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节 除阴霾兰山还本色 乌云布遏海起隔阂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萤下野 3042 2018.11.06 22:03

  这一招“长亭观望”是将银枪枪杆下压在镔铁枪头之上,使其动弹不得。

  白农气见招拆招,枪尖借势下落入地,以枪支地自身飞起,双腿掠空交错踢向江羽头颅。

  江羽急半蹲下来避过此击,右腿前伸,正踢在镔铁枪杆之上;白农气把持不住掉向地面,临近之时以手撑地,飞速起身,一挺枪使出“万迷入日”刺向江羽,枪尖处形成斑斑枪锋,好似万千锋刃一并袭来;江羽见状,用“千门万户归”来迎击。

  这两招都是虚化枪影,乱敌眼目而取巧,区别正在于:“万迷如日”枪枪皆为虚招,需视敌破绽而出后招,而“千门万户归”枪影之中终有一枪为实招,力求伤敌。两招各有千秋,不可同时而语。

  但是今番却是白农气输在这一招,二人虚招相抵,江羽银枪实招却从中刺出,正刺在白农气胸口。正自以为大功告成,却只听见噗地一声,白农气却丝毫不为所伤,反而枪锋一挥,连使三招“骊山封神”“仙降山巅”“众神齐聚”层层袭向江羽。

  江羽一击变故愣在当场,眼见利刃加身,竟没有做任何防御,只吓得一边的安婧绮惊呼出声。

  周边战场,安华率六名纳贤庄精英已然控制住局面,白农气的手下死伤过半,剩下的早就逃开了。正要歇一口气,忽然听到安婧绮一声“啊”,各自回神,正见白农气三招攻向江羽。

  离得较近的安华一步跨了过去,左手还狮剑归鞘,一把拉住江羽避开白农气枪锋范围,右手擎虎剑趋力以发声威,剑气激荡,果如兽王震吼山林,正接下“骊山封神”;接着,安大一个凌空翻身也来到此处,手中大刀一挺,从天而降,一刀劈下正破“仙降山巅”;白农气再次变招,安二堪堪赶来,将手中桃运标枪舞动三周后躬身直刺,正抵在镔铁枪上,断了“众神齐聚”的后势。

  一时间,安华、安大、安二三人合力救下江羽逼退白农气。

  白农气退出圈外,只见己方形势已大不利,自身又被多人围住,伸手从怀中取出烽火弹,朝地上猛地一扔,一阵白烟过后,众人围了上去,早不见白农气及林任田、杜天诚的身影。

  众人正要追踪,安明川拦下道:“穷寇莫追!如今当务之急是先救下丁帮主,再找到他的儿子丁天大。”

  众人得令而去,一夜忙碌。

  山青帮丁束炽房内,安明川等一干人俱围在其床边,更有一个年轻人眼边仍带泪痕,正是其子丁天大。他被白农气软禁在房中,当日山青帮大乱,他趁机打倒看守逃出房来,后被帮众找到。

  丁束炽躺在床上,气若游丝,面色苍白无血色,只有时不时轻咳一声才能证明他还活着。大家都没有出声,静静地看着他。

  丁束炽似乎攒足了力气,看向安明川抬起了一只手,安明川连忙握住,问道:“大哥,有什么话就说吧!”

  “咳咳,”丁束炽先是咳了两声,“贤弟,为兄这次是不行了。这世间唯一挂念的就是天大这个混小子。等我走后—咳咳—”话未说完又咳了起来。

  安明川急忙续道:“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天大当成自己儿子看待的!”

  丁束炽长出了一口气,却摆了摆手道:“贤弟,你可知为何我要在这兰山建立山青帮?”

  安明川闻言一愣,却是摇了摇头。

  丁束炽继续说道:“当年,关外五子进关作乱,得‘银枪侠女’罗环女侠相助方才使其定下二十五年不入关的誓言。但是不久后罗女侠在江湖上再没了消息,大家怕关外五子趁机毁约,于是由易水寒在娄兰关外建立镇北阁,赵腾龙和我分别在娄山兰山建立陇海帮和山青帮进行监视。此事江湖上鲜有人知,但如今天大尚不足以担此重任,还需贤弟帮忙啊!”

  安明川这才了然道:“大哥尽管放心,此事江湖人理应义不容辞!”

  丁束炽笑了笑,转头看向丁天大道:“前些日子你龙霸、兴忠和兴山三位叔叔被白农气派去攻打陇海帮,我已命人速速将其召回。此三人均为可信之人,有了他们三人,再加上你安叔叔,天大啊!一定记住,断不可让关外之人扰乱我中原武林!”

  丁天大围坐床前,哭道:“爹,孩儿记住了!”

  听到此言,丁束炽似是放松下来,仰天大吼一句:“易阁主,束炽负你所托—”话哽在喉已只有出气不见进气,双臂失力垂落,就此逝去。

  丁天大见状不禁嚎啕大哭,众人亦各落泪。

  后续几日,兰山上下白带悬挂,山青帮内哭声不绝,是为丁束炽操办后事。

  再说数日前,山青帮二当家甘龙霸率领陆兴忠、贾兴山及帮中数百喽啰正在前往娄山陇海帮的路上。

  甘龙霸心中充满了疑惑:平日里山青帮与陇海帮井水不犯河水,他白农气怎么会知道赵腾龙派兵来占山?虽然他也拿出了帮主令牌,却推说帮主重病不得相见,实在是怪异得很。

  贾兴山看出甘龙霸闷闷不乐,上前问道:“二当家你说帮主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怎么就那么信任白农气这个人呢?”

  甘龙霸摇了摇头,叫来陆兴忠,将心中所想告知二人。

  陆兴忠微一沉吟,说道:“二当家,会不会白农气假传帮主的意思呢?或者帮主……被他控制住了?”

  甘龙霸似有所悟,说道:“吩咐下去叫大家减缓脚步!”

  而就在甘龙霸他们刚刚出发之时,有一骑快马绕过他们先往陇海帮而去,正是白农气派去的人。

  送信之人很快就到了陇海帮,并顺利见到了赵腾龙。

  赵腾龙看过了白农气的书信,虽然心中不可置信,丁束炽会违背曾经的约定自相残杀,不过宁可信其有,仍命陇海帮三当家彭大赫带着孔传忠、韩华二人率领寨中喽啰前去迎击。

  彭大赫领命出击,先到娄兰二山的必经之处遏海道。

  这遏海道是娄兰二山连接的唯一通路,地势险要,两侧绝壁拔地而起,道路不宽仅够四五人并肩而行。

  彭大赫叫过来孔传忠和韩华,命他二人分别带部分帮众到山顶埋伏,自己守在遏海道中,等待山青帮来人。

  自甘龙霸命令传达下去,山青帮队伍速度缓了下来,走了数日才到遏海道的另一端。

  到了道口,甘龙霸勒住马,细细查看了一下山势。

  贾兴山过来道:“二当家,此处道路如此狭窄,倘若有人从山崖上攻击,咱们想逃都逃不掉啊!”

  甘龙霸点点头,应道:“我也正有此顾虑。这样,你和兴忠各带一些人先从两侧上山,我自来走这遏海道。”

  帮众调度已定,三个各向自己的道路行去。

  这遏海道曲曲折折,甚是难走。甘龙霸领着一部分人马在这遏海道中走了多时,临近出口,却见前方尘土飞扬,早有一帮人守在那处。甘龙霸绰枪拍马上前,大声问道:“对面来者何人?”

  由于山青帮放慢了脚步赶路,致使彭大赫在此已等了多日,正心里犯嘀咕会不会是白农气假传情报,却有手下来报告说前方出现人马。

  彭大赫骑马走上前去,正听到甘龙霸问话,怒答曰:“陇海帮彭大赫!你们是山青帮的?”

  甘龙霸想不明白陇海帮的人怎么会提前等在这里,但现下不是细想的时候,只得答曰:“在下山青帮二当家甘龙霸……”

  “哼!果然是山青帮的,”彭大赫啐了一口继续说道,“我们陇海帮与你们山青帮向来毫无瓜葛,今日为何来犯我们的地界?”

  甘龙霸恼其态度,微怒道:“帮主有令,不得不从,还请彭当家回报赵帮主,莫作抵抗,免得人头不保!”

  彭大赫闻言大怒,一拍座下马已然冲了上来,手中长剑直指甘龙霸,嘴内喊道:“看剑!”随着剑身抖动,束束剑光洒向其面门。

  甘龙霸见招自不示弱,足下发力一夹马肚,也挥枪迎了上来,避开长剑虚招,枪尖直刺,正抵在彭大赫剑尖之上。两柄利器相撞,一阵气流涌动,激得周身尘土飞扬。

  彭大赫气力不及甘龙霸,二人相持片刻,甘龙霸一发力,彭大赫向后离马跌下,说时迟那时快,他右拳紧握向下直击地面,借着反弹之力站定。

  陇海帮众喽啰见彭大赫输了一招,都发声喊冲了过来;山青帮众人见二当家旗开得胜,也冲了过去,两伙人当即开战,各有死伤。陇海帮众有些脚快已冲到甘龙霸马边,甘龙霸手起枪落,已取几人性命。

  彭大赫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足下发力飞跃空中,左手持剑趁甘龙霸不备向其后心攻去,同时右手握拳全力一击,与剑势相辉映也奔甘龙霸后背空门而去。

  甘龙霸刚枪挑二人,顿觉风声甚紧,一股寒意自背后袭来。微一侧头,正见彭大赫双招齐至,来势甚锐,自是不敢大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