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人影窗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雨夜偷袭

人影窗纱 檐前铁马 2074 2019.10.06 20:08

  贾师兄刚要答话,跑堂又将一盘菜端上来,欠了欠腰对他们说道:“两位客官,菜已上齐,请慢用。”说完便离开了,矮个子师弟赶紧站起身从筷子筒中取出一双筷子双手递给师兄:“师兄,请。”贾师兄接过筷子,捞起衣袂拭了拭,对师弟笑道:“你洞鹤一鸣的名声也不赖嘛,陈师弟。”两人都笑起来。原来这二人正是崆峒派的弟子,师兄中台一刀贾一刀,师弟洞鹤一鸣陈一鸣。中台和鹤洞均是崆峒山地名,且风景优美,崆峒弟子曾听师父讲述武林旧事,提及江湖中人名号时颇为羡慕,因此在游玩时便取了外号戏耍,此时便互相取笑了一番。

  见菜已上全,两人便用起餐来,贾一刀边吃边道:“师父是何等人物,岂能劳动他老人家玉趾驾临这穷乡僻壤,况且以一派掌门之尊,来抢一本真假不明的内功心法,岂不贻笑大方之家。”陈一鸣纳罕道:“真假不明?”“当然了,除了阳明先生,谁知道这个是真是假。万一费尽心机抢到手却只是一本普通的学问书,里面夹着一篇《教条示龙场诸生》,那真是无地自容了。”贾一刀随口说道。陈一鸣又问道:“那我们如何分辨真假。”贾一刀道:“随机应变,只要找到蒋信,就能找到玄谷秘录了。听说蒋信眉心中长了颗大痦子,极易辨认。”

  这两人闲谈似乎并不避讳周围人,隔壁桌上青年男女也正专心听崆峒派师兄弟谈话。听到这里,突然发现他们一直偷偷观察的右前方灰衣男子起身离开,低着头快步走向门口。二人均是一震。男子正要起身跟上,青年女子小声说道:“陈师兄,先不要轻举妄动。”女子从包裹中取出散碎银两,置于桌面,这时又有一桌人起身往外走。二人再等了片刻,这才悄悄离开了。二人出门之后,发现街道上并无多少行人,灰衣男子正在前方不远处,后面缒着两人,正是紧随灰衣男子其后出酒楼的那一桌客人。青年男子这才察觉同伴提醒不要轻举妄动的原因,微微有些赧颜,枉称久经江湖,竟不如第一次出门的师妹。

  灰衣男子低头疾行,突然转身进了一条小路,尾随的两人也跟了进去。青年男女在路口查看一番之后,也走了进去,却发现已不见了几人踪影,原来其中有多条岔路,他们候了片刻才进来,不知道几人往哪条路去了。二人不肯将探寻不易的目标跟丢,四下搜寻。天色渐黑,正彷徨无措之际,耳听得不远处传来打斗声,二人急忙赶去。只见灰衣男子正和跟踪他的那两人正缠斗在一起,灰衣男子站定身形抱元守一双手翻飞,招式凝重时如山岳压顶、轻灵处似迎风而舞,以一敌二不落下风。另两人虽身姿潇洒招式华丽却难制胜,虽偶能击中灰衣男子,却也不免被灰衣男子的掌风击中,只因二人配合得当,一时不至败下阵。

  两人隐在一旁观看,脸色逐渐凝重起来。姓陈的青年男子对女子说:“他的招式,你看。”此时一道闪电劈下,四下一瞬之间如同白昼,接着轰隆隆雷声响起。“迎风掌!”女子肯定的说。姓陈的皱眉道:“又不像,师父说我们武当武通于医、拳纳于字。迎风掌的招式正是师祖临帖时悟出,可这人的招式太过散漫凌乱,非行非草。”女子道:“我们武当的功夫本就重意不重形,招式虽然不尽相同,但视其发劲与迎风掌源出一意。难道,他是我们武当门下?”姓陈的道:“不会,倒不是没有逐出师门的弟子,不过能学到迎风掌的,门内必然不会籍籍无名,我从没听说过有名叫蒋信的。”原来场中被二人围攻的灰衣男子便是刚刚酒楼中崆峒派二人要寻找的盗走玄谷秘录的王阳明弟子蒋信,青年男女便是同来夺取秘录的武当弟子陈舟同和殷如兰。

  话说到这里,两人只见蒋信双手交叉前推,另两人似乎自己将肩膀送到蒋信掌前一般,双双被击中,闷哼着如落叶般飞了出去。蒋信见二人已伤,应是无力再追,往武当二人藏身处看了一眼,转身疾走。“他已经受伤了,我们追。”二人见蒋信转身离开,赶紧追上。

  且说蒋信虽然将二人打倒,但察觉不远处还有两人躲在一旁,恐是敌非友,加之消耗甚巨,不欲再战,转身便走。奈何两人紧追不舍,此时逐渐下起雨来,转眼间雨如倾盆。几人来到街前,天色微暗,加之大雨瓢泼,街道上空无一人。蒋信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面对二人,说道:“你们跟踪我一天了,意欲何为”。

  陈舟同转头看了一眼师妹,对蒋信说道:“你为何会我武当派的迎风掌,从哪里偷学来的?”蒋信疑道:“你们是武当弟子?也是受师命来抢书的吗?”陈舟同道:“我们武当内功独步武林,岂能瞧得上你们旁门左道的功夫,只是我们二人正好在此地办事,听到传言,便来瞧瞧热闹。”蒋信冷笑道:“独步武林,旁门左道?哼!既然未遵师命,便……”话音未落,蒋信看到对面二人身后突然出现两个身影,正暗自生疑,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大力袭来,眼前一黑,身子如遭重击。

  蒋信往前一个侧滚,同时听到前方传来一声闷哼,料想应是武当弟子中有一名也遭偷袭了。抬头看到偷袭自己的那人黑布蒙面,一身黑衣,在大雨中更显神秘。蒋信忖到,若不是雨声太大,自己也不至于有人走到身后还未发现。黑衣人眼见偷袭得手,也不急于下手。另一侧,武当二人也遭到了袭击,偷袭女子的黑衣人下手略快,陈舟同听到师妹被袭已反应了过来,一个侧身避开了身后的一掌,与身后的黑衣人交上了手,拳脚相交处雨水四溅。殷如兰被偷袭后在雨中翻滚到墙边,喘息着靠墙坐下,已无力起身。偷袭她的黑衣人见得手后也不再动手,却是走到蒋信身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