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七章 虫子

危险底线 近洙 3400 2019.06.21 00:04

  远离边缘地点,逐渐接近草原中段,这里的植物茂盛,受到的余波影响最小。

  黑斯格欣喜大叫,终于看到一些往昔寒季之后理应出现的景象。

  绊脚的植物里藏着的虫子好像更加密集了,可能朝前踏出的下一步就会惊动草丛里的某只生物,扯起嗓子喊一声,总有某个地方扑棱棱飞起好几只吵闹的飞禽。它们仗着有翅膀能飞,故意在半空打转,落在近处,然后不满的回以各种叽里咕噜叫声。

  完全没把主仆一行放在眼里。

  它们有恃无恐,茂盛的植物不仅可以遮挡视线,还能提供无数躲藏地点,体型越大受到的影响越大,就算循着声音追过去也休想抓到它们。

  “这才是寒季之后的草原该有的样子,到处能看到食物。”黑斯格喜笑颜开,侧耳听着各种声音,冲常冠招招手,带头钻进草丛,径直往某个选好的方向前进。

  他很老道,一路摸索从某个尖刺灌木丛里掏出一个精心编织的-鸟-窝,里面有五枚带斑点的-鸟-卵。

  显然做多了这种事情,熟练的把战利品收进口袋。

  在常冠听着近似噪音的各种鸣叫在黑斯格听来能找出关键线索,黑斯格说,那些筑窝已经产卵的飞禽叫声带着不加掩饰的得意,它们总喜欢骄傲炫耀自己的成绩,听得多了,就能听出区别。找出那些得意的鸣叫,锁定位置在周边小范围寻觅,大多能发现-鸟-窝。

  常冠大感惊奇,没想到还有这种说法。

   寒季草原上的环境恶劣,飞禽自然是没办法长久安家的,此前寒季时没见到踪影,寒季一结束好像凭空就出现了,它们很好的适应了草原上的生活,把盛着卵的窝筑在地上,有没有便宜过别的动物不知道,反正先便宜了黑斯格。

  光是得到几枚卵当然不够,按黑斯格的意思,他想在筑窝的地点旁边蹲守一些时间,雌鸟不会轻易放弃后代,它会嗉子鼓鼓的回来往老位置钻,看准机会一伸手能轻松抓住它。

   胖墩墩的成年飞禽起码是一顿美餐。

  黑斯格喜欢赶尽杀绝,他一向认为机会来了就要紧紧抓住把效果完全发挥出来,天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遇得上同样的好机会,管它公的母的还能不能产卵,统统吃进肚子才是正经。但自家主子却看中可持续发展,杀-鸡-取-卵-的事情是在断以后的路。他不喜欢做。

  双方意见相左的时候,该听谁的好像不需要争辩。常冠也不会多做解释,他拿着吹箭,已经瞄上了另一只飞禽,那是一只看起来很漂亮的家伙,尤其吸引他的是长长尾羽。

  有吹箭在手,方法得宜猎获几只不太警觉的飞禽并不难,都知道飞禽肉的味道跟走兽肉的味道大不同,对把吃做为大部分生命意义的小恶魔来说,有新口味的肉食尝尝,那诱惑力已经足够大。

  雌鸟少有一身漂亮羽毛的,长着花哨尾羽的多半是雄鸟。

  雌鸟要留着,至于雄鸟...常冠真想不出来到处乱飞聒噪的雄鸟有什么用,看起来它们的数量比雌鸟只多不少,无时不刻在刷存在感,等掠食者归来,首先朝它们下手。

  就算不用吹箭射下它们,也只是多活几天十几天的区别。

   常冠这么想着,把一只咕咕叫的飞禽塞进口袋里,系好鼓鼓囊囊的袋子,甩到奥加安背上。如果能遇到更多飞禽,他完全不介意装满所有口袋。

  “那边还有很多飞禽,只要我们舍得花时间,能抓住更多猎物。”黑斯格熟练重新装填吹箭,他已经离不开这狩猎工具,每个寒季之后都会有这种食物满天飞的盛景,虽然只有一段时间,但每一个机会都是自然的馈赠,黑斯格实在受够了那种看得到食物抓不住的感觉。

  常冠顺着黑斯格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边的确有更加丰富的资源,好像是没有涉足过的陌生区域。

  陌生往往代表着未知的机遇和未知的风险。

  常冠自认有了一定实力,只要不作死,承担风险才能得到满意的收获,这一次来草原,主要目的是收集食物,越多越好。可是到目前为止,除了一些矿石,能吃的食物还不到两袋子,如果接下来没有大的收获,那就必须冒更大风险捕猎一头中大型猎物。

  拿着一比较,探索未知区域风险反而更小。

  于是,简单交换意见之后,偏离相对熟悉的路线,黑斯格带头朝陌生区域前进。

   脚下的土地正在快速解冻,尤其是离开边缘地带,地面残存的积雪渐少,雪化之后变成积水,滞留在浅层泥土中。

  积水是植物和动物赖以生存的宝贵资源,同样是享受幽月加速生长,有水没水的区别太大了。

   由此也可以判断出,如果某一个地方植物长势特别好,那这里的动物也会更多,地势低,才留得住积水。

  黑斯格兴奋得不行,只看到这里飞起一只胖墩墩的飞禽,那里跳出来一只花花绿绿的走兽,却没有注意到脚下越来越泥泞。

  常冠一把拉住他,指指他的手臂,黑斯格低头看到手臂上有一条黑黢黢的软虫正奋力蠕动着,它有能立马引发反感的诸多特点——指头长一根分不清头尾,软趴趴的看似无害,实则在接触温热皮肤的时候,已经开始狂热的寻找什么,以至于扭动成各种丑陋的样子。

  很快,这没有其他特点的软虫趴着不动了。

   它找到了一个好下嘴的位置,无声无息的贪婪吸食着血液,撕咬任何可以吃的部分。

   黑斯格脸色一阵不自然,他没感觉到任何不适,如果不是直接看到,他绝对无法发现有这么一条虫子用最恶意的方式疯狂蚕食他的躯体。

  他很快扬起手掌,啪的一声重重打在手臂上,就像打各种飞虫一样。

   然而他收回手之后,软趴趴的虫子仅仅是缩了缩身子,不仅没有受到惊吓脱离,反而以更加的速度啃食血肉。

   “用魔之力,快!”常冠眯眼观察着虫子,以他的视角,猜测这种虫子应该跟蚂蟥比较相似,但蚂蟥可能没有这么厉害,至少没有这么猖狂大胆。

  对付已经叮咬在皮肤上的蚂蟥,拍打挤压的作用很小,也不能用蛮力强行拉扯,不然断了一截身子留在伤口里很难取出来,还容易引起感染。

   如果有火、醋、酒和盐倒是可以刺激蚂蟥自然脱落。算是安全稳妥的办法。

   常冠身上带着火种和盐,他不准备为了一条虫子就拿出来用,因为...他分明看到前面的植物叶片大多向下垂着,一些跟黑斯格手臂上没有区别的黢黑软虫密密麻麻趴伏在上面。

  除此之外,脚下愈发泥泞的地面开始出现小片水洼,往往一脚踩下去,从草根缝隙里挤出污浊的水流,一同挤出来的还有多条软虫,到处乱爬,有一种没地方落脚的感觉。

  来的路上好像没看到有相似的虫子,但在这里,似乎闯进了它们的老巢,看不到别的虫子,能够引发不适的软虫无处不在。

  这还没有接近它们,那些闻到气味的虫子有不少已经伸长了身子,摇摇摆摆等待着机会,只要从旁边路过,它们就会展现出不同于静止状态的敏捷,悄悄的爬到身上来。

  它们有现成的手段掩盖自己的恶行,不会让你发现,不会让你感到不适,找到可以下嘴的地方用恶毒口器咬破皮肤,在你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得身子溜圆,松口掉落在地,优哉游哉离开。

  这还不是结束,先来的吃饱了,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饥肠辘辘等着大餐的软虫...

  想想都会产生一种汗毛直竖的恶寒。

  常冠跟各种虫子打交道的经验还算丰富,见识了深渊里各种各样的虫子,但他还真没在领地里见过这种黑黢黢的软虫。

  也幸好领地里没有。

  黑斯格动用魔之力跟软虫较劲的时候,一旁的奥加安站不住了,他块头大,背负着许多东西出了不少汗,本来穿得还算严实,但他嫌热解开了外套,这下可好,汗臭味成了吸引虫子的源头,站着没动,能清楚看到隔得较远的软虫伸长身子往这边探过来,有忍不住的干脆掉落在地,一扭一扭的往奥加安脚下爬。

  奥加安无意低头看一眼,把他吓得够呛,年轻的人马可不想试试被一群软虫淹没的感觉,只能不停的走动跺脚以期望能驱走软虫。

  结果是没什么效果。

   “不能继续往前走了,虫子太多,根本挡不住。”常冠随手抓起一只虫子,它就在手里肆意的扭动寻找可以下嘴的机会,比其他地方一心吸血的飞虫还要厉害。

   除非抱着绝户的想法一把火将虫子多的区域全烧了,不然常冠想不出还有什么强有力手段能对付成群成群的软虫。

  “好,快走!”黑斯格用魔之力成功弄死趴在手臂上的软虫,大松一口气,他顾不上沮丧,只想先离开这鬼地方。

  主仆几个狼狈转身后撤。

  软虫并非常见生物,它们的群落只集中在积水较多的区域,那些地方草木茂盛,很适合依赖水分存活的软虫繁衍,退远一些距离之后,也就看不到什么软虫了。

   “把外套都脱了,仔细检查自己身上还有没有虫子,时间还早,我们原地休息,吃点东西再走。”常冠帮着把奥加安身上的大袋小袋取下来,迅速脱下身上衣物,拿火种生火。

   那边的奥加安已经啊啊啊啊叫了起来,他还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却不知道软虫的厉害,脱下外套,一眼就看到好几条软虫,已经吃得鼓了一圈,挂在身上跟挂面似的。

  常冠也没能幸免,顶多是情况比奥加安好些。

  就连灰头都连续打滚从自己身上赶走一条软虫。

  类似蚂蟥的攻击手段无疑进化得相当成功,以至于到了深渊,这里也有身躯结构大同小异的虫子,常冠只能拿出大招对付它们。

  用滚烫的木炭烫得它们主动松口,一条都不许跑,统统丢进火堆里,看着虫子在火焰高温里扭曲成焦炭别提多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