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那人不在山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前路

那人不在山上 十指交叉的黑 3367 2019.06.26 23:27

  三人避开车夫换好了衣服,此时一抹红光自东方缓缓照亮大地,天亮了。

  张三终于结束了长达数月的裸奔生涯,感受着身上黑色的柔滑面料他感动的差点落下泪来,老子终于回归人类生活了!

  即使外面已经初冬,车厢里依旧是闷热。三个人努力的挤在车厢里面,周明挨着张三,燕雨晴则是被他的麻布包隔在一边。

  为了这个大包,张三冒着被发现的风险额外多将两具尸体抛下车,即使这样车厢依旧拥挤让人喘不过气,说来也是,这车本就是搭载尸体的,直接横七竖八的塞在里面就行,哪个死人会突然立起来说自己不舒服?

  外面脚步声来回踱过,直到一个震颤的沉重脚步到来。那人是真的沉重,张三只觉得车厢都被震得微微颤抖,接着,耳边传来马匹不安的嘶叫声,猎队出发了……

  王二单人乘两骑,他的脸上恐怖的裂纹将五官分割这让他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既憨厚又恐怖,扭曲至极。

  身后七辆马车无声的跟在后面,他有些无趣的看了一眼几个车夫,这些人都被割了舌头不能说话。

  这就是塔。

  让他崇拜的塔。

  改变了他一生的塔。

  王二有些期待的望向镐京方向,那里一片繁华戒备森严正是这样他越是憧憬,他摸了摸被瞎老头银针切割的脸嘿嘿的笑出声来:“南宫……”

  他琢磨着这个名字,这个二十年前名声响亮的疯子,那个变态的冷血虐杀者如今变成了他此行要狩猎的目标。

  车队两边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成片荒野,偶尔在眼边出现的田地也是稀松散乱无人打理,这就是连山郡帝国的废弃之地。

  七城,四域,十二郡。

  镐京如心脏一般所处帝国中央与连山郡远隔中山城与晏禾郡。中山城如镐京一般皆有朝廷驻守,任何门派或是稍有名号的江湖散客都会被记录在案,所有先天之上的强者都会被请去御卫司喝茶。

  昂贵的茶,或死或降。

  其余几个大城也是一般根本容不下任何非朝廷的武林人士,所以七城也被人称为武者禁区。

  要绕城而过就要走过无人险区或是混乱之地极其浪费时间,王二挥手:“加快速度,穿过晏禾郡。”

  张三在闷热的车厢中度过了极其煎熬的三天,他甚至怀疑外面的车夫会不会因为自己身上的酸臭味而发现自己,燕雨晴的眼睛也不再有神,周明甚至翻起白眼挣扎在晕死的边缘。

  就在这时马车停了下来,道路中间一块巨石挡住去路,王二随意瞄了一眼便发现路边几人鬼鬼祟祟的正在摸近马车。

  他咧嘴一笑,看着眼前几个男人的装扮,麻衣短刀加上满脸的狰狞,或许还要加上口吃的头领:“要想从,从那个此路过得,给,给钱。”

  领头的叫完,身边一个瘦子补充道:“得按箱子数量算。”

  王二掏了掏耳朵有些好笑的看着拦路的几个人,一群土鸡瓦狗般的家伙也敢挡住自己的路?

  “大哥。”

  瘦子趴在领头的耳边小声说道:“要不咱们算了,这家伙长的比咱们还凶,而且不太聪明的样子。万一这人脑袋犯轴咱们折了兄弟可就亏大了。”

  “也是,那咱们走!”

  领头男人一挥手:“青山不见,那个绿,绿水长流,咱们走着瞧!”说罢,便领着一干兄弟果断撤走,这份果断倒是让王二有些愣神。

  “他们竟然撤了?”

  愣住的不仅是王二,还有伏在路边的三人。

  这三人从衣着行头上看便不是之前那帮酱油之辈。

  “你们两个只要帮我留住那个恶汉一炷香的时间便可,这时候你们不会退缩吧?”

  带着斗笠的矮人冷眼看着身边两个同伴。

  “当然不会……”

  三人站起身来,突然一个阴影从天而降,抬起头便看见一张带着憨笑狰狞的脸。

  青年退后一步忍不住一声惊叫,又打开折扇强忍尴尬:“阁下一身杀气如此浓厚,看来定是我等找寻之人了。”

  白衣青年面容黝黑他身负长剑手持折扇,手腕轻摇间香风暗生,中年人一头碎发手上眼眶深陷隐有病态一把鬼头刀泛着红光一看便知是长饮人血,带着斗笠的矮子应该是一个老者他拄着一根翠绿拐杖为三人之首。

  “三个先天,有点意思。”

  王二观察了一下砸了砸嘴,他的巨锤依旧挂在车上,有点意思就仅仅是有点意思。

  于是他眼见着三个人呈品字形将他包围,依旧是耷拉着眼皮没有一点精神。

  老者点了点拐杖刚要开口一只巨拳便在眼前,他拐杖拄地身体悬空躲过一击,王二的拳头一转便要锤在腹部却将鬼头刀敲的嗡嗡发颤,身后剑影被他侧身躲过拳头横扫之间又被翠绿色的拐杖挡住。

  三人联手压制着他的移动范围,王二抬起眼睛扫了一眼神情凝重的三人:“很好,俺就不喜欢废话多的人。”

  张三听着外面中真元碰撞的炸响,空气中令人感到压迫至极的气氛让他后知后觉——周明口中的厉害不止是一点厉害,简直堪称恐怖。

  他侧头透过麻袋的缝隙发现燕雨晴的眼睛亮了起来,他张了张嘴,燕雨晴便懂了那是在问他要不要走。她点了点头,二人小心的翻动群尸向车厢口慢慢挪去。

  周明看见两人的动作一脸焦急,只是外面扩散的真元波动让他难受无比,他伸出捂着脑袋的手拦住了二人。

  张三看着周明摇成拨浪鼓的脑袋眼神不自觉的看向燕雨晴寻求意见,她停下来小心听着外面的声音又点了点头。

  王二很轻松的对付着三人的封堵,只是那拄着拐杖的矮子有些让人心烦。那一个跟翠绿拐杖不但坚硬无比而且萃有剧毒,若不是需要留意一下三人早就被他一双铁拳锤飞。

  这样的战斗也让他感到意兴阑珊。

  他一双铁拳真元包裹突然在三人身前炸响,强硬的气流将其推的步步后退,王二同样脚步一退拉开与三人的距离。

  他慢慢悠悠的走回马车,身上气息稳重深如大海。

  三人没有追击而是趁着间隙服药调息,那矮子竹笠已经被轰飞成渣露出一张白里透红气色极佳的老脸,只是身上真元起伏不定,雾气化为白烟从头顶冒出让他脑后三柳翠绿的粗辫格外引人注目。

  再见那白衣公子手持断剑身形已经有些摇晃,中年刀客最为惨重在围攻中他不慎胸口挨了一拳,透过炸飞的黑色劲衣一个深红的拳印在胸口清晰可见。

  “俺说拐杖怎么有点熟悉,呸,朝廷走狗。”

  听闻此言老者沉默,周围二人虽然无言却悄然拉开距离。

  “二位,这和我们的约定有关系么?”

  王二在一旁冷眼旁观,与朝廷密卫的争斗从他离开深井的那一刻就开始了,既然三人有心将自己阻在这里,他便要看看今天来的,会是谁?

  看着沉默的二人老者继续好言相劝:“老夫约定之物定会双手奉上,其余赏金也可以再让出五成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既然如此,那便依你。只是此事作罢不要再来找我。”

  听着黑衣刀客松口,老者松了口气。那白衣青年所求之物虽不说珍惜至极也是极难寻找定不会拒绝自己的提议。

  然,他错了。

  白衣青年将断刃插回剑鞘,对着二人一抱拳:“在下就奉陪了。”这样说着便转身离去。

  虽剑断,风度犹存。

  “不错,却不怎么聪明。”

  王二摇摇头感慨了一句,朝廷暗中扶植江湖门派,在正道联盟席位中五占其三有着绝对的话语权。但如此行事也遭到了一部分的反抗,许多中小门派世家虽然表面效忠却是做着阳奉阴违之事,尤其是在二十年之后,许多人都忘记了朝廷势力把控江湖并不是用权术而是用那把无坚不摧的刀。

  半柱香的功夫,王二等的人来了。

  白衣青年的人头滚到三人脚下,山林之上一个身穿金甲的青年缓步而来,他的双臂套着指爪金黄色映衬着新鲜的血痕。

  那是一把被抓断了脖子!

  中年刀客抑制不住心中的波涛,他对白衣青年的来历已有猜测——鹿野门首席,藤雨。

  鹿野门在江湖上已经算不得是小门小派,正是围战中面对王二杀拳下意识用出的剑法“白鹿踏影”让中年刀客确定了其身份,作为门派重心培养的天才身上不乏保命之物现在却只剩头颅,那金甲青年已经不能用可怕来形容。

  “噢,金甲冷衣。”

  王二认出了来者依旧是一副老神自在的模样。

  那青年径直从王二身边走过,在场其余两人都没看见那一闪而逝的爪风与王二微微挪动的巨锤。

  王二罕见的犹豫了一下,没有拦。

  金甲青年走到一个车厢前,他立定,一抓破门。

  里面重叠的尸体顷刻而出,他一只手将无用尸体抛出,另一只手一具具逐一探查里面的尸体。

  周明被金甲青年从车厢里拽了出来。

  “大人。”

  周明看到青年立刻跪地参拜。

  “人呢?”

  周明回头,他的脸瞬间变得惨白,那里哪还有张三二人的影子?

  “废物。”

  金甲青年一脚将周明踢飞转而向周围搜寻而去,王二看着被砸断筋骨只剩一口气的周明,而老者和刀客早就逃之夭夭:“被人抛弃的滋味,你要永远记住现在的感觉。”

  说着,他一把捏起周明的脸一根根白色丝线从他手指探出顺着周明的喉咙钻了进去,王二捡起白衣剑客的残刃大手一挥将周明面部剃成平面,接着从木盒中找出一张脸敷在上面。

  那脸上的青年眉眼细长嘴唇微厚,白色丝线从周明脸边探出像缝合一般将二者紧紧贴合在一起。王二看了看那张脸,的确很完美。

  他将周明放进马车脸上带着满意:“很好,你就是他了……”

  周明抬起头眼膜中的血红突然被引燃接着又一寸寸的黯淡下去,王二挥手像轰苍蝇一般击碎巨石,车夫沉默赶车一行人继续向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