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清穿之我有金手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宋氏作妖

清穿之我有金手指 凉城心不凉 2049 2018.08.20 18:40

  刘柯进来后就跪在地上,向胤禛请安问好,两人说了几句开场面的话后,胤禛就开始进入正题了。

  胤禛坐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年纪虽然不大,但气势很足,稚嫩的面色上能看到坚毅的神色。

  “进来你们训练的如何了?”

  “回爷的话,除了刚来的几个人,其他人都能够达到您的要求,还有王齐、宋策、赵育这三个人表现的较为突出……”

  胤禛声色不动的听着刘柯说着,没有插话也没有动,知道他说要,胤禛才道:“你们训练的不错,爷让人制定了一份新的训练方案,你们照着训练,爷过段时间再过来看看你们训练的结果。”

  “是”

  胤禛又说了几句鼓励人心的话,就让他出去了。

  看着天色不早了,胤禛就带着人回宫了。

  刘柯回到训练场,就被人围住了,王齐凑上来问:“刘哥,爷过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这个王齐是个活波好动的,训练成绩很好,虽然也遭受了家破人亡的惨剧,但也改不了他好说话的性子。

  刘柯也知道王齐的性子,也没怪他,回道:“爷刚才说我们训练的成绩不错,但仍然需要进步,有给咱们制定了新的训练方针。”

  “这样啊”

  都是不大的孩子,都有着差不多的经历,他们就开始讨论起来了。

  胤禛坐在往宫里去的马车上,有些走神,他一直都在想今天见到的那个人是不是现代过来的辛茹,他心里有种很强烈的感觉,告诉那个人就是辛茹,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他实在是不敢贸然询问。

  回到了阿哥所,胤禛把自己关进了书房里,然后开始练字,他觉得自己今天有些浮躁,心里没有以往那样的沉静了,他急需要做些什么来改变这种情绪。

  宋瑶坐在房间里的床上,她现在十分的苦恼,因为四阿哥让她来到这个小院以后,她就在也没有见过四阿哥了,一开始她还有信心觉得自己能够改变现状,可一连几个月过去了,胤禛还没有碰过她,往日里的信心早就没有了。

  她听人说四阿哥今个出宫了,回来以后就把自己关在了书房,可能是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她觉得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要是她能够让四阿哥心情好一些,那她的好日子就来了。

  宋瑶要是在大一些,或者经历的事情在多一些,可能就不会这样想了,毕竟要是爷们儿真的心情不好,你撞上去得到可能不是另眼相待,而是厌恶。

  可惜宋瑶现在还小,心机还没有长成。

  宋瑶虽然不得胤禛的待见,可在胤禛后院没有其她女人的情况下,她能够得到的东西还是不错的,这不她让贴身伺候的宫女橙儿去厨房准备了一些饭菜,让后她带着人往前院去了。

  苏培盛看着胤禛在书房估计还要有得待,就让下面的干儿子韦礼来看着书房,他现在要去办一些胤禛私下来交代的事。

  他走的时候没有交代不能让人随便进去,再加上韦礼对胤禛的了解不是很多。

  韦礼见到宋氏带着饭菜,来到了书房门前,他就向宋氏行了个礼,宋瑶让人递了个荷包过去,韦礼也就收下了。

  宋瑶笑着对韦礼说:“韦公公,我这亲手做了些饭菜,听说爷没有吃饭,您看……”

  韦礼不知道胤禛有些厌恶宋氏,他只知道宋氏是四阿哥府上唯一的女人,在加上刚才荷包够分量,所以他回道:“宋姑娘说哪的话,奴才这就给您送进去,您稍等一会儿。”

  韦礼从橙儿手中接过食盒,敲响了胤禛书房的门。

  胤禛正在写字,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心情就有些不好,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声音和平常一样,道:“苏培盛,有什么事?”

  韦礼:“回爷的话,奴才是苏总管手下的韦礼,苏总管有些要事去办了,宋姑娘亲手做了些饭菜送了过来,爷?您看?”

  胤禛一听是宋氏,本就有些厌烦的心情,如今变成了厌恶。

  不过胤禛觉得晾着宋氏够久了,该把她解决了,要是时间再长一些她就该作妖了,他这辈可不敢小瞧女人。

  胤禛放下了笔,道:“你让宋氏进来吧!”

  韦礼对着宋氏道:“宋姑娘,爷让您进入,这食盒您拿好嘞。”

  宋瑶一听胤禛愿意见她,她心里十分的高兴,以为自己的方法有效了呢,脸上带着一眼就能看出来了的开心,她先谢过了韦礼,然后提着食盒推开了书房的门。

  进了书房宋瑶提着食盒给胤禛行了个礼,从胤禛的角度看过去,那叫一个风姿绰约,但胤禛没有叫她起来,就让她一直这么蹲站着,宋瑶觉得大概过了好久,她的腿都站麻了,胤禛才开口叫她起来。

  这时宋瑶心里已经有些不好的预感了,她觉得自己今天走的这步棋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书房里胤禛没有说话,又开始拿起笔练起了字,宋瑶因为刚才的事也不好发出声,现在一旁看着,一时间书房静的有些令宋瑶发怵。

  大概过了一刻钟宋瑶“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了,这时胤禛停了笔,眼睛不带任何情绪的看着她,宋瑶吓的跪在地上,对着胤禛求饶,嘴里说着:“爷,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就是太紧张了,对,就是太紧张了……”

  胤禛这时终于说话了,道:“行了,你也别磕了,要是弄一地的血还得有人来打扫。”

  宋瑶听得出胤禛语气中的嫌弃与厌恶,停了下来,只是她实在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过胤禛啊?

  宋瑶带着不解,问胤禛:“爷,奴婢虽然不知道哪里惹您不快,但请爷给奴婢一次机会,奴婢心悦与您啊……”

  胤禛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打断了宋瑶的话。

  胤禛面无表情的说:“行了,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进了爷的院子,爷心里清楚,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是怎样进了爷的院子,爷也是知道的,所以你可别说这些话,你说得出口,爷听得别扭。”

  宋瑶一听胤禛这话,只觉得如有雷劈了自己,一下子就怔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