冠只觉得全身炸毛一般微微颤抖起来,肌肉下意识的紧绷,从掠食者的眼睛里,看到了杀意,对方是完全把自己当做了猎物,它饿了,想用常冠一身不多的肉填饱它的肚皮。

  简单而直接的想法。

  对常冠来说则是绝大的危机,被堵在树上,一遍遍在内心告诉自己,这掠食者体型太大,是肯定爬不上树来的,只要在树上,是绝对安全的。

  依靠类似催眠的做法,常冠放松了手臂的肌肉,把篮子挂在了另一根树枝上,深呼吸之后,重新低头看向身下的掠食者。至少要辨别这是什么生物。

  突出的嘴巴,发现常冠低头看来,习惯姓的露出满嘴獠牙,耳小且圆,诡异的是,它有两双眼睛,多出来的一双眼睛很小,长在正常双眼的中间,此时也死死盯住了常冠,因为体型太过庞大,连接脑袋的是粗短的脖子,偶尔看到它张开嘴巴,血盆大口里尽是尖利牙齿。

  看到这种生物的时候,常冠第一时间想到了熊,却比熊更强大贪婪。而它则老早有了自己的名字——游荡者。

  站在食物链中上层的游荡者是致命的威胁,小恶魔的记忆里有一些基本的了解,它有相当敏锐的嗅觉,常冠自信在赶路的时候没有留下太明显的痕迹,只是在水潭边停留的时间长一点,这熊一样的怪物可以径直找到树下来,超强的追踪能力是保障猎杀成功率的基本条件,它在黑暗里悄悄摸过来,偷袭睡梦里的猎物。

  常冠足够谨慎躲在树洞里休息,不然游荡者指不定已经得手。

  看到猎物在树上不下来,游荡者狠狠拍打了树干,树干经不住几下拍打木质组织炸裂开来,常冠看得紧张不已,他现在手无寸铁,对上游荡者没有胜算,只能朝更高的地方爬去,周围都是树,只是树木之间是些纤细枝条交错,常冠不是深渊灰猴,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冒险从一棵树转移到另一棵树,正处于高度紧张中,力道控制不好松了手摔下地去,那才成了游荡者的口食。

  游荡者耐心渐渐消失,不时发出低低的嚎叫。死命抓挠了树干。

  常冠已然不敢低头,下方正是一张可怕的大嘴,多看几眼,心神大乱,到底还没有适应动辄遇到致命掠食者的环境,只能抓住一根粗大树干,一动不动。

  潭水荡起波纹,隐隐水声响起。

  专心对付树干的游荡者停下动作,翕动多肉的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它的嗅觉比常冠要灵敏得多,马上发现了对手,浑身紧绷嚎叫几声,没等到藏在暗处的对手出现,主动朝潭水边缓缓移动。

  游荡者站到了水潭边上,看到了在水里游来游去的食物,它吸溜了口水,对比赖在树上的小恶魔,还是水里的唾手可得的食物来得轻松,它的胃口比尖牙还要好一些,是活的动物就能果腹。最重要的,它同样是站在水潭边,比尖牙的优势要大得多,根本不怕所谓的偷袭,比起危机还是吃饱肚子更加重要。刚要下水,哗啦一声,一道黑影从黑暗中冲出,比游荡者大上一圈的嘴巴狠狠咬来。

  但这一次,它偷袭的不是尖牙那种小型动物,游荡者身形庞大,力量和速度更不是尖牙可以相比的,何况游荡者一直都处于警戒状态时刻提防着偷袭,水声响起,扬起巨大的巴掌朝黑影狠狠拍去。

  两者一触即退,游荡者嗷嗷直叫,身子一侧鲜血淋漓,被硬生生咬掉一块肉去,偷袭的家伙也不好受,脑袋一侧鳞片碎裂不少,隐隐可见底下的白色组织,血流不止。

  一次交手足够证明很多事情,游荡者首先明白这是一个强劲对手,它是来找食物的,并不乐意拼命厮杀,吃亏之后,本来还想报复,那老是喜欢躲躲藏藏的家伙已然重新缩回黑暗中,游荡者只能从水里捞出几尾抢食鲜血的生物扔进嘴巴里,一边大口咀嚼吞下,一边不忘看了看常冠的藏身点。

  常冠当然没有动作,短时间内也不会下来。

  重重喘息几口,游荡者迅速离开水潭,它选择放弃,直接转身离开,消失在黑暗中。

  哗啦啦,水潭里的血液被几尾鱼鳍样的东西搅动,落在常冠的眼里看得分明,那不是鱼,而是一种长了鱼鳍和尾巴的怪东西,一样的嗜血丑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