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电竞之时拿九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纯白

电竞之时拿九稳 尔玉与玺 1 23 20942019.11.04 22:11

  “请问一下你知不知道怎么出去啊?我到这里找任务NPC迷路了。”楚九客气地向对方询问着,走近了才看清对方的ID:时不我待。

  时不我待是个70级的刺客,身上穿着楚九不认识的套装,双手都装备着武器,散发着淡淡的蓝紫色光芒,看起来就感觉十分厉害的样子。也许是职业特色,他的衣服整体偏暗黑系,蒙住了一半脸,显得很神秘。

  虽然游戏里的人物看不出表情,但不知道为什么,楚九总觉得越接近他,气压越是低。

  就在楚九快到时不我待五步远的地方,他开口了:“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声音冰冷中带着点冷漠,也不知是音质不好还是他刚哭过,声音听起来嗡嗡的。

  楚九知道自己打扰到了别人,自知理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不是故意闯进来的,我是迷了路到这里的。我只是想来问问你知不知道瘸腿的王大爷在哪里?地图上显示是在这里的。”

  时不我待皱了皱眉头,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13级的小号:“你是跟踪我来的吧?”

  楚九一时间有些莫名其妙了:“跟踪你?我干嘛要跟踪你啊?”楚九上下打量着时不我待,看起来挺正常一个人,脑子里都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下子轮到时不我待沉默了,他也上下打量着这个13级傻不愣登的小号,可能真的不是来围观打卡的。

  他从吊床上下来,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就算你不是跟踪我来的吧,现在你想出去是不是?”

  楚九心里正吐槽这个人呢,不帮助新人也就算了,还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听到他问话,对他有些许改观,连忙应声:“是啊是啊,你能帮我吗?”

  时不我待轻笑了一下:“不就是想出去吗?这还不简单。”

  楚九心里一喜,一句谢谢还没说出口,时不我待突然一下子闪到了楚九的面前,楚九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屏幕一下子就灰了。

  看着黑白的屏幕,楚九有些愣神,直到屏幕中间跳出来一个对话框:“您被时不我待击杀死亡,是否复活?”下面还带着两个选项,原地复活和主城复活,原地复活是灰色的,不能选择。

  楚九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自己被他杀了!

  啪地一下,628宿舍里响起了一声剧烈的拍桌子声,其他三人被吓得一震,纷纷向声音来源楚九看去。

  “有没有搞错啊,这人怎么这样!不告诉我怎么出去也就算了,居然把我杀了。”楚九愤愤道。

  其他三人对视一眼,原来是游戏啊,还好还好,看没什么大事,又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楚九看到屏幕上黑白的画面里,时不我待头顶上冒出一串文字泡:“现在你可以回去了,不用谢。”

  楚九算是明白了,这人就是故意的,要是死亡回城的话,自己就不用找他问路了,自杀她还不会吗?好不容易遇到个高级号,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

  楚九用力点了一下主城复活的选项,发誓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这个人,要再过来跟他理论理论。

  时不我待看着地上的尸体,咻地一下不见了,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乖乖去复活就对了。

  他今天心情很郁闷,这个山洞是他之前一次偶然发现的,是自己的秘密基地,本来只想躲在这个没有人的角落自己安静呆会,没想到这片刻的宁静却被这样一个不速之客打扰了。

  他平时不是这样一个随便欺负小号的人,以大欺小这种事情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也不光彩。只是他今天心情实在是差,所以就想捉弄一下这个呆呆的小号。

  还没等他回到吊床上的时候,又有脚步声响起了。时不我待有些诧异,这丫头速度这么快?不应该啊,13级小号又没有坐骑,用腿跑来这里可要一会呢。

  时不我待转身看向人来的方向,想看看又是谁找到了这么隐蔽的地方。

  人影清晰起来的时候,他却呆住了。

  是纯白。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纯白,只能僵硬地背过身去。

  “怎么了?还在生我的气呢?”一个成熟男性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听起来是那样的熟悉。

  “我哪敢啊,我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时不我待别扭地回应着,像个没吃着糖的小孩在耍赖。

  纯白呵呵地笑着:“我的退役散伙饭你都不吃,这点面子我都挣不到?”

  时不我待这才回过了身,看到了熟悉的角色身影。

  纯白,和他一样,一个70级的刺客。但是不一样的是,纯白的装扮和他的名字一样,是一身纯白的套装,飘逸的长发散在身后,头上用一个白色的发带束着,看起来是那样的超凡脱俗。

  时不我待直直地盯着纯白,他不是个喜欢逃避的人,既然他来找自己,那就要问个清楚:“你为什么突然退役?”

  纯白如释重负地笑了,他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示意时不我待也坐下:“小元,我已经老了,是时候转型了。”

  时不我待急了,一下子坐到了纯白对面:“你也就26岁,怎么就老了呢?你可是我们队伍的主心骨啊,你退役了我们怎么办?你可是我们最信赖的队长啊!”

  纯白低着头沉默了良久,最终还是开了口:“职业生涯十年,我从来没获得过一次冠军,我也不是不努力,也不是没天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就差一步就会踏上成功的时候,总会落空。我真的累了,我不想再这样一次又一次被失望打击着。近两年我已经明显感觉到,我状态下滑不如从前了,以前我都得不到冠军,以后更不会有了。”

  时不我待沉默了,他才18岁,正是职业生涯的巅峰时刻,对于老将的感慨,他还不能感同身受。他心里也清楚,26岁对于电子竞技来说已经是高龄了,但是他就是无法接受,自己一直敬重依赖的队长突然有一天放弃了自己,放弃了队伍。

  毕竟是队长发现自己,把自己带进这个圈子的,现在的光热都是队长给的,队长对于自己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前辈,更是自己的伯乐,是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重要人物。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作者感言

尔玉与玺

尔玉与玺

今天更新有点晚了,更新完睡觉去了。

2019-11-04 22: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