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节 用阴谋败露三更夜 使诡计久功亏一匮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萤下野 3034 2018.11.05 23:00

  三人斗在一处,只是屋内狭小,都放不开手脚。

  杜天诚虚晃一叉,返身便走,安明川刚要追上,猛觉中计,尚未来得及变招,林任田破天棍已到,正砸在安明川背上。

  安明川一个踉跄,胸中气血翻涌一口血就险些喷了出来;就在此时,杜天诚又趁机一叉攻来,安明川只得强行咽下胸中翻涌,将剑插在洛神叉齿间,借势翻身,正从杜天诚头顶越过,落在其身后,反令二人碰撞一处。

  另一边的丁束炽本是一腔怒火无处得发,如今见安明川受伤,更是急在心里,咬破舌尖,硬是聚集了些许内力,张口骂到:“叛徒!今日就是豁出我这条命也定要结果了你!”

  话音未落,只见他纵身跃起,长戟直指白农气,划出数千戟风,隐隐形成一个仙女形态,此女手指正为戟尖,好似仙女下凡;同时,一腿飞踢,威势立显,直直攻向白农气下盘,定要一击致命。

  白农气却是微微一笑毫不慌乱,将手中折扇插在腰间,从周围手下手中接过镔铁枪舞作一团形成一个半圆形的气罩,正将丁束炽挡在圈外;又瞧见丁束炽破绽,稍稍后仰飞起一脚向其双腿间空门处踢去。

  丁束炽一心杀贼却力有不逮,正将全身气力尽皆灌注在手中戟上,未曾防备下盘,给了白农气可乘之机,这一脚正踢在他下阴部位。

  他遭此重击,面色发紫,猛然间大汗淋漓,惨叫一声,顺势飞过白农气头顶,越窗而出。只听见外头有人发声喊,接着草地上扑通一声,却不知丁束炽死活。

  安明川正与林杜二人相对,却见丁束炽破窗而出,连忙隔开众人飞奔出去,抱起他一看,丁束炽面色苍白,浑身战栗,睁着大眼似已不能言语,只是紧紧的抓着安明川胳膊,慢慢摇头。

  安明川安慰道:“大哥,你放心,今日你我绝不会死在此地!”说完,抬头环视四周,想看看有没有机会跑出去;一看之下发现整个屋前屋顶都是白农气的手下,已将他二人团团围住。

  这时,白农气三人从屋内缓步走出,哈哈笑道:“安庄主,此番你二人插翅也难逃,不如乖乖放下兵器,束手就擒,或许我可以留你个全尸!”

  丁束炽闻言实在气急,硬是发出声来:“你个叛徒!还有脸说这话!”

  白农气阴恻恻不屑道:“哼,要不是为了免生事端,主人让我留着你的性命慢慢取代你的地位,你以为你能活到今天?”

  丁束炽闻言胸口又是一滞,喷了一口血出来昏了过去。

  安明川怒火滔天,周身内力激荡,使出开天剑诀绝技“天地分合”以守为攻,剑花散满周身,直向白农气而去。

  而林杜二人早有防备,各扬兵器迎击上来,安明川立时被缠住,却没注意到白农气已悄悄绕了过去。

  “安庄主,快快束手就擒吧!不然你的丁大哥可就没命了!”就在三人酣斗间,白农气的声音再次传来。

  林杜二人各退一步,安明川抬眼而看,却见白农气已趁三人相斗之时挟持了丁束炽,手中镔铁枪尖正指在丁束炽项下。

  白农气笑道:“安庄主,快放下你那虎啸剑,乖乖投降吧!”

  安明川闻言低下头去,默默地看着手中宝剑却不言语。

  众人都以为他定会投降,却没想到,安明川早凝劲在手中剑上,猛地一抬头,虎啸剑长鸣一声带着安明川直向白农气当胸刺去,却不顾自身身后空门大开,一心只想逼迫白农气回枪防御,以解丁束炽之危。

  林杜二人却先反应过来,一挺棍叉紧跟安明川身后;白农气也没想到安明川会突然来这么一下,略有失神,却自恃胜券在握,也不闪避,一边对丁束炽说:“帮主,看来你交错了兄弟啊!”一边将枪送上,便欲结果其性命。

  就在此时,只听见四周白农气的手下呜哇哇叫喊起来,一杆银枪已从天而降,枪尖正击在镔铁枪尖侧面,枪势立转,只在丁束炽颈部留下一道血痕,并不严重。

  白农气抬眼一看,来人正是江羽。

  他定了定神,恼其坏了自己好事,挺枪便刺;不待江羽有什么动作,又有一道鞭影自天而降,鞭花四处翻飞,缠绕白农气周身,正是安婧绮所用易天鞭趁势杀到。

  白农气面前一阵缤纷,只得收枪回防,安婧绮却早跟上,二人相斗一处。

  江羽顶开白农气枪尖,扶住丁束炽,却正站在刚才白农气的位置上,安明川飞来一剑却正击向江羽。此时想要撤招已然来不及了,眼看剑锋便要刺入江羽身内。

  就在此时,只见江羽侧身避过剑锋,抬起左手劲力外放,先是抵住剑威,而后侧击在安明川左肩并紧紧抓住,借势将其扶立于地上,又将丁束炽交于其看护;正赶上林杜二人杀到,右手单手持枪向前一伸,正插在洛神叉双齿中央,借力使力,带动洛神叉抵住林任田的破天棍。

  此时,安华也带着纳贤庄的人聚拢过来,见到安明川忙道:“庄主,我等救护来迟,望庄主责罚!”

  安明川松了一口气道:“责罚什么?赶紧拿下他们!”

  安华低声吩咐,留下安三、南扇看护安明川和丁束炽,其余人杀向众喽啰;江羽自是和林杜二人相战一处。

  另一侧,安婧绮见其父嘴角隐现血迹,愤怒异常,先是一鞭搅得白农气猝不及防,接下来更是一鞭紧似一鞭、一鞭狠似一鞭,尽向白农气要害部位攻去。

  白农气仓促间接战,又没得喘息,一时间手舞镔铁枪左避右闪,虽说只中了几鞭,但也疼痛非常。

  安婧绮跟随江羽学武两月有余,也算初入高手之列,心知自身是女子,气力终究不及男儿,久战不利,须于十招内结束战斗。于是运劲于鞭上,易天鞭受内力所趋,结为一体有如钢刀般坚硬向白农气竖砍。

  白农气举枪横档,却不料安婧绮此技在于受挡后卸去内力,鞭头顺势砸下,正击在其背上;咳了一声,身形已缓。

  安婧绮自是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收鞭又大力甩出,白鞭飞舞带着劲气正击在白农气前胸;去势未收,又一变招,将鞭朝天一指,易天鞭冲天飞鸣,当下另幻化出四条鞭影,五鞭攻向其身上五处大穴,其中一处正是天灵穴。这招“五鞭皈依”正是封住敌人手足并打击敌人头部的绝招。

  白农气身受两次重击,气息不顺,无法抵挡安婧绮的“五鞭皈依”,易天鞭打在其身上发出噗的一声响,白农气双眼一闭往后便倒,不省人事。

  安婧绮见白农气倒地,长出一口气,忙回到安明川身边,却未见白农气嘴角微微抽动一下。

  再说江羽与林任田、杜天诚相战一处。二人久攻不下,相互使个眼色,分站江羽左右。林任田单手持棍,乱舞之下,棍边气流飞旋而出;另一只手上下舞动,化叶借风势为掌借棍势,双招同袭江羽右侧。杜天诚双手蓄力,持叉猛刺,直捣黄龙尽向江羽左侧招呼。

  江羽见势不惊,觑得二人临近,猛力跃至空中,翻身向下,将枪向下一砸,这一招正砸在棍端叉尖之上,砸的二者陷入地下。林杜二人只觉一股巨力传来,兵器险些脱手。

  而此时,林任田一掌飞到,江羽松枪运劲于拳,劲力外放,拳未到而气先至,驱散了林掌风势,右拳正抵在林任田掌心。

  林任田立时手心酥麻,大叫一声便要回撤,江羽却不收拳,只将拳一翻,加力继续紧随林任田撤掌,一拳正打在其胸口。林任田仰天吐了口血,向后退了几步便倒在了地上。

  杜天诚抽叉未出,又见林任田退败,只得弃叉,而又指上发力,两指并举,趁其不备一指点向江羽后腰。

  江羽耳闻风声不及回身,躬身将腿后踢,正踢在杜天诚肘上,指势立转向天;江羽低头看见身后杜天诚破绽已出,立即借力游走返身,从下盘攻向杜天诚,双拳直直推出,一记重拳正中其小腹。杜天诚受此一击,足下一软,再也站立不住,盘坐于地。

  江羽回身拾起银枪便向其刺去,突然,斜刺里一道白光闪过,银枪已被顶偏。江羽手感发麻,抬头一看,不禁呀了一声,救下杜天诚之人竟是白农气!

  安婧绮正在为安明川包扎伤口,忽听江羽出声,抬头一看也愣住了,一脸的困惑:这白农气明明被自己打倒了啊!

  这白农气收回枪,扭了扭脖子,却猛然朝江羽出手,枪锋一转直刺,正朝其前胸刺去。

  江羽诧异间不及招架,只得以足尖点地向后疾退,借此间隙将银枪翻转,使出一招“长亭观望”来迎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