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那人不在山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张三的奇幻漂流

那人不在山上 十指交叉的黑 2120 2019.07.03 03:30

  张三从睡梦中惊醒,已入夜,周围寂静只能听见身边的水声,波光粼粼的河面倒映出月影初生,他抬起头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

  怪事年年有,今时格外多。

  自从离开了那座岛,他已经连续几天都在做一个同样的梦:荒僻的孤岛,躺在黑色石头上的孩子睡得正香。

  他回忆起方才短暂的梦:

  入梦之后依旧是熟悉的开场,那是他顺水行舟的第一个晚上。天空飘着雪花寒风呼啸,小舟摆的有些厉害不时有水花溅在身上。准备的野果食物也遗失了一部分,只有装着龟壳的麻布包裹堪称定海神针纹丝不动。

  所以,当他发现前面有岛屿可以休息,他毫不犹豫的登岛把船拖到岸边。他实在是太累了,与金甲密卫猫捉老鼠般的躲藏逃脱榨干了他全部气力。

  他没有精力严密探查整个岛屿,只是确定身边周围没有危险就昏沉的睡了过去。这一觉自然是极香的,当他醒来太阳挂在正空有些刺眼,正是晌午。

  张三的视线被一处事物牢牢吸住再挪不开:那是一个睡在黑色石头上的男孩。

  他揉了揉眼睛,虽然昨晚视野不好,但他确定那个位置空无一物……

  这段场景每次都会出现,就像是固定开场一样。即使他后来在梦中恢复了意识可以自主行动也无法改变。在登岛之前的这一段他只能像一个过客般,只有在第二天晌午醒来后才可以开始自由探索。

  张三琢磨着,在睡梦中他每次醒来的时间都不一样,而且景象真实让他置身其中难分虚实。

  直到他某一次在睡梦前刻意保持真元运转让那丝茧和烙印不停波动才在梦中找回真实。自从能在梦中恢复自己的意识行动后,他逐渐探查了岛上的所有地域。

  最后得出结论:这根源就应该出现在小男孩身上。

  这一次,他醒来就急忙的奔向黑石方向,在上次睡梦中他刻意留了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当他走到那黑石旁边,他留在边的字已经不见了,上面新字方方正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感情咱俩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相遇呗?”

  张三失笑,在留言之后的那三个问号表明留言之人心中的惊讶不低于他,他想了想简略的留下两个字:孤岛

  “是你么?”

  他接近那男孩,小男孩大约四五岁的样子长的胖嘟嘟的很是可爱,他仔细观察着稚嫩的眉眼却额外发现小孩躺着的黑石上烙印着很多人像,那些人像有的模糊有的却清晰至极。

  张三肯定,上一次梦中游,黑石上绝对没有这样的东西。

  他开始观察画像,突然感觉到一丝不适,他猛然抬起头。

  在他的头顶,小男孩睁开眼睛正在偷窥他!

  那一对双瞳眼眸!!!

  他发现小男孩就像换了人一般,小脸惨白眼眶凹陷,双瞳血红,嘴角勾起咧到耳边的笑脸,刺激之下张三甚至看见了小男孩嘴角边的口水。

  方才他也看到了口水还觉得颇有童趣,此时他只觉得惊悚万分……

  只是瞬间,张三就惊醒发现自己依旧在船上顺水漂行,

  他拍了拍脑袋突然找到了关键点——他的醒来一直与小男孩有关。

  之前他一直猜测这个梦和男孩有关,男孩醒了这个梦境就算破裂了,他自然会醒来。

  但这次不同,他觉得应该是:每次他发现小男孩醒来,梦才会醒来。

  也就是说……

  想到这里,他心中突然升起一片恶寒,如果不能发现小男孩,而男孩又醒了过来。

  那会怎么样呢?

  那么,在石头边给我留字的会人是谁呢?

  他努力回忆着梦中细节,却发现仅仅几天他就模糊了登岛时的景象,甚至他不能确定在真实中是否遇到了小男孩。

  男孩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他突然想起了逃离“塔”时经历的大雾,隐藏在雾中的人也有类似的手段,而且还向他讨要过一大瓶血液,这个梦会不会和那件事有关?

  醒来后的他,注定无眠。

  前方水域逐渐变缓,他知道自己应该已经快临近北域港口了,夜晚入港要格外小心,尤其是他这种没有身份的人会遭到格外严厉的盘查。

  他向前看去,却发现有一物在水面上上下漂浮。是货船遗落水中的货物么?但愿是吃的。的确,在水上漂行的这一段日子,他不但每天噩梦连连嘴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野果是真的酸,那是他在迷雾中采摘的果子,那迷雾中凛冬已至竟然还有树正在结果,而且看样子还没有到成熟的时候。

  他再向前一些,发现那东西竟然是个人。水上漂浮的尸体?他不禁联想到尸井不觉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是他绝对不想回忆的经历。

  他将那人捞到船上,那具身体瘦小的可怜是一个小姑娘,脸色呈现奇异的灰黑之色,灰色是死气缠绕在感官下格外明显,黑色则是失血过多体内干涸。

  手掌上的老茧应该是幼年劳作所致,他的脑中逐渐勾勒出画面:打鱼的船翻了小女孩侥幸逃生一直在海上漂着。

  他仔细检查了小女孩周身没有明显的伤口,最后他掰开了女孩的嘴巴,发现里面已是血肉模糊。

  张三的脸色一瞬间阴沉至极。

  拔舌?

  他抱着小姑娘,只能将真元注入她体内小心维持着生机。女孩是如此的冰冷,一丝游离的生机随时可灭。张三暗道一声:撑住,将上衣脱下为她包裹住身躯。

  远处明亮的光突然灼亮黑夜,是一艘大船。

  他划着船拼命的向着大船靠去,只凭着自己无法救助这个小姑娘。

  大船周围异常杂闹,隐隐传来哭喊之声,他慢慢停下了小舟发现事情有些不对。

  那光的确是大船上的,却是火光。

  周围几艘小船正在快速的从大船上向下搬东西,而且还有一些女人挣扎着被绑下船像货物一样被丢弃在小船上。

  水盗?

  这么猖獗么……

  他记得水盗虽然也是抢夺财物,却不会对船上的客人动手脚,如此心狠手辣已是许久未见。

  也就是这一刻,小姑娘身上的已经被死气完全笼罩,生机彻底断绝……

  张三低头抱着怀中冰冷的尸体,在经历了尸井逃生后他比任何人都更懂得生命的可贵。

  月隐云中,他沉默的从小舟中站起身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