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欠费天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女侠与手枪

欠费天尊 石中元 2405 2020.10.18 08:30

  李木紫从袖口储物袋里取出的,不仅是小石子,而且有一小团淡黄色的棉花。

  那棉花本是随处可见的凡间棉絮,但是经过了李木紫以自己的真气硝酸浸润,时时温养,已经成为了硝化棉,也就是一种很合适的子弹装药。

  她不仅让硝化棉在小石子后面定向击发,而且在打响指的时候,有一个搓动的动作。

  这一次搓动,配合一次微妙的切向小爆炸,使得小石子像是陀螺一样旋转着飞出去,达到如同膛线一般的效果,弹道稳定,弹无虚发。

  每一个灵霄殿弟子,都勤奋地修习过弹道计算,而李木紫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打过响指以后,李木紫的右手自然前伸,拇指竖起、食指指向前方,眼神专注而明亮,秀发被后坐力震得扬起。

  真的是英姿飒爽,令观者赏心悦目。

  就在钱飞看得心旷神怡之时,李木紫的小手突然伸下来,凉滑软嫩的掌心按在他的脸上,飞快地抹了一圈。

  钱飞刚一疑惑,就感到刺鼻的气味与满脸的刺痛。

  浓硝酸抹脸!

  她这是要把他毁容!

  她这是想让别人再也认不出他。

  亏得这么一个漂亮、冷静、果断、有实力的女侠,要论毒辣残暴,她同样是最了不得的。

  “啊……啊!——”

  在惊骇与痛苦之中,钱飞捂住脸发出凄厉的长长惨叫,让远处的追兵们都听得心中发瘆。

  在他的惨叫声中,转眼之间,李木紫继续打出十几枚石头弹丸,将各宗门道友压制得纷纷弯腰低头、或者趴倒在地。

  最后,李木紫远远地扫了一眼她自己带来的师叔和师弟。

  在刚才的混战之中,看起来师弟受了伤,师叔正在搀扶着他。他们落在人群的后面。

  她扬手向天,又是一个响指,打出了一个七瓣梅花的大烟花,梅花的中心则是两个等边三角形,在半空中渐渐消散。

  只有灵霄殿的弟子,才能掌握如此复杂的烟花。

  这个烟花讯息的意思是:“此处全交给我,你们撤回宗门。”

  下一瞬间,净草就背着她与钱飞,逃进了树林。

  在树林里,李木紫挟持着钱飞,与短发尼姑一起尽量向东逃去。

  钱飞觉得脸上痛楚没有想象的那样严重,小心地摸了摸脸,发现似乎皮肤还在,并未被毁容。

  李木紫笑说:“那只是发烟硝酸所发的烟气而已,没有真的把你毁容。这样,江湖中人纷纷去找一个毁了容的男人,反而容易错过你了。”

  钱飞大大地松了口气说:“原来如此。”

  李木紫眨一眨眼睛,笑说:“你的惨叫也很不错,很能让人信服,也很好地吓阻了他们一下子。”

  钱飞:“……”

  这小妮子真毒辣。

  追兵很快就不依不饶地追了进来,李木紫他们仍不安全。

  每一个修真的人,身边都会有真气流溢,其他修真的人可以感应到,所以即便躲在树丛里也会被发现。

  而在茂密树木之间,短发尼姑的迅跑与李木紫的“手枪”都失去了威力。

  刚才李木紫的火力压制格外有效,是因为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用一轮全力爆发,短暂地压制了那些人一下子。

  实际上,就在她们进树林的时候,很多人已经用伞形、木牌形、水袖形等法宝作盾护脸,追了上来。

  小文山本来就不大,搜山是可行的。

  凝虚是第三个境界,合元是第四个境界。一旦被强者堵上,别说她们两个凝虚,哪怕有八个凝虚,也不是一个合元的对手。

  就在她们心中有些没底的时候,同时听到在脑海之中听到有人说话!

  那是一个软糯糯的女声,说:“来找我,我把你们藏起来。往北一点,有一棵大槐树,树干离地五尺处有四个对称的大瘤子,我就在那棵树上。来找我。”

  李木紫惊讶地与短发尼姑对视了一眼,就连胳膊下面的钱飞也冲着她们点了点头,他也听到了。

  那说话的人能定位到她们,看起来是个高人,但又不太厉害,或有善意,否则为什么不直接下手来抢?

  可以试试看与其合作。

  唯一该顾虑的是陷阱。李木紫向南跑去,短发尼姑默契地跟上,两人带着钱飞,快速地爬上了另一棵大树。

  李木紫低声对那个脑海里开口的人说:“你能对我们说话,应该知道我们在哪里。来找我们吧。”

  片刻之后,果然有人从北边的树冠“飞”了过来。

  那不是飞行,而是从手中拂尘前端伸出金丝,牵引自身,把她自己从另一棵树上“拽”了过来。

  那是个笑眯眯粉嘟嘟的少女,满头金珠首饰,身上裹着金丝紫锦大斗篷。

  李木紫睁大眼睛,认出了那个少女。

  刚才三人同时从黑石山的人手中救下百姓的时候,第三人就是那个少女。

  黑石山的人讹诈钱飞“零点一刀”的时候,付出一个金元宝给钱飞赎身的,也是她。

  眼前的这个少女,身上居然没有半点真气流溢,就像是一个凡人。

  李木紫记得刚才在人群之间还感知到她的修为。她的修为与李木紫自己一样,也与短发尼姑一样,都是第三个境界“凝虚”,可是现在隐去了。

  只见她笑嘻嘻地掏出一方金丝锦帕,在钱飞、李木紫、短发尼姑的头上依次轻轻盖了一下。

  顿时,李木紫与短发尼姑身上的真气流溢都消失了,与凡人无异。

  而钱飞本来就是个凡人,并无变化。

  满头金珠的少女笑说:“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曙光堡的冯瑾。”

  这不令钱飞意外,曙光堡的出身很适合她满头金珠的打扮。正如灵霄殿专精的元素是氮、圣光之厅专精的元素是镁那样,曙光堡专精的元素是金,就是黄金、金子的那个金。

  这个妹子是个有本事的。她早就看准了地形,知道无论谁夺了钱飞,都很有可能往树林里跑,所以她就先在树林里等着,以逸待劳。

  但另有一事让钱飞感兴趣,使得他发问:“女侠你与曙光堡堡主冯安材怎样称呼?”

  少女笑说:“哪里是什么女侠呀?嗯,我是他的女儿。”

  三人都吓了一跳。

  在钱飞的心目中,修真江湖说了算的就是这三十六宗门,其中一门掌门人,至少也是高官的级别了吧?

  钱飞说:“这秘法我从来没见过,是曙光堡的秘密绝学?”

  少女笑眯眯地说:“是呀,因为黄金是最俗气的金属呀。”

  李木紫注意到,钱飞当初宗门势力遍布天下,交游广阔,可就连他也没听说过还有这一招,可见这是何等绝密。那位名叫冯瑾的少女一下子就把宗门的绝密抖出来告诉她们,这份诚意足以令她感动与认可。

  冯瑾又说:“你们呢,该怎么称呼?”

  短发尼姑说:“我……呃,贫僧是火山寺僧人,净字辈,法号净草。”

  李木紫也说了自己的宗门与名字。

  自我介绍之后,三女之间出现了短暂的冷场,不知该说什么,只听到树下人声嘈杂,许多宗门的人正在搜寻她们,而没有人爬到树上来,因为感知不到她们身上的真气流溢。

  她们暂时安全了。

  三位年轻女侠不约而同地望向了钱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