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孟萦修仙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孽缘2

孟萦修仙传 亓吉星 3641 2019.02.12 23:12

  满身疲倦的孟萦被扶起来,一脸担忧的师弟师妹们连忙告诉她,她被蜘蛛男爪子上的刺划伤的时候染上了毒,忽然昏倒了。好在孟萦给舒情喂的解毒丹还没收起来,舒情帮着她服用了解毒丹。

  孟萦向师弟师妹们道了谢,带他们穿过空无一人的街道,路过刘老爷宅院的时候,依稀还能听见有人在唱戏。那曲调哀婉凄凉至极,孟萦听着也倍感心酸。她拦住打算去查看的邵英东和向南,坚定的离开了此地(离开小巷后,浓雾消散了,只留下混沌的漆黑)。

  黑河镇并不大,加上附近的村庄满打满算人口也不到一万。走过街道,向东是他们来时的方向,那边都住的是黑河镇的老人,大多贫苦出身。街道西面是略富足的大户人家,普通也是两三进的院子。孟萦看见的刘老爷的院子正对着岔路口,占地面积也最大,过了刘老爷的院子,他们也算是来到了黑河镇的核心区域。

  偌大的富人区里,道路上也没有人,不过院子里的灯笼是亮着的。那些散发了红色光芒的灯笼,摇摇晃晃的挂在屋檐下,总会给人一种宅子在暗中盯着他们的错觉。

  “师姐,我怎么感觉,这附近的宅子好像都活了一样,还在打着暗号相互通气。”舒情缩着脖子可怜兮兮的说。

  “说这些有的没得干嘛,直接说你害怕了就行了呗。”年纪最小的向南毫不客气的对她翻了个白眼,立刻惹来舒情单方面的殴打。

  “舒情说的没错,我刚才也也有这种感觉。”冯伟说着话斜眼瞅着左上方,“你们看...你们看,这宅子刚才是不是是不是动了一下。它刚才是不是动了?”

  “好像是...动了一下?!”梁建站在他旁边,轻声细气怕惊动了什么一样的说。

  孟萦想起柏雪莹那次在祠堂使出的流星法,原样复制了一个向他们刚才说动了的宅子扔过去,闪光划过,惊起一群倒掉在屋檐下面的鬼面蝙蝠,一个个的张开翅膀都有手臂长了。孟萦回头看了梁建一眼,梁建轻咳一声,咽了口唾沫,心回到了肚子里。向南走过去,还特意白了他一眼,把梁建气的直嚷嚷,“我眼花了行不行,再说了不是冯伟和舒情也这么说啊。又不止我一个。”

  “没事没事,胆子小不丢人。只要你别忘了咱是修士,就是害怕也不要忘了照死里打就行。”向南嬉笑道。

  “滚滚滚,谁胆子小了啊,我就是有点敏感而已,敏感,懂不?!”梁建一把勾住向南的脖子,带着危险的表情看着他说。

  “懂?!懂个毛...线...啊啊啊,动了动了,那个房子真的动了!”比梁建低了一个头的少年向南目瞪口呆的指着前方,嘴巴张的都能吞下一个鸡蛋。

  “动奶奶个鬼,那是蝙蝠,鬼面...蝙蝠!”梁建照他脑门上来了狠狠来一下,一回头也张大了嘴。跟在他们身后的弟子们都呆住了。

  孟萦走上前,面无表情的拔出红袖剑,其他弟子也纷纷拿出自己的法宝。向南还特意丛乾坤袋中抽出一个带着金蛟锁链的大锤子递给梁建,“给,记不记得我刚才和你说的什么?往死里打,上!”

  “上你奶奶个头!”梁建被他一打岔,也觉得这张长得奇怪的怪物没有怎么可怕了。他举着自己的倥侗印率先冲了出去。

  只见向南口中房子变成的怪物,它长着黑红色屋顶一样大小的壳,头似青鸟但在两侧长有一撮白毛,尾部是一条长着獠牙的赤蛇,四爪四指且指甲锐利弯曲,扬天长啸,声若伐木。

  在这样体型巨大的怪物跟前,旁边的真实房屋就像纸糊一样的脆弱。孟萦等弟子试探着包围过去,因为自家身材却只能比得上它的爪子大小,一切攻击打在它身上就像挠痒痒一样。

  又一轮攻击后,梁建、冯伟等人手上的法宝光泽都暗淡了,灰头土脸的问,“打不动,这怪物的皮太厚了,这样下去不行啊,师姐。”

  “这不是普通怪物。”孟萦一把抓住行动慢了半拍的向南点脚飞跃躲开了怪物尾巴上蛇头的攻击,邵英东适时的用青鸾环补上一击,这才让两个人顺利脱身。

  “它是僵尸玄龟,是魔族或者魔修们用玄龟尸体炼化成的武器。”孟萦平稳了气息,从乾坤袋里拿出阵盘和阵旗,“你们几个来掩护我,我来补阵法。不然今天咱们就耗死在这了。”

  “是。”弟子们齐声道,各自拿出看家本领来全力攻击。孟萦瞅准机会,见缝插针的在玄龟跟前布下阵旗,银白色的灵网一根根连接起来,专心致志的孟萦几次差点被玄龟踩到或者咬住,多亏了师弟师妹们的帮助才从玄龟手下逃脱。半个时辰后,孟萦站在玄龟十丈远的地方,对弟子们说,“我这边已经好了,快撤。”

  同时一道风刃卷着密密麻麻的冰箭招呼上去,玄龟惊怒的抬起一只爪子吼叫,弟子们光速退到孟萦身后。

  “起!”孟萦转动了阵盘,灵网闪动了夺目光泽慢慢合拢。

  “困!”孟萦启动阵盘上的禁制,同时阵法中一部分灵网变成了危险的红色,玄龟没头苍蝇似地的在阵法中乱转,只要身体某一部位靠近了红色灵网,就会被割裂皮肤鲜血直流。

  “风行!”孟萦五指控住阵盘,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盯着被困在阵法里的猎物,无形的风环绕在她身旁,而阵法中卷起了山一样高的龙卷风,玄龟哀嚎着悬浮在半空中。

  “惊雷!”孟萦清喝,从天空中降下一道紫色雷电,正中玄龟的鸟头上。鸟头冒气黑烟,玄龟半个身子被劈的焦黑了,它半睁着猩红的眼睛仇恨的盯着地上那些小虫子,蓦地狂叫一声挣脱了风的束缚直接用身体向孟萦等人冲撞过来。

  孟萦向半空中抛洒了一把银白色粉末,让那粉末顺着风飘起来正好黏在玄龟身上。玄龟就像被冰冻住一样,一寸寸停止动作,最后狠狠砸在灵网中间。

  几个弟子赶忙上去用各自的法宝在它身上招呼,打的玄龟直有气出没气进了。孟萦抬手制止住了他们,屈指掐了一个法诀打在玄龟的鸟头上,玄龟慢慢闭上了眼睛。

  孟萦扭头看了看基本上都挂了彩的师弟师妹,“我们还算幸运,这只玄龟还是幼年,要是真的全盛时期的玄龟,柏师伯不在的话,就凭我们几个恐怕今天就要交代在这了。”

  “怎么会。”向南擦掉嘴角的血,笑嘻嘻的,“就凭我们靑玉堂阵法第一,剑法双修的孟师姐也不能这么轻易被干掉啊。我们哪有那么弱。”

  “你倒是心大!”孟萦也笑了。

  两人正说着话,离玄龟尸体最近的邵英东忽然惊叫了一声。大家一起看过来,惊讶的发现玄龟居然一寸寸溃烂成了血水,当小山一样的尸体全部溃烂完时候,他们已经被血水包围了。浓烈的血腥味道让几名弟子都有点头晕恶心,恍惚间,他们看到前方围了一群人?!

  “好!”穿着各色衣服的男女老少一起欢呼了起来。孟萦狐疑的左右张望,发觉自己和师弟师妹们居然被神不知鬼不觉的转移到人群中。向南二话不说挤过去,惊讶的招手,“师哥师姐,你们快来,是在唱戏。”

  “唱戏?”孟萦第一反应是梦里见到的白雁秋,她连忙挤过去看,只见人群中间的木台上,身穿盔甲威风凛凛的将军得胜归来,身披黄袍的皇帝挽着贵妃一同受礼。孟萦对着那体态娇柔眉清目秀的贵妃看了又看,并不是她以为的白雁秋。

  “你们是外地来的吧,运气真不错呢,一来就赶上咱们镇子里的大喜事。咱们镇主老爷家的大公子今儿要娶媳妇儿,新妇出身名门据说还是个有灵根有修为的,将来啊要是能帮大公子生个大胖小子,那咱们镇主府可不是鸟枪换炮,了。”站在孟萦身旁的农民打扮的中年人说。

  “新妇是修仙世家出身,那怎么肯嫁到凡人城镇家里来?”孟萦问道。

  “那自然是有钱呗。咱们镇主石老爷多少也是培元期的修士,听说他为了娶这个身份高贵的儿媳妇,大摆了三天宴席,花了一大笔钱请了福寿班演出,据说为了娶这儿媳妇,花了这个数。”中年人比了一只手。

  “五两银子?”梁建凑过来,贱兮兮的问。

  “呸。”中年人白了他一眼,“灵石知道不,那可是比黄金还值钱的仙家人的货币。镇主老爷他花了五百万的灵石呢!真是没见识。”

  “真是没见识!”向南学了中年人的表情,也对梁建说,结果被狠狠揪了下耳朵。

  “师哥,好师哥松松手,弟弟知道错了。”向南被揪的嗷嗷叫。

  “活该!”舒情对两个幼稚鬼用口型说,说完就拉着孟萦从人群中挤出去了。

  “师姐,有没有注意到,这里的人看着都好奇怪。”舒情说。

  “对,明明是白天,可是每个人都没有影子。”高个子的邵英东凑过来一下子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

  “活死人,或者是失去灵魂的活人。”孟萦点点头,她也注意到了。这里的人大多没有影子,一部分人脸色苍白还长了灰黑色的斑点。

  “师姐,师姐,你快来,我刚才看见谭师兄了。”跑去流水宴那里凑热闹的冯伟跑过来说。

  “是谭星耀吗,你确定?”孟萦抓住冯伟连声追问。

  “应该没错。”大个子的邵英东也点头作证,“我也看到了。他穿着新郎的喜服,迎了花轿进去了。”

  “什么?!”镇主府的大公子,明明是石耀天啊,怎么变成了谭星耀?

  “真...真的,谭师兄一副新郎官的打扮。”冯伟看着师姐的脸色,飞快的与邵英东对了个眼神,邵英东也诧异的一挑眉,正好看见梁建在那挤眉弄眼。

  “我们走。”孟萦二话不说,率先挤过去,为了方便还特意从旁边的酒席上顺了一只酒壶一只碗,掐了法决都变成纯金的当成礼物好让守门的管事记账。

  孟萦走的太快,都没听见那几个八卦精正在偷偷的嘀咕。

  “我就说吧,谭师兄和孟师姐肯定有事。你看一提谭师兄孟师姐急的。”梁建说。

  “胡说。孟师姐对我们都很好,唯独对谭师兄有些冷淡的。我听别人说过,谭师兄还特别爱找孟师姐比试,他两个回回都要打的头破血流才罢休。”邵英东不在意的往前挤。

  “你不懂,那叫爱之深责之切。哦,不对,打是亲骂是爱。”向南插嘴道。

  “呸!”梁建和冯伟一起唾弃了向南,拉上邵英东一起跟上去了。

  镇主府的前院,一桌桌的酒席正是酣畅之时,这里面的菜色自然也与和外面流水席不同。孟萦和师弟师妹们被安排了一桌,才坐定了孟萦就赶紧安排,“看见左右两边的通道了吗,一会我和舒情变成小丫鬟从左边走,你们两个变成小厮从右边走,至于你们。”她指了指最不靠谱的向南和梁建,“你们...就留在外面吧。多打听消息,我觉得搞不好,柏师叔也在这呢。”

  “好。”弟子们连声答应了,向南还在偷偷和梁建挤眼睛。孟萦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到底没多问,抽了空赶紧拉上舒情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