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跟踪

危险底线 近洙 3271 2019.04.18 18:33

  “进攻!拿起你们的武器,赶走来敌!”

  “一起进攻!”

  “杀死翼魔,杀死翼魔!”

  鱼人大呼小叫着口号,它们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鱼人部落是不好惹的,即使敌人是三只相对高级的存在也一样无所畏惧。

  反观翼魔们,除了一开始依靠偷袭杀死了三个站岗鱼人掘开堤岸之后,几乎不敢落地,没有形成压倒实力的时候,对上数量远远多于己方的敌人,翼魔是很吃亏的,本来想依靠空中优势占些便宜,结果鱼人们纷纷投掷出手里的骨质木质长叉短矛,一只翼魔的翅膀很不幸中招,歪歪扭扭的落向河边一棵大树,要不是鱼人们缺少后续攻击手段,中招的翼魔少不了一顿苦头,别看鱼人各个短腿短手瞪着鱼泡眼,真拼起命来,不一定怕了谁。

  鱼人们只要在水里,可以保持相当旺盛的士气和充沛体力,能够承受持续高强度作战,如果不能尽快对他们造成重度伤害,他们完全可以在据地而守,打消耗战是不吃亏的。

  别看鱼人们上了岸笨手笨脚如鸭子走路,那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水里生活的,在水里才能发挥出最大优势,各个灵敏快速,挡住翼魔最初几次猛烈骚扰进攻之后,他们缓过气来,毫无章法的乱哄哄移动,实则正主动接近飞行的翼魔,一旦觉得时机合适,下一波集中投掷必然会在最要命的时候发动。

  鱼人的口号可不是喊着玩玩的。

  三只翼魔们并没有占到便宜,看起来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鱼人耗得起他们耗不起,不太敢真的俯冲到低空攻击,也不甘心吃了亏就这么离开,保持着安全距离一退再退,只敢在天空盘旋僵持。

  常冠跟着黑斯格和奥加安赶到河岸不远处观看战斗的时候,正看到那个拿着长杖的年迈鱼人出现在鱼人群中央,在鱼人战士的护卫下开始吟唱高低起伏晦涩难懂的咒语,河面在无声无声中沸腾起来,水汽弥漫,还没等年迈鱼人喝破咒语,空中盘旋的翼魔就提前察觉不妙放弃了进攻,招呼了藏在树上恢复伤势的翼魔,一起扑腾翅膀狼狈逃走。

  打退敌人的鱼人们很想继续追击,但翼魔显然不给机会,朝树冠下的黑暗里一钻,好几个冲动的鱼人战士叫嚣着冲上岸只追几步又转回头来,它们还算理智,知道自身优势在哪里,一旦上了岸,多少鱼人都不是翼魔的对手。

  “翼魔。”黑斯格看了一眼打退来敌,迅速开始修补岸堤的鱼人,小声嘟嚷一句失去了兴趣,对他来说,看到翼魔还不如发现一只深渊小耳兽来得实在,只要它们不来攻击自己,谁管它怎么样。

  “黑斯格。”常冠则开始收拾东西,只带上装水的容器和角匕,把灰头放在黑斯格的怀里,沉声交代一句:“记得给灰头喂东西吃,和奥加安在家里等我回来。”

  把灰头交给黑斯格是放心的,相处熟悉之后,知道常冠是多么在乎灰头,要是灰头出点事,那不是揍一顿的问题了,黑斯格早已清楚有什么事情是一定不能做的,把小家伙交给他照顾还算放心。灰头已经长大,本不需要专门照看它,常冠这么做无非是担心灰头会跟着自己一起走。

  “主人,你要去哪里?”黑斯格还没反应过来,看到常冠转身像黑暗中走去才急促问一句。

  “出去转转,尽早回来。”常冠回头笑笑,挥挥手走得干脆,只留下三个家伙大眼瞪小眼。

  以局外人的角度观察能相对轻松的看出关键,翼魔的出现不是巧合,先不说三个翼魔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他们是恶魔,有着比小恶魔更加高级的血统,也就意味着更高的智慧。只看匆忙收尾的短暂战斗无从推断翼魔的战斗力强弱,但有一点很明确,无端招惹鱼人部落没有丝毫好处,生活简单的鱼人部落既没有什么财富值得惦记,也不是合适的猎物。

  正相反,团结在一起为了保卫家园拼命的鱼人部落很疯狂,别以为会飞就能占到便宜,只要是脑袋正常的翼魔都不会做这种出事,哪怕是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也不会自找麻烦。

  有趣的是,翼魔的的确确这么做了,挖开了堤岸,还为此负伤。

  传承记忆很明确的点出,成年的恶魔绝大多数都是独行独居生物,血脉越高级就越古怪孤僻,很难跟同类长久相处。拿黑斯格做例子,如果常冠不是用真名誓言强行跟他建立信任关系,双方是不可能和平相处一起生活,那么...这三个翼魔是怎么凑到一起的?他们竟然可以同时攻击鱼人部落,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一个翼魔攻击鱼人可以理解为头脑发热,三个组队头脑发热实在蹊跷。

  大概只有一个解释还算合理,有一个更加高级更加强大的存在强迫它们在做毫无好处的事情,哪怕负伤也在所不惜。至于它们为什么要挖开堤岸...常冠想起了在火山爆发时看到的黑塔。

  结合种种推断,常冠已经确定在某个地方一定存在一个已经出现人为建筑的地方。

  甚至进一步推断,那个地方很可能在河流下游附近,毕竟就算是恶魔,也是需要喝水的,一旦形成一定数量,对水源的需求不可能放松,上游鱼人们自顾自堵上河道蓄水,对下游的环境有直接影响,在枯水期,估计想喝水都是难题。

  常冠很清楚,古怪的事情背后都有原因,联系翼魔们不合常理的行为,能推断出太多信息,他们既然愿意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说明他们起码有了基本的组织能力,有利益分配,像是完成任务似的,翼魔不得不来走一趟掘开河道,说明那个地方已经建立起基本地秩序。

  至于更加具体的信息则要亲自去一趟才能知道。

  仅仅是简单推断出来的信息,对常冠来说也有极大的吸引力,他一定要去看看。

  确定了有这么一个地方,也许顺着河道找下去总能找对位置,但那要消耗太多时间,而且在密林里穿行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自从有了稳定食物来源和伙伴之后,常冠已经不愿意为一些猜想而冒险了,承担风险的前提要看能获得什么回报,没有十足的把握,常冠多少会有些犹豫,至少不会贸然动身。

  翼魔的出现很是时候,如果有它们带路,常冠就轻松多了,如果跟着他们一路找过去,那能节省很多时间。

   三只翼魔一心往回赶,必须要加快速度,树冠地下不适合飞行,严重影响了行进速度,不抓紧时间,晚上的寒冷会让它们吃足苦头。走在前面的翼魔不忘大发牢骚:“一定要回去报告领主!杀光那些愚蠢的鱼人!古卖,你又在战斗中偷懒了,我敢打赌,你是故意受伤的,我也一定会报告领主!”

  “得了吧,你会报告领主,我也会去,这一次找到河水断流原因的是我,奖赏是我的!”跟在身后的古卖马上顶了回去,三只翼魔的实力差不多,看起来相互之间没有什么地位差别。

  剩下的一个翼魔并非没有说话,趁两者斗嘴的时候不时阴阳怪气插一句嘴,中途好几次情绪失控差点动起手来,要不是正处于危险环境中还算克制,在路上就能打得热闹。

  没有发现悄悄跟在后面的常冠,不过倒也够机敏,克制没有对同伴动手,自然能够保证不和某些掠食者撞个正着,只是移动速度快不起来,走走停停不说,还时常会被一些小动静吸引注意力。

  临近天黑的时候,碰巧抓住了一只深渊小耳兽,食物太少怎么也不够三只翼魔分,他们倒没有为这个烦恼,各凭本事谁速度快谁就多吃一口,那个叫古卖的翼魔抢到一条腿,抢来直接往嘴里塞,吃相难看不说,一边吃一边伸手从同伴嘴边抢东西。

  常冠在后面冷眼观察,面无表情,心底却多少有些失望,有翼魔这样野兽似的进食方式,难以想象所说的领主是怎样的存在,它们生活的地方又该是多么的落后。

  晚上,气温降低,翼魔很干脆的各自占据一个粗大树枝休息,相互之间距离不远,吵架是吵架,但还知道防备密林里的危险,看得出来,他们并非临时凑到一起行动,相互之间有基本的配合。

  常冠根本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悄悄隐匿声息藏在一处灌木丛里,冷是冷了些,还没到不能忍受的地步。

  接下里的五天都在跋涉,翼魔表现出出色的耐力,每天只吃不多的食物,一直保持稳定的速度移动,当然,还是一样的容易被吸引注意力,好奇心奇重,只要确定不是危险,听到丁点声音也要过去看看,倒是不错的哨兵,让跟在后面的常冠更加小心几分,只敢远远吊在后方。

  当时跟黑斯格奥加安分别的时候随身带了一些食物,水和肉干省着点吃能坚持一些时间,不必担心中途需要寻找食物发生意外。

  第六天,翼魔们慢慢调整了方向,不时爬上树冠观察环境,不敢在高空飞行不代表他们不能定位位置,时不时凑一起嘀嘀咕咕,终于还是朝河边去了。

  地上开始出现脚印,不再是兽类的痕迹,而是各种类人脚掌踩出来的,只要稍微仔细些观察,就能发现其中多数是双脚行走生物留下的痕迹。

  翼魔们兴奋不已,推开河岸边的茂密植被,站在空旷地带纵身跃起,半空中张开翅膀狠狠一扇便飞了起来,直接顺流直下。

  常冠也不用继续跟着它们了,只要看看脚印的朝向就知道自己要找的地方在哪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