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节 伉俪情深比翼双飞 刀枪合璧尽显神威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萤下野 2825 2018.10.22 07:19

  安明川见云鬼进来,急忙起身道:“师傅,您这是……”

  “哼,我的败绩自然由我自己来讲了!”说着,云鬼瞥了安婧绮一眼;安婧绮虽平日里在府中游乐谁也不怕,独独就怕这位师公,眼见他瞥来,忙躲到安明川身后去了。

  云鬼自顾自坐下,看着江云江羽道:“等我讲完,你们俩就该知道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们的功夫还差得远呢!”

  江云江羽闻言,想起日前在林中的败绩,不禁面色飞红;安婧绮躲在安明川身后,却看在眼里,头一次见两个大男人脸红,更是“扑哧”笑出声来,气的安明川狠狠瞪她,这才作罢。

  “二十年前,我刚到纳贤庄不久,”云鬼开始了他的讲述,“虽受庄主礼遇,但听闻竺珍罗环屡次拒邀,也是恼怒非常;当知道他们要来时,也没多想,向庄主提出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庄主拗不过我,只得同意。于是,我便带着我的四个徒儿在林中等候。直到第三日正午,才见一男一女结伴而来,料想应是他二人,便跳将出去问道:‘来人可是竺珍罗环夫妇?’那男子拱手回礼道:‘正是在下,不知阁下是谁?’我说道:‘这你就不必知道了,亮兵器吧!’说着,我们五人已擎兵器在手。没想到,竺珍竟然又作一礼,说道:‘不知我夫妻二人何时与阁下结下梁子,今日可否暂且放下,我二人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我那电鬼徒儿却已按捺不住,吼一声:‘啰嗦什么?纳命来!’就带着我的其他三个徒儿冲了上去,我自是跳到二人身后。那竺珍还想说些什么,谁知道罗环竟先忍不住了,掷出金背刀,说了一声‘打就打!’,自己一挥银枪就迎了上去;竺珍见状,也只得提刀跟上。他二人可真是天下间的绝配。”

  说到此处,云鬼抬头朝天闭上双眼,徐徐道:“竺珍金刀上举,大踏步跃上,舞动刀锋,运劲在手,一记绝学出手,名曰‘神鬼胆俱破’;罗环紧踏竺珍空位,银枪直刺,却幻化出万千残影,不愧是枪法绝学‘千门万户归’。金刀银枪果然名不虚传,如此合璧之下,我那四个不成器的徒弟竟连招式都未使出,便被震飞兵器,扑后便倒。”

  云鬼说到这,顿了一顿,看向江云江羽;这哥俩面色又是一红。

  云鬼继续说道:“我一见徒弟们一招落败,便知二人武功绝非虚传,只有使出我的生平绝技‘无极八卦棍’或可相抵。于是运足内力,脚踏八卦方位,正困住他二人。我见阵法已成,正要冲上,岂料竺珍罗环二人似已看破,竟将手中兵器向我掷来,我横棍抵挡金背刀,却为躲避银枪乱了步子,一下子阵法威力大减。他二人借机冲上,竺珍一记‘天残腿’配合罗环‘地缺掌’,我避之不及,全力防护却仍旧受不住这一击,跌坐在地。就在这时,庄主突然出现。原来是他不放心我在这里堵截,一直跟在我身后,见我们落败才现身出来,替我们解了围。”

  云鬼讲完,也不理众人反应,自己离堂而去。

  江云江羽却沉浸在故事中,想着刚才的招式,一时竟出了神。直到安明川唤了几声才回过神来,急向堂上看时,早不见了云鬼身影。

  安明川看出二人心思,道:“云儿羽儿,云师傅已走了。我来继续说吧!正是那次之后,我与义兄嫂同归纳贤庄,赏花饮酒,在此住了三个多月。期间我与竺兄更是结为异性兄弟,内子与义嫂结为姊妹。三月后,二人告辞要走,我苦留不住,只得放行。临行前,竺兄更是赠予我两本武功秘籍,一本名‘飓风腿’,另一本正是‘素女掌’,说待我将来有了子女叫使习之。后来,我与内子生有一男一女,男孩却于五年前练那功法时贪功走火入魔不知所踪,而绮儿修习的正是这‘素女掌’。”

  江云江羽又问道:“川叔,我们何时去见母亲?”

  “这……”安明川一脸为难,“非是我不带你们去见,这是我找的那个神医性格怪癖,我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只有每次有事找我之时才会出现,所以,你们俩还是耐心等待,终有相见一天!”

  兄弟俩只得作罢,心情郁结,不在话下。

  转眼间五日过去,兄弟俩在庄内无事,日日与庄客切磋武艺,安婧绮时不时耍点诡计戏弄二人,时而化解、时而狼狈,日子也算过得充实快乐。

  这一日,二人正在中堂与安明川闲聊。安震入堂禀报:“庄主,雄狮殿副殿主万无极率四名手下在庄门口等候,说是来送请帖。”

  安明川闻言眉头一皱,心中暗忖:纳贤庄与雄狮殿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怎会今日来送请帖?不过既然人家已到门口,总不能失了地主礼仪,于是吩咐道:“有请!”安震退下,安明川亦让江云江羽回避。

  不一刻,堂下走来五人,正中一位:儒帽罩头,边立飞叶三片;儒服加身,但见白衣飘飘;手抚折扇,脚踏迎风宝靴;腰间神出鬼没“封冥剑”;此人正是万无极。后跟四名彪形大汉,身穿铁皮夹袄,当胸偌大“狮”字。

  少顷,五人入堂,万无极坐在堂前,四人立于身后,自有侍者上前奉茶。

  待侍者退下,安明川呷了一口茶,开口道:“万副殿主,我纳贤庄与你雄狮殿未曾有过联系,不知你今日带人前来有何贵干啊?”

  万无极闻言笑了一笑,回道:“安庄主多虑了,小弟今日前来确有要事,”说着,顿了一下,看着安明川又继续说道:“我雄狮殿殿主卓无神广邀天下豪杰到我狮王岛上聚会,特命我拜送请帖。”手中折扇一张,向安明川一甩,一红色物件飞出,直奔安明川。

  安明川本已小心提防,眼光一闪,运内力于掌间,正接住这红色物事。

  他开帖视之,内里写道:

  敬启者:鄙人定于五月初八邀天下豪杰至狮王岛狮王殿中举办“聚豪会”,届时将有要事相商,此事将涉及江湖上的每一人,泣望参加。卓无神顿首。

  安明川阅毕,没有说话而是陷入沉思,不知这卓无神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万无极见状,轻咳一声,惊醒安明川,继续说道:“安庄主,此事倒是不急答复,我还有另一件事。”

  安明川闻此言,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却也只得硬着头皮道:“万副殿主但说无妨。”

  “呵呵,我的这两个手下,”万无极回身一直身后所立四人中的两人,“梁丘霸、左丘霸,前些日子被两个无名小子打伤了。听说这两个人现在安庄主府上,不知安庄主可否将人交出来?”

  安明川一听“梁丘霸、左丘霸”之名便已暗叫不好,又听得万无极后续言语,只得回道:“不错,此二人确在我府上,只是他二人是我故人遗子,况且当日之事错非在他们,不知万副殿主能否看在我的薄面上,揭过此事……”

  “不可能!”左丘霸愤然发声,“我们的伤白受了?打白挨了?”

  “放肆!”万无极腾地一下站起,回手给了左丘霸一巴掌,骂道:“怎么跟安庄主说话呢?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退下!”

  左丘霸捂着脸不出声了。

  万无极这才转过身来,一脸无奈地对安明川道:“安庄主,你看,好歹我雄狮殿在江湖上也有些薄名,无论当日之事对错在谁,终究是我的手下挨了打,日后要是让其他兄弟听说我这做副殿主的不给讨个说法,怕是会在众兄弟中无法服众啊!”

  安明川闻言便知此事无法善了,见万无极咄咄相逼,也是有些恼怒:“不知万副殿主意欲何为?”

  “呵呵,当然还是请安庄主将那二人交出来,跟我们回一趟雄狮殿了。”

  “哼,这里是纳贤庄,万副殿主如此相逼,让我颜面何存?”安明川听万无极这么一说,终是动了真怒。

  万无极哈哈一笑:“那就这样好了,还请安庄主不吝赐教,与我斗上一斗。若我输了,此事自然不提;若是安庄主输了……”

  “你欲何为?”

  “哈哈,听闻这二人是兄弟俩,若是安庄主输了,就将其中一人由我带走,这也不丢纳贤庄脸面,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