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清穿之我有金手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执拗

清穿之我有金手指 凉城心不凉 2176 2018.08.13 06:00

  温僖贵妃本也不是那么不依不饶的人,道理她还是知道的,如今看荣妃服了软,她还要赶着看儿子,,没时间在这跟她耗着,也就不和荣妃计较了。

  然后“哼”了一声,和宜妃一起从荣妃面前过去了。

  到了祠堂,结果已经有人守着了,不让进去,这下可恼坏了温僖贵妃,对着看门的奴才道:“你这狗东西,本宫怎么就不能进去了,今个本宫就硬闯了,本宫到要看看你们谁敢看着。”

  宜妃也知道自家儿子也在里面,一肚子的火气正愁没地方发,对着守门的人就是一顿骂:“你们什么东西啊,本宫进去看看自个儿子怎么了,又没说要带出来……”

  荣妃跟在后面也看到了,不过她实在没好意思乱喊乱叫,就没说话。

  只见几个太监往地上一跪,对着两人就是磕头:“娘娘饶命啊,刚才皇上命人传旨过来,说无论是谁都不能进去,也不能给几位阿哥求情,奴才不能抗旨不遵啊!”

  这话的意思俩人到是听明白了,就是想进去也可以,但得有皇上的手谕,否则就别想进去。

  宜妃倒也聪明,让人递了几个荷包,对守门的头头说:“公公看这样行不行,本宫也进去,就和几位阿哥说几句话,也不算抗旨。”

  温僖贵妃眼睛发亮的看着那人。

  那人倒也识趣,知道不能把人给得罪死了,否则过了这段时间,肯定没好日子过。

  “几位可要说快些。”

  温僖贵妃拍了拍门,屋里的人也听到声音,九阿哥这时正烦着呢,心想也不知道是谁在敲门。

  所以他声音中夹杂着些怒气道:“谁呀?”

  宜妃听到儿子的声音,道:“你额娘”

  “额娘啊,您赶紧去帮儿子给皇阿玛求个情,让我和老十出去行不?”

  宜妃一听到他说这个,就来气了,怒道:“额娘没拿鞭子抽你就是好的了,还想让额娘给你求情,美的你啊,犯错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会被罚啊。”

  “儿子又不知道老三会那么小心眼,要不是他剪了老十的辫子,儿子和老十也不会被罚。”

  宜妃知道儿子的脾气,这会子肯定都气炸了,可是她不能再惯着他了,眼看着就要成年了,要是还这么老是闯祸,总有一天会惹大麻烦的。

  对儿子被罚,宜妃还是有些怨恨康熙的,她心疼儿子,可是没有表现出来,继续怒道:“你就给额娘好好反省,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到你皇阿玛那里认个错,听见了吗?”

  宜妃话里的潜意思是,不管知不知错,先认了再说,总好过跪祠堂好吧。

  这话胤禟也听明白了,可就他一个人这事不难,可还有一个老十呢,那家伙可是个认死理的。

  为了安额娘的心,只好说:“嗯,儿子知道了。”

  温僖贵妃:“老九啊,你帮贵额娘把老十叫过来。”

  “十弟,贵额娘叫你呢,快过来。”

  老十一听额娘也来了,蹭蹭的跑了过来。

  “额娘,皇阿玛偏心。”老十一个大糙汉子,对着他额娘撒娇,语气中还有些委屈,胤禟在旁边看着,只觉得有些眼疼。

  关键温僖贵妃还真吃这一套,对着老十可劲的安慰:“额娘知道老十受了委屈,现在听额娘的,先给你皇阿玛认个错,等出来了再说。”

  一般来说温僖贵妃的话老十是能听进去的,可是这次老十真觉得他皇阿玛处置的不地道,对他不公平。

  所以他十分出乎温僖贵妃意料的拒绝了。

  “额娘,儿子不觉得有错,绝不向皇阿玛低头。”

  “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倔呢,向你皇阿玛服个软怎么了,要不然吃亏的还是你。”

  “儿子没错。”

  两人就在哪僵持着了。

  荣妃走过来十分自觉的亲手拍了拍门,道:“胤祉,胤祉……”

  胤祉还想着怎么自个额娘没来呢,这不就听到了额娘的声音。

  “额娘,儿子没事。”

  “额娘知道,这些个奴才也不敢怠慢皇阿哥,听额娘,给你皇阿玛认个错,这事就算过去了。”

  胤祉这会子理智也回来了,觉得今天上书房他做的,确实有些过分了,这分明是在皇阿玛面前自毁形象嘛。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主动认错,而且态度绝对要端正。

  这边母子两人又说了会话,那边老十还是不愿意低头认错。

  看门的太监,看着她们在门口有一会了,开口道:“几位娘娘,时间差不多了,再过一会皇上的人就该来问话了。”

  温僖贵妃看着老十执拗的性子,是真的生气了,没好气道:“行了,本宫知道了。”

  然后又对着老十说:“待会你皇阿玛的人来了,一定要开口认错。”

  宜妃和荣妃也是这么对自个儿子说的。

  温僖贵妃因着老九和老十关系好,所以两人平时就走的近一些,这会子两人走在前面,荣妃走在后面。

  温僖贵妃现在是真的不想看见荣妃的脸,一看见她就想起老三,心想老三怎么就那么讨人厌呢,不是他老十至于待在祠堂里吗,想起自家儿子认死理的性子,贵妃脾气一上来,妥妥的迁怒了。

  对着荣妃“哼”了一声,在前面的岔路口和荣妃分开了,心想着眼不见心不烦,有康熙看着她不敢动老三,但一个没家世又没宠的妃子,她还是能管的住的,以后逮着机会再收拾她。

  宜妃和温僖贵妃关系比较好,看着温僖贵妃的举动,说道:“你和她计较什么,以前还有点脑子,现如今是越发的糊涂了,三阿哥都让她教成什么样了。”

  温僖贵妃也愿意给宜妃面子,嘴上说道:“本宫不至于和她置气,就是看着堵心的慌。”

  然后对着宜妃有些担忧的说:“就是不知道老十能不能明白,要是还是认死理,那可怎么办啊。”

  两人一路走一路聊。

  在阿哥所里的胤禛,在宣纸上抄写着《论语》,眼里越来越平静。

  苏培盛看着自家爷的模样,感觉有点怪,他从没有见过比自家爷还冷静的人了,不管在外面表现的如何,回到书房后,他永远猜不到自家爷的情绪,有时候,他甚至觉得书房外和书房内的爷是两个人。

  可能是盯的有些出神了,苏培盛没注意到胤禛不知何时看过来了,望着四爷打量他的眼神,瞬间打了个激灵,浑身一震,腿竟有些发软。

  胤禛看他的样子,也没为难他,说:“你先到外面侯着吧。”

  “喳”声音中还带着点颤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