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节 红衣陌客原是杀神 全军覆没却逃一人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萤下野 2967 2018.11.02 22:46

  南安丝毫未觉向着自己咽喉而来的危险,还以为红衣人背朝自己无需防备。

  藏在其身畔的南枪眼尖,瞧得真切,看到此处手上运劲,双指并拢从侧面点在钢钉之上,将其崩飞,却也暴露了自己。

  红衣人哈哈大笑:“我还道是纳贤庄无人了呢!另几位也请现身吧!”

  安震等人只得跳将出来,警惕的看着红衣人道:“阁下武艺不凡,想必来我纳贤庄不是为了投奔吧!”

  “哈哈!震管家果然眼光独到,我是来取你们性命的!”话音未落,早已取出拦天钢爪套在手上,几步踏上一爪抓向安震颈间,爪间黑气缭绕,甚是骇人。

  南枪当先持枪杀到,站在安震面前,横枪挡住这一爪。

  红衣人见一招打在枪杆之上,右爪从下盘攻来,斜向上来取南枪项上人头;南枪丝毫不乱,微向后仰,右手单使长矛转动起来,借飞旋之势甩开其左爪,同时左手运劲,双指上劲力齐聚,大力朝其右爪爪心点去。

  岂料红衣人竟不闪不避,硬生生的接了这一指,向后退去。

  南枪一击得手,正待追上,忽觉指上有异,又觉头发昏足发软,以枪支地,低头一看,双手俱已发青,不觉惊呼出声:“这爪上有毒!”

  红衣人笑道:“你只说对了一半,不只我的拦天钢爪,刚才那枚‘夺魂钉’上也有毒。如今两毒并发,不用我动手你就死定了!”

  “你究竟是何人?”南安怒问。

  “作为死人,你们不该有这么多问题!”话音刚落,红衣人当即飞身而上,一爪抓向南安颈间,同样黑气缭绕,却也隐见斑斓之色,应是剧毒。

  南安也是怒气冲天,拿出手斧做势便劈,恨不得立斩此人。

  红衣人却不闪不避,将爪横击,正敲在斧刃之上;南安把持不住,向侧飞出,心中已然明白自己不是对手,连忙喊道:“兄弟们,一起上啊!”

  见南安一招即败,南枪眼中闪过一丝决绝,抬手封住自身五处大穴,挺枪飞身冲上,连使绝技攻向红衣人。先是一枪直刺,手持枪尾远袭红衣人胸口。

  红衣人没想到南枪还会冲上,骂了一句:“你就这么想早死吗?”抬爪隔开枪尖。

  怎料南枪借势松开枪尾,任其在空中翻转一圈,又双手紧握枪尖,以枪尾向下猛砸向红衣人。

  那人没想到两招会从同一个方位攻来,仓促间双爪齐举,正架住枪杆,又发力上推;南枪中毒气力有限,二者相抗,枪飞人退。即便如此,红衣人仍觉脚下有些发软。

  南枪口吐一口鲜血,又一步踏上,抬枪朝红衣人两侧抖开枪花,以虚带实,引红衣人出招相接。

  一时间红衣人周身俱被万千枪锋笼罩,他先将双爪叠在胸前,而后飞速在身边乱舞,使出“万手交错”全数接下南枪枪花,因枪花俱是虚招,反倒令他自己乱了手脚。

  南枪瞧见红衣人破绽,大喊一声:“受死吧!”收枪蓄力朝红衣人胸前直刺,正是绝技“幻终为真,真亦为患”。

  红衣人双爪不及回防,料己必亡。却见枪尖刚接触其胸前衣服就停止不前,抬眼一看,原来就在刚才千钧一发之际,南枪毒发攻心,立时毙命。

  南安见状,气结于胸,手持双斧喊了一声:“我要杀了你为枪哥报仇!”说着,飞跃而起,双斧做山裂石落之势劈向红衣人。

  红衣人刚刚逃过一劫,不禁大笑出声,见南安冲来,抬起双臂,一挥双爪,分别抓住南安双斧;接着足下发力,抬腿连环三踢,脚脚踢在其胸前,直踢得南安连喷数口鲜血,当场毙命,尸身飞回落地,正与南枪相聚一处。

  众人忙围上去,恶狠狠地看向红衣人。只见其眼露不屑,嘴角丢出一句“自不量力”。

  这句话无疑更是火上浇油,安八踏步上前,运劲甩手,九节钢鞭一声长啸,鞭头幻化飞龙直扑向红衣人。

  红衣人翻身跃起右爪朝下按压,借下落之势正将龙头按在地上,左手顺势拉鞭,欲将安八拉至身前。安八抵不住他力气大,不禁向其面前滑移而去。

  安五见状,单手擎矛用矛尖挑在安八鞭上,两人一起发力与红衣人相抗。

  不料红衣人竟然松开双手,安五安八措手不及,往后便倒去。趁此机会,红衣人飞身跟上,双爪就来取二人首级。

  眼看二人将要毙命当场,安七大斧抡圆,横劈过去,正向红衣人头颅。红衣人受此击挟制,只得舍弃了安五安八,抬手握住斧刃。

  安七想抽斧而走,不料大斧被红衣人死死握住,挣脱不得,只好弃了大斧,运劲掌上,以碎石崩山之势再次击向红衣人前胸。

  红衣人将大斧掷开,双爪再度用力向前推去,爪间黑气盈盈,萦绕安七周身。此招邪气非常,逼得安七连连后退,胸中气血翻涌,嘴角已渗出血来。

  安震见到自己所带五人已亡两人,心中悲痛至极,见己方处于下风,拔出龙凤双刀便要杀上。

  安五安八却早他一步来救安七,口中喊道:“震管家,我们来拖住他,你快走吧!日后找到此獠为我们报仇啊!”说话间,四人已斗在一处。

  安震眼中含泪,想到自己身上肩负的重大责任,不禁老泪纵横,道了声“保重”,翻身上马直奔庄外而去。

  红衣人却待追击,却被安五三人缠住,脱不开身,眼看着安震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气愤非常,左手毒爪上下舞动,幻化出万千爪影搅乱三人视线,右手从腰间抽出拦天钢鞭,左右开弓,鞭影重重,或横斩或竖劈,一条鞭上下翻飞攻向安五。

  三人眼花缭乱,手上不敢有丝毫怠慢,无论虚招实招全数接下,虽空耗体力但也能确保己身安全。

  安五刚刚擎矛飞转防卫住三道爪影,矛势未收,猛然见到一道鞭影突至,着实吓了一跳,赶紧横矛过头相隔。

  岂料红衣人手中钢鞭握把处带有机括,轻轻扭转,钢鞭变成软鞭,接着余劲,绕过矛杆,正击在安五背上。

  安五遭此重击,登时双目大睁,向前扑去,双臂环在红衣人腰上,嘴上喷血,血中隐见内脏碎块,仍旧大喊:“老七、老八,快!”他竟在断气之前以自身为武器抱住红衣人,使其行动受限,为安七安八创造机会。

  安七安八眼中含泪,喊了一声“受死吧!”持斧挥鞭共同袭向红衣人要害。

  那红衣人也未曾想到安五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一下子也失了方寸,眼看斧鞭已至面前,只得闭目待死。

  忽然,耳边却传来熟悉的声音,“下辈子吧!”忙睁眼来看,只见不远处也有一个脸戴面具身穿红衣之人,而安七安八已倒地气绝身亡。

  红衣人大喜道:“燕兄弟,你怎么来了?”

  被称作燕兄弟的红衣人答曰:“翁老大见你查探许久未回,派我来看看情况,顺手结果了这两个人。”

  “多谢燕兄弟!不过被那安震逃了,想来是去搬救兵了,咱们也快走吧!别误了主人大事!”说完,二人越墙出庄,直奔西北而去。

  安震逃出东庄,一路上快马加鞭,倾尽全力直奔纳贤总庄。

  来到林边,运一口气向内喊道:“虎已生,浪已退!”

  不到一刻,云鬼已现身,看向安震道:“震管家叫我何事?”

  “快跟我去东庄,晚了就来不及了!缘由路上再叙,快走!”安震拉着云鬼又向来时路奔了过去。一路上,自是述说东庄发生的事。

  等到了东庄,已没有了打斗的声音。安震心中暗叫不好,急奔入庄,地上安五等五人的尸体静静地躺着,红衣人已不见了。

  安震泪涌上来,伏地大哭道:“诸位兄弟,我安震在此发誓,必要找到凶手,为你们报仇雪恨!”

  云鬼细细地查看了一番周围留下的打斗痕迹,又看了看安七安八的尸首道:“不对,凶手不止一人!”

  安震闻言一惊:“怎么会?”

  云鬼解释道:“你看,安七安八的死因在后颈,正常对敌情况下,怎会将后颈露于人前?必是另有其人从后偷袭所致。”

  “云师傅可识得出这是何方势力的武器和功法?”

  云鬼沉思片刻,却没有说话。

  二人只得收拾了残局,再回总庄安排人前去通知安明川。同时,一边加强了总庄的防守,一边安排众人在江湖上探查凶手下落及身份。

  可惜送信人并不知道安明川已更换了行走路线,悻悻回报安震;安震只得亲上狮王岛。

  再说安明川一行行走多日,已进兰山地界,正是凤飞林。

  这凤飞林与其他林子可是大不相同,这林子只生长一种树木,叫“火烧眉”,枝枝杈杈都向上长,连叶子都是细细向上,使得林中白日之时少有阴凉之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