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幸运和不幸

危险底线 近洙 3376 2019.05.05 21:36

  合适的东西在合适的人手里才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常冠能炼出铁疙瘩,铁疙瘩在手变不成能用的东西,他清楚,这东西只要进一步加工拿到盖洛费丹城去就能变成高价值宝贝。分明记得当时看到战魔拿出接骨柄的金属短匕时的情景,身边的乞丐们嫉妒得直鼓眼睛。

  那种嫉妒,不止是穷得用不起的嫉妒,还可能是见到某种稀缺物品时的眼红。落后的世界,加工金属原料的方法并不多,不是什么恶魔都用得上高品质金属工具的。

  就常冠猜测,像古代人类那样用锤子敲打成型是对物质条件要求最少的一种方式,对技艺有极高要求,一般恶魔做不来,或者说,几乎所有只会捕猎维生的恶魔都做不来。

  但常冠记得,在盖洛费丹城里有铁匠铺子,无意间路过听得到打铁声。

  深渊里不只有恶魔这一种生物,擅长锻造的矮人不太常见,倒不至于完全绝迹,那家铁匠铺子里至少有两个,他们应该就是以加工锻造金属工具维生。由此,可以猜测出那柄看起来还不错的短匕出自谁手,只要常冠拿得出更多更好的原材料,没道理脱不了手。

  如果收获铁原料是好消息的话,那么另一个坏消息就让常冠笑不出来了。

  两个大瓮三个小罐中,只有两个小的罐子没有出现渗水,其他几个或多或少有些裂纹。

  尤其是黑斯格抱着一个装了水的罐子给常冠看的时候,常冠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指着罐子里明显出现异色的水问道:“之前倒进去的是干净水?”

  “是的,还是放凉之后的开水,当天水没有这种颜色,过了几天颜色重了很多。”黑斯格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语气轻松,他没忘记一开始的小算盘,抱着老早选中的大瓮不撒手。

  常冠已经变了脸色,他忽然想到一种最坏的结果,把罐子拿过来倒掉水,直接丢进火红的炭火里。

  滋滋的声音中,侥幸在高温中保存下来的心血又在火焰中经受炙烤,蒸发水分之后罐体烧得通红,直到能闻到些许不太正常地焦臭,看似没有什么杂质的罐体缓缓渗出少许黑色不明物质。

  黑色物质出现得不多,在高温下保持液体状态不住沸腾,最终汇聚成一小滴在通红罐体里滚来滚去,活泼异常。

  咔哒一声,罐子裂开缝隙,瞬间延伸到最大,罐子变成两半,那滴黑色不明物质砸进炭火中不见踪影。

  黑斯格满脸可惜,要不是看着主人脸色分外难看,他肯定忍不住要询问原因,不过现在他不会问了,之前吃过太多次亏,该闭嘴的时候就该保持沉默。

  “把那些东西都砸了吧,不能用了。”常冠颓然叹了一口气,好似把全身的力气都吐了出去,有气无力的后退几步,坐倒在地。

  黑斯格点头,转身离去,没走几步又被常冠叫住。

  “算了,别砸了,留着吧,放到地下去保存好,那几个罐子都不许用,听到没?我会给你做新的。”他说不清楚从陶器中烧出来的黑色物质是什么东西,但看起来最好不要直接接触食物,这一批陶器显然不能用来装东西了。

  泥土中蕴含的物质非常多,这里说的物质不是指生物或者植物,而是一些说不清楚的东西,以常冠的看法,把这些东西称为化学物质正好合适,在不了解成分和作用的情况下,最好不要吃进肚子里去。常冠对深渊世界的了解少得可怜,别说他不可能全知全能连化学都有涉猎,就算他本来在化学领域有了多么高深的造诣,那些知识在这个世界也不一定行得通。

  显然,不知道是火山灰还是陶泥里有未知的化学物质存在,正常状态下不会分离出来。估计不能算是姓质活跃的物质,但这不代表它没有危险,通过高温烧制能凝结成液体,说明含量不低。

   这能随随便便吃进肚子吗?只怕出了问题都稀里糊涂的。小恶魔的身体好抗病能力强,却不代表随便说明东西都能往嘴巴里塞,有的东西吃下去可不是坏肚子的事情。

  这一批陶器成品都不能用了,只是可惜了一番努力,在常冠心里,河流里好用的淤泥和一些可疑的土质也都不能再制作陶土,要想有合适的原材料,必须把眼光放在更远的地方。

  想到这里,常冠不禁直揉眉心,时间不等他,眼看着密林下的世界环境越来越差,再不能把过多心思放在制陶上,另外还有太多事情需要做。

  一年到头不知道有没有两场雨下来,自然不指望降温之后会干干脆脆的下雪。

  经历萧瑟如秋的一段清冷时光,寒季才有点寒季的样子,本该枝繁叶茂的树木跟黑斯格的脑袋一样光秃秃的......他终于成功从农夫变成了烧砖工,秃了,却没有变强。

   寒季是什么样子?干,冷,饥饿还有绝望一点点组成它在印象中的记忆。

  走出领地也看不到什么四处乱窜的动物,掠食者吃不饱肚子,它们很想再出来转转撞运气能不能碰巧找到食物,但往往浪费珍贵体力出来一趟的结局无非两个,冷得浑身打摆子白走一趟,或者,遇到更加厉害的掠食者,没找到食物,反倒成了食物。

  于是,连掠食者都大愿意离开藏身地了。

  纯粹的冷,冷到不想出门,挂在枝头依依不舍落下的叶片用手一捏碎成了很多片,这样的东西自然不能吃,植物们换着花样留住生机支棱着光秃秃枝丫在沉默中等待温度回暖,难为了那些吃植物枝叶的中大型动物,它们没可能休眠,大多数养成了依托群体生存的习惯,自然要舍弃休眠这个技能。

  它们仍然需要进食,只是效率变得极为低下,食量也降低到原本的几分之一,更多还是要依靠早先积蓄在身躯里的脂肪过活,等到某一块地方的食物吃光之后,就会慢慢继续行走,一路走一路吃,也许来年气温升高的时候,它们可能已经走到了另一个未知区域。

  草原上依旧劲风呼啸,可以想象那刀子似的寒风持续肆掠的景象,只有到幽月升起时,寒风才会收敛暴躁脾气,给草原留下片刻喘息机会。

  本来盘踞在草原上的众多大型掠食者不得不重新考虑去留问题,密林下至少没有冷风吹,在草原上长久滞留,似乎已经没有多少好处可供分食。

  寒风驱走了一批有一批本打算在此坚守的素食动物,它们大多是母兽,且带着幼崽,本能的跟着兽群移动,这意味着只要某些领头动物动了离开的念头,一走就是哗啦啦一大群。

  草原上的动物数量急剧减少,环境恶劣自然增加了捕猎的难度,早先集中繁殖的时候,匆匆赶来参加盛宴的大型掠食者尝到了甜头,现在草原却正用冷如刀的彻骨寒风赶它们走,大型掠食者还不是拖家带口,猎杀不到足够食物,草原只怕会永远的留下它,草原正快速失去吸引它们逗留的-诱-惑-力。

  在深渊小耳兽都悄悄换上御寒绒皮的时候,能够换毛的动物先后都换了毛,寒季毛皮自然比其他时候的毛皮质量要好,油光发亮的像是最上等的缎子,不止好看,也正是它们最肥壮美味的时候。

  只可惜,本想跟着兽群一起坚守苦捱寒季的掠食者注定无法享用这样的美味了,猎物减少的同时,掠食者的数量在无形中超过了可猎杀食物的承受上限,以至于出现合适捕猎目标的时候,同时有几只掠食者冲出来,它们往往不可能齐心协力先抓捕猎物,反倒急着先把抢肉吃的同行咬得屁滚尿流。

  母兽保护自己幼崽的决心很可怕,要跟其他掠食者竞争还要从母兽誓死看护下抓住幼崽可不容易,关键是,现在还只是寒季的开始,往后的曰子长着,当大部分掠食者们连续挨饿受冻一段时间之后,它们也不得不陆续离开草原往更低的地方转移。

  反正总会有幼崽坚持到它们再次回来,那时候,正是新一轮盛宴的开始。

  留下的幼崽们没有心情庆祝自己没了天敌,即使母亲陪伴在身边,脚下食物充足还有母亲的呵护,它们也觉得自己此时正处于仅次于死亡的折磨中。

  独角兽没有角裹的厚实毛皮,它们的速度优势在恶劣天气面前毫无作用,但它们的母亲反而最执拗,少有母兽会提前离开早先选定的底盘,因为其他还能生存的地方早有了动物占据,母兽只相信自己的记忆,往年坚持了过来,现在把去年做过的事情重复一遍风险是最小的,生存的哲学并不高深,只是一遍遍的走老路而已。能够离开的时候都没有走,越冷越不可能走了。

   坚守的方式也简单得让幼崽们难受,白天蹲在枯草下躲避寒风,晚上抓紧时间进食,多吃一口,就多一分希望。

  幼崽总在叫唤,不能怪它们,还没长出多少脂肪的稚嫩身躯怎么受得了天寒地冻,即使母亲给予了最大的帮助,它们自己也努力的吃东西,却不是每一头幼崽都能坚持下来。

   也许推开某一面有些倒伏的草墙,就能无意看到冻毙在草窝子里的幼崽,还未成长起来的稚嫩躯体早已跟石头一样冰冷死寂。

  它不是唯一死亡的,也不会是最后死亡的。

  一头环纹长牙从小堆草丛里探出头来,翕动了鼻子,它闻到了气味,确定自己找到了合适的食物,严酷地鬼天气也不是没有好处,能够威胁到它这种中小型食肉动物的天敌已经离开,数量还算多的幼崽现在身体正弱,扛不住风吹寒冻,小小的意外就能扼杀脆弱的生命,不够大型动物吃一顿的食物够它吃上两三顿饱的,不需要出什么力气就能得到食物。

  最妙的是,它没有太多竞争者,而冻得僵硬的食物可以拖到隐秘地方保存很久。

  一种动物的不幸,可不就是另一种动物的幸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