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影暗苍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影子杀手

影暗苍穹 风残月冷 3089 2005.07.23 16:20

    …莫尔堡·无神殿…

  藐视人的宫殿,充斥着水色的暗蓝,里面的一切事物都显得模糊,仿佛被无形的雾气包裹,但细细端详,可以发现宫殿中的一切调式都是简单的。

  然,在三大家族中,这象征着水元素的宫殿,却有着一个极为忌讳的名字,无神。

  无神,大罪也!

  主座上的老者颓然而坐,但尽管如此,还是无法掩盖住他慑人的威严,那便是三的家族中威望最高的王者——Hutt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Gery!”

  “Hutt大人!”殿下的金发青年行了个礼

  “不要让我失望!”

  Gery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直说无妨!”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Hutt道

  “我只是想到了和如今直接关联的事!”

  “哦?”

  “那就是,八年前!”愣了愣,他还是说了出来,那场令他不愿醒来的噩梦

  登时无语,Hutt的神色在一瞬间变得森寒,却没有一丝对于过去的忏悔。

  八年前,类似如今,除了已经被灭门的Freda家,出现了疯狂的杀戮,而那时,完全令兰斯罗塔人束手无策,甚至出现了慌乱,而如今,依然如此,那时的凶手,却仍然逍遥法外。根据大司命的指示,当杀戮接近已尾声时,M家族却因曾与Freda家族有过节,就借此扳倒了Freda家族,于是,Freda家遭到了灭门,除了幸运存活下来的几个其他家族的联姻者,所有的人都惨遭杀害,于是,四大家族,也就剩下了如今的三大家族,控制着加纳帝国的政权。

  “影人?”沉默了许久的Hutt终于说了一句话

  “是!”Gery漠然答道

  “那么,便派人,盯住Eldon,和他的母亲!”

  “是!”Gery冷冷道,嘴角轻轻上样

  “先下去罢!”

  模糊的宫殿中,主座上的王者似乎没有看到,离去的青年脸上,有意无意地挂着一丝笑意,那是蔑视,不屑,以及自负!

  …………………………

  道森堡·焰破宫

  Gery回到家中,已是入夜,黑夜一般的双瞳有着莫名的倦意

  “真早!”那个戏谑一般的声音又响起

  “累啊!”Gery仰头望着天顶,叹道

  “你也有累的时候?”Eldon笑吟吟道

  “是啊!”Gery瞟了他一眼,深渊般的眼底漫起了迷雾“我已经不想再了!”

  “哦?你不查,我可决不会罢手!”声音陡然冷厉,“那个恶魔,我一定要将

  他亲手揪出来!”嘴角泛起了奇怪的笑意,然,那不止是仇恨,还有,邪恶。

  那样的语气令Gery一寒,他扫了眼身旁的好友,蹙眉沉思,神情黯淡。

  “你太执著于仇恨了,Eldon!”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哦?”Eldon抬眼,那神情已略近于疯狂

  “你还有你自己,和你的母亲!为什么要那么执著于仇恨呢?这样反倒丧失了你自己!”

  “那么,是谁让我变得执著与仇恨的呢?是你啊,Gery,是你们这三大家族!是你们这群贪权图利的魔鬼,还有那个影人,你们,都是恶魔!是你们,捏碎了我的梦,我的Freda家族!”Eldon惨笑道

  “那,你的母亲呢?”

  “母亲,什么母亲,那个罪孽深重的女人吗?那个本该八年前就葬送于你们阴谋里的可怜女人?还是你们D家的联姻者?”

  Gery哑然,他习惯性地合眼,默然的脸上顿时没有了如同火焰一般的邪气,仿佛他只是个被时光遗弃的人

  “我劝你还是好好呆着吧,别让Hutt再对你起疑了!”

  “Hutt?一定又是你搞了什么吧?Gery?”Eldon正了正色,怒道

  Gery起身,无辜地耸了耸肩,深刻而俊美的脸上重新出现笑意,弥漫着看不见的邪气,以及,似火焰般肆裂。

  ~~~~~~~~~~~~~~~~~~~~~~~~~~~~~~~~~~~

  入夜,月上三竿

  本是安静而祥和的夜晚,但在莫尔堡中,却弥漫了无色的阴影而变得寂静恐怖,仿佛黑暗中潜伏着蚀人的魔鬼,就连花园中花草,一旦起风,也会令人不住的心寒。无人的花园,静坐着一个中年美妇,青绿色的眼睛美艳动人。长发挽起,璎珞作饰,风韵慑人。这样的眼色,显然,她来自彼国,不属于这个海岛。青绿色的瞳孔本很常见,但她的眼色却会因为外界而变化。

  亚特兰提斯,遥远的彼岸,那是她的故乡。从小她就惊异于自己的眼色,然有人告诉她,这样的色彩本不为奇,是因为她没有修习过任何魔法,幻术以及其他。

  然,这样一个人,却是连莫尔家族的王者也深深眷恋着的一个女子。

  此时,她绝美的脸上却有着忏悔的神色。

  “三夫人?”繁茂的花丛被人撩开,露出一张清晰美丽的少女的脸,她眨了眨眼,唤了声

  “啊!”美妇失声,细细一辩,方才放下心来

  “Cyril!吓我一跳!”她轻声道,

  “三夫人怎么还不睡!”Cyril不解地问

  “我?我心里慌!”她道,但望着这视如己出的少女,她还是稍稍缓了缓那分恐惧,这样美丽可爱的孩子,不论是谁,见着了都会微笑,忘却一切得烦恼,那样的女孩,让她的记忆里浮现起一个遥远的少女轮廓。

  “我睡不着啊!”Cyril苦恼地说道,却忽的看到了不远出的回廊仿佛闪过了一袭白,她一惊,道:“呀!是Lois姐,不好拉,三夫人,我先回房了!”

  美妇点了点头,瞧见花丛一抖,那绿影猫一样地溜开了。

  月华如水,却无法照亮她心底掩埋的那一片黑暗。

  陡然间,花丛细微作响“Lois?”,然,长女却没有给她任何的回应,她奇怪地抬头,随之而来的,却是窒息般的恐惧,伴随着点点熟悉的气味。

  月光下,白衣如水,纤尘不染,陌生的女子静立在她的身前,银白色的长发慑着月华的清辉,脸上戴着白色的面具,令人惊异的是,那面具没有丝毫的牵束,似乎是靠魔法生生定在她的面上的,从眼孔中望去,似乎夹着薄如蝉翼的晶片,黑色的瞳孔没有丝毫的生气,如同她在月下的影子。

  然,中年美妇却没有感觉到无形的杀气漫到了她的身边,只是呆望着眼前出现的神秘女子,忘记了家族中接连而来的杀戮,梦呓般地唤出了一个名字:

  “Sigrid……”

  面具下的容颜漠然冷笑,她抬手,摘下了面具,清亮的色彩让美妇的眼前一亮

  “啊!”的一声,颓然倒地,那双恶魔般的眼睛冷锐的盯着她,却莫名地透出一丝悲凉,然,一旦望了那双眼睛,仿佛被施了魔法般,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如果你真的想要忏悔的话,就去冥府找她罢!”月光下的三夫人脸上出现了恐惧的神色,俨然地上的影子化作了恶魔向她扑来。不错,就是那影子,仿佛脱离了控制一般,幻作人形,掐住她的颈脖,她想要大声喊叫,却发现,连言语都被那噩梦般的影子夺去,那幻觉的点点熟悉气味,已化作杀气向她袭来。

  “可恶的女人,你罪孽深重!你抛弃了你的女儿,却还在这里忏悔,这样的罪,不可饶恕!你只知道忏悔,却不懂得做任何弥补,那么,你就忏悔吧!到地狱里忏悔去吧!”

  那阴影渐渐覆盖了所剩的一丝光,挣扎了许久的她终于还是无力倒下,绝美的脸上只剩下恐惧还有忏悔。

  “有罪的人,都该去死!”白衣的女子悲怜道,脸上有着复杂的情感,嘴角的笑意,不知是悲痛,还是嘲讽。

  月下离去的女子轻声说了最后一句话:

  “再见了,母亲大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