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蜜宠小甜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都只能是我的兵

蜜宠小甜妃 浮影. 3033 2019.02.12 19:10

  听到这么一番令人热血沸腾的话语,将士们立即士气高涨,眸里溢满的光辉似要遮住这初升的太阳。

  “对!对!对!”

  九百九十九个男子汉用尽全力喊出来的声音排山倒海,使人震耳欲聋。

  墨灼华板着脸,继续道:“我知道,各位整日整夜的训练,千里奔波,因为各种训练而汗如雨下,为的不仅仅是这些,更是提高你们自己任何能力,让你们自己活的精彩,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若想人前显贵,就必定人后受罪。大家在沙场上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从而得到的功劳,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能够荫及家人。”

  “在这里,我墨灼华别的不敢说,但,每个人若是跟着我,我承诺,每个人付出的血汗都会得到最真诚回报,我绝对不会让他的家人受到饥饿!欺辱!甚至任何的一点点伤害!”

  “有我墨灼华在一天,你们,永远都是我的人,只能是我手下的兵!听清楚了吗?”

  “清楚!清楚!清楚!”

  听完墨灼华的一番话,又看着被微风吹乱额角的几抹发丝的少女,看起来有些清冷美艳,又有些慵懒高贵。

  众将士心里美滋滋的:哎呀哎呀,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女神说了自己是她的人,她的兵了,嘿嘿,虽然不是他们想的那种关系……

  墨灼华板着的脸终于有些许龟裂,她微勾唇,扬起一抹风华绝代的微笑:“各司长听令。”

  “末将在!”

  “今日下去加强训练,为明日的出征做好准备!”

  “是!”

  墨灼华走下台,浅淡道:“解散吧。”

  话音刚落,众人就有序的排队离开。

  ——

  墨府。

  无忧站在银杏树下,神色略带烦躁的注视着虚空处,他知道,墨灼华每次出征前都会来这里喝一次酒,果然没一会儿,他细长的桃花眼就溢满了喜悦,如樱花般优美的薄唇微微掀起,深情地凝视着不远处提着酒的少女。

  墨灼华提着两坛酒,迈着优雅清冷的步伐,一步步的朝他走来。

  “你怎么来了?”

  见到她,无忧这几天一直忧心烦躁的心情徒然消失。

  “我听说你明日要出征了。”

  不是疑问,是肯定。

  墨灼华闻言,只是点头应了一声。便走过去将酒放在地上,靠着树干,一副不冷不淡的样子。

  无忧坐到她身旁,拿起一坛酒便往嘴里灌,还没灌进去,一只修长纤细的手就伸过来将酒毫不留情的拿走,随即耳畔便听到这么一句话:“这次你若是来与我抢酒,那么恕不远送。”

  抢酒就不送了?

  无忧:“……”所以,我在你的心里还不如一坛酒?

  “你就这么讨厌我?”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落委屈。

  墨墨,真的讨厌到见到他的第二句话就是让他走吗?

  墨灼华将坛子放在自己的右边,确定无忧够不到后才转过头安抚他:“我没有讨厌你。”

  无忧:“可是你也不喜欢我。”

  “喜欢。”

  无忧头猛的一抬,细长迷人的桃花眼此刻泛着柔柔的波纹,还未开口,墨灼华又道:“我喜欢我的每一个亲人。”

  亲人……

  骄阳似火,如烈火般灼烧着他身体的每一处,周围金色的银杏叶被风吹得漫天飞舞,有那么一两片萦绕在他的周身,随即又如枯死的蝴蝶般翩然落下,它的坠落,就如无忧此刻的心。

  跌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呆了半晌,他又自嘲一笑,无助绝望的桃花眼直直看着墨灼华的侧脸,这句话,似乎遥远记忆中的她也是这般说的。

  “墨墨,你可还记得第一次见我时你说的是什么吗?”

  墨灼华单手撑在脑后,饮着酒,没有回答。

  空气静默了一瞬。

  无忧正要开口说话,却见身旁的女子突然侧身,左手懒懒地撑着枝干,右手拎着一坛酒,浅浅的抿了一口,她才掀起一抹令人窒息般笑容。

  “我我记得我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跟着我,只要我有的,你有一半,除非黄土白骨,我墨灼华,愿护你一世无忧。”

  护你一世无忧——他名字的由来。

  渐渐地,面前的少女与记忆里的小女孩重叠,耳边,永久的回荡着这句话——除非黄土白骨,我墨灼华愿护你一世无忧。

  无忧的耳朵尖不经意间红了一大片,他总觉得心里有一种奇异的骚动,使得他不敢看墨灼华真诚的眸子,将视线转移,他低声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的。”

  墨灼华慵懒的撑着脑袋,音调浅淡:“问。”

  “我想知道,在你心里,亲情和爱情,谁的分量更重一些。”

  闻言,墨灼华垂眸想了想:“亲情。”

  无忧一听,立刻笑逐颜开,他半蹲在墨灼华面前,拉起她的手,语气愉悦:“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墨灼华顺着他的手摸上他的脑袋瓜子,语气薄凉:“亲情,是我唯一的软肋。”

  “那么听到这回答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非常满意。

  无忧舒服的眯着眼点了点头,他发现,被墨灼华揉着头,力道不轻不重,感觉很舒服,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你就不担心我这次出征的安全?”

  “一点都不担心,墨墨的实力我可是十分相信的,只要你出手,那定是虎虎生威,无人能敌的。”

  虎虎生威?这个成语似乎用的不够好,他想说的应该是所向披靡吧?

  “你的汉字学的还不错。”

  无忧得意的笑了笑:“是啊,我每日都在看圣贤书呢。”

  看圣贤书?

  “是吗?看了些什么?”

  “我看了诗经、楚辞。”他顿了一下,眯着眼睛想了想之前看的是什么。

  墨灼华看他这样就知道他是想不起来了,从袖子里拿出一瓶香液,递给无忧:“这瓶送给你。”

  凤梧给的这瓶香液还是挺好的,味道不是很香,却有着一种清冷风,只用过一次,身上的味道就一直无法消失。

  无忧接过,神色有些不解:“为何给我?”

  墨灼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将地上的最后一坛酒拿起来,径直向银杏林里走去。

  “陪我走走?”

  走走?无忧愣了一下,随即回神道:“好。”

  墨灼华走在前方,略带眷恋的看了后方低着头的少年,在对方抬头之前,迅速回头道:“我不在的日子里,不管出了什么事,你都不许动用任何势力解决。”

  闻言,无忧立马走到她身旁,疑惑的问道:“为何?”究竟会出什么事,以致于他不能动用任何势力?

  “没有原因。”墨灼华冷淡的回答。

  无忧面上乖巧的应了一声,但心里却泛起了浓浓的疑惑,因此留了一个心眼。

  “你今日来,为何不带白泽?”

  无忧听着她的语气,就知道她是在责怪他为何不带白泽,当下心里便有些懊悔,他刚才出来的太急了,忘记墨灼华每次出征前都会看一眼白泽。

  “听到你出征的消息,一时着急,便忘了。”

  墨灼华:“等我凯旋而归时带着它来接我。”

  “嗯,好的。”

  无忧从袖子里拿出一盒蜜饯儿给她:“你的蜜饯儿应该快吃完了吧?”

  她吃蜜饯儿很有规律的,五天一盒,而一盒里有五十颗,所以她出征的六年里每次送完回来的第二天就又派人送,时间刚好是五天。

  墨灼华接过,有些疑惑:“你的袖子里怎么能装这么一大盒蜜饯儿?”

  那袖子看着和她的差不多啊,她的袖子都装不下,这人的袖子是怎么装下的。

  她靠近无忧,想要看看他的袖子里是放了什么可以装东西的容器,她可是好奇许久了,看见她伸手的动作,无忧一慌,立马跑在前面:“墨墨,前面的风景很好看呢。”

  无忧转移话题,成功的转移了墨灼华的注意力,她本就不是很想知道,现在听他说着前方的风景,一下子就转移了注意力。

  “是吗?等等我。”

  他没有问她多久归来,因为他知道,墨灼华有自己的想法,她最是不喜欢别人干涉她的事,她不喜欢,他也不喜欢;她喜欢的,他也会试着去喜欢,就像她喜欢喝酒,他也试着去接受,虽然他喝一杯就会脸红;她喜欢吃蜜饯儿,他就派手下的傀儡种植最好的送给她,每月三次。

  ——

  梧桐宫。

  “什么?灼华明日又要出征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凤梧手上拿着刚炼好的破容丹,正得意的看着,突然听到这一句,手里的丹药都差点落在地上。

  阿珂站在她身旁,语气冰冷的重复了一遍:“龙鳞国和楚国带兵进攻我国,圣上已经下旨,让东阳王明日带兵出征。”顿了一下,她又道,“估计这会儿圣旨已经送到了墨府。”

  “哎呀,这可怎么办啊?”凤梧显得很着急,在阿珂面前走来走去,过了一会儿,她才道,“对了,阿珂,你快点去帮我把那些小盒子里的罐子拿出来装着,我们一会儿就去墨府。”

  阿珂点头,行了一个礼后便退下准备。

  墨府的楚远晞,在墨灼华的房间里等了许久都不见人,到了傍晚时分,墨灼华才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