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节 故人相见夜诉衷肠 身入陷阱斗志昂扬

龙游江湖—武林神话 萤下野 3054 2018.11.03 23:28

  更为奇特的是,这林中没有虎豹狼狸,有的只是些兔鼠之类的小动物及种类繁多的小蚊虫,尤其这些蚊虫,乱糟糟的到处都是。

  安明川一行人刚进凤飞林便被其缠上,尤其是安婧绮,一个小姑娘家家自小在纳贤庄住惯,何曾受过这罪,不免叫出声来。

  江羽只得绕在其身侧,将内力外放以驱蚊虫,又时不时脱下衣衫扑打。安三笑道:“这师傅对徒弟真是好啊!”众人皆捧腹,倒是燥得二人满脸羞红。

  众人正笑间,忽然听到沙沙的脚步声响起,周围已出现数十个黑影正向自己这边靠拢。大家立即警惕起来,各擎兵器在手。

  不多时,这群人已然靠近,着装不甚整齐,手持各式各样的武器,但耳边却都插着一根青叶。

  安明川一见耳边青叶心中戒心放下大半,拱手道:“来人可是山青帮的朋友?我是纳贤庄安明川,特来拜会丁帮主。”

  “哈哈,久闻安庄主大名,今日终于得见真身了!”周围人群分开一条路来,当中走出一个身穿黑衣之人。

  “在下山青帮杜天诚,见过安庄主。请跟我来!”说完,引众开路,带着安明川一行人出凤飞林,向山青帮山寨而去。

  在路上,安明川问道:“杜当家,丁帮主近日可好?”

  杜天诚闻言一脸愁容,答道:“不瞒安庄主,丁帮主最近不太好。”

  “哦?怎么回事?”

  “唉~帮主贵体染恙,这几日更是厉害的紧,勉强才能下床,让我们这些做小的甚是忧心,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没有了顶梁柱可怎么办啊?”

  安明川刚想继续问下去,抬眼见已到山寨,只得作罢,与众人共入寨中。

  进入议事堂,只见一人软坐在头把交椅之上,堂下围坐数人。杜天诚一声大吼:“帮主,你看看谁来了!”当中软坐之人缓缓抬起头向下来看,一见来人,原本暗淡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嘴唇蠕动道:“安……安贤弟?”

  “是我!”安明川眼中含泪,急跨几步奔上前握住那人双手道:“丁大哥,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原来椅上软坐之人正是丁束炽。

  丁束炽看着安明川,眼中泪花翻转道:“贤弟,如今大哥身体抱恙,不能起身相迎,望你见谅啊!”

  “大哥这是哪里话?以咱们兄弟的关系又何须如此?你要这么说我就走了!”

  “哈哈,好!来人,备宴!为安贤弟接风洗尘!”

  堂上之人得令,自是忙碌起来,唯有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眉头微皱,一脸阴邪的看着安明川等人,叫来身旁一人低声吩咐了几句。

  饭毕,丁束炽与安明川言谈甚欢,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刚才那名白衣男子站起来道:“帮主,天色已不早了,您该休息了!”

  丁束炽闻言面色一变,回道:“我与贤弟尚有许多话未曾说,晚睡一日也无妨!”但眼光却不与那人相接。

  白衣人却不依不饶:“帮主,为了您的身体着想,也为了咱们山青帮,还请早歇!”桌上其余山青帮众一听此言,俱都说道:“还请帮主早歇!”

  丁束炽脸色发青,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看向安明川,眼含迫切。

  安明川见状心中已然明白丁束炽定是有话要与自己单独讲,于是解围道:“丁兄,今日的确时候不早了,不如我扶你回房,今晚你我同榻而睡,如何?”

  “如此甚好!咱们走吧!”丁束炽似乎松了一口气,也不顾其他人,拉过安明川扶着自己一同回房而去。

  众人皆散,唯有那名白衣人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安明川与丁束炽回到房中,安明川关好房门,转头问道:“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到了这般田地?”

  丁束炽却没有先说话,而是凝神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这才开口说道:“安贤弟啊!老哥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靠你了。”

  安明川一脸迷惑:“丁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你知道我这身体为何变成这样?都是拜那白农气所赐!”

  “白农气?”

  “就是适才顶撞于我的那个白衣人!哼,这个狗屁东西!”丁束炽怒骂了一句,“三年前,我带人下山劫一个过路富商,这白农气是那队伍的护卫。我们劫完钱财货物就放他们走了,可谁知这厮却留了下来,说他失了这批货物,雇主不会放过他,甘心留在我处。我见他态度诚恳,武艺又不错就收下了他。过了些时日,他又立了几个大功,我就升他做了三当家,也顺带管理帮中饮食。怎料,自那之后,他不仅开始结党营私,更是在我的食物之中下了‘朱蝎粉’!”

  “‘朱蝎粉’?就是那个吃了成瘾,而且服用者时间越长,四肢越加酥软的慢性毒药?”

  “可不就是此物!我也是半个月前无意间发现的。可惜,我身边的护卫早就被换成了他的心腹,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掌控之中。我刚想有动作联系心腹之人除掉他,却被他占了先机,十天前用我的令牌调走了甘龙霸、陆兴忠和贾兴山去攻打陇海帮,剩下的林任田、杜天诚早就被他收买了,而我的儿子天大也被软禁在他手里,我现在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幸亏贤弟你来了,老哥求你帮我清理门户,不为我,也为我的儿子不能这么年轻就丢了性命!”

  安明川闻言气的咬牙切齿,怒道:“好他个白农气,竟使出如此下流手段,大哥你放心,此事就包在我身上,我定帮你除了这个阴险狡诈之徒!”

  话音未落,只听得几声响,门窗洞开,正飞入数十个帮众,白农气领着林任田、杜天诚自门外进来。白农气一身白衣,手中折扇轻摇,林任田、杜天诚各持兵器在手,三人嘴角阴笑,齐齐盯着安明川两人。

  白农气当先开口,阴阳怪气地说道:“哈哈,好一对情深义重的兄弟俩!今日白某就送你们一程,让你们兑现了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诺言!”

  林任田将手中破天棍一指,翩翩然攻过来,棍尖直指安明川;另一边,杜天诚将手中洛神叉高举,自上而下砸向丁束炽。

  安明川早已气结在胸,一见白农气等人进来,已是按捺不住;可是刚才进屋之时已将虎啸剑放置一边只得空手上阵。

  见林任田朝己攻来,安明川当先震吼一声:“背主之贼!接我一拳!”侧身而立,避过林任田棍击,用左手拖住其持棍手腕,右手朝其手上砸去。

  林任田吃痛一松手,棍将落地。但其反映飞快,紧跟着飞起一脚,将棍踢向空中。此时,安明川双拳早到,交错袭向林任田前胸。

  林任田运劲飞掌,也上下左右开弓,疾速防卫,与安明川拳掌相交,不相上下。

  安明川打了几拳却是虚招,实则收拳于胸,运劲片刻猛力推出,拳风甚紧,拳边尽力环绕,正是全力一击。却正巧赶上破天棍落下,林任田接棍在手,半跪地上,将棍一横,以棍身来接安明川双拳。

  安明川双拳打在棍杆之上,却被弹开向后退去,手扶一物方才站稳;回头一看心中大喜,原来所扶之物正是衣栏,当下拔出虎啸剑,以开天剑诀起手式“一剑封心”站定。

  再说杜天诚一叉向丁束炽拍去,内中劲力非常,叉边隐闻风声响起。丁束炽强聚体力,翻身滚至床边,一拍床板,床板翻开,伸手取出玄天战戟,倚着它站立起来。

  杜天诚见丁束炽躲开自己一击也是大为恼火,猛翻洛神叉,挟着劲力将叉尾横着扫向丁束炽。

  丁束炽立起玄天战戟拼全力来当这一扫,却因气力虚弱实在是抵挡不住,吐出一口血直飞向安明川。

  安明川运劲化解其飞来之势,扶住其靠在自己身后墙上,自来面对林杜二人。

  安明川低声向丁束炽道:“大哥,今日我必带你杀出去!”

  丁束炽一身虚汗,好不容易扶墙而立,汗滴顺脸而下,虚弱地说道:“贤弟,哥哥今日走不脱了,你自己先走吧,日后为我报仇!”

  这些话却被白农气听到,他阴笑一声道:“今日你们谁也走不了!林任田、杜天诚,杀了他们,我为你们请功!”二人闻言心喜,持棍抡叉再次杀上。

  安明川单手擎剑相迎,踏前一步,内力趋剑,虎啸剑长啸一声,果有兽王之威;用剑隔开棍叉,顺势劈向二人,剑身四周显现诸多剑影,正飞向二人面门。

  林杜被此剑威势所惊,停在原地各举兵器相抵,接触才发现这剑影俱是虚招,面上大窘。一甩衣袖,林任田抬棍而击,招招不离安明川上盘;杜天诚单手撑地,单手挥叉,式式攻向安明川下盘;二人一上一下轮番出招袭击安明川,一时间,安明川周身俱被这凌厉攻势所笼罩。

  刃锋未到,安明川早已立足不稳,只得收剑回防,将身跃起抱作一团,同时,用剑在周身划下道道剑光成网,躲过二人这联手一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