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盐贝

危险底线 近洙 4337 2019.03.29 16:51

  编织篮子用了不少时间,当初做的不错,手艺过关没有装太重的东西还可以用很久,短时间里是不打算换个大的了,再大就不是提在手里,背在肩上的话会影响行动,为了安全不敢在小事上偷懒,小半篮子装的都是贝,打的鱼不多用绳子穿了挂在身上,出门一趟不空手回家就算是丰收。

  地底下空间越来越觉得小了,不少东西都要朝里面放,一直觉得两间房间够用,结果收集来的柴火藤蔓加上晾熏肉的架子就把空间挤占得差不多了,为了安全,常冠不得不在地面上也挖了一个火塘,除非特殊情况,地下的火塘是不常用了。

  掠食者数量的减少给了常冠不少底气,加上自身实力上涨,自信心一度膨胀,以前偷偷摸摸求生,现在偶尔在地面生火做饭还是敢的,引来一两只尖牙没等到祸害食物的机会就遭了常冠的毒手,还是嫌弃那肉太臭,丢在火里怎么熏烤都是臭的,常冠本来还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吃下去,后来发现强迫自己吃臭肉实在很傻,连灰头都不吃的东西,只能挖个坑埋了,彻底把尖牙从食谱上剔除了出去。

  加了新鲜贝肉的浓汤没有辜负常冠的期待,从壳里一个一个挑出来的肉是白的,在水里打几个滚,立马成了浅黄,点缀了些许香料和绿的白的植物茎叶,香气浓郁,一边竖起耳朵注意了周围的动静,一边用碗剩了食物,不管多烫,先喝一口汤。

  “嗯?”常冠脸色古怪,砸吧了嘴又喝一口汤,这下神情变得精彩起来,有惊喜也有意外,把碗里的贝肉倒进嘴巴细细品味,嚼几下竟然热泪盈眶,赶紧转头捡起丢在一边的贝壳,直到在贝壳内脏里找到一粒小小的白色结晶体。

  盐,竟然是盐!

  手上有粘液,白色盐粒沾了手很快融化,正是被割了口子的手指,盐分把伤口的疼痛放大了很多倍,刺疼刺疼的。

  “终于找到盐了啊...”

  对人来说,盐是非常重要的,盐能强壮身躯,溶于血中预防骨质疏松,最重要的是,盐是极重要的调味品,熟食里没有别的味道吃是不成问题的,但要是没有咸味那才是严重的事情,常冠整整吃了两百天没有咸味的食物,要不是饥饿折磨着可怜的胃,常冠也不愿意吃寡淡的熟食。

  尤其是肉,放在嘴里嚼来嚼去和吃蜡没什么区别。

  曾经也花费了时间寻找盐的存在,但盐不是木头,凭空变不出来,密林里有植物和动物,却没有产出盐的条件。盲目寻找是浪费时间。

  而现在没有丝毫心里准备,平平淡淡就发现了盐,原来只需要多朝前走几步,弯下腰捡起一块贝而已,常冠不禁懊恼起来,也不是头一次去乱石滩找食物,要是早些天发现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淡出-鸟-来。

  为了记住难得的大发现,常冠很是果断的给这种贝取名为盐贝。

  盐贝没有让常冠失望,不知道它们是怎么积累下来的盐粒,但的确可以在贝壳里找到盐的存在,为此常冠特意花费了时间把剩下的贝集中处理,特意把找到的盐粒收集在一起,从身上扯下一块兽皮慎之又慎的把盐粒保管起来。

  就算只为了以后能吃上有味道的食物,一番忙碌太值了,弄好的贝肉舍不得吃,摊在一张叶子上晾着,脱水之后,这干燥并且有咸味的肉干将是极好的干粮。

  本来还因为没有抓到鱼心情有些低落,此时看什么都顺眼了,特意把灰头喊过来奖励一块熟肉,呼噜呼噜喝掉剩下的肉汤,还不算完,抱着不明所以的灰头好好玩耍一番,灰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它的世界从来简简单单,常冠开心它就开心了,只要常冠陪它玩耍才不用管是因为什么原因。

  只要探索,朝更远的地方前进,会遇到危险,会有新的发现,自然会有新的机遇。这正是蛮荒世界里的魅力,能够适应活下来,才有资格体会其中的乐趣。常冠暂时是没有多余兴趣探索其他地方了,很清楚只要再朝远的地方走一定会误入新的掠食者领地,它们不会对外来者讲客气,有时候乖乖在自家地盘活动才是明智的。

  何况常冠一门心思惦记着盐贝,把收集回来的鱼肉和贝肉处理好之后,马上再次去了河边一趟,观察研究之后发现盐贝生长的地方也不是随意选的,它们很喜欢在有盐存在的石块上繁衍,为此常冠特意敲开了一块长满盐贝的石头,弄明白了盐贝的秘密,它们本身不能凭空制造盐出来,只是把石块里的盐存贮到自己体内而已。

  而盐贝集中的那一块乱石滩极有可能存在小片岩盐,盐贝借此发展了起来,结果让其他动植物没办法生存。

  又一大发现,他知道自己以后应该是不用发愁没有盐吃了,也是缺少相应工具,不然发现岩盐之后就不用依赖盐贝了,自己过滤解析效率不知道要快多少。

  但是那需要的工具多了,没有条件做不出来,暂时是不用想,有盐就够了不敢奢望更多,老老实实采集盐贝回去,多多收集些盐,也能多带些盐贝回去,两样东西都是现在急需的。

  生活随着基本物资的丰富多了些活力,看着铺在树叶上逐渐脱水的贝肉,看着水潭边一天一个样子的菜园,看着收拾得井井有条的住所,常冠找到了一丝安慰,依旧是经常去土堆转悠,大头蚁已经不是主食了,但他发现把大头蚁烤熟之后别有一番风味,吃习惯之后少不了这种零食,加上耐存放,有多的吃不完脱水之后可以长久保存。

  即使对大头蚁这样食物的需求没有原来那么迫切,常冠依旧没有改变经常去祸害它们的习惯,储存食物是大事,常冠从来不敢懈怠,任何机会都是不放过的。

  几天时间之后,常冠在距离水潭小半天路程的地方发现了大型动物的脚印,痕迹是新鲜的,但只是观察脚印的话,无从推断来者是什么东西,体型具体有多大,只是在某一个范围之外活动,可能在之后的几天里,它会朝水潭靠近,以前有水潭掠食者驱逐来犯之敌,现在,却要靠常冠来想办法了。

  在发现新鲜痕迹的时候,常冠就紧张了起来,开始了新的备战,好在已经有了实力充实信心,自问加上涂了剧毒的吹箭再次遇上游荡者一类的家伙也能周旋一二。

  他守卫地盘的决心相当坚定。

  主场优势不能放弃,常冠不会像野兽一般频繁的在领地里游走,甚至到处撒尿留下明显气味宣示占有权,小恶魔身躯里住的可是一个智慧的灵魂,在实力还不能主宰一切的时候,智慧就很重要了。挖陷阱是老一套的法子,随着人类的发展中使用了不知道多少年,但有太多例子证明这一招就算放在人类的发展史上也是有巨大作用的,对付野兽自然无往不利,何况它们肯定没有任何准备,冒冒失失闯过来不吃大亏才是怪事。

  放在地下有些曰子没动过的石头铲子发挥了余热,挖掘陷阱用上趁手工具能事半功倍。常冠劳动的时候,还不忘指使灰头也参与进来,对它有点太放松了,完全没了掘地鼠该有的样子,胖了一圈肥肥的一直没瘦下去多少,没事的时候老喜欢趴在脚边打瞌睡,偶尔玩耍也是在枯叶里钻进钻出,刨泥巴都不大乐意。

  太过舒适的生活继续下去对灰头的以后没有好处,虽然其中也有常冠的错,没有父母的教导,灰头早偏离了其他同类的生长轨迹,该学挖洞觅食的时候,灰头在温暖怀抱里睡觉,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必然要付出更多努力弥补回来。常冠没有承认自己错误的打算,他也不想灰头变成只会挖洞的可怜鼠,所以和小家伙玩耍的时候注意了多样的训练。

  挖掘陷阱是个好机会,灰头万般不乐意还是跟着常冠一起动手,好在休息的间隔有食物奖励,无往不利的招数一直有效,一大一小一起努力。

  第二百二十六天,连续两天大雾,雾气在林间飘飘荡荡,阻碍了视线,沾在身上就变成了细密水珠,不管是常冠自己的生活经验,还是来自小恶魔总结出来的经验,无不表明深渊里的天气多变极端,水一直是稀缺资源,连续大雾是极少发生的怪事,常冠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天地间的水汽不知不觉浓重了许多,除此之外倒没有太多的变化,如果单只是增加空气中的湿气,懒得琢磨会发生什么,有那功夫,倒不如把精力放在有用的事情上。

  自从知道河里存在大鱼的时候,常冠就惦记上了,本来计划是过段时间准备过河去河对岸转转的,那边新的环境兴许有更加丰富的资源,倒不是说在附近就无法获得食物,只是动物的分布有自己的天然规律,食物链本身保证了物种相互之间的平衡,不管是数量最多的深渊小耳兽还是讨厌无比的尖牙,全都属于食物链中的一环,常冠没有出现的时候,猎手和猎物数量相对平衡。

  结果常冠不仅消灭了掠食者,还大肆捕杀诸如深渊小耳兽这种处于食物链底端的成员,几乎可以说是一只小恶魔便把小范围内的食物链破坏干净,如果常冠不想以后自己的地盘抓一只活的深渊小耳兽都要掘地几尺,早早的开始维持动物数量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掠食者就算了,来了也要赶走,但吃草的动物要手下留情,维持一定数量是长久之计,常冠可不是只打算过一天算一天的。

  所以有时候要出趟远门搜寻食物,结果河里的大鱼实在让人担忧,为此常冠特意把去河边转悠变成了习惯一样的事情,随着食量增加,光只是现有的食物采集点和种类已经不能满足需求了,过惯了嚼草根的生活没觉得哪里不好,吃肉饱了几天结果就不乐意再回到把植物当主食的生活,肉是好东西,比植物要丰富得多的营养可以持续维持身躯的强壮,常冠享受着浑身力量,就必须要一直保证充足的食物供应,不说顿顿吃肉,少说每天是要吃到油荤的。

  对了,自从能异化整个手掌之后,每天都是要吃两顿饭的,一天的食量直接翻倍,想办法填饱自己的肚子又成为了重中之重的大事,获得食物足够让常冠忙活的,反正每天忙忙碌碌只刚刚温饱。

  别的地方都没有河流的资源丰富,去河边转悠总不至于空手回家,主要是收集盐贝,盐有多重要不必多说,其次也在开发自己的食谱,基本上从水里捞上来活的东西,不是太难以接受都带回去一锅煮了。除此之外,观察河里大鱼的动静成了功课。

  偶尔抓到深渊小耳兽等食物,肠子之类的东西反正是不吃的,除非是如脊刺兽那样的有一定体重的生物,付出时间和水资源清理才有食用价值,常冠的吹箭只能对付对付吃素的小动物,诸如深渊小耳兽一类得到生物就算把所有内脏都清理出其实也不够几口吃的,而且相当麻烦也浪费水,自问连剥皮手艺都没熟练,实在没办法搞定内脏,慢慢也就没了吃那些玩意儿的习惯,吃不掉的东西全埋了太可惜,只要去河边采集食物,总会给大鱼带去礼物。

  既然是礼物,双方经过最初的陌生之后,大鱼坦然接受了常冠的好意,河里的动物太多了,吃肉的挤在一起,大鱼把小鱼吃干净之后,它们除了离开这里或者自相残杀没有多余的路好走,所以确定有一个相对稳定的食物来源之后,基本不会走远,只要常冠丢下臭烘烘的内脏,较小的鱼群还没聚集过来,大鱼已然大摇大摆把礼物据为己有。

  主动向动物喂食这招可以说是无往不利,从水潭掠食者到红眼睛,再到河里的大鱼,没一个能例外的。

  投食之后,常冠都会带着轻松的笑容把自己带来的篮子装满食物,盐贝正慢慢占据常冠曰常食物的菜单,盐贝加各种佐料煮成的鲜汤是不可少的美味,重新找回熟悉的味道对常冠来说莫名亲切,一碗一碗喝不够。

  除了采集食物,常冠没有放松警惕工作,每次发现新的动物踪迹都会发动灵敏的嗅觉寻找可能存在的来犯者,他满以为会跟某个大家伙不期而遇,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对方是发觉了自己的决心,毕竟频繁的活动会留下足够多的气味和痕迹,常冠在收集它的信息,它何尝又不是在收集常冠的信息,察觉到对手不好惹,也不是不可能主动退避离开,也有可能是发生了别的什么意外,总之想象中的对手迟迟没有现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