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节 双争锋封冥败虎啸 离别泪挥洒风萧萧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萤下野 2773 2018.10.23 08:04

  安明川闻言斜瞥万无极道:“那就让我来领教领教江湖上‘冥使书生’的封冥剑吧!跟我来!”说着,取出虎啸剑,大步向堂外而走;万无极五人自然跟随。

  几人来到院中,安明川站于一侧,对万无极道:“来吧!”

  万无极躬身道:“还望安庄主手下留情!请!”

  话音未落,手中折扇已向安明川点来;安明川脚尖点地向后滑去,同时,右手一抓一伸,正将虎啸宝剑握在手中,擎剑在手反劈折扇,将其震飞。

  万无极见状不慌不忙向后退却,松开折扇就势一抽,将封冥剑连鞘拔出,初一交手,各自的试探点到即止,真正的交锋才刚刚开始。

  安明川聚内力于剑上,抬剑直指万无极,剑尖处真气环绕,此乃开天剑诀起手式“一剑封心”。

  万无极亦擎剑在手,一股阴暗之气在剑身环绕。二人全神贯注,屏息凝神,相互提防。

  刹那间,安明川率先出击,一柄剑左右飞舞,抖开万千剑花,真实杀招藏在这剑丛之中,一剑径直袭向万无极,力如崩山之势;万无极见剑花乱舞,便举剑相迎,两相接触却发现俱为虚招,再想变招为时已晚,虎啸剑已近在咫尺。

  不过这万无极临战经验果然丰富,持剑右手内力相聚用力一握,“嗡”的一声,封冥剑鞘直飞出去,袭向安明川;趁此间隙,又接着一招“冥剑锁喉”跟在剑鞘之后。

  要说这封冥剑:三尺三寸三帝封,化神化仙化幽冥。帝消神灭仙已尽,世间唯存一清明。

  安明川忽觉身畔幽冥之气大增,瞥见剑鞘,只得以手中之剑格挡剑鞘,虎啸剑去势稍偏;又见万无极紧跟而来,只得收剑回防,脚尖轻点后退,立剑护于颈前。

  岂料万无极速度极快,封冥剑尖早到,正抵在虎啸剑身上。两剑相持,内力激荡,开天剑气与幽冥魔气相互缠绕拼斗。

  两人僵持片刻,又同时变招。

  万无极后退一步,将封冥剑向天上一抛,封冥剑幻化出万千剑光,同指安明川,一剑一剑按次序飞出,速度逐渐加快;万无极自身运内力于掌间,也从八个方位攻了上去,与剑影交相辉映。

  安明川持剑在手,使出开天剑诀绝技“天地分合”,以攻为守,剑芒在身边散开,虎啸剑四方抖动,与封冥剑剑网对攻一处。

  就在封冥剑攻至第三十七剑之时,剑尖直指安明川喉间,而万无极也恰好攻到其身后,一掌拍向其后心。

  安明川前感剑气,后觉掌风,自忖避不过这一击了,便放弃抵抗,闭上双眼任由两招夹击,却猛觉一阵风从身边掠过,自身却未受伤害,急睁眼来看。

  原来,万无极见安明川闭目待毙,就足下发力,施展轻功越过安明川奔至封冥剑后,单手握住剑柄,用劲止住剑势,那剑堪堪停在安明川颈下,差之不过毫厘。

  安明川手中一松,虎啸剑“哐当”一声落地,颔首低语道:“我—败了!”

  过了半晌,几人重在堂上坐定。

  安明川看了看万无极,开口说道:“‘冥使书生’果然名不虚传!万副殿主,我愿赌服输。只是……”

  “安庄主但说无妨。”万无极脸上未有任何变化。

  安明川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只是我将人交给你,你欲何为?”

  万无极哈哈一笑:“呵呵,安庄主大可放心,我自不会为难于他,只带他跟我们回狮王岛……”

  “什么?”安明川闻言站起。

  万无极却笑着摆摆手,“安庄主不必如此激动,反正五月初八安庄主也要来我狮王岛,到时岂不团聚了?”

  原来如此!安明川恍然大悟,交人事假,逼我答应“聚豪”才是真,云儿羽儿不过是误打误撞被人借题发挥了。

  安明川想通此事,缓缓坐下,道:“既如此,我想万副庄主必能保我侄儿周全。如若到时我侄儿少了一根头发,我就算倾尽全庄之力也要与你雄狮殿讨个公道!”

  万无极依旧微笑,却未说话。

  安明川气结于胸,说道:“还请万副殿主在我庄休息一晚,明日再上路吧!”

  万无极起身领着四人下堂而去。走到堂门口,万无极回身过来笑道:“呵呵,安庄主可要信守诺言,别趁今夜放跑了那二人。虽说这里是纳贤庄,但若是明天见不到人……哼哼~”言罢,不顾安明川铁青的脸色,离堂而去。

  安明川呆了半晌,吩咐下人将江云江羽叫过来。

  不一刻,二人俱至,安明川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们,叹了口气道:“唉~都怪川叔无能,没能保护住你们!”

  “川叔,这不怪你,既然我们要有一人跟他们走,我去好了!”江云说道。

  “不行!哥,你不能去,让我去!”

  兄弟俩争论起来,安明川看在眼里,愁在心里,还在为自己的失误而悔恨不已。

  突然,他面色一狠,道:“云儿、羽儿,不要争了,你们趁今夜走吧!哼,我倒要看看他雄狮殿敢把我纳贤庄怎样!”

  “川叔,既然输了就不能食言,”江云劝道:“这样吧!川叔你来当公证人,我和羽弟抓阄,谁抓到谁去!”

  “行,就这么办!咱不能老给川叔惹事!”江羽附和道。

  安明川见哥俩心意已决,也别无他法,只得命人取纸做了两个阄,让江家兄弟来抽。

  江羽抢先扑了上去,拿起一个刚要打开,心觉不妙,便放下拿起另一个;正要拆时,又犹豫了,又拿起了之前那个。

  江云见状苦笑一下,径直走过去拿起另一个道:“行了,羽弟,看你踌躇的样子,打开吧!”江羽不情不愿的打开,结果是白纸一张,当下“哇”的一声哭出声来,只叫了一句“哥”便说不出话来;江云拍拍江羽肩膀道:“羽弟,不要难过,五月初八你我不就相会了吗?”转头对安明川道:“川叔,羽弟就拜托您了!”安明川含泪点头。

  堂上人情绪尽皆不高,没一会就散了。

  今夜对几人来讲必是夜不能寐、辗转反侧了。

  回到屋中,江云开始收拾行装,交代江羽各项杂事。

  江羽落泪道:“哥,这十八年来咱们一直都没分开过,这次我也不要和你分开,咱们一起去那劳什子雄狮殿狮王岛,有苦有难咱兄弟俩一起闯!”

  江云眼圈一红,抱住江羽道:“羽弟,师傅教我们为人重诺言、必讲诚信,你不要再多说了,好好保重!”

  二人促膝长谈,直至天明鸡叫,才囫囵睡了一觉,又赶紧起来直奔中堂。

  待至堂上,却见屋内众人皆在,安明川、安婧绮、安震、安华及万无极五人正等着他们。

  二人入堂行礼道:“川叔。”

  安明川尚未说话,万无极却先开口:“二位谁跟我们回去啊?”

  江云朝前踏出一步:“正是我!”

  万无极上下打量一番,摸摸下巴道:“你就是江云吧?”

  江云心中一惊,心道这万无极眼光好生锐利,真不愧是副殿主。

  安明川心中不快,却也无法发作,只得起身道:“万副殿主,云儿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要忘了你我之间的约定,否则安某必不会罢休!”

  “呵呵,只要他不主动惹事,我必保他周全!”万无极笑了笑,“安庄主,若无它事,我们就启程了。”

  “万副殿主稍安勿躁,我还有几句话要跟云儿说……”

  “啰嗦什么?有话昨晚怎么不说?”左丘霸在后面嘀咕着。

  万无极回头瞪了他一眼,道:“安庄主请便,我们到外面相候。只是我要将此行情况回禀殿主,路途遥远,早走为妙啊!”说罢,带着四人先出堂而去。

  安明川拉过江云的手道:“云儿,此行凡事都要靠你自己,那万无极虽答应我照顾你,但你万不可掉以轻心,一切都可等到五月初八我们去了再说!”

  “嗯,川叔,我都记住了,放心吧!”江云连点头。

  “哥……”江羽眼圈一红,还想说些什么。

  “好了,羽弟,我要走了,照顾好自己!”言罢,转头出堂,却见泪滴洒落堂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