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承师命终入大江湖 闻噩耗誓报惊天仇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萤下野 2937 2018.10.18 09:00

  江家兄弟由五鬼引领来到纳贤东庄,站在庄外,已见其貌不俗,门梁挂有匾额,上书“纳贤东庄”四个大字,左右门柱又是一副对联:一颗忠心望四海英雄海纳百川,半生义气迎八方豪杰求贤若渴。

  再说庄前三名护卫早已看见他们,走近才发现五鬼一身是伤,忙迎上来,为首之人道:“金鬼,你们这次踢到铁板了?”

  金鬼苦笑道:“十三哥你就别挖苦我了,换成是你也好不到哪去,这是前来投奔庄主的江家兄弟俩,还得你带他们进去了。”

  江云江羽闻言,急道:“这位大哥,我们不急,先给他们五人治伤为要!”

  被称作十三哥的那人听如此说,上下打量了一下二人,心道:这两个小子心肠不错,开口回道:“十四、十五,你们俩带五鬼去疗伤吧,我带他们俩去见庄主。”

  “是。”另外两名护卫过来搀住五鬼,却朝外而去。

  江云满心疑惑,刚要追问,金鬼先说道:“我们住在庄外,非要事不得进庄,你们随安十三哥进去吧!有缘再见!”说完就跟其他人一起向林中走去。江云江羽挥手告别,连呼“保重”。

  安十三待五鬼人影渐消,对江云江羽道:“咱们进庄吧!五鬼虽是因为犯错被罚住在林中,但所用物什一应俱全,不必担心。你们俩也是运气好,这几日庄主来此打猎,不然你们还见不到呢!跟我走吧!”江云江羽闻言,道了声谢,紧随安十三入庄而去。

  进入庄院,绕过影壁,却又是另一番景象映入眼帘:院中花坛错落有致,坛中乱花迷眼,各色各香,不尽相同;数棵古树倚墙而立,枝叶繁茂,树荫几乎覆盖了整个庭院,蝉鸣清脆、鸟鸣嘤嘤,两三个下人正手持扫帚清扫落叶;正中一座房屋,匾上鎏金大字“迎客堂”,四周石桥相连,潺潺流水绕堂而行,荷叶片片、游鱼自在。此情此景,只看得小兄弟俩眼光缭乱、目不暇接。

  三人越过石桥,进入迎客堂。堂中主位坐着一人,细打量,但见此人:黑发浓眉、双目有神、耳聪鼻挺、脸方唇薄,头戴银束冠、身裹净白袍、腰缠虎蛮带、脚踏登云履、手持逍遥扇、股挎虎啸剑,端的是一表人才,人中龙凤。

  这人见有客进来,忙起身来迎。安十三先躬身道:“庄主,人已带到。”原来其人正是纳贤庄庄主安明川。

  安明川来到三人面前,大笑道:“二位少侠好身手,‘忠义五鬼’好久都没输得这么惨了~哈哈~来来来,快坐~来人呐,上茶!”说着,将江云江羽引至客位坐下;安十三已自行退下。

  不多时,有婢女奉茶,江家兄弟略显局促:他二人初见世面,一时间不知所措。

  倒是安明川看出二人拘谨,挥挥手让婢女下去,开口问道:“两位少侠好武艺,不知可否告知姓名,年方几何,师承何人啊?”

  江云起身答道:“我们兄弟二人都是孤儿,我叫江云,这是江羽,今年刚满二九之数,师承智闻大师。”

  “哦?智闻大师?”安明川心道: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一号人物啊,想必是位隐世高人吧!又继续问道:“两位可是专门投奔我庄而来?”

  江云答道:“安庄主,实不相瞒,我们兄弟二人如今是身无分文,不得已前来投奔。如蒙庄主不弃,我兄弟二人甘献犬马之劳!”

  安明川很是高兴,站起来道:“哈哈~好!我纳贤庄今日又得两位英雄,就先以茶代酒,敬两位少侠……”刚一抬手,猛然间看到江云江羽所用兵器,面色一变,厉声道:“你们俩这兵器哪里来的?快说!”

  江云江羽正为找到落脚之地而高兴,见安明川面色大变,一改适才友善模样,一下子慌了手脚,一时间竟未说出话来。

  安明川见状面露怒容,一只手已按在腰间所配虎啸剑上,另一手指向金刀银枪,再次厉声问道:“两个贼子!快说!哪里来的?”

  江家兄弟缓过神来,各自拿了兵器在手。

  江云拉住将要发作的江羽,防备的看着安明川道:“安庄主,这兵器是师傅赠与我俩的,为我俩闯荡江湖防身之用,不知庄主这是何意?”

  安明川怒气未消:“你是说智闻大师?他在何处?”

  “师傅他老人家已经驾鹤西去了,你去下面找他吧!”江羽没好气的回答。

  “你们俩到底是从哪来的?”

  “我们本居湘水西岸,师傅亡故前命我二人下山闯荡,寻找亲生父母……”江云正说着,突然发现安明川一下子呆住了,便没了言语,和江羽警惕的盯着安明川。

  这安明川本是怒气冲天,他认出这金刀银枪正是他早年结拜的一位义兄及义嫂的随身武器。这对义兄嫂在十八年前受仇家所害,一死一瘫,安明川这些年来一直在追查凶手,苦无线索;如今见了刀枪,自然判定这兄弟俩必与仇家有所牵连,却又突然听到他二人原住在湘水西岸,不禁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一下呆在了原地。他那对义兄嫂当年住在湘水东岸,仇家寻仇之日正是两人孩子满月之时,安明川本已收到邀请前去喝杯喜酒,却又被莫名之人知会有仇家上门寻仇,便急急赶去,却还是晚了一步。

  想到这,安明川心中无限悲苦,恨自己这么多年都未能为义兄义嫂报仇,为两位贤侄报仇。

  突然,他心中又是一动:当年义兄信中所说义嫂诞下的正是两名男婴,而当时院中并未发现婴儿尸体,莫非……安明川猛然回过神来,又仔细端详眼前戒备着他的哥俩,眼神渐渐朦胧,隐隐间竟看到了义兄义嫂的样貌,不禁自语道:“真的太像了,不会错的,一定不会错的!”。

  江家兄弟正凝神戒备着安明川,忽然见他怒气全消,眼中含泪,自言自语,心中疑惑大起,不知所措。

  安明川回过神来,笑着对二人说:“我知道你们俩是谁了!来,跟我来~”拉着二人往内堂走去;江云江羽眼神相交,本想招架,发现安明川并无恶意,也就随着他了。

  三人进得内堂,见正中摆有香案,香案上立着三十一个牌位,头先一个上书“义兄竺珍之灵位”,边上长生灯、白蜡一应俱全,正前方香炉及供品摆放整齐,炉内香烟袅袅、供品干净新鲜,必是时常更换。

  江云江羽面面相觑,不知安明川这是何意。

  只见安明川走到案前,恭恭敬敬地对着牌位磕了三个响头,哭道:“竺兄,十八年了,天可怜见,我终于找到你的两个儿子了!”言罢,站起身来,对江家兄弟说:“二位贤侄,这牌位上的人就是你二人的生父,去磕个头吧!”

  兄弟俩大吃一惊,愣在原地。

  安明川又道:“也罢,你二人必难相信,待我告诉你们来龙去脉吧!”

  于是,安明川便将十八年前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情告知二人,同时又以金刀银枪为证。安明川道:“我将那三十位舍命保护的庄客的牌位也立于此,望他们在下面也能护卫竺兄……”

  兄弟俩听到这终于相信,大步来到香案前,“扑通”一声齐齐跪下,汪然出涕曰:“父亲!孩儿终于找到您了!我们必会找到仇家为您报仇!”说完,接连叩首,泣不成声;安明川在一旁也不禁泪如雨下。

  哭了半晌,兄弟俩起身转向安明川道:“安庄主,不知我们母亲现在何方?”

  安明川擦干眼泪,看着二人说:“义嫂尚在世间,只是全身经脉尽断,头部遭受重创,目前仍是昏迷不醒……”

  “安庄主快带我们去看看!”

  “二位贤侄不要着急,义嫂被我安置在一位神医处。不过此人神秘莫测,只能等有机会带你二人去见他和义嫂了。你们且好好休息,明日出发跟我回总庄。对了,以后就叫我川叔吧!来人,带二位贤侄沐浴更衣!”

  江云江羽闻言,一齐抱拳,随着下人朝客房而去,安明川依然留在案前,和牌位说着什么。

  不多时,江家哥俩休整完毕走出房来,安明川早已等在房外。一见二人,神色大喜。

  原来,江云江羽一直身穿布衣,如今换上了华冠丽服,更是帅气逼人,果然“人靠衣装”。安明川一手拉着一个,直至庄中后院小亭,早有下人备好酒菜恭候。

  江家兄弟这几日也是饿坏了,吃起饭来狼吞虎咽,大鱼大肉尽收腹中,看的周遭婢女掩面偷笑。

  待兄弟俩吃饱了,自有人奉上茶来。安明川命人撤下桌子,看向两兄弟问道:“你们这一路是怎么过来的?吃了不少苦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