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清穿之我有金手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了悟

清穿之我有金手指 凉城心不凉 2124 2018.08.14 06:00

  到了外面的苏培盛,感觉到大冷的天自己的后背都汗湿了,心想自己这辈子都不能背叛爷,不仅是为了报答四爷对救命之恩,还是为了四爷那平静的眼神。

  **

  昨天三阿哥因为认错认的比较诚恳,康熙已经让人放会去抄书去了,这会子祠堂里还剩下老九和老十哥俩。

  九阿哥不是没劝过老十,对他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可他不听能有什么办法呢,他只能在这舍命陪君子了。

  康熙问梁九功:“老十还没认错。”康熙心里也清楚,老十这次没犯大错,罚的是有些重了,可自己是他的皇阿玛,他就必须得听自己的。

  梁九功这会子也不知道康熙心里想的什么,只得道:“九阿哥一直在劝,十阿哥估计快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康熙摆摆手,道:“行了,老十那性子,倔的跟头牛似的,老九说话估计不顶用,你去告诉他,要是不认错饭就别吃饭了,什么认了什么时候在吃。”

  十阿哥听到梁九功传来的话,心里觉得不可置信,一赌气道:“不吃就不吃。”

  梁九功对直脾气的十阿哥还是有好感的,劝道:“阿哥听奴才一句劝,和皇上认个错,这事就算过去了。”

  十阿哥还在生气,不想说话,一直保持沉默,九阿哥知道梁九功也是好心,再加上他在皇阿玛跟前比较有脸面,可不能把人得罪了。

  于是就接话:“梁公公,皇阿玛那里该需要你了,十弟这爷在劝劝。”

  梁九功看这情形,觉得这事还没完呢,可惜他也帮不了什么忙,顺着胤禟的话,应了一声也就告退了。

  看着梁九功走远了,胤禟才对十阿哥说:“我说老十,你又何必呢,和皇阿玛拧巴着,你能有什么好处啊!”

  “九哥,你不懂。”他没想和皇阿玛拧巴着,他只是想要一个公平。

  “行,九哥不懂你……”

  ……

  可能是因为心里有气,在被管的第三天,体质偏弱的胤禟还好好的,身强体壮的十阿哥就饿晕过去了。

  这下可吓坏了温僖贵妃,在得知康熙不让人给送饭的消息时,温僖贵妃和宜妃就去乾清宫求过康熙,可是当时她俩连康熙的面都没见到,就被梁九功一句“皇上正在处理国事,还请两位娘娘移驾”给打发了,无奈只得作罢,然后让人偷偷给送的吃食过去,谁知道老十赌气没用,把自己饿晕过去了。

  康熙听到十阿哥饿晕的消息,立刻让人去请了太医,虽然他几乎把所有的父爱都用在了太子身上,但对于自己其他儿子,还是有些感情的。

  这时他已经有些后悔了,但作为一个皇帝,要他低头承认,真的比登天还难,所以他只是派了梁九功去看看,又赏赐了些药材什么的。

  十阿哥醒来的时候,听着额娘的带着担忧的安慰,心里难受的紧,然后看着梁九功送来了赏赐,心里就有些发冷了,他以为皇阿玛回来看他的,他以为他已经这般反抗了,皇阿玛会给他一个他想要的答案。

  然后他就了悟了,在皇阿玛心里最重要的是大清的江山,其次是太子二哥,至于他剩下的儿子,在他心里或许有些分量,但前提是绝不能忤逆他的话。

  他好了以后,看着九哥有些消瘦的脸庞,他知道这是他造成的,然后他像是开了窍一样,到乾清宫找康熙认错了。

  说实话,康熙已经不怎么抱希望他能认错了,给了他赏赐就意味着这事不追究了,谁知道他又跑过来认错了,可把康熙吓了一跳。

  其实不只康熙一个人觉得意外,宫里的人谁不觉得意外啊,这其中温僖贵妃是最意外的,他儿子的性子她清楚,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作为皇子阿哥,还是高位嫔妃生的阿哥,没有争储的心思,霸道任性些也不是坏事,至少今上和储君没有针对他的必要,所以她也就任由儿子的性子发展了。

  乾清宫里十阿哥跪在地上,说:“皇阿玛,儿子错了,儿子不该在背后议论三哥,儿子不该与皇阿玛赌气……”

  十阿哥说的十分诚恳,态度也十分端正,虽然康熙不知道他为何突然间就懂事了,但结果总是好的不是。

  “老十你先起来吧,看在你这次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这次的事就算掀篇了,《论语》你抄写五十遍就行了,回去吧。”

  十阿哥行礼告退。

  康熙虽然高兴十阿哥的改变,但心里不知怎么的有些难受,就好像失去了什么一样,一时间脸上神色莫名。

  为了安慰自己,康熙对梁九功道:“梁九功,你让人在送些十阿哥得用的东西去。”

  “喳”

  梁九功作为旁观者是能看明白的,他知道十阿哥已经把康熙摆在君父的位置上了,两人的关系先是君臣,后是父子,正是因为十阿哥的这种了悟,才会让康熙对十阿哥的改变神色莫名。

  宫里能看明白的也有,胤禛就是一个,毕竟上辈子他经历过同样的事,感触可能多一些。

  然后在宣纸上写了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盯着纸上的字看了一会,又将纸丢进了炭盆里,看着纸被火烧光才收回目光。

  然后他又写了个‘戒急用忍’四个字,然后叫苏培盛让人裱起来,他想挂在书房,虽然这辈子没有了皇阿玛的‘喜怒不定’的评价,也没有了上辈子那般激进,但他仍旧想用这四个字来警戒自己。

  十阿哥刚回到了阿哥所,九阿哥就过来了,问:“老十你今个怎么了,怎么皇阿玛都不追究了,你还去道歉,怎么傻了吧唧的。”

  十阿哥看着自己的好兄弟,道:“九哥,这次的事是爷对不起你,要不是弟弟死心眼,你也不会跟着弟弟罚跪祠堂。”

  胤禟被他十弟这话说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觉得几个十弟太不正常了,要是正常的话,他能说出这样抒情的话?

  “老十,你没事吧,你平时可不这样啊,不会是被什么给附身了吧?”

  十阿哥:“九哥,弟弟没毛病,只是想明白了,皇阿玛首先是皇上,然后再是咱们的阿玛,全天下的人都得听皇上的,咱们作为儿子也不能例外啊。”

  听了老十的话,胤禟一时间有些怔楞住了,往细了一想可不就是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