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节 雄狮震龙双双相逢 才子佳人徐徐微风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萤下野 2986 2018.10.30 20:03

  就在关颜烈来去之时,又有两名镖师体力不济,被震龙会的人砍倒,一伙人借空杀上,直奔樊凌霍及江云而来。

  而此时,刑天霸、关颜烈、樊凌花俱被围住,抽不开身;樊凌花手无利刃又因分神,差点又被砍伤。

  樊凌霍只得强提一口气,拾起身边乾王枪,斜倚树边,拼尽全力舞动枪芒形成一道护罩,将自己与江云护持在枪盾之下。只是樊凌霍重伤在身气力不佳,枪舞渐缓,枪罩范围越来越小,眼看就要守不住了。

  却在此刻,江云悠悠醒转,正见樊凌霍拼命抵抗,数把利刃已至头顶,强忍疼痛,起身一舞金背刀,刀受内力灌注长鸣一声,竟使出了刀法绝技“神鬼胆俱破”,登时只闻兵刃折断的声音,围攻过来的六七人均被震飞,剩余之人受惊而退,围而不攻。

  江云将刀一横站在樊凌霍身前,这便是要以命护其之举。

  樊凌霍大为感动,忙道:“这位英雄,你恢复些气力就赶紧走吧!今日劫镖护镖均与你无关,你的好意樊某心领,容樊某来生再报,还望英雄不要在此枉费了性命!刚才小妹之失,樊某在此赔罪!”说着就要叩下头去。

  江云无法回身,只得将金背刀杆后挑,架住樊凌霍道:“樊镖头不必如此,樊姑娘一剑乃无心之失;只是我看不惯震龙会仗势欺人……”话未说完,却见樊凌花手无寸铁,身形渐变迟滞,也顾不得许多,一咬牙,忍痛拔出身上盈环剑就向樊凌花掷去,口中呼道:“樊姑娘,接剑!”只见伤处血气喷涌,激射而出,忙运内力止血。

  却见那柄剑:盈盈一握在手中,环环相扣留心头。月满则溢风荡漾,何伤何痛情根种。

  樊凌花闻声一惊,盈环剑已到,踢开一人跃起接剑,入手只觉劲力不足。

  原来江云恐樊凌花是个女子,受不住自己的一掷之力,故而出手前又收回了半分力。

  樊凌花想到此处,面色一红,嘴角却悄悄露出一丝微笑,返身奋力而战。

  围着江云和樊凌霍的众人本心生恐惧,今见江云掷剑而出,受伤不轻,一起又冲了上来。

  就在此时,忽听远方一声喊:“万无极来啦!”一下子众人手中都停,看见林间小路上走过来一个红人。

  周龙彬本与万千万里相斗,自己枪锋直刺袭向万千胸口,却被万千飞起双腿夹住海明枪,二人较上了力。万千虽在空中无处借力,却有万里在其后扶持,二人更是各出剑招,双剑直刺;周龙彬早看在眼里,单手持枪,左手一招“醒龙擎”,以爪风撞击在万里剑尖,带动其与万千剑势合击一处。

  却道为何这周龙彬会用李傲雄的武功?他二人平时切磋武艺,李傲雄将自己的十式龙王拳尽数相授,而周龙彬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自创了这一十三式的龙拳诀,故而含带其武功。

  周龙彬避过万千万里合击,闻言看向林间小路,一见那红人,马上舍开万千万里,一挺海明枪,直奔万无极而去。

  这万无极自从震龙会出来,脚下不慢,直奔野鸟林来与其他人汇合,谁知进入林子却听打杀之声,就过来看看,正被大家撞见。此时更见一人满面怒气一枪向自己刺来,也是气恼非常,唰的一声封冥剑出鞘,侧身避过周龙彬一击,喝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来杀我?”

  周龙彬调转枪锋,又变一招,枪尖寒气四溢,径向万无极喉间,咬牙切齿道:“我是震龙会二当家周龙彬,你害了我大哥三弟及诸多寨中兄弟性命,今日必要你偿命!”

  万无极闻言不屑搭话,翻飞剑锋,将剑竖起,青光外放,正与周龙彬蓝枪相遇,弹开枪势又紧跟而上,二人战于一处。

  另一边,万千万里见周龙彬舍弃二人而去急忙跟上,却被从梁丘霸左丘霸那里跑来的二龙带着十来个人拦下;大骏见周龙彬连斗多人,恐其有失,但未得其号令不敢妄动,只得带着人与众镖师僵持原地。

  只有江云趁隙奔了过去,正赶上周龙彬施展绝技“蓝日连环,旋而翻乾”,枪锋抖开数百枪花,蓝光盈盈、气旋四散,直刺向万无极。

  江云顾不得许多,以刀相隔,却被枪锋震飞手中金刀,枪尖直刺入其左肩;此时,万无极招式又到,封冥剑横劈,正向周龙彬咽喉,剑到中途却被阻拦,又是江云。

  就在三人僵持之际,万千万里越过众人赶来,两柄剑齐齐架在周龙彬颈上,周龙彬恨恨看了一眼四周,忿然松开枪杆。其余寨众一见周龙彬被擒,便都杀上要救人,却被梁丘霸左丘霸及众镖师拦下。

  万千万里扶万无极及江云坐下,转头问道:“副殿主,这厮怎么处理?”

  “杀!”万无极头都没抬,冷冷道。万千举剑便砍。

  此时,江云却转向万无极忙道:“万副殿主,剑下留人!这人英勇非常,又重情义,虽落草为寇却不失为豪杰,不该就此亡命。”

  周龙彬闻言吼道:“大丈夫死何惧哉!只是不能给大哥三弟他们报仇,下面见面无颜相对啊!要动手趁早!”

  万无极闻言更是生气。紫涨了脸道:“杀!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江云忙道:“万副殿主,既如此,我愿用我的一次机会换他一命。”万无极闻言色变。

  原来,当初从纳贤庄出发之时,安明川怕江云在雄狮殿手中受委屈,特意要求万无极立下一个誓言,就是只要是在万无极权力范围之内,给予江云三次提要求的机会。

  万无极铁青着脸,瞪着江云,江云却丝毫不为所动。最后万无极背转过身,摆了摆手。万千万里这才放开周龙彬。

  周龙彬拿起海明枪,走到江云面前:“你杀我寨众,我本该取你性命,但你救我两次,就算是一笔勾销了!”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道:“被我海明枪所伤,伤口处隐含寒冷气息,一般的金疮药没有效果,唯独此药可解。拿去吧!”又转头看着万无极道:“我与你雄狮殿势不两立!”领着剩余震龙会帮众返身而走。

  “等等!”万无极回身应道:“我岂会怕你?五月初八可敢来我狮王岛?”

  “有何不敢!”

  “好!接着!”万无极闻言左手就势甩出,一件红色物件飞向周龙彬,正是“邀豪帖”。

  周龙彬将枪右手交于左手,右手一翻,施展爪势“万龙归海”正接住请帖,也不再啰嗦,带着剩余帮众自来时路而去,镖也不要了。

  众人见震龙会退走,也都松了一口气。樊凌霍被关颜烈搀扶着过来说道:“多谢雄狮殿的各位出手相助,如今咱们两方情况都不太好,不如一起赶路出林,也好有个照应。”万无极微微点头。

  江云拿出周龙彬所赠之药便要涂抹,却被关颜烈拦下。

  关颜烈道:“江兄弟,小心药内有毒!”

  “是啊是啊!”左丘霸附和道,“这小子与咱们结了仇,搞不好药里就会下毒!”

  江羽气道:“那周二当家不是这样的人!”伤口一痛,不禁咳出声来。万里拍拍江云肩膀:“老弟啊!你还是太年轻,不知江湖人心险恶,万事需处处小心……”

  “万里!”万无极这才冷冷出声,“此药无毒。他的伤不早点好,你来照顾他?”众人都不说话各自疗伤。

  樊凌花刚想说话,却被樊凌霍拉住,赌气坐在一旁。

  清算下来,如今受伤较轻的也就是万里、梁丘霸、关颜烈、樊凌花了。

  万千对樊凌霍道:“樊镖头,林中夜晚不甚安全,你我两方各出一人值夜如何?”

  “正该如此。”樊凌霍转头道,“颜烈,你上半夜,天霸,你下半夜。”

  万千这边也分好工:梁丘霸上半夜,万里下半夜。

  一夜无话。

  第二日,大家略吃些干粮,便一同上路。众人骑马而行,车夫赶着镖车。

  这江湖上劫镖有个规矩,遇到劫镖,只要车夫双手抱头蹲在车前,双方均不得伤其性命,故而车夫得活。

  关颜烈行于队首,手持双斧四顾;樊凌霍居于队尾,横枪跨马镇守末端;车队左边依次是刑天霸、左丘霸、万无极、江云,右边依次是万里、梁丘霸、万千、樊凌花;其余两名镖师往来游走。

  路上,江云问樊凌霍道:“樊镖头,你们是要将镖送到哪啊?”

  “潭州张府。”

  “你们从柳州出发,路途如此遥远,为何只带这么几个镖师?”

  樊凌霍叹了口气道:“唉。刚出发之时我们一行也有五十余人,只是不知为何这一路上一直不太平,或许是有人走漏了风声,共有两波劫镖的,我们伤亡过半,到此谁想又遇到那震龙会,若不是你们出手相救,不光这趟镖,连我们几人也得交代在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