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清穿之我有金手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剪辫子

清穿之我有金手指 凉城心不凉 2004 2018.08.11 06:00

  太后也知道玉嬷嬷的好心,怕她多想,她想到了从小养在身边的五阿哥,道:“你去阿哥所看看胤祺,给他送些补品过去。”

  玉嬷嬷看太后不在钻牛角尖,她也很高兴,语气有些兴奋道:“是,奴婢这就去。”

  太后看着玉嬷嬷离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不知名的情绪,她其实不喜欢皇宫里的生活,她更喜欢蒙古那自由的天,可是当初被姑姑弄进了宫,就再也没有回去的可能了。

  她的心里其实有些恨姑姑的,过了大半辈子,她没有经历过爱情,也没有生育过儿女,虽说康熙待她不错,可是那又有多少真心呢,就连她养的五阿哥,也是因为她身居高位才亲近她,她能感觉出来五阿哥对她更多的是讨好。

  自从姑姑去世后,她已经不在想这些了,毕竟她比天下大多数女人要幸福不是,在后宫她还算有些权利,虽然达不到姑姑能影响朝堂的程度,但自保是没有问题的,康熙对她没有真感情,但还有些面子情,对她在面子上还算孝顺。

  今天安贵人说老三的事,她其实能看出来其中有水分,她也知道这后宫的女人大多数都把她当做傻子,其实她心里门清着呢,可她能说出来嘛?她不能啊,康熙对她还不错,一来是看在她来自蒙古,可以用来加强满蒙之间的联系,二来是看在她不聪明,不会给大清的江山造成危害。

  **

  荣妃回到了自个宫里,满身怒火,对着身边的嬷嬷说:“让人将香兰处理掉,记住别留下痕迹,不能让老三知道。”

  “是,奴婢这就去办。”

  太后宫里发生的事,很快就传遍了六宫,不仅宫女太监们在议论,就连皇阿哥们也不能免俗。

  上书房里,来的较早的九十两位阿哥,在讨论三阿哥和香兰的事,九阿哥和十阿哥打小就好,而且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什么都敢说。

  两人坐在上书房的后面,声音不大不小的在议论着。

  九阿哥:“十弟,你说那个香兰是不是长的跟天仙一样啊!”

  十阿哥:“怎么可能,天下好看的女子可都在宫里呢,真要跟天仙一样,还能轮到老三。”

  九阿哥觉得要是长得不好看,至于去救一个不认识的人嘛,在宫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老三要是真要同情心,能活下来才怪呢。

  于是反驳道:“万一被老三捡漏了呢?”

  十阿哥也是个认死理的,大声说:“这不可能。”

  这时三四五七阿哥来了,正好听到了十阿哥的这句“这不可能”。

  胤祺问了句:“什么不可能?”

  十阿哥没看到来的人,嘴快道:“香兰长的像个天仙不可能啊。”

  九阿哥到是看到了从前门进来的几个人,可是他没来得及捂住老十的嘴,等老十说完这句话,看着脸色发青的三哥,他就心道:完了,这下摊上事了。

  胤祉也是真的生气,不就出去玩看上个能对上眼的嘛,至于满皇宫的人都在议论吗,他一个皇阿哥养个女人怎么了。

  他是刚从额娘那里过来,被训斥了一个早晨,早饭都没用好,本就憋着一股子气,如今有听到自己两个弟弟在背后议论自己,这简直不能忍啊。

  没听见自家九哥接过,整个空间又过于安静,十阿哥终于反应过来了,往门口一看,吓了一跳,三阿哥的脸都已经气的发紫了。

  十阿哥语气有些结巴道:“三三哥……是什么时候来来的。”

  三阿哥脸色更不好了,怒道:“你说呢?”

  十阿哥也自知理理亏,立马躲到了九哥的后面,对着三阿哥道:“三哥,我错了,真的错了。”

  胤祉可能也是气急了,不知从哪摸出来把剪刀,快步走到十阿哥跟前,揪着他的辫子,只听‘咔嚓’一声,十阿哥的辫子被剪掉了。

  胤禛看到这一幕,嘴角抽搐了一下,暗想为何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老十也算是倒霉啊。

  十阿哥的辫子被剪,虽然是十阿哥挑事在先,三阿哥这么做也确实不咋地道。

  上书房伺候的奴才们,只觉得今个当差真背,这事也不是他们能处理好的,所以上书房的管事太监去了乾清宫,这事必须得先告诉皇上啊。

  旁观的几位阿哥,都觉得事情有些大条了,就算他们没有参与,一个漠视兄弟感情的罪名是跑不了喽。

  十阿哥在反应过来后,瞬间就炸了,他本来还觉得有些亏心的,现在被老三这么一剪刀下去,别说亏心了,只觉得刚才说的太清了。

  十阿哥怒气冲冲,上去就要打三阿哥,三阿哥本就气,也想找个人泻泻火气,眼看就要打起来了,其他人见状,也不能光看热闹啊,得拦着,要不然皇阿玛肯定得怪罪。

  十阿哥和三阿哥在几个人的合力阻拦下,僵持着,十阿哥不怕死的道:“爷说你两句怎么了,有本事别做那些事啊,有色心没胆量,连爷都在如,还敢剪爷的辫子,看爷今个弄不死你。”

  三阿哥被胤禛和七阿哥拦着,动不了手,只得说:“爷剪你的辫子怎么了,爷是你哥哥,有这么在背后说自己哥哥闲话的嘛,剪的就是你这个不知礼仪的东西。”

  胤禛看不下去了,劝道:“三哥别说了,老十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性子直又没啥子坏心的,何况他才多大啊,你和他计较啥。”

  “还有你老十,下回可别听宫里乱七八糟的传闻了,你三哥正在气头上,能不不和你急嘛。”

  “皇阿玛应该已经知道了,正往这边来呢,你们都消停点。”

  九阿哥也知道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受罚了,要是两人再打起来,指不定被发的更重。

  于是就对十阿哥说:“十弟算了吧,待会皇阿玛来了,让皇阿玛给咱爷俩评评理。”

  十阿哥还是比较听他九哥的话,坐下来了。

  三阿哥的理智可能也回来了,觉得事情确实大条了,也坐下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