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影暗苍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黑暗中的阴影

影暗苍穹 风残月冷 2626 2005.07.22 10:45

    …灰之纪·2900年·兰斯罗塔…

  …道森堡·焰破宫…

  火焰一般的气息流露在整个道森堡,犀利如同射出的炎箭,只有在焰破宫中,才能感觉不到这样压抑的氛围,在这里,四根白色的柱子支撑起恢弘宽敞宫殿,上面雕刻着精致繁杂的花纹,而这里,这几乎是雪一样的宫殿。

  大殿中心的桌上,一只晶莹剔透的杯子里,浅红色的液体散发着甜美的香气,是一种奇特的酒香,那浅浅的绯红,在一双xiu长的手中流转,如镜般的液面映出一双黑色的眼睛,犀利而略带狡黠,他抬起手,杯中的液体一瞬间被倒入口中,黑色的眼睛合上,席地饮酒的金发青年,露出一个慵懒的笑容,随手抛出了透明的酒杯,杯子在空中旋转,被窗外射入的阳光折射出刺眼的光芒,然后,落地,尚未听道那清脆的玻璃碎声,另一双手却接住了它,纤长的手指夹住杯子,安然地放置到桌上

  “你怎么老是改不了这个毛病!”接住杯子的青年责骂道,银白色的瞳孔微微愠怒

  “Eldon!你也总是这样!”金发青年笑道

  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侍卫急急的闯入打破了这慵懒的氛围,他急切的神情似乎略带不安

  “Gery少爷,不…不好了!”他上气不接下气道

  “什么事啊?”金发青年懒懒道

  “又,又死了一个!”侍卫怯怯道

  “什么,又死了一个?谁?”神色煞的冷定,他蹙眉问,身旁的银发青年也凑了过来

  “More,More大人家的侍卫总管!还…还是同样的死法!”

  “知道了,下去吧!”他抬手示意

  “该死的,又死了一个,又是More家的!”他怒骂道

  半晌,他终于还是消了气,俊美的脸上漫上了一丝忧虑,沉声道:

  “已经是第35个了!终于,是第35个了!。”

  “Gery,你怎么也有担忧的时候呢?”叫做Eldon的青年问道

  “ 怎么能没有?这样大幅度的杀戮,目标只瞄准More家,简直就是不可思议!死状极奇,死于恐惧?”Gery叹了口气,脸上出现了奇怪的表情,忽的露出了一个肯定的笑容

  “Gery,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Eldon疑道。

  Gery一愣,沉吟了一会,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种人!”

  “哦??”

  “影人!”

  Eldon亦是一愣,脸上还是露出了些须恐惧“影…人!”

  他闭上眼接着道:“就是那种罪恶的生物么?”

  影人,此二字,在兰斯罗塔上几乎已是无人敢提及,自从八年前曾经出现过与此类似的疯狂性杀戮,紧接着是四大家族之一的Fred家族被灭门以来,没有人敢再提起

  “八年前?那是噩梦!”Eldon痛苦的喃喃道

  Eldon一惊,脸上出现了无法抹去的阴影,以及说不清楚的复杂情感。

  那是,关于影子的噩梦。然,已过了八年,那时的恐惧,也渐渐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散。

  “影人,似乎只是传说中的人类,生活在黑暗中,所谓的影人,便是,唤醒影子的人,或,召唤影子的人!”抛开了过去的阴影,Eldon道

  “不错,这只是根据《神之物语·邪之一族》上的记载而作出的推测”

  “哦?《神之物语》么?是关于那个大陆的传说吧!”Eldon笑了笑

  “是,对于那个大陆而言,我们兰斯罗塔,也不过是圣物上的附带品罢了!有生之年,真想一堵它容啊,那时完全别于兰斯罗塔的圣域!”Gery感叹道

  “可是,你又怎确定,那是影人所为?”

  “对,无论是杀人手法,还是死状,完全酷似!”

  “看来,那个魔鬼又一次出现了!”Eldon冷笑,杀意漫上他银白色的双瞳

  “Eldon……”

  “既然又一次出现,就让他有来无返吧!”

  Gery一愣,脸上顿时没了慵懒之色“你该不会?”

  “其实,我有时真想杀了你呀,Gery!杀光你们这群人!”Eldon凑了过来,漠无表情道

  Gery的嘴角划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俊美的脸上略带一丝邪气

  “你真阴险!”

  言罢起身,头也不会的向屋外那耀眼夺目的阳光走去,齐腰的金发轻轻摇曳,发梢染上了屋中甜美的酒香

  ~~~~~~~~~~~~~~~~~~~~~~~

  …莫尔堡…

  隐隐的水期氤氲在四周,花园甚大,栽满了各种不知名的花草,看似争妍斗艳,如果凝神查看,便可发现结界无处不在,尽管如此,那些奇花异草还是能令人感到轻松,然,园中轻松的氛围却掩盖不住莫尔家肃穆逼人的窒息感。

  一袭淡青色却不理会满园厌烦的无形结界,自由穿梭在花间,手中提着轻巧的水壶用心地浇水,忽然听到花草的摇摆声,她抬起头,碧色的双眸亮若星辰,笑着叫道

  “Gery哥哥!”

  面带笑容的金发青年向她走来,尽管是随意的一个微笑,还是忍不住透出隐隐的邪气

  “陪我玩吧!”少女仰起头,笑盈盈地望着Gery,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此时,他早已换下了那随意的长袍,身上银灰色的劲装英气避人。

  Gery俯下身去,拍了拍少女柔弱的双肩,看来,家族中亲人的接连死去,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少的伤痛,这澄澈的明眸,是这庞大的More家族中唯一让他流连的地方,俊美如同神诋般的脸温柔地笑了笑

  “Cyril,你不能老调皮啊,我可还有事要做哦!”

  少女会意地点了点头,

  “不过你要答应我,下次,和Eldon哥哥带我去骑马哦!”

  “知道拉!”他摸了摸她的头,向无神殿的方向走去

  Gery的影子还未消失在她的眼底,耳畔却又响起了一个绝美的声音

  “告诉你多少便了,不要总是提那个人!”出现在繁花丛中的高挑女子怒道,秀眉微锁,她便是More家的长女—Lois。

  “可是Eldon哥哥……”少女要想争辩,却被她打断

  “叫你别提,你还提,我们家的厄运还不够吗?”

  似乎来日来的死讯让这个娇柔美丽的女子陷入了惶恐与不安中。仿佛是凶恶的猛兽,一直潜伏在身侧,让她寝食难安。

  “知道了,姐!”Cyril没趣地继续给花草浇水,纤尘不染的眉心,似乎未识清那渐渐逼近的恶灵,然,黑暗中潜伏着的冷漠猎手,却不因此,而停止制裁这埋没着巨大黑暗的More家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