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救世瘟神

救世瘟神

言心.QD

  • 玄幻

    类型
  • 2005.08.03上架
  • 1.62

    连载(字)

1751位书友共同开启《救世瘟神》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命运的捉弄

救世瘟神 言心.QD 4825 2005.08.03 12:20

    公元2217年,“22世纪的风啊!吹散了我的头发,就像心中女孩温柔的的眼神,让我无比的感动。但风依然在吹,为什么女孩就是不看我啊!22世纪的雨啊!包裹着我的身体,就像心中女孩那无比甜美声音的问候,让我心喜若狂,但雨依然在下,那声问候已经不再```````”

  22世纪是美好的世纪,要不怎么还有这歌声,呵呵!其实就是我啦,我是SH市联信大学的2年级学生李闻申,唱着这首流行的《22世纪的风》走在校园里,身边跟着几个小弟,(哇!你还有小弟)嘿嘿,其实也没什么。

  我就是联信大学里“小小”联会的老大,我们“小小联会”也不算什么,不就几百位意合的激情“汉子”组成的。在学校拉帮结派当然是学校的眼中钉了,但为什么学校还不开除我,就是因为我会网罗人才,学校的精英基本上都是在我的带领下,虽说因为如此,小小联会的男女失调,女的是男的近两倍(这是我被难生恨的原因之一)。学校几乎所有的体育啊,文艺啊,学习的什么厉害的都在我的手下,而我呢,是学校的全能冠军,更为学校得过很多的荣誉。学校也有过要我停学的经验,但那时,校方就发现自己自豪的那些精英都没来了,最后不得不来请我回去。我手抚着脸,上面是一个面具,我从八岁时父母双亡就开始带着面具,开始时是为了别人人看见自己的悲伤,后来就习惯了,也不打算换了,所以我的一切八岁后的资料都不是我本来的脸,其实带着面具也没什么,就是这个做的样子太平常了,看不出我帅哥的风范(恶心)。但我还是照样迷人``````

  其实带着面具不是我习惯了,是因为要遮住我的面孔,我不迷信,但种种的事情却是无法理解的,从小我的面孔就是不祥的象征,帮我接生的医生和护士在当天就电梯事故一死一植物人,幼儿园时和我玩的友伴都莫名其妙的事故频频,小学时见到了紫玫,同学几年她竟没被我克到,但我的父母也在我八岁那年死了,于是我就把自己给封闭起来,只有紫玫知道我的面目。

  哼着歌儿的我到了球场上,“啊,老大来了,老大上啊,打败他们。”刚来就受到女生的热烈欢迎,球场上是我们小小联会对阵“抗小联会”,“抗小联会”主要呢是一些看不得我们小小联会称霸校园的男生所组成的,听说某些校方领导也支持的。对方今天踢的还不赖,我们不仅没占到上风,还以1比3落后着。看到在场边坐着几个男女生,那些男生是我们球队的主力,竟在场边坐?细一看,原来他们都受了伤,几个女生正在为他们护理,而眼睛却不时不平地看着球场,我队又有一人受伤下场,我看到了为什么了,对手竟敢使坏,不过他们的手段非常的隐蔽,那个使坏的人好像是有武功的。

  哼!有武功就了不起啊,我就最恨这种以武功欺负人的人,我卷起衣袖就下场。看到我的下场,几乎全场的女生都大叫起来,“是他啦(他,我)!他来了,冷冷来了。”有些女生竟叫起来,呵呵!别嫉妒我就是这么的受欢迎。

  在场下,那个有武功的人就死盯着我,找机会下手。看来他的目标是我哦,但是我要说他会后悔找我做目标的,球在我的脚下就像我身体的一部分,那人的脚死不离开我的脚跟,他的手指好像有问题,但当他聚力攻向我的时候都被我闪过了。我故意挨着他的身体,自己的位置总是在他最使不得力的地方上,让他好几次要失去重心,本来我可以让他当场出丑的,但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这么做,我要凭真本事让他们知道厉害。

  到了可以射门的区域,我迅速的闪开他,起脚就射,球直挂死角。2比3,再开了球,他们还没捣几下脚求就被断了,我要球,就直接快速的奔向对手禁区,队友也很乖巧,直接一脚长传,求就到了我的面前。忽然感觉到背后有劲风向我击来,是那个人在向我攻击,我忙奋身一跃,脚尖顺势在球上一点,球也顺势穿过对方的大小龙门,身体也刚好躲过他的攻击。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走回了己队的半场,场边的人疯狂的叫喊着“小小必胜”接着的比赛那个人不断的找机会暗算我,但我总是飘飘浮浮的让他的攻击落空,他的动作愈来愈大,却更打我不到,更让我进了几球,最后我方以6比3打掉了他们原先的嚣张气焰。我知道在背后有几双恶狠的眼睛在看着我,我连回头去看都懒就走下球场。

  走到场下,小小联盟的体育科大哥白欣炼走到我跟前说:“还好有你他们可真狠啊!阿信他们伤的都不轻,可能会有几个星期不可以踢球了。”

  “哼!刚才没好好教训他们,不过这样也让他们够丢脸的了。我们下次```````你先去把事搞定,我有事。”我刚才本来还想再说些的,但我看到了我的“命定新娘”竟在那些叫喊着的人群中,好像她还看了我几眼,刚才就是因为我看到她,现在她好像是要走开了。我急急地在人群中找她的身影。

  其实“命定新娘”只是我自相情愿的想法罢了。她叫韩紫玫,自从我在同在幼儿园时见到她起,我就发誓一定要她做我的新娘(早熟),但在12岁时第一次向她“求婚”,就被她拒绝了。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我挺着瘦小的胸膛对才11岁就已经亭亭玉立的紫玫说:“紫玫,让我来保护你,让你不在受到任何的干扰,我会守护着你一生一世(这些话是我从不记得了的一本烂小说上看到的),嫁给我吧。”然后就想拥住她,开始她好像被我吓住了,当我的手碰到她时竟被她甩了一巴掌,再踢了我一脚,还好是踢在大腿上,要是再上点``````

  然后我当然是愈挫愈勇了,就只死追她,但还是一样的结果,更可耻的是她连甩我都懒了。今天竟看到她在看着我这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事啊,我当然要看看咯。

  她躲的可真快,找了一会还是没她的影子。于是无聊的走出了校门,走在学校边的绿化林的小路里,我忽然感到了有些异样,有人在跟踪我,为想看看是谁在跟踪我,我专挑难走的地方走,速度一快一慢的,后面的人的跟踪术好像很鳖,在我的身后搞出了一大片的动静,还好像没意识到跟踪已经失败。不禁摇了摇头,跳上了一棵树,看看是谁想跟踪我。不看还好,看了让我差一点把眼球掉下来,竟是三个可爱的小女孩,金发碧眼,是西方的洋娃娃,竟不是中国人,该不会是我的魅力那么厉害吧,连不到10岁的小女孩也“通杀”(读者1:喔!吐死。作者:吐可以,死也好,啊!别弄脏了我的衣服)。

  那些小女孩好像跟不着我竟起了内讧,叽叽嘎嘎的说着话,晕,她们说的什么呀!我听不懂,最后好像吵了起来,竟想动手对打。看着这一幕闹剧,我真是哭笑不得,苦笑着跳下树。见我我突然从树上跳下来,三个小女孩竟先害怕的抱在一起,当我想要安慰一下时,她们却奇怪的摆出美战士的标准姿势,但那样子,看我的表情就知道了,我抱着肚子指着她们痛笑,太好笑了,三个矮冬瓜竟然摆出那样子,我真想敲敲她们脑袋是不是空的,真是“波大无脑”哈哈``````

  我笑着问她们:“小妹妹,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啊?快回去吧,要不你们父母会担心的。你们听的懂我说的话吗?”后面我在心里添了一句:主要是别在这里犯傻。

  三个小女孩整齐的摇摇头,指着我的胸口,中间那女孩发音不太清楚的说:“我叫西亚娜,她叫海莲娜,她叫肯丁娜,我们是在找你,要你的``````”知道她们的名字,但后面的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但她们的动作让我知道她们要看我从小由父母给我带着的幸运吊坠。我指着吊坠问她们是不是这,她们这次是齐齐的点头。

  我把它放回去说:“这可不行,这是我父母给我的唯一留到现在的遗物,怎么能给你们呢!”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向这三个小妞解释起来。西亚娜问:“给我们看看吗,求你了,那可能是我们找了很久的东西。要不我们会很危险的,我们就看看可以吗?”那女孩子又说,听起来像在哄小孩,角色颠倒啊,我哭笑不得的问:“你们才几岁啊,毛都没长齐呢!你们又懂什么,还有别用这种哄小孩子的口气和我说话,要不,小心我打你们的小屁股。”

  听我我威胁的话她们这次却没有什么惊慌,同时眼睛像水龙头般的蓄满泪,天啊!她们是在表演魔术吗?虽然没哭出来,但那样子决绝对可怕,如果让别人见到她们还以为我什么了呢。

  受不了啦,我说:“好吧,就让你们看一下,只一会啊。”从脖子上摘下吊坠,拿给了她们。再一次变魔术,三个魔女那泪还未干的脸下一刻就变成了桃花,开心的从我手上拿过坠子,我不禁有种后悔的感觉。

  拿过我的坠子后,她们围成一个小圈,唧唧喳喳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但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烦死啦,现在我已经很后悔了。

  忽然三个秀逗女孩转起了圈,口中还念念有词,在她们中心竟发出了一阵白光,渐渐的要包围上她们。竟有这种光,我感觉不对劲,伸手拉住一人,变变故突发,那光强烈而耀眼的一闪就收缩回去,好像也没预料到会有这变故,三个秀逗女孩就呆呆的站在那化作石像,脸好像有点苍白的样子。我刚想问她们发生了什么事,但当我看到刚才还在她们手上的吊坠已经没了踪影,我很紧张的问她们:“那吊坠呢?!刚才怎么回事?”听到我的话后她们还是石化状态,我加大音量的问:“怎么啦?!”终于有了反应,但不令我满意,她们整齐的摇摇头。可能是带着面具,我的脸有点烫,以不应该对小孩子说话的口气和音量说:“快说,刚才怎么回事,我的吊坠呢。”

  西亚娜被其他两人推出来,她龟缩着身子说:“坠子没了,刚才掉了。”看她越说越龟缩身体,我尽量放低着声音说:“什么叫做没啦?我看着你们呢,掉哪啊?”声音却像雷吼,这次这小女孩竟不再龟缩,看她的样子像本来还想插着手的,但被我瞪回去了,挺直着身体说:“我们不是这世界的,我们是来找‘净化圣石’的就是你的坠子,刚才我们本来要带圣石回去,但竟被你拉了回来,而圣石已经被传送到我们的世界里去了。”她说完,她们三人都怕怕的看着我。

  现在我的脑袋好像有在发烧,掩饰不了口中的火气说:“这是我听到的最不好笑的笑话,要说谎也要编个好理由,那如果我信你们说的,我就是未开智的小孩。”她们三人这次倒齐心,一起拼命的点头说:“我(她)说的是真的,我们没骗你的。”

  压住胸中那要烧起来的火:“就算我相信你们”,看她们睁大着眼我继续说:“那你们是不是打算把我的坠子骗了就了事,哈哈!”我的笑声听起来有点阴森,看她们变的害怕的表情,真希望她们能在辩解,但她们那样子就像是沉默的羔羊。尽量的疏口气,我继续说:“别忘了我先前说过什么,我会打人的!”说完还不见她们说话,我走过去按住一个就打了她几下屁股,最后三人都被我打了,但她们却没走开就那样让我打,打完后我不禁有点后悔,她们毕竟还是孩子。看着她们发红和溢满泪水的双眼,我还能说什么,再把她们给揍一顿吗?

  “哎!那坠子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你们要玩我可以拿别的给你们,别玩了好吗。”抱着最后的希望,我再次问她们。

  她们在一起“交流”了一会,说的话我都听不懂。西亚娜回头对我说:“那坠子我们可能没法还了,但我们可以跟你换一些好东西或者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愿望,会成功的哦!”她说这话时,海莲娜和肯丁娜也在不断的点头,她们都快成为点头和摇头的机器了。但当我看见她们这时的样子时竟有点幻觉,好像真的似的,我一下子就把这种感觉踢到天边去,我就看看她们还有什么花样,怒极而笑道:“呵呵!真的吗!”

  “真的。”三人一起答道,我就要看看她们能有什么神通广大,闷着气提了一个“不是”很刁难的要求:“我要看看我小时候是不是真的那么的不吉,你们能把我变回一岁的样子吗!”如果是聪明人一定会听出我是在爆发的边沿,她们看着我,渐渐的有点笑容,好像我的要求是很容易的呢。

  西亚娜开心的说道:“这不难啊!我们可以帮你了。”看到她们脸似桃花围在我的身边,从她们带在身上的小袋子上拿出几支玩具棒,围着我转圈,还不断的拿出些像是磷粉的东西洒在我身上,手中的玩具棒划着圈。看到身上发着奇怪的白光,本来还以为是那磷发的,但却没有热的感觉,当看到那玩具棒发出光的时候,我就感觉事情不妙了,果然,在一阵很令我舒服的白光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