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烧砖

危险底线 近洙 4341 2019.04.29 22:31

  劳动的曰子,总是充实而劳累的,常冠有意在食物中加一些荤腥,但只要碗里多加一块肉,存在地下的熏肉就开始飞快消耗,存货只出不进,眼瞅着一天天的减少,常冠这个刚刚有点本钱的地主发起愁来,别说食物还没有多到可以随意吃的地步,就算真堆起一座山哪里经得住几张大嘴吃吃喝喝。

  灰头吃的东西无疑差了很多,小东西每次想吃肉了就会腻在常冠脚边耍赖,后来发现耍赖卖乖也不能得来肉吃,就喜欢在地下钻来钻去,经常可以看到它独自在一边吃什么东西,没时间管它,只要没吃出毛病随它去了。

  家里的食物存量又降低到了常冠心理预期之下,每次看到空空的地下空间就一阵烦躁,他知道,没有食物,自己和伙伴就没法支撑下去,必须要及早的行动起来,哪怕暂停家里的建设工作。

  常冠还没有为此做什么决定的时候,第一批大瓮小罐送进了窑里,因为是烧柴,所以整个烧制过程都需要守在旁边,几天之内都要盯着。

  至于具体烧制一窑陶器要多少时间还需要自己慢慢摸索。

  即使第一窑肯定是尝试为主积累经验,常冠也不打算有任何的敷衍,亲自和黑斯格守在边上。

  小小的馒头窑经受住了考验,主要是因为常冠发现不好的地方马上补救,烟囱改动了细节,看到有地方飘烟丝他都恨不得盯着看。

  有一件事情值得说明,黑斯格发现自己有了一样比较特殊的能力,其实也不算是特别特殊,用魔之力异化手指之后,他可以徒手拿捏通红的火炭,并且表示手指感受不到太明显的不适。

   常冠大感惊奇,跟着试过之后发现自己也有了这种能力,正通红的火炭少说也有六百度高温,拿在手里完全感觉不到高温灼痛感。

  在脑子正常的时候,常冠当然不会尝试用手去拿火炭,所以他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无意中也有了之前想都不敢想的能力。

  “真是可怕而实用的能力。”常冠赞叹道。

   他不知道的是,小恶魔随着实力增强,随之出现的一些能力都超出了自然范围。火焰抗姓只是附带的一部分能力。

  这种能力发现得正是时候,不怕被火焰高温灼伤,常冠可以近距离观察窑里的变化,比单纯地守在外面干着急要强得多。

  几天时间说快也快,柴烧说起来简单,其实需要相当丰富的经验掌控全程,添柴也不是随意想添就添的。常冠只掌握了一些粗浅的理论知识,没有相关工具,即使不太怕火焰灼烧,他也没办法光凭一双眼睛就掌控火焰温度始终保持在某个值附近,这无疑增加了风险,有心亲自进了窑里头看看。他胆子倒是大,就是高估了自己的能耐,不断添柴的窑里温度轻易过千,如果是普通人根本没办法靠近窑口,能空手拿火炭不代表能抗住千度高温。

  隔着窑墙只能凭感觉控制,首窑陶器估计真会变成积累经验的尝试。

  估摸着时间等到第四天,再没有往里添柴,本以为需要两天才能缓慢降下温度,结果只过了一天,窑墙就恢复了常温,这下问题暴露得很直接,窑墙太单薄了,没办法留住温度,必须要加厚。

  开窑本来是常冠最欣喜期待的事情,只是接连意外多少打击到了他,基本已经不抱什么期望了。把东西拿出来之后他彻底笑不出来,撑着下巴,盯着地上的碎片只叹气,还以为至少能得到一件半件残次品,证明自己的方法和材料没有问题,结果只能得到一地碎片,还没拿出来就碎了一地,没有成型的,一件都没有。

   说明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甚至可能有目前没发现的致命问题。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每一次失败总能发现问题,改掉问题就是在进步,首先的,最大的问题在窑本身,烧制过程中高温到降温,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面或多或少出现了裂纹,这是泥糊墙不可避免的缺陷,指望它跟水泥砖墙一样结实耐用显然不现实,正好墙体还需要加厚,重新和了泥巴狠狠涂几层,在原有基础上再度加厚。

  才一次失败而已,还没到泄气的时候,再度开始新一轮的烧制。只不过这一次他吸取了教训,没有急于制作出新的陶坯,而是把前两天做好的砖坯拿出来,意识到首窑陶器烧制可能失败的时候,常冠就及时改变了想法,陶器成型需要更高的技巧,之前从未接触就直接开始高难度挑战无疑极其容易失败,甚至可能因为干扰因素太多都找不到导致失败的关键原因。

  尽管常冠追求的目标是烧制成品陶器,但妄想一步成功似乎有点好高骛远,必要的经验积累不能少,在掌握基本技术之前执着制作陶坯烧制就不太明智了。烧制砖块要简单得多,正好也是迟早需要用到的消耗品,尝试烧制没有坏处,积累了经验再转头动手烧制陶器至少不会全无头绪。

  砖坯在新制的木质砖盒里夯实成型,阴干两天之后正好脱去水分,放进窑里烧制,烧砖要简单得太多,即使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经验的新手,只要用合适材料夯实出形状,丢进火堆里使劲烧,保持受热均匀,总会烧出几块成品来,区别只在于出来的东西是欠火砖还是过火砖。

  已经烧制过陶器,心里多少有了些底气,由难到易,不必寸步不离守在窑边干着急,期间由黑斯格守着,他带上武器出门转了一圈,带回来了两只深渊小耳兽和一头脊刺兽,外面已经难以遇到中小型的素食动物了,能遇到这头脊刺兽完全是运气,双方都是出门觅食的,狭路相逢,换做食物富足的时候还可能选择退避,换做现在,都想把对方变成食物,只会爆发斗争。

  常冠以付出险些重伤的代价取得了胜利,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家里有了食物和一张不错的毛皮,缓解了食物短缺问题。

  两天两夜时间过去,开窑,常冠依稀记得土窑烧砖好像是要用水冷却的,稀泥堵住窑口捂上七天八天,却不直接跟水接触,只是利用冷水降温。烧制的青砖才结实耐用,这种方法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生产队尤其常见,自己烧制砖瓦自建房屋,改善居住条件,千万别小看土法烧制的土砖,耐风耐寒千百年都不易风化。

  常冠还记得自己小时候曾经住过土砖盖的民房,两代人一住三四十年。如果能把烧砖过程完全复制过来,那倒真是不错,至少跟上了记忆,几天时间从石器时代跳到了解放后。

  然而现实总是更加残酷,等把黑红黑红的砖块都拿出来,常冠彻底从幻想中清醒。

  馒头窑很小,当然做不到砖厂一次烧万把块砖的规模,在等待烧制陶器的短暂时间里,常冠跟黑斯格一起加班加点赶制,也只制作出几十块合格的砖坯而已。

  直接烧坏的砖坯不多,但真正合格的好砖同样不多,过火砖占了多数。烧制的砖块数量少,所以稍微没注意时间和火候,出来的成品就成了过火砖。过火砖强度很高,黑红黑红是已经焦了一部分,倒不是不能用,只是多少有些变形已然不能算规则的长方体。

  好在条件艰苦,即使是差不多快扭成麻花的过火砖也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怎么着都比去河边捡拾石块辛苦打磨平面要轻松。

  还有少数火候刚好的砖块成了抢手货,黑斯格下手最快,挑挑拣拣兴高采烈抱几块走了,他正需要规则的坚硬物体垫床,用木头搭建的各种物件经不住时间消磨,要么悄悄生虫腐烂,要么自顾自发芽再度扎根生长。黑斯格睡的是新床,新的当然好,但他偷了懒,直接把床铺在地上,睡在冰冷地面上怎么都不暖和,比起之前睡树洞也只稍微强一些。加上他不太注意卫生,可以想象夜里睡着之后各种虫子从难以察觉地缝隙钻出来四处乱爬的可怕画面。

  多垫一层砖效果都不好,还要把藏在角落缝隙里的虫子赶出来,不然寒季时候,外面的虫子冻死,黑斯格的床会变成培养虫子的温床。

  不止黑斯格需要重新布置一下床铺,常冠也打算用砖头在床下铺一层,他倒没有黑斯格的毛病,重视卫生,只要有时间就会清洗更换床垫。多垫一层砖头肯定有好处,尤其是经历过那一场豪雨,受够了长达几十天的-潮-湿-折磨,别的东西湿了就湿了可以想办法克服,直接铺在地面上的床却真的拿它没办法,从地下涌上来的-潮-气浸湿树皮和兽皮之后完全没办法睡,雨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地下都有一股霉味。

  之后及时做了改变,在床下加了圆木隔离,有条件的话肯定想做一个床架最好,但是常冠不会做...没有必备的工具,能做起一个简化版仓库已经是极限,还想空手做出需要较为精准尺寸和比例的床架显然不太现实,尝试之后失败他就收起了幻想,免得勉强做个劣质货半夜塌了摔的是自己。

  光用圆木还不够,再加一层砖,想必能在现有条件下做到最好了,至少不担心再-返-潮-弄得湿漉漉。

  黑斯格先伸手拿,奥加安也没讲客气上前抱走几块,他倒不用睡床,但温度已经开始降低,水潭边水池边经常取水用水的地方湿滑难行,当初常冠只在必须落脚的地方铺了三两块石头免得打滑,他倒想好好布置一下,当时没有多余石块用,后来则忙于各种事情没了时间,现在常冠已经不大亲自伸手各种琐事,黑斯格倒是经常去取水,不过指望他花心思为这些东西考虑还不如指望石块会自己长腿跑到家里来。

  奥加安时常需要提水,以前浇灌菜园现在则把心思更多用在照看圆萝上,每次打水一不小心打湿腿脚冷不说,还容易打滑摔倒,他打算在常走的地方铺上砖块。

  奥加安没想到简单的把泥巴捏成块丢进火里烧几天就能发生神奇的变化,在他眼里简直比小恶魔能手掌变爪还要神奇。从河边搬运石块回来加工,其中的劳动花费非常大,而窑里烧出来的砖块完全不需要再度加工,光只平整这一个优点,他就认为窑做得值得。

  要不是主人脸色不好看,奥加安很想建议主人再多烧几窑砖。

   “烧砖都失败率这么高?要走的路还很长啊。”常冠愁眉苦脸,算是深刻认识到实际上手的难度,凭着一些理论知识就想做到几十年老师傅的水准自然不可能,看起来简单的东西也必须要有足够的经验打底子。

  能够成砖,说明窑本身是没有大问题的,可以达到密封条件,密林里不缺燃料,常冠特意挑选了足够干燥的木柴,定型的温度是足够了,能把砖块烧变形就应该达到了陶器烧制基本要求,好歹也是放在窑里烧,比露天烧制要周全得多,没道理简简单单柴火堆成堆一把火都能烧出成品,按部就班反而尽数失败。

   还有问题,只能依靠实践寻找加以解决,现在可以把目光放在陶坯上,重新研究陶坯制作过程也好,找替换材料也好,都要依靠大量实践积累经验,这是一项长久的很费时间的工作。

  查看了之前的陶器碎片,常冠一一详细记下了缺点,他知道陶器要定型,能够烹饪食物,肯定不能太厚,要保证热量传导效率,也不能薄,毕竟还没有到曾经的技术高度,薄的陶器对各方面的要求太苛刻,技术不过关的话暂时不用想。

  把玩着残次品,发现烧出来的碎片顶多手掌大小,很脆很坚硬。陶本来就是脆姓材料,就算是现代工艺做出来的陶瓷,也容易碎裂,暂时有的经验和数据根本不可能依据碎片就推断出问题在哪里。

  常冠想到替换陶土,把脑门一拍,想到一个地方应该可以找到符合需求的东西。

  黑斯格很惊奇的发现主人又准备出门了,上一次出门发现了恶魔聚集地,尽管那对现有的生活没什么改变,主人不会浪费时间,即使计划的事情出现意外失败,也会从中找到错误的原因,不会徒劳浪费时间。

  他很想跟着一起去,但这一次只能看着,他前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学习主人的做法。

  “我不在的时候也不许偷懒,继续烧砖,成品越多越好。”常冠对黑斯格交代只一句,对奥加安的交代就多些,示意人马拿着两杆新换长枪杆的投枪要守护好领地,盯住黑斯格,看住灰头,观察圆萝的变化,甚至还要砍伐木柴,烟囱只要冒起烟,消耗的燃料是极多的。

  对于常冠的信任,奥加安显得很受用,把胸脯一拍连连保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