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节 终有果师徒已落定 为聚会众人皆拼命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萤下野 2914 2018.10.26 06:46

  就在此时,安七双掌带碎石崩山之势又至。

  江羽只得拳上发力,击退安五、南安,身体前倾,右腿向后抬起,一脚踢在安七肘部,致其掌风突变,这才避过这一击。

  先前南枪南扇被江羽双掌带动,两人合击一处各退半步。如今见江羽半俯在地,南枪再次施展家传指法从下向上点向江羽额头;南扇则双掌齐出连环攻向江羽后心。

  江羽尚未起身,安八一爪、安七一掌又挟风带劲同时袭来,凌厉爪风掌风肆虐,直激得江羽衣角飞扬。

  江羽受四人合击,却收拳于腹、紧闭双目,气结丹田、稳扎下盘。蓄力方毕,四招皆到,只见江羽周身若隐若现一副怒容,将四招抵挡在外;随着江羽双臂缓缓上举,这副怒容竟缓缓变作尊容,一时间,南枪四人直觉身上压力突增,竟突不破江羽防御。

  江羽竟在此危难时刻明悟师傅交给他这套永住金刚拳的精髓,将他苦练无果的最后升华一式“怒极而尊”施展了出来。

  安五和南安见四人久持不下,也抬拳冲上。两人运劲拳上,各挥一拳同时击向江羽前胸。

  江羽听声辩位,将身一抖,避开南枪一指、闪过安八一爪,抬双臂隔开南扇、安七掌势,正赶上安五、南安双拳飞到。

  他不紧不慢、不慌不忙,运力在拳,而后双拳下压,正砸在安五、南华双拳之上,生生的将两拳压向脚下地面,登时将青石板的地面击出两个深坑,裂痕遍布。

  江羽在此刻已将自身拳法融会贯通,按智闻大师所言,招招相辅相成,一套拳法打的是虎虎生风,熟练变招换式,各绝技接连运用,竟在六人围攻之下略占上风。

  安五六人也打出真火,心道:我们六人打你一个毛头小子还打不赢,以后怎么见人?

  于是,七人又战在一处,正是拳拳生风、掌掌带劲、爪爪尽袭江羽要害、指指皆点江羽命门。也亏得江羽此时正处在心意相通之时,不然早已落败。不过即便如此,也渐渐拳风散漫、招招吃力,脚下开始不稳起来。

  就在七人相斗之时,作为观众的安婧绮也没闲着,一直在给安五六人加油打气,嘴里不时喊着“小贼”、“小厮”之类的话,正被当日轮值在庄内巡逻的安三和南刀听到。

  二人以为庄内进了飞贼,连忙奔来,只见安五六人围住一个少年久攻不下。正好安婧绮嘴里喊道:“抓住他!抓住他!”二人更是确信无疑,从两侧包上。

  江羽本已半遮半拦,又来两人更是不曾防备,被安三一拳打在肋间、南刀一掌拍在后背,吃痛向前跪去;安八趁势左爪抓住江羽肩头,右爪扣住其手腕,按在背上,其余人招式皆收,停在江羽各处要害之前。

  江羽动弹不得,低声道:“我输了……”

  安八闻言撤爪,扶起江羽道:“适才多有冒犯,望公子见谅。”

  江羽一声不吭。

  安三、南刀听见安八叫出“公子”来不禁心中疑惑顿生,上前细细一瞧,这才发现,这所谓小贼不正是前几日庄主带回来的羽公子吗?

  二人忙拱手向江羽行礼道:“未认出是公子,多有冒犯,还望恕罪。”

  江羽仍旧看着地面,一言不发。

  就在二人面面相觑之时,安婧绮笑着走了过来,拍着江羽的肩膀,粗着嗓子故作老成的说道:“羽儿,为师定会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你可一定要用心学啊!来,叫声师傅听听?”

  江羽闻言也是气极,指着安三、南刀说:“要不是他们俩,我可未见得会输,明明是你耍赖了!”

  安婧绮一听此语,反讥道:“又不是我让他们来的,况且咱们之前只说了输赢,你输就是事实!”

  这一句只气的江羽怒结胸间,伸手指着安婧绮只说了一个“你”就没了言语。

  此时,安三和南刀已从六人口中得知事情经过。八人互通眼色,同时拜倒在地。

  安五向着安婧绮道:“小姐,今日这场比试是我们输了。六个人围攻一人,还要旁人插手才能取胜,我们的脸都丢尽了。小姐若要坚持如此,以后我们就只能闭门不出了。”

  安婧绮面色由红转白,一时语塞。

  江羽见状叹了一口气,抬腿便要走。安婧绮却突然上前一把拉住他,吩咐其他人道:“你们都出去吧!”

  几人互看一眼,一起退下。

  人影刚消,安婧绮来到江羽面前,单膝而跪,拱手道:“新师江羽在上,小徒安婧绮叩拜。”说着就要叩下头去。

  江羽急忙将其扶起,口中连道:“受不起,受不起。”

  安婧绮挣脱开,扭着脸道:“拜师归拜师,我这是看在安五他们面子上才让你占了这个便宜。但有一条你必须得遵守。”

  江羽忙道:“绮妹请说。”

  “那就是在外人面前,不许提咱俩的师徒名分。”

  “啊,就是这事啊!好说,‘老小儿’谨记在心。”

  “‘老小儿’?”安婧绮一听,“扑哧”一声乐了,“这是什么意思?”

  江羽亦笑道:“做人家师傅的都是老人,我这么年轻,就自称‘老小儿’呗~”二人边笑边走出演武厅。

  就在演武厅里龙争虎斗之时,安明川在中堂坐定,却未见江羽和安婧绮,便命人去询问。谁知下人回报二人俱不在房中,倒是安华告知安明川安婧绮一早就带着安五等人去演武厅了。再问江羽房中下人,却被告知江羽一早也被叫去演武厅了。

  安明川闻言心惊,心想这刁蛮丫头不知又想玩什么花样,连忙奔演武厅而去。

  等安明川赶到了演武厅,却见安五一干人正围在门边。众人见他过来,叫声庄主后自动让开一条路来。

  安明川刚要开口询问发生何事,却见江羽与安婧绮有说有笑地从厅中出来。

  安婧绮抬眼看见安明川,心里发慌,未待其说话急忙跑了。

  安明川更是疑惑,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安五几人一听,满脸不解,问道:“庄主不是你派我们来的吗?”

  “我?”安明川云里雾里,“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到这来了?”

  安五见安明川不似作假,便解释道:“早上小姐来找我们,说庄主安排我们与羽公子切磋一下,试一下他的武艺,所以我们才来这的……”

  “试我武艺?”江羽不可置信的喊了出来:“绮妹说你们要与我争当她师傅的名分才要比试的……”还未说完,几人一对视,都明白了。原来他们所有人都让安婧绮给耍了。

  安明川听出事情缘由,气愤非常,叫人立刻带安婧绮去中堂,这边,他带着江羽过去。

  一路上,江羽便将演武厅比试讲给了安明川,自然是省略了安婧绮耍赖的情节。

  二人到了堂上没一会,安婧绮也到了。

  一入堂就抢上前去,开始给安明川捏起肩来;看他要说话,赶忙拿起一块西瓜就往他嘴里送,自己还一边发着嗲:“爹~快吃块西瓜凉快凉快~”没说完,又拿起一串葡萄,一粒接一粒的喂上去;一时间忙的不可开交,但就是不给安明川说话的机会;这一幕在一边笑趴了江羽。

  安明川本有些生气,一路上听江羽讲完,加上江羽又说了不少好话,气已消了大半;又被安婧绮这么一闹,更是发不出半点火气。连忙止住女儿递来的葡萄,说道:“绮儿,这次由你胡闹,羽儿也一直给你求情,就饶过你;但是,活罪可免,死罪难逃,你从明天开始好好跟着羽儿练功,如若再惹事,家法伺候!”

  安婧绮听说饶过她本已松了一口气,又听家法伺候,立马吓得小脸惨白,一个劲地点头称是。

  自此,安婧绮果然日日跟江羽勤练武功,时常也嬉闹一番,时而也和庄中庄客交手比试,全力准备五月初八之会。

  就在纳贤庄中发生这么多趣事的时候,万无极一行正在赶回雄狮殿的路上。

  一行六人行走多日,早出了永州地界,正至青州。

  一路上,万无极还算信守诺言,未让江云受一点委屈。倒是梁丘霸和左丘霸仍记着当日濠州之事,总想借机欺辱江云,苦于万无极的维护一直没有机会。而就在这青州城,他们觉得机会来了。

  原来青州城向西有一震龙会,是当地最大的帮派。

  万无极本不在意,怎奈殿主给的邀请名单上此帮会赫然在列,只得抽身前往。

  梁丘霸和左丘霸相视一眼,一同说道:“副殿主,咱带着江羽去也不方便,要不您三人过去,我和左丘留下来看着他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