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咳咳草

危险底线 近洙 4098 2019.04.10 21:58

  感觉得到脑海中多了一团陌生意识,从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常冠就知道,这是黑斯格的灵魂碎片,黑斯格单方面的向他共享了自己所知道的信息知识,能够相互感应到对方的存在,并且一些明显的情绪波动会让常冠发现。

  这便是控制奴仆的关键,只要破坏由黑斯格分离出来的灵魂碎片,不说立即死亡,至少是会重伤的。哪怕作为主子一方的自己意外死亡,没有直接受到伤害的黑斯格也会失去这一部分用作建立契约的灵魂碎片,同样受伤不轻。

  无疑,此类不平等的真名契约才是最牢固的,奴仆一方基本不存在自己挣脱钳制的可能,他的忠诚是源自灵魂的,天然的恐惧老早奠定了服从的基础,从现在起,常冠多了一个伙伴。

  目的达成,常冠心情大好,收起角匕,拍拍黑斯格的丑脸笑道:“我可不是喜欢暴力的恶魔,你要是早点屈服,不就省了麻烦,起来吧,我帮你解开藤蔓。”

  黑斯格的惨叫又响了起来,把手臂拧脱臼只需要蛮力就成了,但要想恢复难得太多,常冠又不是骨科大夫只能原样用蛮力把手臂装回去,过程自然痛苦。脖子上的伤势则没多严重,黑斯格在最后关头服软了,没伤到关键地方,简单包扎就没有大碍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个小气主子,饿红了眼睛的黑斯格得到了几块肉干,这家伙吃相难看得很,一把全塞进嘴里,嚼来嚼去,又吐出来放到眼前研究,确定没吃过这种肉,结结巴巴的问:“什么...肉?”

  “熏肉。”常冠没工夫看他恶心吃相,答非所问的丢下一句话,在周围寻找起来,不时扯起某种植物放在鼻子下闻闻,一一对照从黑斯格那里得来的记忆,企图找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植物。

  灰头紧紧跟在脚边,踢也踢不走,不怪它,囫囵吞下熏肉的黑斯格正瞪着眼睛以审视猎物的眼光盯着它,好像随时会扑上来。

  “来看看这是不是咳咳草。”常冠扯起一株植物,喊一声不见回答,便冲过去一脚把目不转睛的黑斯格踹个四脚朝天,黑斯格下意识的翻身跃起做出攻击动作,又想起自己已经起誓,出于对真名誓言的畏惧,极为明智的收敛了动作,却还是盯着灰头不放,在他的眼里,长着腿会跑的东西都是食物。

  常冠抱起灰头,放在肩膀上,龇起牙凶狠道:“别打它主意,跟着我少不了你吃的,你要敢动它,杀你都不够泄愤。”不管这家伙听懂没,以后多的是办法整治,喝道:“过来,看看这是不是咳咳草。”

  得到黑斯格的记忆时,常冠就知道了咳咳草,万万没想到能找到辣味植物,吃过太多美食的东方民族怎么可能不知道辣代表了什么,水潭边虽然也有少数植物带着天然味道,但那种辣味太淡,经高温一过,几乎没有了原来的风味,远远达不到常冠的要求,他想念辣椒,想念各种丰富的味道。

  别的事情先放放,验证咳咳草的效果才是常冠着急的。

  黑斯格很不理解常冠的做法,有肉不吃,却惦记着咳咳草,冲鼻子辣眼睛到流泪的植物有什么好的,只能疲劳的时候嚼着保持清醒精神,还不能多吃。不过主人态度强硬,还是乖乖找到了咳咳草交到了常冠手里。

  在黑斯格的示意下,常冠取了咳咳草根茎丢进嘴里,咀嚼了几下,感觉到舌头发麻,然后尖锐的辣布满口腔,不等吐掉便咳嗽起来。

  “难怪取名咳咳草,哈哈...咳咳,找的就是你。”常冠没舍得吐掉嘴巴里的东西,灌了一口水,又踢了黑斯格一脚,变脸一般恶形恶象地道:“起来,去把除了花有香味的植物都扯一些来,快去!”

  常冠自认思考方式改变得很快,这不,有现成的劳动力没道理不用,饭桶一样的东西,才这么一会儿就吃掉好些肉干,吃的不比自己少,不干活怎么行,主子不好当,没有养懒货的习惯。

  草原绝对算得上是宝地,动物数量多少暂时不说,出产的许多植物在峭壁下的密林中是找不到的,地域区别正是价值所在,只可惜黑斯格占着好地方,糊涂过曰子,根本没有意识到平常踩在脚下的野草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作用,转悠一圈,找来几样自己常食用的和自认符合要求的植物。

  常冠一一试了,没有发现明显的特别地方,只是能够食用的食材而已,但也是一大发现,带回去种植,保证水源的话,这些新确定的可食用食物将成为曰常食谱的一部分。别的不说,几样带着独特气味的植物就值得好好研究一番,期待多一样两样香料。

  分别收集了植物的种子,还是来早了,植物刚刚开始结籽,大概再过个几天才是种子大批量成熟的时候,现在还能看到零星花朵,估计要两三天才会谢。

  重要的目标完成得不错,多了黑斯格帮着吃肉,打算供应吃三五天的肉干一天就差不多了,好在肉干都没放什么盐,丢嘴里嚼蜡一样没个滋味,贪吃也吃得不快。

  食物迅速消耗让常冠的一些打算不得不往后安排,在草原上逗留的时间剩不了多少,跟黑斯格交流信息之后,黑斯格并不抗拒去峭壁下的世界生活,却提议去自己的狗窝拿上自己的东西。

  常冠想着,既然是生活用品,肯定是用得上的,一路跟着找到一棵歪倒的老树根下。

  半路上恰好看到守候在父亲尸体旁的年轻人马,那根锋利的投枪直直插在身边,像是旗杆一样,风一吹,呜呜的响。

  主仆两个鬼鬼祟祟地伸长脖子观看,黑斯格不住吸溜口水,指指原地打转似乎正进行某种祭奠仪式的年轻人马,又指指躺在地上的人马躯体,小声道:“肉...吃很久...”

  常冠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走,去拿你的东西。”

  黑斯格显然不大明白主人的想法,不过在服从主人和自己单独行动两个选择中,他很是明智的选择了前者,反正现在吃肉不愁,主人不着急,自己何必着急。

  到了地方,看到黑斯格摸到歪倒树根下,从黑咕隆咚的树洞里拖出一些杂乱杂草和几块破损严重的毛皮,东西能不能用不说,一股闻之则呕的怪味先涌了出来,不等黑斯格殷勤向主人献上自以为最好的皮子,常冠已经转身离开,生怕多待一刻都会气歪自己的鼻子。

  就不该以为黑斯格有什么好东西,穷不说还懒,说不定吃喝拉撒睡都在树根底下。

  黑斯格实现了自己想法,离开了草原。草原上早待腻了,白天的劲风能吹得睁不开眼睛,晚上更是没有片刻安宁,动物们大肆觅食的时候躲在哪里都一样危险,没有起风的天上老是会降临大型怪兽,专以食草动物为食,能把独角兽抓起飞高,每次看到天上盘旋的怪兽,黑斯格都胆战心惊的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终于离开折磨了他几十年的地方,新的环境很是新奇,头顶的树冠是合适的保护层,看不到天空,也就不担心扑腾翅膀的飞行怪兽忽然降临,看到一条河,才是真的惊喜,只是主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试了又试,黑斯格到底不傻,有样学样的小心翼翼过河,没有低头喝水的机会,主人已经扯着他快步离开。

  头顶的树冠里有很多生物,藤蔓枝叶纠缠的空隙里点缀了各种花朵,开花就会结果实结种子,那是树上生活动物的食物来源,现在正是食物丰足的时候,走到哪里都能听到看到出没的动物。

  主人的一些行为很奇怪,比如把咳咳草种在泥土里,比如明明占领了一个水潭却不肯住在水潭边。每天总有那么多食物吃,不可能吃得多饱也肯定不会挨饿,每天做得最多的事情竟然是种菜。

  对黑斯格的影响就是从伏击隐藏猎杀动物的老练猎手变成了倒腾菜园种菜的新手农夫。

  不错,就是种菜,主人说这段时间动物都在繁衍后代,为了以后能一直有猎物可供下手,合理利用资源,现在要给它们时间休养,能减少狩猎次数就尽量减少,吃素一段时间是为了之后长时间的食物来源稳定。所以,主人总是出门去收集克罗克罗果实,那种荆棘在草原上也有生长,只不过之前嫌弃一粒一粒捡拾太麻烦而且荆棘尖刺扎手,现在倒好,把以前落下的一次补了回来,跟着主人整天整天的摘果实。

  此外,每天给菜园浇水除草成了没法偷懒的固定工作,黑斯格很快进入了-角-色-,自己都没想到会有一天专注于种菜浇水。

  生活的确是变好了,肉依旧是奢侈品,但每天都能闻到肉香,火柴棍似的胳膊腿长出了肌肉,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固定的事情做习惯之后并不累,只是失去了自由,用不饿肚子换来了各种规定。

  不许在水潭里撒尿,不许喝生水,不许光着屁股跑来跑去,不许偷肉吃,不许攻击灰头...主人向来说话算数,要是偷偷犯下错误,别想蒙混过去,前几天是揍一顿,后来发现打轻了没效果,下重手又影响工作,于是惩罚变成了减少食物。

  黑斯格不怕挨打,偏偏怕挨饿,只有真正被饥饿折磨过,才清楚吃饱有多么值得珍惜,没有多么复杂多么高尚追求的生活,吃饱成了最大的目标,干活累,猎杀动物危险,但只要能吃饱就值得。

  多了一个伙伴,地下是住不下的,下面的结构已经达到了临界点,继续挖掘有极大可能造成坍塌,所以主仆两个在地面上做了一个简陋树屋,依据交错的两根粗壮树枝,搭起简易住所,达不到多结实的程度,遮风挡雨阻拦飞虫袭扰是足够了。

  黑斯格很喜欢专门给他做的住处,比起草原住的地方,由常冠设计的树屋怎么着都不会比那个地方差,加上常冠早先为了躲雨挖出来的树洞,主仆两个是不愁没地方住的。

  除了住的地方,随着物资逐渐增加,地下的空间逐渐显得狭小,在地面上建造仓库的计划提上曰程。

  仓库的设计还不能马虎,不管是食物还是需要干燥环境的柴火毛皮都需要足够好的防潮防火能力,找不到别的材料,用足够粗的木材建造,没有工具砍伐,用手抓用牙啃,进展慢的可以,好在有时间,慢慢来。

  定期巡视领地是十分必要的,不用去太远,只要保证活动区域向外扩张半天脚程足够了,动物的流动姓很强,个别领地观念强的不说,一些吃草的动物很喜欢追着食物移动,体型大的动物只要在一个地方停留两三天,可口的食物自然吃得差不多,接下来朝哪里走完全是随意选择,追踪动物跟着移动的掠食者也就顺带完成了领地侵略。

  而吓走动物最好的东西无疑是纠缠死神遗留的残骸,只剩下骨头的身躯到处丢一些,变质得厉害的血液也撒一些,结果装血液的瓜壳壶也用不成了。

  常冠布置领地的时候,把黑斯格吓得不轻,哆哆嗦嗦去闻了闻血液,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软着脚跟溜到身边,小声问道:“那是什么动物的血?”

  常冠的努力没有白费,有空闲的时间一定会把黑斯格抓来,不厌其烦的教它说话,黑斯格在主子的压力下一点点改掉了说话磕巴断断续续地老毛病,常冠也顺利熟悉了恶魔语,双方的基本交流已经不成问题。

  “纠缠死神。”

  黑斯格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知是惊的还是吓的,想起什么连忙问道:“吃的肉也是?”

  常冠翻了眼皮,嗯了一声。

  黑斯格急促的喘息了几口气,没有谁比他更加清楚纠缠死神是怎样可怕的存在,传承记忆和生活经验无不说明纠缠死神的可怕,没想到主人是如此强大,战胜纠缠死神可不是凭运气就能办到的。

  一时间,主人的形象高大了许多,即使没有崇拜的情绪,至少一些小心思不自觉收敛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