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道可道,厨艺之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道可道,厨艺之道 jianshi 3441 2005.09.03 15:19

    孙尚香猛然回头喊道:“王总管!”

  王宝山凑近窗口道:“属下在。

  孙尚香道,“咱们现在可以走了,不过你们二公子想到嘉兴转转,你认为如何?”

  王宝山答应一声,转身就走。

  孙尚香忙道:“等一等!”

  王宝山又转回来,道:“太少还有什么吩咐?”

  孙尚香道:“你知道到嘉兴那条路很难走吗?”

  王宝山道,“我知道!”

  孙尚香道:“你知道到嘉兴非路经桐乡附近不可吗?”

  王宝山道,“我知道。”

  办尚香道:“你知道‘断魂枪’萧锦堂极可能在桐乡附近等着我们吗?”

  王宝山道:“我知道。”

  孙尚香道:“你既然都知道,为什么不表示一点意见?”

  王宝山道:“只要是公子的意思,王某绝对没有意见。不论水里火里,王某都追随到底。”

  孙尚香挥手、叹气,直到车身已经移动,他才瞪着车外那批手下道:“你看看人家的人,你们惭愧不惭愧?”

  其中一人道:“其实我们对大少也一向忠心耿耿,就算大少要闯阎罗殿,我们也照样追随不误!”

  孙尚香隔着车窗吐了那人一脸口水,叱道:“放你妈的狗臭屁!闲着没事,我闯哪门子阎罗殿?你这不是存心在咒我吗?”那人嘴里连忙道:“不敢,不敢。”脚步却慢了下来,转眼便已从他视线中消失。孙尚香叹了口气,道:“奇怪,我平日待他们也不薄,他们就是没有你手下对你的那股味道,我真不明白你这批人是怎么训练出来的?”石秋于也不明白。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水仙脸上。

  水仙一句话也没说,脸上却堆满了笑意。

  黄昏。

  官道上逐渐冷清下来,除了缓缓行驶的马车以及远远跟随在后的数十骑之外,再也没有其他行人。

  石秋于睡得很安稳,气色也显得好了许多;孙尚香也在一旁闭目养神。只有水仙手持团

  扇,不停的在扇动,好像惟恐石秋于被闷着。车夫也似乎在打盹,连鞭子都已懒得挥动。就

  在这时,忽然一阵急骤的马蹄声自后方遥遥传来,转眼便已越过王宝山等人,奔到了马车

  旁。孙尚香眼睛还没睁开,便将宝剑拨出了一截。水仙却像没事一般,依然轻挥着团扇,只

  朝车外瞄了一眼。只见三人三骑停也不停,直向前面奔去,显然是身负紧急任务,一点时间

  也小愿意浪费。

  孙尚香瞧着那三骑的背影,道:“怪了,王宝山怎么会把这三个人放过来?”

  水仙道:“咱们是赶路的,不是惹事的,王总管当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把人家留下。”

  孙尚香道:“可是这三个一看就知道是黑衣楼的人,万一是过来行刺的怎么办?”

  水仙道:“有你孙大少在车上,区区三个小喽罗,有什么好怕的?”

  孙尚香“呛”地一声,还剑入鞘,道:“恩!也有道理。”

  石秋于却忽然睁开眼睛,道:“什么事有道理?”

  水仙忙道:“没事,你继续睡吧!等到了桐乡我再叫你。”

  沈玉门道:“这里离桐乡还有多远?”

  水仙道:“差不多五十里,再有一个时辰就到了。”

  石秋于道:“听说桐乡‘天香居’的东西做得好像还不错……如果王长顺还在的话。”

  水仙道:“王长顺是谁?”

  石秋于道:“‘天香居’的掌厨,他的烤乳鸽是有名的。”

  说着,还咽了口唾沫。

  远处又响起了马蹄

  声,听起来比先前的那三匹来势更快、更急。孙尚香倾耳细听一阵,道:“好像又是三

  匹。”水仙点头。

  孙尚香道,“后边一定出了事。”

  水仙道,“而且一定是大事。”

  转眼间,那三匹马又已越过了王宝山等人,直向马车奔来。

  孙尚香忽然喝了声:“老刘!”

  外面那车夫立刻道:“大少有何吩咐?”

  孙尚香道:“想办法留一个下来。”

  话刚出口,那三匹健马已自车边奔过。只听得大叫一声,一名黑衣大汉已结结实实的裁

  落在路旁。

  其他那两匹马上的人,竟连头都没回一下,纵马绝尘而去。

  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身尚未停稳,孙尚香已到了那黑衣大汉身旁,小心翼翼的将那大汉扶起,道:“有没

  有摔伤?”

  那大汉活动了一下手脚,摇摇头。

  孙尚香和颜悦色道:“你的骑术既然不太高明,何必骑得这么快?万一被摔死了,可不

  是闹着玩的。”

  那大汉没有吭声,只狠狠的瞪了车快老刘一眼。老刘却像没事人似的,正坐在车辕上悠闲的抽着烟,好象那大汉的坠马,跟他扯不上一点关系。孙尚香又和和气气道:“你不要命的赶路,我想一定是你家里出了事,是死了人,还是你老婆生孩子?”

  那大汉一听不像话,这才猛将目光转到孙尚香含笑的脸孔上。

  谁知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登时吓得倒退几步,骇然道:“阁下……尊驾……莫非是太湖的孙大少?”

  孙尚香笑容不改道:“原来你认得我。”

  那大汉点点头,又摇摇头,神色一阵慌乱。孙尚香打量着他,道:“其实我也认得你。”

  那大汉难以置信道:“不……不会吧?”

  孙尚香道:“谁说不会?你姓魏,对不对?你叫魏三宝,对不对?”

  那大汉忙道:“不对,不对,尊驾认错人了。小的不姓魏,也不叫魏三宝,小的姓

  吴……”

  只听“劈劈啪啪”的一阵清脆声响,原来孙尚香不待他说完,便已接连掴了他十几记耳

  光。

  那大汉被打得七荤八素,捂着脸,一屁股坐在地上,目光中充满了惊骇之色。

  孙尚香脸上的笑容早巳不见,原本那股客气的味道也已一扫而空,只狠狠的瞪着他,

  道:“老子叫你姓魏,你就得姓魏。老子说你是魏三宝,你就不能叫魏二宝,也不能叫魏四

  宝。”那大汉只好乖乖的点头。车里的石秋于却不禁莫名其妙道:“奇怪,他为什么非逼人

  家叫魏三宝不可?”

  水仙说道:“因为魏三宝是金陵夫子庙前专门表演吞剑的。我看孙大少一定是想把宝剑

  从那人嘴里插进去。”石秋于听得霍然变色。

  水仙说道:“不过少爷只管放心,在他把那人的话通通挤出来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出手

  的。”

  石秋于匆忙爬到窗口,似乎又想吐,可是肚子里却再也没有可吐的东西。孙尚香果然将

  剑鞘往地上一插,缓缓的抽出了宝剑,雪亮的剑锋在夕阳下发出闪闪的金色光芒。那大汉惊

  叫道:“孙大少饶命!”

  孙尚香道:“我又没说要你的命,你紧张什么?赶快把嘴巴张开来!”

  那大汉一呆,道:“张嘴干什么?”

  孙尚香道:“你是魏三宝,对不对?”

  那大汗点头,拼命的点头。

  孙尚香道:“魏三宝是吞剑名家,可以同时吞下三柄宝剑。我这柄剑虽然锋利了一点,

  我想一定难不倒你,你赶快吞给我看一看。”

  这时候后面的人马已然赶到,每个人都不声不响的在一旁观看,就像真的在夫子庙前观

  看表演一样。

  那大汉急忙道:“小的不会吞剑,请孙大少高指责手,饶了我吧!”

  孙尚香皱起眉头,一副百思不解的样子道:“魏三宝怎么可能不会吞剑?你一定是在骗

  我。”

  那大汉叫道:“小的没有骗你,小的真的不会吞剑,小的根本就不是……”

  孙尚香冷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道:“你根本就不是不会吞剑,你只是不肯赏我面

  子,存心让我在这些朋友面前丢脸而已,对不对?”

  那大汉急得冷汗直倘道:“不对,不对。小的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害你孙大少丢

  脸。”

  孙尚香扬剑道,“你既然不想害我丢脸,就赶快把嘴巴张开,否则你让我怎么跟这些朋友交代?”

  那大汉捂着嘴巴也迟疑了一阵,忽然道:“小的虽然不会吞剑,肚子里却有很多消息。

  如果孙大少肯放小的一马,小的就毫不保留的告诉你……

  孙尚香道:“那就得看是什么消息了。”

  那大汉道,“我们萧楼主现在正在桐乡,而且三十六分舵的舵主,至少有一半已经赶了来。”

  孙尚香道:“这个消息我一早就知道了,还要你来告诉我!”

  那大汉道:“但你一定不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孙尚香道:“总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